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28.第二十八章 特殊的證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8節第二十八章 特殊的證明
秦二柱想要把事情告訴沈桂華,轉念一想,這屁大的小山村,誰是什么人都清楚,村里人都知道他是鐵匠,就算他把事情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
畢竟直到現在,自己突然有了讀心術這項本領,就連秦二柱本人都有些難以置信,更別提那些村民們了。
秦二柱覺得這件事應該慢慢來,急不得,反正現在李老頭子還不敢弄什么幺蛾子。
通過讀心術,秦二柱察覺出李老頭子除了春娃,還很怕一個叫薛大麻的人。
薛大麻是村干部的小舅子,以前就是潑皮無賴,現在因為和村長有關系,整日耀武揚威的,為人狡猾,游手好閑,還喜歡吹牛,尤其是酒后吹的牛,說的話都沒邊沒影的。
薛大麻不叫薛大麻,他的原名叫薛勝,因為常玩麻將,所以他那些牌友就給他起了這么一個綽號,一來二去的村里的人就習慣叫他薛大麻了。
秦二柱想或許可以從這個薛大麻那里下手,這樣才能把事情查得仔細,最好能通過他,把春娃死亡和李老頭子有關系的事情給捅出去。
一直到深夜,秦二柱才回到家。
眼看著秋天就要過去,張巧玲提前準備出毛線,打算織件毛衣,臨起針之前她還拿過來對著秦二柱比劃比劃,才滿意的編織起來。
秦二柱因為白天春娃的事情,弄得心情很糟,他躺在自己這屋的炕上,正心煩意亂著,就聽到墻上咚咚的,傳來敲墻的聲音。
秦二柱精神起來,他伸手也敲了敲墻,然后笑了,這是他和趙芬之間的秘密,兩人策劃好了,她一從那邊敲墻,他就給予回應,敲三聲就是能去,不回聲就是去不了。
張巧玲嫉妒心挺強的,秦二柱也不想她生氣,畢竟陪著自己的還是她比較多一些。
因為趕上趙芬是他家的隔壁,兩個人睡覺的屋子相鄰,所以秦二柱才想到了這么一個好點子。
張巧玲就在她那屋織毛衣,他一出去指定被追問,正愁著,他忽然想到偷偷出去,兩家相鄰的墻不是很高,他一翻墻就可以過去和趙芬相會。
打定主意,秦二柱就躡手躡腳的走出去。
沒等邁出門檻,秦二柱就收住腳步,一回頭發現張巧玲那屋子的門已經打開,她靠在門那里,兩只眼睛看著他。
這讓秦二柱根本沒法出去會張巧玲,只好走了回來,正想去自己的屋子,一把被張巧玲拉住。
怎么著,你還真的就被東院那個狐貍精給迷上了,連嫂子都給忘了。張巧玲拉著秦二柱到了自己的屋子,把手中的毛衣針扔到一邊,邊走到他這塊,上了炕頭注視著他。
秦二柱被她這么看著,感覺很不舒服:嫂子,你說的有些過了,俺沒有。
你有沒有,我還不知道,你的心啊都在那個趙芬身上呢,哪還有我?
不,沒有,我的心里一直有嫂子你呢。秦二柱連忙解釋,一副深怕她不信的模樣。
張巧玲撇了撇嘴,根本都不信:你油嘴滑舌的,我才不信你的話呢,不然你就證明給我看!
啥,證明?咋證明?秦二柱不知道張巧玲心里打著什么鬼主意,輕易間他還不愿意使用讀心術、
什么證明么……我還沒有想好。
秦二柱松了一口氣,他看了一眼張巧玲,發覺她的眼睛盯著自己的胯下那微微支起的帳篷:嫂子,不如俺用這個證明?
去你的,你哄她上床的時候也是這么說的吧。張巧玲這么說著,手已經不客氣的伸了過來,解開了秦二柱那本命年買的腰帶繩,便伸了去摸到了那大物,感覺它在她的手心里變大,她臉上露出了喜色:幾日沒見你兄弟,它還男大十八變了?
瞧嫂子你說的,都是說女大十八變,哪有男大十八變的。秦二柱說罷,瞇縫著眼,享受著張巧玲那雙玉手給自己按摩:嫂子,那你說它變得好看不好看。
這個我哪知道,你相親去回來以后我還一回沒見著呢。張巧玲雖然沒有看到那大物,但憑著感覺,那啥的尺寸遠超乎她的想象,光腦海想象一下,就夠她心慌意亂的了。
秦二柱誘惑著她的說:那你還不看看?
我才不看呢,男人的東西還不都一樣。張巧玲嘴上說著,一副不屑的樣子,可卻從沒有把手抽回來的打算。
嫂子真不看?
