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37.第三十七章 ktv里面不唱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37節第三十七章 ktv里面不唱歌
今天王錢海生陪著王金嬌來檢查懷孕的事情,本來做的很隱秘,卻不偏不巧的被秦二柱給趕上了,本來都好辦的事情一下子就變得棘手了。
秦村長,剛才……
秦二柱假裝沒有明白,卻故意問道:咦,剛才電話里的聲音,好像我們村里前任村長的女兒王金嬌啊。
沒錯就是他。錢海生答道,他知道瞞不過,所以如實說了。
什么,錢鎮長,你和王金嬌你們……王金嬌口中說的孩子不會是你鎮長你的吧?
換做是別人,錢海生指定派人打發了,現在是秦二柱,他還真就不好辦了。
今日的秦二柱可和往日的秦二柱不同,雖然錢海生不知道秦二柱以前的身份,但他知道現在秦二柱可是吳水秀眼中的紅人,而吳水秀的男人又比他官大,這下子如果秦二柱在吳水秀面前說把這些都說了,那他這個鎮長倒臺的時候不比王金嬌父親倒臺的時候好到哪里去。
秦村長,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也不想隱瞞。錢海生走到秦二柱面前,笑瞇瞇的說著,沒有一點發怒和官架子:其實男人么,總會做錯事情的,再說這些事不影響工作……秦村長希望你能明白,有些話不能到處亂說。
有些事我一個小小的村長的確管不著。
說起來金嬌是你們董家莊的姑娘,我也算是半個董家莊的人,說起來我們關系不遠。錢海生心里討厭,面上不露聲色,他親切的摟住秦二柱的肩膀一起往外走:官場上我是你的上級,私底下你我就是兄弟,以后有用得著哥哥的地方,你盡管提。
秦二柱見錢海生自己說出來了,也就不好再說什么:那以后錢鎮長請多加提攜我這個小小的村長才是。
那是當然,只要你不把剛才那件事說出去,咱們哥倆以后不用分你我。
那怎么行。秦二柱推脫。
錢海生頓時沉下臉來:秦二柱啊,難道你還是有什么想法不成?
沒有,錢大哥你多想了。秦二柱樂了,拍了拍錢海生的胸脯:你放心,我秦二柱會管好自己的嘴巴,但愿您這個堂堂的錢大鎮長能一直把我這個村里漢子當兄弟才好。
那是當然。
兩人說說笑笑著往外面走,彼此各揣心腹事。
秦二柱沒有用讀心術探聽錢海生內心真正的想法, 因為從他的表情就已經能看出來了,那種笑里藏刀的表情,他二柱太熟悉了。
一個星期之后,秦慶業出院。
錢海生生怕秦二柱回去以后會把他的事給說出去,想著法的哄秦二柱,請他們哥倆到城里的大酒樓吃豪華酒席,都把秦慶業看傻眼了,沒想到自己這個當鐵匠的兄弟還真的扶搖直上,不但當上村長還和鎮長稱兄道弟的,簡直羨慕極了。
在此之前,錢海生就三天兩頭的來找秦二柱,不是請他吃飯就是送禮,表面上看去,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親哥們呢。
來,二柱,來吃吃,這海參都是野生的對身體好。錢海生夾了一筷子秦二柱從沒有見過的菜到他碗里。
秦二柱和他混熟了,也就沒有客氣,拿起筷子就吃,海參一吃到嘴里,那股子鮮美的味道彌漫在齒間,他連連點頭。
二柱,你是我兄弟,放心以后如果我調任了,這個位置就是你的。酒過三巡,為了攏住秦二柱,錢海生隨口說道。
不管錢海生說的是真是假,秦二柱還是不住道謝。
另一邊秦慶業在埋頭苦吃,狼吞虎咽的他聽到錢海生這么說,嘴扯得很大,樂的就像是他當官了一樣,對錢海生捧了半天,使盡了拍馬屁的本領。
秦二柱有些不屑秦慶業的做法,不過想來也沒有什么不對,管他因為什么原因錢海生選擇拉攏自己呢,只要他以后挑準時機,真的可以借他這個梯子當上鎮長的話……
錢鎮長,你放心我秦二柱是個本分的人,你這么看得起兄弟,兄弟不會忘記你的好的。秦二柱敬了錢海生一杯,一口干了被子里的酒便坐下。
有了秦二柱的話,錢海生放心了不少,就在這個時候他眼睛一亮,有了另外一種拉攏秦二柱的辦法。
兩位兄弟,你們快吃,等吃完了還有比這更好吃的東西呢。
