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30.第三十章 羨慕周四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30節第三十章 羨慕周四九
紅英的想法就太簡單了,她以為秦二柱知道劉蘭是周四九的媳婦就會守本分一點,其實不然,秦二柱這個人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向來不分那個,再說他和周四九雖然從小光著屁股長大,周四九從沒有看得起他過,這還算是哪門子的兄弟,他也就沒有必要守著什么兄弟妻不可欺的道理。
秦二柱只知道,兄弟妻不客氣,只要劉蘭有意,他還是十分樂意對這個兄弟媳婦多加關照的。
劉蘭是城里人,長得有些胖,屁股裹在那緊身的黑褲子里面,也許是褲子有些瘦,擠得她的屁股很圓,看起來有些像生養過的女人。
她的穿著很時髦,盡管不怎么高檔,卻沒有農村女人那股子土氣,她梳著長發,黝黑黝黑的扎著一個馬尾辮,濃眉大眼,高鼻梁,戴著一副眼鏡,挺有文化氣息的。
對于秦二柱來說,劉蘭是一個擁有著特殊氣質的女人,卻不知道她一個城里女人怎么會想到要嫁給周四九的,秦二柱對于她即將嫁給周四九,內心不禁為她惋惜,看來她還沒有真正的了解周四九,不然她一定不會被那小子的外表所騙的。
秦二柱很了解周四九,他們從光屁股的娃娃時就認識,周四九整日不務正業,吃喝嫖賭抽,樣樣都沾,戶口本上他沒有結過婚,卻早在三年前他就和一個女人好過,兩人差點弄出孩子,因為周四九對那女人失去了興趣,就揮了揮手說了聲拜拜,就把那女人給甩了,他爹為了替他擺平那些事,花了不少錢才算了。
周四九還勾搭村里的女人,為人老道,上至老婦下至七八歲的小姑娘都挑逗,背后別人沒少罵他,可他整天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他父母怎么說都不行,也就是近二年才他才規矩一些,大概是他爹拿那趕驢車的皮帶把他給抽正經的吧。
周家不但周四九個性復雜,他家每個人都是怪里怪氣的,他爹是個干活的人整日和趙楞子一樣城里村里的運貨,沉厚寡言比較內向,沒聽說過和那個女人好的傳聞,但他卻脾氣很暴躁,因為發現紅英勾搭他侄子,他拎著皮鞭追了她幾條街,打的紅英哇哇直叫喚,幾乎跟他離婚。
當然這些事初來村里的劉蘭不會知道,正因為那些亂糟糟的事情,周家才只讓周四九去城里找她,不怎么讓她到村里來,而這回估計可能婚事近了,周家迫不得已讓她來的。
二柱,你兄弟下個月就要和劉蘭結婚了,到時候你可要準備好份子錢。林旺家的在一邊打趣的說著,明顯是逗他。
秦二柱哪能當著劉蘭的面和她鬧笑話,只是嘿嘿的笑了,連連點頭。
紅姨啊,你和劉蘭快去回家做飯吧,免得老蔫等急了。林旺家的對紅英說著,紅英立即不敢再多說了,臉色變了一下,拉著劉蘭和他們告別就急匆匆的往家趕。
秦二柱站在那里,望著紅英和劉蘭遠去的身影,久久才回過神,轉過頭就看到林旺家的笑盈盈的大臉盤子。
林旺家的特別胖,少說有一百七十多斤,腰和水桶似的,可她本事不小,竟然在村委會弄了個會計的職位,平時管管賬目什么的,挺讓村里人羨慕的。
在看,在看眼珠子就調出來了。林旺家的看著秦二柱一邊走還一邊回頭回腦的,不由得說他。
秦二柱笑著,怕她看出什么,扔下一句:時間不早了,俺還要上工去,先不說了。然后就加快腳步朝自己的鋪子走去。
啊,二柱,那你有機會可要到我那里去坐坐。林旺家的追上秦二柱,伏在他的耳邊說道,然后曖昧的笑了下,就甩開自己粗壯的腿,顫顛顫顛的走了。
想著林旺家的話,秦二柱摸了摸下巴上那扎手的胡子茬,不由得勾出一抹笑來。
下午,鋪子沒有客人,秦二柱正靠在自己的凳子上睡覺,忽然覺得鼻尖癢癢,用手扇了一下,就聽著哎呀一聲,秦二柱睜開雙眼,就瞅見了劉蘭的臉龐。
對不起,對不起,俺睡著了,不知道是你,怎么樣打疼了嗎?秦二柱趕忙起身,一看劉蘭捂著手,一下子沒有了顧忌,拉過來放在眼前看著。
劉蘭白皙的小手上,手背上有一片紅,秦二柱心疼不已,一臉惱恨的樣子,他撅起嘴吹了吹她的手背,然后問道:還疼嗎?
