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27.第二十七章 小鄉村里事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7節第二十七章 小鄉村里事多
回到去以后,秦二柱找到了張巧玲,張巧玲明著生氣,后來就不再說什么。
秦二柱在家悶得慌,吃完飯以后就出去溜達,不知不覺到了村口。
村里和城里不同的就是,茶余飯后,人們就喜歡聚在一起聊聊天天,大多數時候,男人聚在一起的比較多,聊的內容無非是東家長西家短,加上一些有關女人的瑣碎事,聊著聊著他們就會心潮澎湃的,雖然不能真槍實戰卻喜歡在同性面前過一把嘴皮子癮。
今天大樹下放了一張桌子,四個人圍在一起正在打牌呢,還有幾個人圍著看。
秦二柱覺得沒意思,就蹲在一旁和另一撥人閑聊。
二柱,你平時來的蠻少的,怎么是相親以后累的吧?周四九打趣的聲音從一旁想起。
另一邊幾個大小伙子哈哈只笑。惹得秦二柱翻了個白眼,搶過其中一人手里還沒來得及抽的新煙叼在嘴里:累得舒坦著呢。
哎?那你那新媳婦長得俊不?其中一個多事的問道,一邊嘻嘻的笑著,忽然看到村頭來一輛小轎車,里面下來了個女人。
周四九不禁也站起身去張望,村里還很少來小汽車呢,仔細一看,當是誰呢,原來是村長的女兒王金嬌。
媽的,如果不是小姐脾氣大了些,還真想娶回家媳婦呢。周四九發著牢騷,一臉的惋惜,兩只眼睛看著王金嬌的細腰豐臀的身側,吧嗒吧嗒嘴說道。
還娶回家,你家那位的屁股和王金嬌差不多,不但如此,俺覺你家的女人的胸脯比她還要大呢,這樣的女人一個就夠受的,一旦多了豈不是累出腎虧來,從此不舉?
秦二柱叼著煙,一邊看著王金嬌,一邊聽著人們的談話,心里笑話,兩個就腎虧了,他駕馭了了那么多女人,兄弟還精神抖擻,讓他們知道還不得氣死。
二柱,你咋不說話?
秦二柱看著王金嬌走進了村里,聽說她和鎮長有一腿,所以她爹才當上了村長這么久,搬進城里有些年頭了,今天怎么突然回村來了。
王金嬌不從城里呆著,怎么就突然回來了?二柱叼著煙,納悶的問道。
人群里有個年長一點的人,秦二柱給熊大哥,他一副知道內情模樣,爆料的說道:你們還不知道吧,馬上要競選村長了,她當然要回來撐場面,唉,這年頭當二奶比咱們老爺們還牛氣,早知道俺家那帶把的小子生下來就扔了,再生一個閨女好了。
村里每三年競選一次村長,王家當村長已經連任十來年了,就算再選估計也輪不到別人,想一想當村長的待遇,每個男人都艷羨不已,而秦二柱也十分羨慕,心想著假如他也能有機會當村長就好了。
只是拋開現任村長有后臺不說,還有很多錢,上下打點的,秦二柱一個窮小子連媳婦都娶不上,更別提能拿出許多錢來當村長了,一想到這秦二柱有些蔫了,但又一想自己能和那么多女人周旋,村里無人能比,他又開始自豪起來。
三兩天后的早晨,村東頭的井旁邊圍了不少好事的人瞧熱鬧,當時秦二柱去沈桂華的超市買東西,結果發現沒人,正往回走的時候看到了這一幕,就擠進人群打算看是怎么一回事。
沒等擠進去,就聽到里面傳出了沈桂華的聲音,嗓子嘶啞,極為哀痛的嚎啕大哭著,伴隨著捶胸頓足的聲音:春娃啊,娘的兒啊!春娃!春娃你咋就走了!
讓開,讓開。秦二柱終于擠了進去,就看沈桂華站在井邊上痛哭流涕。
他幾個村米議論著:好像是她家那個傻兒子掉井里面了。
秦二柱聽明白了,心想上次自己救了春娃一次,誰承想這孩子傻,到底是看不住,果然又出了這種事情。
除了沈桂華,還有幾個男人在一旁,他們搖著井的咕嚕吧,許久費力的打撈出了一句孩子的尸體,人們一看除了春娃還能是誰。
沈桂華幾乎背過氣去,上前抱住春娃冰冷的尸體,自從她得知春娃落井的消息,嗓子都嚎啞了,在井邊上的時候她盼啊盼啊希望不是她的春娃,誰想到怕什么就來什么,果然是春娃這孩子……
春娃啊,你咋就丟下娘不管了,你咋就這么狠心啊。沈桂華摸著春娃的小臉蛋,哭死的心都有: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長大,你就這么沒良心的丟下娘啊,啊……娘這么多年都是為了什么啊,你咋能這樣啊!
