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25.第二十五章 趙芬想二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5節第二十五章 趙芬想二柱
張巧玲這個女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時火大歸火大,如果論起真的來,她其實還真狠不下心來不要秦二柱,他已經引得她著迷了,她還哪有心思舍得不要他呢。
秦二柱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平時大大咧咧的,其實估計他在村子里和女人好的那點事,估計張巧玲心里都有數,可她還是選擇和他好,算是默認了吧。
這會張巧玲不在家,秦二柱思襯著她可能是下地去了,就去田里找她。
去老秦家的田地找張巧玲的時候,秦二柱路過趙芬家的地里,一想到許久沒有去看過趙芬了,他就鉆進她家的地里,去找趕著農活的趙芬,結果看到趙芬沒有在干活,而是面紅耳赤的,單手撫摸著高聳駭人的波濤,另只手探進褲子內,通過她的動作秦二柱大概可以猜出是她是撫摸著她那小丘里面的花瓣。
二柱,二柱,用力的要我,嗯……一邊做著這些事,趙芬一邊哼哼著,這時她的手摸到了胸脯上,兩團柔軟頂端隔著衣料硬起凸出一個小包的奶頭,摸著摸著她像以前秦二柱那樣捏了那小葡萄一下,立即舒暢的喘息起來。
她這么一喊二住二柱的,秦二柱還以為她發現了自己,再一看她依舊自己做著自己的,立即明白過來,原來她是在自慰呢,還把對象想象成了自己。
趙芬沒有發現秦二柱在偷看自己,她沉溺在自己的遐想之中,手上加大力度的揉捏著自己碩大的渾圓:二柱,給,給我。
說這話的同時,趙芬的手指攤入了自己的幽谷,雖然進去了,卻沒有秦二柱給她來帶的那種感覺,不但沒有緩解她意亂情迷的**,反倒火上澆油讓她更加感覺空虛起來。
二柱,用力,我受不了了。趙芬嚶嚀著,不過單憑她的手又怎么能和秦二柱的鐵杵相比。
趙芬想到秦二柱去劉廟溝相親去了,日后只怕當了那的上門女婿就不能再和她歡好,她的心就一片空蕩蕩的,如果秦二柱真的離開了董家莊,那她該咋辦,她已經習慣了秦二柱,根本無法看的上其他的男人了。
秦二柱啊秦二柱,你真是害人不淺啊,空虛著的趙芬這樣想著。
因為趙芬十分專注,沒有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
秦二柱邁著貓步走到了趙芬的身后,一下子從她身后將她給抱住,趙芬掙扎了起來,他急忙說道:芬姐,是我,我是二柱啊。
啥,二柱?調轉過身子,趙芬紅潮未退的臉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秦二柱,簡直不敢相信:你,不是去劉廟溝相親了嗎,咋,咋還回來了。
俺當然是想芬姐了唄,秦二柱說著,又給趙芬吃了個定心丸:俺以后都不去劉廟溝了,就在家陪著俺的芬姐,芬姐你說咋樣?
陪著我?你沒當劉廟溝老董家的上門女婿?
敢情秦二柱想瞞也瞞不住了,就連趙芬都知道他去相親了,還是當人家的上門女婿。
不當了,那董小潔還沒有芬姐一半好看,我還不如這樣陪著芬姐打一輩子光棍來的瀟灑哩。秦二柱對老董家嫌棄自己貧寒的事情只口不提。
拉倒吧,不是人家姑娘嫌你長得丑吧。得知秦二柱回來了,趙芬幾乎開心的想跳起來,不過在秦二柱面前她可沒有感表現出那么興奮來。
俗話說女人對男人半冷不冷,伴熱不熱的態度最能引起男人的興趣,她可不能讓秦二柱以為自己在乎她,如果不小心被他撞破自己的心事了,只怕以后他就會和其他的女人好了。
放心吧芬姐,俺稀罕你,怎么可能以后不要你。不知為啥,在秦二柱看著趙芬的時候,他的心底就傳出一個聲音來,那些聲音說的就是趙芬擔心他會淡漠她,所以故作矜持。
趙芬一驚,沒有料到秦二柱回答了自己的心里話,他是怎么看穿自己心事的?
