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2.第二章 二柱失眠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節第二章二柱失眠了
在農村都實行掛大美人的畫像和照片,炕的一側掛著一幅過年時候買的畫,他一看到那張照片,心情就怪怪的。
換做往日,秦二柱才沒有那么多時間管一幅畫上的人呢,可自從剛才偷看到了那樣一幕,和朱寡婦白花花的身子,他就不由自主的浮想聯翩,甚至恍惚的把那畫上的女人當成了真人。
畫上的女人有點類似油畫,不過是普通便宜的印刷版。
那女人有著比朱寡婦瘦溜許多的瓜子臉,大大的眼角,皮膚雪白雪白的,沒有任何瑕疵,一身時髦的城里裝扮,領口拉的很開,隱約可以看到胸部的冰山一角,下身是一跳黑色緊身褲,顯得翹著的臀部和胸脯一樣圓潤的嚇人。
秦二柱越看越入迷,甚至伸手,用手指抹向畫中女人的臉,然后一點點滑向她的胸脯,如果不是觸摸的感覺告訴他那是一幅畫,他還真的想那女人是個真人,然后他能撥開她的衣服,看看她的胸脯是否和朱寡婦一樣巨大。
不過一切都是他的遐想罷了,咱怎么看都是一幅畫,秦二柱拿出一支煙吧嗒了兩口,眼睛沒有從畫上女人的胸部上離開。
思考了片刻,起身,秦二柱利落的從炕底下搬開一塊磚,拿出了一個小錢匣子,打開后將里面疊得整整齊齊的一沓錢數了五六遍。
他媽的!秦二柱叫罵一聲,將錢狠狠甩在了匣子里,錢一下子四散開來,他也不去管,合上蓋子將匣子放回了原地。
別看董家莊經濟落后,可娶媳婦向來是價位頗高,要想定下一個姑娘當老婆沒有個七八萬和嶄新的瓦房是下不來的,而他秦二柱新瓦房舊瓦房都沒有不說,娶媳婦的錢只怕也要攢上半輩子。
翻身上炕,秦二柱將棉被蒙頭,翻來覆去的。
夢里有個火辣的女人,身子比朱寡婦要圓潤一些,有些像那曾經調戲過自己的小鄭子的媳婦,白白的臀部像朱寡婦那樣翹得高高的,嘴里哼哼唧唧,夢里的秦二柱沒有害怕,伸手就抓住那女人的兩團粉嫩,就在身下的兄弟有了反應,他要進行下一步的時候,春夢忽然就驚醒了,再一看下身,內褲濕了一片。
沒睡好自然精神頭也跟不上,白天的日子更是煎熬難耐,到了晚上,好不容易美夢來襲,一到關鍵時刻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秦二柱覺得自己的確是需要一個女人了。
連續好幾天,直到日曬三竿,秦二柱都懶得起床。
不是秦二柱變得懶惰了,而是一到夜晚他就睡不著,尤其是想到那天自己看到的事情更加的難以入睡,可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快晌午了。
看著墻上的畫,秦二柱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
緊跟著他一翻身坐了起來,看著天色已經有些放亮,穿好衣服打算去集市看看。
說道為什么要去集市,只有秦二柱自己知道,他想雖然錢不夠娶媳婦,到可以買幾張美人的畫,最好是香艷一點,這樣也能填補一下他心靈的空虛。
到集市上,秦二柱見來的人不多,走了好幾圈才找到那個賣畫的。
因為農村人不怎么愛搞這么文藝的事情,除了逢年過節幾乎在村里是一件稀罕物。
翻了好幾張秦二柱都沒有心儀的,那個賣畫的小販一看會意,便偷偷摸摸的從農用三輪里拿出了一摞畫來,秦二柱打開一看是衣著淡薄若隱若現身軀的美女,便樂了,給了那個小販錢,抱著自己的畫中媳婦往家走。
剛一出集市不遠,秦二柱就被人拍了下肩膀,他一會頭,一看是自己的發小周四九。
怎么,開竅了?周四九像看怪物似的看著秦二柱。
秦二柱有些抹不開,支支吾吾的:什么開竅了。
我說,連我你都騙……也是啊,朱寡婦老往你們家跑,你叔叔和她的事不被你看見才怪。周四九說著,別有意思的指了指秦二柱手里拿的畫:你小子可別他媽的相瞞著我,想女人了是不是?
見秦二柱不吱聲,周四九更加來勁了,一邊和秦二柱走一邊說:看這玩意有啥用,畫上的娘們又當不了真女人來用,你以前是沒有開竅,現在開竅了也來得及,就你這幅好皮相,還怕村里那些女人能守得住?
啥么好皮相,說得我好像那什么似的。秦二柱有些不愛聽,不過聽周四九這么一說他也真有點心動了。
什么那什么似的,村里哪個女人沒被別的男人睡過?周四九說著,就竊喜的說著:你知不知道,就連你的嫂子,沒出嫁以前都被我搞過……
啥?秦二柱一愣,緊接著惱怒的罵道:滾犢子,別禍害俺家名聲!
秦二柱無父無母,也沒有兄弟姊妹,這個嫂子是秦康的兒子秦慶業的老婆。
張巧玲,也就是秦二柱的嫂子,說起她在村里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人長得漂亮,經常下地干活,可皮膚一點也不見黑,腰細身材高挑,三十多歲了在村里還是個農家西施。
只要是張巧玲路過的地方,都有無數雙賊亮的眼角在她的身上打轉,可惜的就是她做姑娘的時候不正經,聽說和別人搞大了肚子,墮胎之后因為被傳的滿城風雨嫁不出去,所以就嫁給了秦慶業。
這些事秦二柱當然聽說過,可就算周四九是自己的發小,他也不能承認自己的堂哥被人扣了一頂帽子吧。
我瞎說?不信你問問你嫂子被我睡過沒有!我可記得她的小腹那有顆黑痣,不信你看看去。
別和我扯淡!秦二柱嘴說不信,可心里沒底。
扯淡?我才沒有閑工夫跟你扯淡呢,我跟你說,我找到老婆了,小子,等喝我的喜酒吧……你也抓緊哦,塞給那些女人一個娃娃,看她們還因不因為你沒錢不嫁給你!周四九正想再說一些自己和張巧玲的風流韻事,忽然看到張巧玲從岔路口走來,嚇了一跳:那什么,兄弟,我先走了!
一溜煙的,周四九就沒影了。
我要吐槽本章《2.第二章 二柱失眠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