秦慶業一個莊稼漢,就算在城里打工這么多年,還是干活的腦袋一個,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愣頭愣腦的問了句:啥好吃的?錢鎮長你別破費了,我和二柱已經吃的夠飽的啦,再也吃不下其他的東西了。
錢海生看著秦慶業土里土氣的樣子,呵呵一樂,心中嘲笑嘴上不說:這樣東西保準你肚子飽了還能吃得下。
機靈乖巧的秦二柱可聽明白了錢海生話中的意思,為難的推辭:錢鎮長,這道不用了,咱們身份特殊……
特殊又能怎樣,下班以后還不是普通人一個,怎么就不能享受了,你就聽我的吧,一會咱們就去ktv里去享受享受,保證和你接觸過的那些村里女人不一樣。錢鎮長一提起ktv就眉開眼笑的,看來他除了王金嬌這個情人以外,還不少去那種地方快活。
秦慶業聽說去ktv,幾下就把碗里的才給吃到肚子里,抹了抹嘴巴,跟打了雞血似的挺直了腰板,那個興奮勁比秦二柱還要激烈。
錢海生沒有說什么,就帶著他們出了飯店門口,在飯店的對個就是個三層樓高的ktv舞廳,三人到了里面,服務生熱情的招招待著他們,錢海生常來這里,服務生們都知道他的身份,而秦二柱他們又是錢海生帶來的貴客,于是就沒有因為秦二柱他們的土氣穿著怠慢他們。
錢海生點了個包廂,正好夠他們三個人,包廂的墻上掛著個大彩電,放著歌曲的靜音磁帶,茶桌上有幾碟子水果瓜子。
他們沒坐一會,服務生就過來了,錢海生伏在他耳朵旁邊嘀咕了幾句,那服務生就走了出去。
秦慶業見桌子上有話筒,就拿起來讓幫點了首《小芳》就鬼哭狼嚎的唱了起來,秦二柱掛不住臉了,一個勁的碰他的胳膊。
兄弟,先別唱了,唱歌有什么意思?錢海生也聽不下去了,居然有人比他唱歌還難聽。
依依不舍的放下話筒,秦慶業也明白ktv是什么地方,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在旁邊等待。
秦二柱嗑著瓜子,眼睛盯著彩電的大屏幕,心里想難得的來一回城里,還能享受這么高級的待遇,卻偏偏趕上他老二病者的時候,真他媽的倒霉啊。
錢鎮……錢哥,你和我哥找兩個開胃菜就可以了,我就不用了。在這里錢鎮長不許秦二柱稱呼他的職位,秦二柱只好稱呼他為錢哥。
這哪行,帶你們來,我主要就是款待你二柱兄弟的啊。
秦慶業在一旁也說:就是你就別推脫了,錢哥對你這么好,你怎么就不十足呢?
他們正說著話,包房的門開了,服務生走了進來,在他身后跟著四個衣服輕薄,身材半遮半掩火辣裝扮的女子。
她們幾個一進來,別說是秦慶業,就連秦二柱眼睛也直勾勾的了。
媽媽的,怪不得城里的男人都膘肥體壯的,有這樣的美女滋潤著日子還能過得不舒坦嗎?
四個女人身高都很勻稱,瓜子里,大**,領子大的差點就露出了黑黑的葡萄,盡管這樣被衣服遮住了一半,但仍是依稀可見。
她們的上衣短得只到肚臍,小蠻腰整個露在外面,下身有穿短褲的,有穿絲襪的,白花花的大腿修長而美麗,從穿著高跟鞋的美足越往上看就越忍不住讓人遐想,還有那圓鼓鼓的豐臀,簡直讓人心潮澎湃。
秦二柱光看著,身上就是一股電流,身下的老二似乎有了一點反應。
怪了,秦二柱感覺到自己的變化。
秦二柱按著那老爺子給的書研習了這么多天都沒有一點反應,到現在卻有了感覺,難道說真的是時候到了,他的老二可以再現雄風了?
感覺小腹灼熱難忍,隨著那些女人的眼神放電,秦二柱覺得自己胯下的兄弟似乎在一點點的升溫,有了站起來的沖動。
她們都是這家ktv里最靚麗的,快,你們還不去伺候我這兩位兄弟?錢海生看到先前很正經,現在一副目瞪口呆模樣的秦二柱,心里就覺得得意,身為男人他當然能了解男人的想法。
錢海生非常希望能用這幾個女人攏住秦二柱的心,讓他乖乖的聽自己的話,不再多嘴把自己和王金嬌的那點事捅出去。
其中有兩個女人主動坐到了秦二柱兩邊,另外兩個女人,一個伺候錢海生,一個去秦慶業那邊。
秦慶業樂不可支,活了半輩子,他還第一次見到這么美的女人,就猴急的在摟著的那個女人胸脯上狠狠的擰了一把,惹得女人一個白眼。
秦二柱相對靦腆一些,因為他還不確定自己的老二真的能行不能行呢。
我要吐槽本章《37.第三十七章 ktv里面不唱歌》:

游客222.137.205.* 說:呵呵

2017-08-06 19:15 回復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