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6.第六章 打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6節第六章打賭
到鐵匠鋪子沒多久,秦二柱就把幾位顧客要定的東西做好了,剛要坐下歇口氣就看到周四九搖頭尾巴晃的過來,好像有什么天大的喜事,那個得意洋洋的。
二柱,我的親事定下來了。周四九喜滋滋的說著,帶著炫耀的口氣。
秦二柱聽著有些不舒服,沒好氣的說:不就娶一個媳婦,瞧你得瑟的!
什么叫就娶一個媳婦啊,你可不知道我媳婦長得多漂亮,我告訴你就是咱們整個董家莊也找不出一個能比的上的。
你就吹吧!秦二柱聽周四九耍嘴皮子慣了,對他說的一點也不信。
周四九來勁了:什么叫做吹啊!
緊接著周四九不屑的看了一眼秦二柱,用眼睛看了瞄了一下秦二柱的褲襠:那怎么的也比你好啊,你的老二還沒嘗過女人的滋味吧!
誰說沒嘗過女人的滋味。秦二柱差點說漏了嘴。
還好周四九也不信他的話:你小子就是有一副好皮相,然后就是沒錢又沒膽,就算有女人想和你睡,你也不敢吧,或者不知道怎么睡女人吧!
這一句話點起了秦二柱的火,本來早上和張巧玲做事進錯地方的事,就已經讓他夠窩火的了,周四九這么一說,讓他有些掛不住男人的尊嚴。
那你告訴我,你上過咱們村哪個女人的床啊?周四九從小和秦二柱開玩笑慣了,見他生氣了自己還不自覺,依舊嬉皮笑臉的問。
周四九的話聽在秦二柱的耳朵里,和嘲諷沒什么兩樣,差一點他就真正的火了,握著拳頭就想打他一頓。
二柱,別的啊,不是和你鬧著玩嘛!周四九見真的把秦二柱惹急眼了,也有點害怕,急忙收住自己嘲諷的樣子,陪笑著說:你小子最近怎么怎么火氣這么大,這么不禁逗,你有什么火氣別往兄弟身上撒……哎?不如兄弟給你找個女人消消火。
秦二柱翻了他一眼,伸手想打,但一想到是發小,就收回手:我才不稀罕你碰過的女人。
不稀罕?不稀罕那你稀罕誰?
這下子秦二柱掛不住臉了,對著一再嘲諷他的周四九:老子他媽的今晚就睡一個你沒睡過的女人給你看看!
我沒睡過的女人?周四九也來了勁,仍是不信,:誰,我晚上到她們家門口趴著去,看誰不去睡的!
那你就去趙芬家窗口等著吧!說完,秦二柱的小鋪子里來了顧客,他便去招呼買東西的,不再理會周四九。
周四九則笑了,像是不相信秦二柱會去,臨走的時候還喊了一聲正忙著的秦二柱:那可說定了,不去就是烏龜王八蛋!
秦二柱賭氣的答應一聲,就去忙手中的事情去了。
一直到了傍晚,秦二柱才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到了家里,張巧玲不知道去哪里了,桌子放著現成的飯菜,看到這飯菜,他不禁笑了,這還是張巧玲第一次單獨給他做菜呢。
以前家人都在的時候,他是跟著吃大鍋飯,現在人都不在家,一般都是他自己做飯自己吃,而從那天起,張巧玲便開始給他做飯吃,秦二柱感覺溫馨不少,唯一可惜的是她不再讓他碰她。
正想著張巧玲為什么冷落自己的時候,就聽到敲門聲,一開門竟然是趙芬。
趙芬像是精心打扮過,眼神含笑,臉頰緋紅,頭發梳得整整齊齊,沒有一點碎發,隨風飄來一股桂花的香味,應該是摸了頭油,一身村里流行的碎花短袖襯衫,映襯著高聳的胸脯更加突兀,身材更加有型。
再一望去,趙芬的衣領開著,讀出胸脯一小片肌膚,潔白如雪真不知道是怎么保養的,尤其是她的那件襯衫,因為是輕薄的紗料,有種透明的感覺,隱約可以看見她朦朧的曲線,還有那胸前有人的兩個紅點。
秦二柱頓時就愣住了,這樣別有風情的趙芬,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在村里,就數趙芬保守,盡管她喜歡和男人開玩笑,說些葷話,不過到沒聽說過她和誰好。
以前村里趕毛驢車賣梨李壯想要和她好,在她去娘家的路上把她拉進了苞米地,誰知她不但沒和他好,還一腳踢到了他的下面,險些給李壯踢廢物了,這事在村里傳開了,嚇得那些男人連玩笑都不敢和趙芬開了。
還有一回,一個留守在家,沒有去打工的小伙子,26歲,比秦二柱還要壯實,他常年給各家忙農活時打雜,在給趙芬相鄰的田里干活時認識了趙芳,趙芳可能也是隨口開了一些玩笑,沒想到那小伙子就以為趙芳對自己有意思,連夜就去了趙芬的家。
農村的小伙子,沒媳婦,見著個女人跟見著魚似的,也不管會不會魚刺扎到,就一個勁的往上撲,大概他也是沒有料到趙芬是個有‘偷’的心,沒有‘偷’的膽的女人,結果在趙芬家門口守了一夜,碰了一鼻子灰,不但沒睡到趙芬的人,連門人家都沒給他開。
今天趙芬穿成這般香艷,還真是給秦二柱嚇了一跳。
驚訝過后,秦二柱心里樂開了花,來的正好,不然他正想找她呢。
你嫂子呢?開口說著,趙芬的眼睛就往院里看,一邊進了院里。
秦二柱直截了當的說:我嫂子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怎么,芬姐不是來找俺的嘛?
誰說是找你的。趙芬聽說張巧玲不在家,暗自慶幸,如果她在家,她今天就白來了,她可不想別人壞了她的好事。
哦。秦二柱摸了摸后腦勺,眼睛從趙芬的臉上移向了她的胸脯:我還以為芬姐是來找我的呢!
趙芬心里樂,嘴角也忍不住笑意,拍了秦二柱胸脯一下:少臭美了,你小子老娘還看不上眼。
那芬姐來是找誰的?芬姐就說是來找我的唄,別害得我白相思一場啊!
不是找你的。趙芬眼珠轉了轉,看著秦二柱著急上火的樣子,抿著嘴偷樂:我是來找你兄弟的。
我要吐槽本章《6.第六章 打賭》: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