三姑,別哭了。">醋派蜆鴰蕹燒庋囟灘蛔∩锨叭暗潰遣還苡茫蜆鴰讕煽薜帽翹橐話牙嵋話訓摹br />
忽然沈桂華放下春娃的尸體,問了旁邊的一個嚇得瑟瑟發抖的小丫頭:大妮,我讓你給他送信,你送到了嗎?
大妮點點頭。
那他咋還沒來?沈桂華一臉失望,送信已經挺久了,人還是沒來,這明擺著故意不來的。
李大爺去忙場子里的事去了,脫不開身。大妮猶豫著說道。
沈桂華幾乎咬碎牙齒,叫罵著說:李老頭子那個混賬王八蛋,我嫁給他之前,他說什么帶我們娘倆好,現在春娃出事了,嘚,他跑得比兔子還快,就算春娃不是他的孩子,他至少也來看一眼啊!
三姑你消消氣,還是把春娃先安頓了再說吧。秦二柱勸道,他這個三姑雖然脾氣平時非常好,但也是給暴脾氣,只是平時很少爆發,別人不知道罷了。
秦二柱真擔心沈桂華一氣之下還真就做出什么傻事,他知道她為了她的春娃沒少費心思,春娃簡直就是她的命根子一樣,這下子春娃出事了,她失去了所有的指望,看誰不順眼她真有可能豁出命來去算賬,何況這個時候李老頭子還不出現,簡直就是在給沈桂華的熊熊火焰上澆油。
沈桂華一聽說春娃,軟下心來,心想就算春娃走了,她也要讓他走的安寧一些,就按住了自己的脾氣,不去想李老頭子的事情。
秦二柱擔心沈桂華,就守在她身邊,直到將春娃的尸體送走了,她安頓下心神來,他才稍稍放下心來。
春娃才那么大點的孩子,連個墳塋的都沒有呢……一想到夭亡的春娃,沈桂華就落下淚來,她臉上都是淚痕,已經沒了往日的神采。
這個時候,李老頭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沈桂華落淚,裝作啥也不知道的問:咋啦?
一看到李老頭子,沈桂華就抄起炕上的枕頭砸向他:老不死的東西,你還知道回來,趕上春娃不是你親生的,你就不在意是吧,不在意你就滾著,老娘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沈桂華火氣大的嚇人,她和李老頭子結婚才不到三個月,那時候她對這份婚事不是特別樂意,但覺著他有錢還辦廠子,更省心的是沒有孩子,無牽無掛,所以她才嫁給他,心想日后他不能讓她們娘倆遭罪,可誰曾想等結完婚她才發現了他實際上什么也沒有。
李老頭的確有個廠子,可因為他喜好上了賭博,已經虧空不說,還欠了許多債,盡管如此他仍不知道愁,借錢養女人,花天酒地的,不過為了補上那些債,他盯上了沈桂華的小超市,于是就打著有錢的身份讓劉翠說媒,終于將沈桂華騙到了手。
已結完婚沈桂華才知道自己上當了,她幾年攢下的繼續都給李老頭子還債不說,小超市眼看著也要兌出去了,就在她想和李老頭子離婚的節骨眼上,春娃又出了事,這對她來說宛如一道晴天霹靂,簡直比要了她的命還嚴重。
春娃死了,又不是我的錯。
沈桂華上前想要打李老頭子:到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這些,你他娘的到底是不是人!
我咋不是人啦,那春娃又不是我的種,我擔心個啥。李老頭子趾高氣揚的說,沒有絲毫的愧疚,反而抓著沈桂華的頭發,給她來了一嘴巴:你有種去找他的親爹去,別來煩老子。
秦二柱見李老頭子還要打沈桂華,就伸出手攔住了他:早就聽說你不是個男人,沒想到你還能做出打女人這樣更不是男人的事!
我們夫妻說話,沒你的事。
她是我三姑,她的事就俺的事!秦二柱挺著胸脯說道。
李老頭子嘲諷的看了他一眼:你三姑?你還以為我啥都不知道,在我和她沒結婚以前,你倆就搞在一塊了,現在是心疼你的相好了是不是?
你胡說什么,俺才沒有呢。秦二柱和李老頭子說話間,他心底那股奇妙的聲音又響起來,告訴他一些關于李老頭子的內心想法,讓秦二柱意外的是,李老頭子的內心非常亂和恐慌,而且很怕提起春娃的樣子。
秦二柱自從得知自己有了讀心術,就專心的研究了很久,現在他差不多也能掌握起來,他看著李老頭子,從他的言行和內心,他驚訝的了解到了春娃死亡的真相,而且還都是李老頭子的想法告訴他的。
我要吐槽本章《27.第二十七章 小鄉村里事多》: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