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9.第十九章 雞飛狗跳的季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9節第十九章 雞飛狗跳的季節
轉眼到了收秋的季節,大地里金黃的一片,苞米地都熟透了,村里幾乎沒了閑人都下地里忙活去了。
秦二柱叔叔家加上他一共有好幾十畝地,家里窮也沒有錢雇人,就張巧玲一個人下地一點點的去扒苞米。
秦慶業收秋之前曾回來過一次,從城里買了不少的好東西給張巧玲,但張巧玲心里依舊不樂呵,她給他洗衣服的時候,在他的衣領處發現了只有城里女人才用的口紅印,只給她熱鬧了,和秦慶業趕了一宿的仗。
當晚秦二柱蹲在他們門口一宿,想聽聽話來的,沒想到聽到的都是他們兩口子打架的事。
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村里也不知道誰聽著口風了,這樣一來,那些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村娘們們就聽風是雨,看著秦慶業就從他背后指指點點的,好像他真的有本事在城里包養了二奶似的,這給本來沒什么的秦慶業弄得一股火,對張巧玲失望透頂,撇下家里的農活就再次進城了,到了城里甚至連電話都沒有給張巧玲打一個。
張巧玲像是個沒事人似的,自己一個人干活,有時候也招呼上秦二柱去幫著忙地里的事情。
有幾次幾個多事的女人,從張巧玲背后說她被秦慶業拋棄了,潑辣的張巧玲氣急了,追著那些女人幾條街,拿著雞毛撣子狠狠抽了她們的屁股幾下才算罷休。
這下子張巧玲的名聲在村里徹底底的傳開了,以前是她風流所以有名,現在她不怎么招蜂引蝶了,卻一下子潑辣起來,做起事來行動如風而且干脆,寧占便宜也不吃虧,聰明的人都不敢當面再議論她了。
秦慶業不在家的時候,張巧玲沒在找其他的男人,別人還以為她守婦道了或者受了刺激了,其實不然,每到晚上她就偷偷的跑到秦二柱的房里睡,就是身份沒公開,不然跟秦二柱的媳婦差不多。
秦二柱叔叔還在磚廠打工,平時根本都不會來,當然不知道家里的好事。
后來秦二柱和張巧玲的事,還是被周四九那多事的小子給傳出去的,雖然沒多說什么,但人們這才意識到,老秦家的院子里住的是一對孤男寡女,一個是堂嫂,一個是小叔子,這一來閑話多了。
閑話一多,事就扯遠了,人們開始猜忌是不是秦慶業在城里包女人是張巧玲自己的造的謠,就是想抹黑自己的男人把他趕到城里去,好方便和自己的小叔子暗度陳倉,一時間說什么的都有,越傳越難聽,尤其是農村人,要是議論起一個人來,大伙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那個人淹死。
其實誰和誰好早就亂了套,但事一拉到明面上來,就難免被人揪住尾巴不放。
事情一來二去傳到了秦康耳朵里,他擔心自己家聲被搞壞了,也怕自己好不容易給兒子弄來的媳婦就這樣讓侄子給白占去,所以就在得知消息的當天晚上,連夜趕回了家。
你和你嫂子到底有沒有事?秦二柱一開門,秦康進了屋便指著他鼻子問,秦二柱可勁搖著腦袋,這事打死也不能承認的,誰還能承認自己偷了誰的媳婦,何況他偷的還是自己的嫂子,傳去真的不好聽。
連問了幾遍,秦二柱都沒有承認,秦康才放下心來,他那么語氣嚴厲和板著臉,無非就是想敲山震虎,可兩人不承認他也就不好再說什么了。
秦康相信了秦二柱沒有,并不代表村里人就相信,這可把秦康愁懷了,在他那磚廠的小破班房里,他不像以前那么悠哉自在了,整日愁眉苦臉的,對這件事左右考慮了不下十來天,也沒有想到能擋住大伙議論的法子。
最后還是秦康的老相好朱寡婦給出了個主意,那就是給秦二柱這個單身的青年光棍,說上一門親事。
秦康當即稱好,過后就掃興的耷拉下腦袋,給秦二柱說親事,說得好聽,做起來難,哪家姑娘愿意嫁個什么都沒有的窮光蛋。
后來還是朱寡婦出主意,說董家莊西面的劉廟溝那有個老董家,那董家的女人和她有些親戚,前些日子她去那邊串親戚的時候,順路去了一趟她家,聊天的時候透露出她家想給女兒董小潔找個上門女婿,所以她想到了秦二柱正是個合適的人選,當時也就提了一提,那家有些愿意,便告訴她有機會把秦二柱領過去看看。
秦康聽了,很高興,便讓朱寡婦趕緊安排,另外他咬牙狠下心來,拿出了一些老本留著給秦二柱當上門女婿的時候帶過去。
給秦二柱買了幾身衣服以后,秦二柱就跟著朱寡婦去了劉廟溝,臨走的時候怒火中燒的張巧玲都不肯和他說話,弄得秦二柱一路上怪不是滋味的。
坐馬車走了幾個小時的路,終于到劉家溝。
朱寡婦從車上跳下來,用手拍了拍屁股,活動了一下腰:哎呀,二柱,趕明你娶了媳婦千萬別忘了我這個大媒人,看我為你這件事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大嬸子,我當然忘不了你,以后我還得和我媳婦一起孝順你和我叔呢。秦二柱嘴學的很甜,就撿好聽的說。
朱寡婦嘴上笑了,卻假裝聽不明白:你孝順你叔和你嬸子是應該的,管我啥事。
大嬸子,誰是我嬸子我還不知道。秦二柱一句話點明白了朱寡婦和秦康的關系,隨即又說了幾句好話:我知道大嬸子愛吃山上的山核桃還有梁大妮的高粱酒,等說成了,回去我都給您送去,當做謝禮。
你這個孩子,啥時候嘴變得這么甜,像是涂了蜜一樣,但愿一會你去相親嘴皮子還能這樣利索才好。朱寡婦笑了,拎著拿去給女方家的禮物就朝著前面不遠處一指:看到了嗎,那顆大柳樹底下不是有家賣店嘛,在它對面就是董小潔家,你記著點道,免得下回來不知道怎么走找錯門。
嗯嗯,我的都看好了,放心我絕對不會記錯的。秦二柱認真記下,然后接過朱寡婦手中的東西:大嬸,我幫你拿著,咱們走吧。
我要吐槽本章《19.第十九章 雞飛狗跳的季節》: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