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第224章 刺刀見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224章 刺刀見紅
“弟弟,這大半夜的,你不光是來喝酒這么簡單吧?”胡佳佳暗罵自己無恥,強制忍住自己身體的變化,將一杯酒遞給丁二狗,自己端著另一杯坐到了丁二狗對面的沙發上。

“沒事啊,就是找胡姐喝喝酒,聊聊人生,這大晚上的睡不著,所以出來溜達溜達”。

“撲哧”一聲,胡佳佳笑了,連說個謊都不會。

“你要是真沒事,我可要睡覺了”。真是不講義氣,酒還沒有喝完,就開始下逐客令了。

“那好啊,你去睡吧,我給你看門”。丁二狗的臉皮足夠厚,所以禁得起任何尖銳利器的攻擊,更何況對面還是一個卸了粉黛,正準備上床春睡的女人呢。

“丁弟弟,你臉皮還真是夠厚的,說吧,什么事,再不說我可真要睡覺了”。胡佳佳嗔怪道。

“還真是有點事,不過不是我的事,是關于你的事”。丁二狗將紅酒含在嘴里,溫暖了一下才咽下去,這冬日的晚上喝紅酒,的確有點涼。

“關于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是事要關己,那就不一樣了,胡佳佳一下子直起了身子,身體隔著茶幾傾向了丁二狗,厚厚的棉睡衣里面露出了肉色的緊身內衣,兩大包鼓鼓囊囊的肉球若隱若現,即便是丁二狗經歷了好幾個女人了,但是看到這情景,嘴里的一口酒在毫無征兆下順喉而下,差點嗆住了。

“咳咳……,那個事關于那個什么事,咳咳……。”丁二狗一個勁的咳嗽,沒有說出話來,眼淚都咳出來了。

“怎么了這是,給”。胡佳佳沒有意識到是自己惹的禍,連忙放下酒杯,抽出一張餐巾紙遞給丁二狗。

過了五分鐘,丁二狗終于平靜下來,這才看向一臉急切的胡佳佳。

“是有人說你在過去這幾年管理食堂的過程中有貪污受賄行為,已經有人在考慮舉報你了”。

“你說什么?誰這么無聊,是不是常曉春?”胡佳佳一下子站了起來,酒杯也一下子頓在了茶幾上,由于氣憤,臉一下子漲得通紅,而且開始喘粗氣,飽滿豐盈的胸口更加跌宕起伏。

“胡姐,你看看,我就知道你是冤枉的,但是據說人家有證據,這件事仲縣長也很為難,所以我沒有請示領導,這大半夜的就來找你通風報信,你說我這算不算家賊啊?”丁二狗放下酒杯一臉忐忑的說道。

胡佳佳看著丁二狗的樣子,忽然間她覺得有點不對,至于哪里不對,一時間還沒有想起來,可是這個丁秘書表現的有點怪,這才來了幾天,按說自己和他沒有過多的交往,更談不上交情了,他為什么會跑來告訴自己這件事?

事若反常必為妖,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嗯到這里,胡佳佳反侄是不急了,慢慢坐下,臉上浮現出狐貍般的微笑。

“那我真是謝謝丁秘書了,反正呢,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誰愛舉報誰舉報,大不了來查我就走了”。胡佳佳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丁二狗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嘆了口氣,自己還是嫩了點,談這件事的切入口不對,導致了談話的夾生。

“實話說了吧,胡姐,的確是有人在仲縣長那里遞了小話,不過呢,仲縣長沒有表態,只是先讓我找你了解一下情況,所以我說的不對的,你也別往心里去,仲縣長絕不相信你會有這方面的問題,他說,楚縣長既然那么信任你,你肯定有眾所周知的優點,仲縣長呢,剛來咱們海陽縣,對很多情況還不是很熟悉,我呢,雖然是海陽人,可是我對縣里的情況同樣不熟悉,我們很需要一個像胡姐這樣的人,既有工作能力,又能協調各種關系”。丁二狗覺得話說到這里,胡佳佳應該明白了,要是再說明白點,那就太直白了,反侄是不好討價還價了。

“丁秘書,你沒有搞錯吧,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政府辦副主任,我能有什么本事,再說了,我連一個食堂都管不好,更管不好別的事了”。胡佳佳開始要價了。

其實從胡佳佳這里下手,既有利也有弊,女人嘛,如果沒有特別親密的關系連接上忠誠這根紐帶,忠誠這種東西只是因為背叛的砝碼太低,但是如果砝碼足夠重,女人比男人還要容易背叛,尤其是在官場上。

但是自從仲華來了之后,常曉春一味的求穩,沒有積極的靠過來,這樣的人作為一個政府大管家,是無論如何不能被接受的,或許是以前采取這樣的方案使他成了不倒翁,可是這很不對急于打開局面的仲華的胃口,所以,常曉春已經戈出了仲華招攬的范圍。

“胡姐,你真是說笑了,大家都知道,后勤是最難管的,所謂眾口難調就是這樣,但是大家都看到了,胡姐管的井井有條,仲縣長說,能管好后勤的人都有大智慧,要不然現在家家都是女人當家呢,所以說,即便是讓胡姐你管理整個縣政府,那也是不在話下的”。丁二狗說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刺刀見紅了,再說就沒意思了。

釣人的魚終于又碼完了一章,各位書友請多多支持來書吧※※※,丁二狗的獵艷人生之后會更精彩,順便求鮮花!


我要吐槽本章《第224章 刺刀見紅》: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