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5.第十五章 三姑的用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5節第十五章 三姑的用意
趙楞子不答腔,忽然笑嘻嘻的站起身子,用那個破抹布撣了撣身上的塵土,接著湊到沈桂華的身邊,抱住了沈桂華正抱著的箱子:桂華妹子,來我幫你抱著,哎呀,你一個女人怎么能抱這么沉的東西,還是讓俺這個大老爺們來吧。
秦二柱眼睛看的清楚,趙楞子趁著和沈桂華搶那一個箱子的時候,手有有意的在沈桂華豐滿圓潤的胸脯上摸了把,惹得沈桂華抬起腳,差點踢到他的兄弟上。
哎呦,妹子,別的,兄弟我不是和你開玩笑呢嗎。趙楞子連連賠笑,一副嬉皮笑臉潑皮無賴的相貌。
沈桂華根本看不趙楞子這年紀一大把的老光棍,自然不給他什么占便宜的機會:瞧你那一臉褶子,什么時候你發達了能把你那張臉上的褶子給拉平了,在來和俺開玩笑吧。
趙楞子笑呵呵的,手中還捂著發痛的褲襠,便不知羞恥的往沈桂華身邊湊合:妹子,你別看我一臉褶子,我的那玩意可中用的很。
秦二柱不再從遠處蹲著,將手里的煙屁股狠狠的往地上一丟,踩了一腳,走過來一把將趙楞子推到一邊。
少從這里占我三姑便宜,該干什么去干什么去,小心我三姑火起來把你那玩意切下來炒蔥花給你下酒。秦二柱說話向來挺狠,真的把趙楞子給唬住了。
趙楞子抹了一把頭上的汗,點頭哈腰的:別的,趕明俺還想說房媳婦呢。
說起來趙楞子,他除了比秦二柱年紀大,性格懶惰以外,幾乎可以說是和秦二柱同病相憐。
趙楞子原本有個媳婦,那時候是六幾年,他那時候二十出點頭,血氣方剛的,和秦二柱一樣是個上無父母兄弟姊妹,下沒有老婆孩子的光棍,他甚至比秦二柱還要慘,連個收留他的親戚都沒有。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該著趙楞子有福,他給村里韓狗子家蓋房子,沒多少天把人家的新媳婦給勾搭走了,不過跑到城里以后那娘們又跟了別人,他回來以后就成了現在這幅懶漢模樣了。
沈桂華知道趙楞子正天沒個正行,再說和她開這種玩笑的也不再少說,她不是很生氣。
三個人收拾了一同,好不容易把東西都搬進屋子了,趙楞子還不打算走,站在門口沖著沈桂華用勾搭的語氣說道:妹子,我累得夠嗆,能從你家歇一宿再走不。
中,一會俺還請你吃好東西。沈桂華歇了一口氣,雙手叉著腰,臉上看不出表情的對趙楞子說。
趙楞子眼睛一亮,摸了下八字胡,燦燦的問:不用吃啥好吃的,妹子,我吃你就不餓了。
俺不請你吃,請你的兄弟吃,吃刀子,你還敢不敢留下。
趙楞子雙腿夾緊,渾身顫抖一下,腦袋搖得像是撥浪鼓一般,緊跟著二話不說就上了他的破毛驢車,揮著鞭子甩在了驢屁股上,嘴里叫喊著,終于架著驢車走了。
就剩下倆人了,沈桂華走到了二柱身邊,目光熾熱起來:二柱,一會留下吃過飯在走吧。
秦二柱正想說要留下,聽沈桂華主動留自己,樂不可支,就幫著沈桂華收拾收拾超市的雜物,直到天見黑了,她才去做飯。
飯做好了,別忙活了,洗把臉快來吃吧。做完飯沈桂華出去把店門給關上了,不再繼續賣東西,這比她往日關店門,早上五六個小時。
放下手里活,秦二柱去了里屋,一進里屋,他不由得想起下午那會,從這里和劉翠發生的一場事,這一想本來沒有滿足夠的東西又在他胯下蠢蠢欲動起來,他緊忙收起思緒,怕三姑看見。
秦二柱胡亂的在水盆子里洗了洗手,拿起毛巾擦擦,然后就跑到廚房幫忙,把沈桂華做的才一道道的端到屋子里來,整整齊齊的碼在桌子上。
伸手一數,竟然有五道菜那么多,每盤菜里都有肉,炒的油汪汪引人直流口水。
春娃洗完手也回來了,圍著桌子轉了圈,眼睛盯著一盤五花肉炒豆角,伸出手也不管手臟不臟就抓了起來往嘴里塞。
這一幕被沈桂華看見了,一把拉下春娃的手,責罵著說:臟不臟,等會再吃。
吃就吃吧,一個孩子。秦二柱哄著一咧嘴就哭了的春娃,擦了他眼角上的淚水,托著他肉呼呼的小屁股把他抱了起來:哎呀,春娃咋這么沉,是個小胖墩啊,小胖墩,別哭了。
以前春娃哭了,沈桂華咋哄著都不不管事,這回秦二柱三兩句話,小家伙就不哭了,紅著眼圈,傻兮兮的沖著二柱笑。
坐下吃飯,秦二柱一個勁的給沈桂華夾菜,他趁機喝了點酒,借著酒勁他試探的用眼神去勾搭沈桂華。
沈桂華只顧照顧春娃吃飯,一點回應也沒有,但是秦二柱一點也著急,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眼看著飯快吃完了,秦二柱腦瓜一轉,胡言亂語的說了一通以后,就倒在了里屋的炕上,假裝醉了。
按說沈桂華孤身一人,不該留著秦二柱在家吃飯的,雖然兩人名義上是姑侄,卻只是按一些俗套的親戚關系排序,從根本上來說兩個人啥關系都沒有,沈桂華留他在家不免會說閑話。
在村里女人多,男人少,管他是美人西施的,要么用自己的男人,要么就去偷人,可眼下男人們去城里的去城里,留下的又都是游手好閑沒副好德性的,女人們自然把目光都投到了小伙子身上。
小伙子們年少氣盛,沒錢娶媳婦就和這幫女人廝混,幾乎年輕小伙和半老徐娘有事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秦二柱倒在炕上,鼾聲如雷,本想裝睡覺卻因為白天太累真的睡著了。
在夢中,秦二柱腦海上演著春夢,繼續著下午那沒有完成的事,但夢中故事的主角卻變了人選,讓他體驗了一番更加**蝕骨的滋味。
夢里,秦二柱起先睡的是劉翠,她瘦瘦的身子,個子很高,長發遮擋著后腦勺,讓秦二柱看不清到她的模樣,兩人像上午那樣,身子用她的裙子蓋著,低下做著見不得人的事,盡管是在夢中,也令他感覺到下身逼真的腫脹感。
我要吐槽本章《15.第十五章 三姑的用意》: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