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26.第二十六章 二柱愛干的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6節第二十六章 二柱愛干的事
秦二柱點點頭:俺是不愛干農活,但是……俺卻愛干一件事。
啥事?趙芬稀里糊涂就問了一句。
秦二柱眉飛色舞的笑了,戲謔的說著:那就是俺愛干芬姐唄!
咦,你這個混小子。趙芬給了秦二柱幾下粉拳,明著生氣私下高興,如果不是秦二柱通過那個聲音讀懂了她的心事,還真就不明白她真正的想法呢。
芬姐還不就愛俺這個混小子?秦二柱把趙芬放下,讓她扶著已經捆好的一捆保密桿子,然后雙手一抓她的褲腰,往下一扯,趙芬白花花的肥臀出現在秦二柱的眼前。
秦二柱在趙芬的臀部后面,仔細的看著她那毛茸茸的芳草叢,只見里面花瓣露著一條狹長的縫隙,先前她自衛過,所以上面盡是泛濫成災是水珠,晶瑩剔透,像是早晨天上下來的露珠一樣,誘人遐想,秦二柱覺得這是趙芬給他最好的迎接方式。
二柱,來就來猛的,磨磨蹭蹭的做啥么?趙芬有很多天沒和秦二柱共赴**了,所以才會想念他,甚至自己在地里的時候控制不住的幻想著他愛撫自己,眼下見著真人了,她怎么能忍得住身心的饑渴。
這回秦二柱摸出自己的老二,忽然感覺它照往常有些不同,先不說粗度比往日多了兩三倍,長度更是下人,在他手中的時候還在不增長,蠢蠢欲動的樣子。
趙芬一把抓過秦二柱的老二,對準自己的幽谷就推了進去,她顯然是著急了些,沒有發現什么不同,所以猛的讓那炙熱的鐵杵進去了一般,等一進去她就后悔了,尖叫出聲來,掙扎著要退出去,卻因為秦二柱那東西剛才被她那么一包裹變得更大了一些,想要退出來已經是不可能了。
哎呀,死二柱,才幾日沒見,你那活咋變得比驢子的還粗,差點弄死我了!趙芳叫罵著,想要抽身離開,隨著她身子往前去,相連的下面緊密不分,更加帶動了撕心裂肺的疼。
秦二柱慌忙喊道:芬姐,別亂動,你再亂動的話俺就挺不住了。
趙芬立即不敢亂動了,咬牙忍著下身的疼痛,她低頭向下看去,依稀能看到那鐵杵還露在外面一般,拿要是全進去,豈不是要了她的命,幸虧剛才她及時反映過來,不然那后果她還真的不敢想象。
芬姐,你忍著點,俺動一動。秦二柱活動兩下就停了下來,以前他長物沒有變化時,她能容納自如,這么一出變化,她根本都無法容納秦二柱的大家伙了。
二柱,停,別弄了,我實在是不行了。趙芬帶著哭聲,不過有有一絲愉悅的感覺,弄得秦二柱不知道她到底是高興還是痛苦。
秦二柱的大掌握住了趙芬抖動不停的兩只大葫蘆,擰著上面的凸起,他偷襲似的,趁著趙芬不注意狠狠一挺身,把他的龐然大物都擠入了她那窄小的幽谷。
啊,二柱。趙芬站立不穩,踉蹌著幾乎倒在地上,因為秦二柱抓著她的大葫蘆,所以她才沒有真的摔倒在地上。
秦二柱見她這般痛楚,心中有些不忍,就將自己的兄弟給退了出來。
哎呀,二柱,你的這玩意咋變成這么大了,你小子……緩過氣來的趙芬看了一眼那大家伙,想到剛才自己居然將它全部給吞了進去,頓覺十分好奇,也有一種成就的感覺。
還說俺不心疼你,俺為了心疼你都委屈了俺自己。秦二柱有些沮喪,原來家伙變大了也有這么多麻煩,不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和董小潔的時候這東西還沒變呢,怎么一回來就成了這副摸樣,連它自己的親哥哥他都認不出來它了呢。
瞧你這樣子,這事不能急,慢慢來。趙芬看著秦二柱一副孩子氣,不禁笑了,同時好奇的伸出手摸了下他那變化特別大的物事,她這一碰,他那半吞半吐的小頭竟然凸起來,驚得她一跳,像是觸電似的把手縮了回來。
就是秦二柱這樣的,恐怕周圍幾個村子加起來也找不到了,只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幾天他的兄弟就有這么大的變化。
秦二柱也是疑惑不解呢,忽然他眼睛一亮,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遇到了鬼打墻,夢中他翻看完那本記載各種姿勢的奇書以后,那個聲音對他說過的一句話,‘他本就是什么常勝將軍,這下有了奇書的輔助,和胯下的神物,從此胭脂堆里再也遇不到敵手,能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只要假以時日的聯系,還能用他這身的本事給自己造福呢。’
想起這些來,秦二柱不得不信鬼神了,因為事實現在明白著呢,如果不是神靈保佑,他怎么一下子超越那么多人,得了這么個快活的寶貝。
秦二柱喜悅著,這下子誰還敢說他不中用,看來董小潔推了他的親事是應該的,因為他憑著自己的這個寶貝,日后還怕沒有女人緣,只怕那些女人倒著往自己身上貼還來不及呢!