沒事。劉蘭看著秦二柱專注的模樣,臉不禁紅了,忽然想到農村最講究男女授受不親,就想抽出手,但有些舍不得。
秦二柱的手很大,那樣的拉著她的手,傳給她一陣暖融融的感覺。
劉蘭沒有發覺,秦二柱是有意的,他拉著她軟綿綿的小手,感覺特別好。
二柱兄弟,沒事了。
啊。秦二柱松開手,規規矩矩的坐在一邊上,假裝不敢看她的樣子。
劉蘭看到秦二柱這幅摸樣,就好奇的問道:二柱兄弟,怎么的,我很難看嗎,你怎么都不睜眼看我?
不,是,是你太好看了。秦二柱假裝害怕的將目光移向她:你比俺看到的任何一個女人都好看,所以俺一看到你就害怕。
害怕?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劉蘭捂嘴笑了,忽然想到了來秦二柱鐵匠鋪的用意:二柱哥,四九在不在你這,或者來過你這嗎?
秦二柱搖搖頭:俺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周四九了,怎么你在找他?
從早上出去,他就沒有回來。劉蘭有些不安,她常聽人說,村里的風起混亂,再加上這樣的小村子男人少,女人如狼似虎的,她是擔心自己的四九被那些女人給勾搭了,那樣她違背父母意愿嫁給周四九還有什么意思。
哎?說曹操曹操就到,你看,那不是四九嗎?秦二柱走到門口時,看到遠處走來的周四九,就轉頭對正抑郁著的劉蘭。
劉蘭興奮起來,起身就出去,周四九沒有預料到她在這里,先是驚訝了一下,然后就抱住了她:你怎么到這里來了?不是告訴你別亂跑嗎?我回家沒找到你,擔心死我了,沒想到在這里遇見你,幸虧二柱是個好樣的,不然遇到那些壞人你一個女人該咋辦。
周四九有一半的話都是假的,他回家是回家了,卻沒有真的擔心劉蘭,因為他早就從他娘口中得知劉蘭來二柱這里了。
一聽說劉蘭來二柱這里,周四九才擔心起來,二柱除了窮,無論是相貌還是嘴皮子都比他好,他擔心劉蘭和他接觸多了,會弄出別的事情,所以他就一溜煙的趕到這里。
二柱,走,去我家喝酒吧,以后我結婚了,咱倆還不知打能不能有時間一起喝酒了呢。周四九客套的說著,卻沒有料到秦二柱居然點頭答應了,于是只好真的做東道主,把秦二柱帶到了家里。
到了周四九家,他父母已經吃完飯了,他們兩個小輩在西屋自己單獨擺了桌酒菜,邊吃邊談的一些小時候的事情。
劉蘭聽到秦二柱說起一些周四九小時候的事情,就大笑起來,周四九不甘示弱也揭露著秦二柱一些事,兩個人互相接著彼此的短。
最后兩人都喝醉了,倒在炕上睡著了。
第二天秦二柱最先醒過來,看到劉蘭困得趴在桌子上,臉埋在臂彎中,睡得很香。
秦二柱拿起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就走了到炕上的位置,盯著劉蘭看。
劉蘭因為是趴著的姿勢,加上領口比較大,此刻可以清晰的看見里面半露的乳溝,秦二柱聽人說,那是美人溝,最能體現一個女人的美來。
用眼睛測量著劉蘭的胸脯,秦二柱有些痛恨那做衣服的,怎么不把那衣領做的再大一些,那樣看著才叫過癮呢。
劉蘭有些睡迷糊了,夢中不知道是不是和周四九在做著那事,她在睡意朦朧中,將當著自己臉的手拿了下來,順著衣服下面摸向了自己胸脯,那種酥麻的感覺來臨之際,她忽然一下子驚醒了,當她發現秦二柱看到自己剛才的事,臉不禁紅了,抹不開起來。
秦二柱沒說什么,緊忙閉上眼睛假裝睡覺,直到離開周四九的家,他還心悸有余呢,不過那都是劉蘭自己弄的,又不是他偷襲,似乎和他沒有什么關系吧。
兩三天后,秦二柱去村里為叔叔秦康家辦一件事,但是到了村里,村里人告訴他這件事需要財務部的會計審核。
秦二柱去了會計那屋,結果沒有人,等過了晌午,林旺家的才回來了。
二柱,你來了?怎么不早點通知我,讓你等了半天了吧?林旺家的臉上都是笑容,可見秦二柱來她這里,給她帶來了不少驚喜。
現在是秋季快結束的時候,天氣轉涼了,林旺家的穿著一件不保不厚的外衣,進了屋她就把外衣給脫了,掛在了門后面的墻上,然后走到了辦公桌這里,搬起椅子坐在了上面。
我要吐槽本章《30.第三十章 羨慕周四九》: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