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4.第四章 進錯地方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4節第四章進錯地方了
地里的活眼看都干完了,村里的男人們都背著包出去打工了,秦慶業也大包小裹的跟上的打工的隊伍,將張巧玲這么一朵似的媳婦丟在了家里。
秦慶業走后,秦康為了方便和朱寡婦廝混,就從村西頭的專場里找了個守大門的工作,那里有個小小的值班室,黑白從那里住,村里也有人看見一到夜里秦康的小值班室里會有朱寡婦的身影。
面對村里的風言風語,秦二柱的嬸子一氣之下也去了城里打工,便沒了消息。
自在田里的那件事之后,秦二柱從家每遇到張巧玲,心里癢癢,心想這么美麗的女人若是自己的媳婦該多好,如果是他的婆娘他才不會讓她的地荒著。
想到夜夜能在女人身上開荒澆灌,秦二柱晚上更加的睡不著了,對張巧玲的想法也越來越多。
不過張巧玲對他還像是往常一樣,冷冷淡淡,這讓秦二柱不敢輕舉妄動。
秦二柱將買來的畫藏在了柜子里,晚上想女人的時候就翻出來看看,有時候看著畫上女子的雪白胸脯,就不由得那想起在田里,張巧玲兩團巨大的柔軟。
越想越入神,秦二柱身體變靠著這么一想象有了感覺。
脫下褲子,秦二柱握著自己的那玩意,像張巧玲那天那樣的摩挲,不過怎么弄都弄不出張巧玲給他帶來的那種感覺,反而更加難受起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秦二柱互讓想到自己房門沒鎖,怕被別人看到,立馬下地要去插門,不過門這個時候已經開了。
二柱……張巧玲一開門,就看到站在門口,提著半拉褲子的秦二柱,更為顯眼的是他那粗壯的那活。
秦二柱倒不像上次那樣抹不開了,撞見就撞見,撞得正好,秦二柱很期待張巧玲向上次那樣讓他舒服一把。
而張巧玲什么也沒說,也沒進屋,便回了自己的屋了。
下身難受的秦二柱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覺得張巧玲那天對自己那樣,一定是心下開心,只是嘴上不說罷了,也就沒有什么顧忌,追到了他的屋子里。
二柱,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哥不在家,你跑我屋做什么?張巧玲早就料到秦二柱會追過來,心里也有那個意思,不過卻不肯說。
嫂子,我哥不在家你就不寂寞。秦二柱說著,笑嘻嘻的走到了張巧玲身邊,也不臉紅了:再說那天在田頭,你不是不該摸的也摸過了,你身子也讓我碰了,嫂子你就……
瞧你的死相!張巧玲也樂了。
在出嫁以前張巧玲就不是什么貞潔烈女,現在出嫁了她更沒有必要為秦慶業守活寡,管他什么小叔子不小叔子的。
秦二柱也笑了,知道張巧玲是愿意和自己那什么的,便回身關好門,抱起張巧玲上了炕。
這一回有了上次的經驗,秦二柱直截了當的脫下了張巧玲的上衣,手指滑過張巧玲雪胸的頂端,他明顯的感覺她身子輕顫,明亮的眼角半睜半合,充斥著一股曖昧的味道。
張巧玲此時手探進了秦二柱的褲襠,抓住那堅硬的長物,心里暗道,秦二柱的東西比她經歷過的任何一個男人的東西都要大許多。
嫂子,你上次握得我好舒服,今天你再讓我舒服點好不好。秦二柱不自覺的挺腰,讓自己的長物在張巧玲的手里摩擦。
張巧玲一撇嘴:你就那點出息。
秦二柱覺得渾身燥熱,而張巧玲遲遲沒有動作,著急的他跟熱鍋的螞蟻似的。
你還沒看過女人那吧。張巧玲早就知道秦二柱是個處,卻不知道他連男女間的那些事都不知道。
女人那?啥玩意?秦二柱還真就不知道。
解開腰帶,張巧玲脫下褲子,羞紅著臉,伸手摸著秦二柱的脖子,將他推向自己的下面:連那里都沒有看過,今天嫂子讓你漲漲經驗。
秦二柱有些懵了,不過照著張巧玲說的去做,朝那里看去,只見黝黑一片的柔軟,上面有細密的草地,幾個柔軟的肉片上還掛著水珠,長這么大秦二柱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物事。
張巧玲拉著秦二柱的手,讓他的手抹向自己的下面:你若讓嫂子高興了,嫂子就讓你舒服。
一觸碰到張巧玲那里,秦二柱手心有股濕潤的感覺,他的手指剛在那些柔軟上面滑動,就聽到一聲嚶嚀從張巧玲的嘴里發出來,而自己身下的長物也更加的腫脹了。
被秦二柱觸碰幾下,張巧玲下面就已經**的,長久不被男人占有的她,現在極其渴望男人灌滿她的空虛。
二柱,快,快進去。張巧玲一邊呻吟著,春色繚亂的眼角往下看,看著張二柱道。
秦二柱頭一次看到女人那東西,還不知道張巧玲說的的是啥意思:嫂子,什么放進去?
張巧玲似是有些忍不住了,氣急敗壞的看了秦二柱,不過念在他是個處,她怨他,便伸手摸住秦二柱的長物,放到了自己幽谷的下方,引導著說:把你那活放到嫂子那里。
放到哪里?
臉紅了一下,張巧玲伏在秦二柱的耳邊,嘀咕著說:你難道就沒有聽說過……男女辦事的時候,就用你的拿東西放進嫂子的那里的口里面……
不過秦二柱會意錯了,他以為放進去的是后庭,所以聽了張巧玲的話便點頭答應,心下有底了不少。
下身像是發大水了似的張巧玲不想再多等,聲音撩人的催出:二柱,快啊,快占有嫂子。
哎。答應一聲,秦二柱就打算進入張巧玲,不過張巧玲仰臥的姿勢他覺得有些不方便,便讓張巧玲跪趴在炕上。
張巧玲還以為秦二柱開竅了,卻不曉得,秦二柱誤解了她之前的意思。
秦二柱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張巧玲的雪臀,抓住她的腰肢,然后跪著將自己的長物對準她的后庭,一挺身將那東西擠進去一節。
二柱,你他媽進的是哪里!張巧玲疼得無法言喻,怒不擇言的罵道。
我要吐槽本章《4.第四章 進錯地方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