想歸想,趙芬依舊死鴨子嘴硬:這話你留著給你的媳婦去說去吧,老娘才不在乎你呢。
芬姐,你承認喜歡俺吧,承認喜歡俺又不是啥丟人的事,再說……看著趙芬紅透了的臉頰,秦二柱停留在她前胸的手忽然用了把勁,讓她的柔軟從圓變了個形狀:剛才你做的那些事,俺都全部聽見了,怎么現在真人在這里,你還害臊起來了。
啥,都被你看見了?趙芬抹不開,心想秦二柱怎么趕得那么湊巧,真是,她臊的說不出話來了。
秦二柱看不見自己的掌心這個時候閃動著一道淡淡的光芒,他看著正眼都不敢看他的趙芬,心想她在想些什么呢,如果他會讀心術,能讀懂這些女人的心事就好了。
正想著先前那個聲音從他心底響起,居然是趙芬的聲音:‘怎么偏偏被他給看著了,真丟人,不過也好,正好能給我解解火。’
這聲音的話音在秦二柱心底剛落,秦二柱就愣神了一下,他眼睛瞄了一下趙芬,只見她紅著臉頰,嘴唇閉著,根本沒有說話的樣子。
那剛才的的聲音是怎么回事?秦二柱一頭霧水,不會是見鬼了吧,難道剛才在他心中響起趙芬的聲音,是趙芬的心聲?
這么一想秦二柱覺得挺好笑,他心說秦二柱啊秦二柱,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是什么有神術的人呢,前腳剛假設自己會讀心術,這會就靈驗了?
秦二柱咬了咬腦袋,甩開這些莫名其妙的事,全然不放在心上,就繼續說:芬姐,自打農忙以來,我就很少去你家,你敢說你真的不想俺?
少臭美,想你個大頭鬼。趙芬還是不承認,將手上的籃子往秦二柱手中一放:去,別從這里白日做夢了,趕快干活去。
我為了你都不娶媳婦了,回來第一個來看你,芬姐,你就不能慰勞慰勞我?秦二柱哄著說道,把手上的籃子丟在地上,就抱住了趙芬:我不想干活……
少和我扯犢子,什么為了我,人家是嫌你窮吧。秦二柱的婚事失敗的原因還真就被趙芬一語給說中了,拿下秦二柱的手,雙手環住胸的說道:不想干活,不想干活你想干啥?
秦二柱心里又出現那個聲音,那個聲音的意思是說趙芬她打算和他那啥,他對于這突然出現的聲音的話將信將疑,不過心想莫不是昨夜一場奇遇讓他得到奇異功能了,于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秦二柱打算拿話試試趙芬的意思。
我,我不敢說。
說吧。趙芬隨口說道。
秦二柱嘿嘿笑了,眼睛亮晶晶的望著她:那說好了,俺說了話,你不準打俺。
你說還是不說,沒有理由,就去給我干活。趙芬說者無心,誰知因為她這句話,秦二柱有了開場白。
對,俺就是芬姐你說的那個意思。秦二柱忽然來了一句。
趙芬還沒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那還不去干活。
哎。秦二柱答應的痛快,雖然他知道趙芬理解錯了他話中的意思,但他沒有做過多解釋,就再度將趙芬給抱在懷里。
秦二柱摟住了趙芬的腰,他年紀輕輕,兩個膀子十分健碩,所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趙芬給抱了起來,因為他抱著的是她的腰,等抱起來的時候她高他半個身子,兩個顫抖的肉團在她的衣服晃蕩了兩下忽然就擠壓到了秦二柱的臉上,但凡以那種姿勢的,都不過如此,所以秦二柱的腦袋才剛好對著她的胸脯,自然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二柱,你這是干啥。趙芬慌里慌張的說著,她有些恐高,被秦二柱抱這么老高,她簡直被嚇死了,心兔兔的條。
感覺到他的鼻息在她的胸口喘著熱親,一下子像一把火一樣,燒得她渾身滾燙。
幫芬姐干活。秦二柱說著,用嘴要開了她胸脯中間的衣服扣子,舌頭搶先一步滑了進去,在那雪白的粉嫩上貪婪的舔舐一口,真是香甜無比,還帶著美人的香汗味,比瓊漿玉液還要好喝,讓他十分陶醉。
干活,你就去干你的活,你撩撥我的身子做什么。
秦二柱已經將整個臉盤子都埋入她的胸口:我正幫著芬姐忙著地里的活呢,苞米地里的活再要緊,還能比俺給芬姐這片饑渴的荒地澆水要緊?
誰用你澆我這邊地。
是嫂子你啊。秦二柱不等趙芬問什么,就接著說道,解答了她的疑惑:不是芬姐你讓我幫你干地里的活嗎,苞米地是地,芬姐你的‘地’也是地呀!
趙芬興奮極了,這小子也太機靈了吧,她不過是一句話,就被他繞進去了這么多:去你的,你去干那地里的活去。
正干著呢。
你,你不是不愛干農活嗎,那你就回家去,被讓人看見,我一個寡婦家家的……說這話的時候趙芬又充滿著期待,興奮多過擔心,她更期待著秦二柱做些什么。
我要吐槽本章《25.第二十五章 趙芬想二柱》: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