真不看。張巧玲有些遲疑,她忽然說道:白看誰不看。
話音落下,她就打算去拉開秦二柱褲子的拉鏈,誰知拉鏈拉開一半,那龐然大物從里面直了出來,當她看到它的全貌時,簡直驚呆了,傻傻的愣在那里說不出話來。
怎么幾天的功夫,秦二柱的那玩意就變成了這么大的尺寸,這狀況來的太突然,張巧玲一時間看愣了,許久才回過神。
嫂子,怕了么?秦二柱故意用激將法,他知道張巧玲最怕激將法了,每次遇到什么事,他一用就好使。
張巧玲心里怕得很,嘴上不說:怕,比你那玩意還大的我還見過呢!
那嫂子見過誰的?
張巧玲索性說漏了嘴,也不介意多透露,不過說實話像秦二柱這么樣的,她還真是頭一回見到。
我就說嫂子沒見過吧。秦二柱驕傲極了,那股美滋滋的感覺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是,是沒見過咋啦,我說二柱,你咋真的跟牛一樣,這讓我們以后咋辦?張巧玲有些擔心,她經歷男人挺多,但是像秦二柱這樣的,她又一次遇到,他以前讓她不滿足她憂愁,現在能給她更多了她還是憂愁,可一想到能讓自己體驗到新奇的感覺,張巧玲似乎也沒有那么多惆悵了。
張巧玲這么問是有緣由的。
秦二柱出生那年是牛年,他在了十二月二十幾號出生,趕了一個牛一吧,因為他娘是因為生他才死的的,他爹一向看他不順眼,一有點火就發在秦二柱的身上。
小時候的記憶秦二柱記住的不多,他只依稀記得自己的爹喜歡喝酒,是村里有名的酒蒙子,因為喝酒鬧出不少笑話,讓村里人瞧不起,人們那時候還瘋傳說他爹有精神病,嚇得大伙離他們父子更加遠遠地。
在外面一遇到不順心的事,秦二柱的爹就打秦二柱,那時候他才不過三四歲的樣子,他一直盼著那種日子結束,終于在他六歲的時候,他爹因為喝酒和人打起來了,被那人惡打一頓回家以后就再也沒有起來,所以秦二柱就寄住到了叔叔秦康家里,
秦二柱一直忌諱別人說和牛有關的事情,因為他屬牛,還因為他小時候事都和他的酒鬼父親有關系,所以他十分厭惡和牛有關的一切,當年周四九因為無意間叫了一下秦二柱的小名‘牛尾巴’,被他打得鼻青臉腫,從此也識趣了。
當然聽到張巧玲這么說自己,他熱著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啥咋辦,俺不知道,反正今天俺沒心情,俺先回屋去睡覺了,什么事等改日再說。
然后秦二柱就下了炕回了自己的屋子,因為不知道秦二柱小時候的事情,所以張巧玲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就惹怒了秦二柱,還感覺挺無辜的。
臭小子,等老娘以后再搭理你的。張巧玲狠狠的錘了幾下枕頭,把枕頭當做秦二柱來捶著撒氣,怎么錘都不解氣,一急眼她穿鞋下地,追到了秦二柱的屋子里。
一開門她看到倒在炕上呼呼大睡的秦二柱,心中更加惱火,她都沒睡著呢,他卻已經打起了呼嚕,看來她為他吃醋和發怒都是不值得的,他的心里一點也不在意她。
張巧玲覺得自己挺好笑,自從她和秦二柱之間超越了叔嫂的界限,她似乎管得越來越多了。
氣呼呼的,張巧玲‘砰’的關上門就走了,等她走了,躺在炕上的秦二柱才坐了起來,張巧玲這個女人是貌美還風騷,不過確實個多事的女人,秦二柱覺得她根本都沒有趙芬一半毫,但是趙芬又不如她這般解風情,比較下來沒分個上下,倒是他真的困了,再度躺下,沾枕頭沒幾分鐘就真的呼呼的睡著了。
次日凌晨,趙楞子咣當咣當的敲著秦二柱的大門。
秦二柱從睡夢中驚醒,迷迷糊糊的套了件外衣,起床走出屋子,去院里開門,一邊開門一面大聲問著:誰呀?
我,趙楞子。趙楞子大聲的回應著,在這寂靜的早晨,聲音顯得異樣的清晰,驚得秦二柱隔壁鄰居家的狗大黃‘旺旺’的叫個不停。
張巧玲也被這亂嚷嚷的聲音給弄醒了,起來趴到窗戶前去張望,正看到披著衣衫的秦二柱打開了大門,趙楞子從外面走了進來,和他談著什么。
什么事,是不是我三姑出什么事了?見趙楞子這么早就來,秦二柱還以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因為趙楞子平時總去沈桂華的超市送東西,所以他才想到了是不是沈桂華出了事,畢竟春娃剛走,難免她胡思亂想下會做出傻事。
我要吐槽本章《28.第二十八章 特殊的證明》: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