越這么想,秦二柱就越覺得自己是一塊當英雄的料,即便上不了沙場,卻也能駕馭任何女人,大概將來他真的如那夢境里的人所說的那樣,能用這塊寶貝給自己帶來無盡的艷福和財富吧。
只是眼下秦二柱卻不快樂,他一點精氣神都提不起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剛才突然的撤退給他帶來嚴重的不滿,他的不滿還好說,他兄弟的不滿才要緊著呢,因為它的不滿他現在下身都還覺得脹脹的,那種滋味真是說不出的難受。
二柱,行了,別那么氣呼呼的看著我。趙芬知道秦二柱因為什么那么氣憤,不過卻不敢再去試了,剛才那么一下就已經讓她吃不了兜著走了,如果真的那樣下去她的身子還不得廢在這里。
趙芬覺得和那些事比起來,還是身子比較重要,管他憋著難受不難受呢,也好過丟了小命強。
盡管非常害怕,可趙芬對秦二柱的堅硬充滿著好奇和期待,她想或許自己以后鍛煉鍛煉,興許就能容納得了了,如果能承受得住他那玩意,那該是多么醉生夢死的感覺,她絕不能因此而退縮呀。
反正芬姐不地道,把人家的火給點起來了,還讓人家心甘情愿的為你憋著……秦二柱嘟嘟囔囔著,兩條腿加緊那鐵杵,不想讓它再度立起,卻一點也控制不住:芬姐,你是不是妖精變得,咋這么這么人你,你看你把俺家老二弄的都不好使喚了。
趙芬被他的話給逗樂了,捂嘴一笑:啥么不好使,我看它的命硬著嗯,都這么一會子了還是一副不撞南墻不死心的模樣。
那還不是被芬姐你給害的。秦二柱將那挺得筆直的長蛇沖向趙芬:芬姐你說該咋整?
趙芬一想這么做的確對不起秦二柱,他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不像是她一個女人,這么忍著還真的能憋出什么好歹來,心中可憐他是可憐他,她卻不敢讓自己親自上陣了,忽然她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兩不耽誤的辦法來。
解開衣襟的衣服扣子,她將那兩只大葫蘆露出來,將秦二柱的長物夾在中間,她擠壓著兩只柔軟上下揉搓著那堅硬的鐵杵。
秦二柱舒服極了,雖然和進入她身體的感覺不一樣,卻一樣**,他呻吟著,感覺自己渾身炙熱,幾乎到了頂點。
二柱,舒服不,芬姐這樣彌補你,你喜歡嗎?趙芬一邊弄著,一邊揚起頭問道,而他的東西實在太長了,隨著滑動竟然頂住她的下巴,不過她樂不可支,更加賣力的弄著。
秦二柱揮汗如雨,感覺那兩團柔軟摩擦他分身的感覺,簡直讓他無法言喻:舒服,芬姐對俺真好。
那你以后也對芬姐好點,芬姐就比這還要好的伺候你。趙芬加快手中的速度,弄了一會,他的東西顫抖起來,忽然劇烈的沖鋒一下,噴出無數的熱液在她的臉上,但趙芬一點也不嫌棄,還十分享受那滴在皮膚上的滾燙感覺。
穿戴整齊以后,兩人臉頰上還殘留著緋紅,尤其是趙芬的臉,那紅暈宛如天邊的彩霞一般亮麗動人。
趙芬笑瞇瞇的,頭發有些散亂,卻有難以遮擋她的美感。
秦二柱想不明白,身為農村女人,時常下地干活的趙芬,皮膚竟然一點也不黑,白皙中帶著嫩滑,一點也不想長期下地干粗活的人。
秦二柱感嘆趙芬年紀輕輕就沒有了男人,白瞎了她這個女人了,其實有時候他恨佩服她的,無論是料理家事還是務農,她獨來獨往沒有人幫忙卻都弄的很好,盡管董家莊大多數都是留守婦女在家,卻沒有一個能做到趙芬這樣的。
在秦二柱心里,趙芬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可就是這樣的女人,卻苦命的那么早就沒了丈夫,婆家人整日擠兌她,這么些年她的艱難他都是看在眼里伸不上手,和她好了以后,秦二柱也想過將來或許如果可以的話娶了趙芬,他知道,這不過是他異想天開罷了,
我要吐槽本章《26.第二十六章 二柱愛干的事》: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