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39.第三十九章 村官不好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39節第三十九章 村官不好當
含住她渾圓上一邊一顆的紅梅,秦二柱啃咬著,舌尖圍著打轉,他的手滑下她的香臀,她立即配合的讓他進入,感覺女人已經泛濫成災。
秦二柱就將已經憋了很久的長物狠狠的進入,她的束縛感讓他覺得自己的那玩意似乎好了,這么一想,他感覺了一下果然和以往不一樣,于是就運動起來,聽著身下女人的急促嬌喘,他郁悶多天的事情終于化解了。
嗯……
歡愛多時,女人累得軟軟的趴在秦二柱的身上,秦二柱翻身把她壓在沙發上,在次進入那個幽谷,巨根闖入她最后的邊緣才算罷休,秦二柱忽然壞心思的起來,把灼熱的東西噴了進去,在她身體灑下了他的種子,引得她嬌臀一陣顫抖。
你,做起事來可一點也不像沒有經驗的。女人休息一陣恢復過來,對抱著她的秦二柱說道。
秦二柱嘿嘿笑了,算是承認自己不是處,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她不也不是么。
如果我是處的話,還能讓你這么爽?那我進的就不是‘這里’,而是‘這里’了。秦二柱咬住那幾個字眼,手一邊行動著,讓女人理解自己指的是哪里。
先前是她的幽谷,后面是她的似菊花的后庭,當女人理解這個意思,臉色變得緋紅起來,而秦二柱的摩挲又給她帶來了一種空虛感。
那你還能繼續不?
還能?太小瞧人了吧?!我讓你看看我能不能?女人疑問的語氣,刺激到了秦二柱,畢竟莫名不舉的情況讓他苦惱了很久,這突然又神勇大發的狀態,讓他欣喜若狂
秦二柱越戰越勇,剛才本來就沒有弄夠,一聽女人主動開口,就二話不說的指揮著自己的兄弟殺向新一波的戰場……
深夜。
從歌廳出來已經是后半夜,錢海生來找秦二柱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離開了,所以也沒有跟秦慶業、錢海生兩個人撞上。
秦二柱也以為這是錢海生為了籠絡住他而做的特殊安排,也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后面來的這個女人竟然讓他又金槍不倒了,算是讓他心安不少。
錢海生叫司機把秦二柱他們送回村里,他就自己一個人與歌廳里一個妙齡女子繼續開房去了。
車上秦慶業回味著自己在包廂里的事,就忍不住嘿嘿直樂,這輩子就算下次沒有這樣的機會,他也覺得自己不虧了。
哎,二柱,我怎么覺得錢鎮長身邊那個比給咱們幾個的都漂亮。秦慶業從美事中回過神,就拍了拍坐在一旁,靠著車窗差點要睡著了的秦二柱。
秦二柱用眼神看了一眼前座開車的司機,然后目光移向秦慶業:咱們今天能有機會去享受就已經是三生有幸了,還挑剔個什么?
秦慶業明白了秦二柱的意思,不再說其他的,只是嘿嘿的傻笑,一個勁的點頭:嘿嘿,是,是啊,城里人的生活真他媽享受,要是能多享受幾回,就算死在女人身上我也樂意了。
哥你可別這么想,你讓我嫂子咋辦。秦二柱看著傻笑的秦慶業,在工地干活久了,他的臉被太陽曬得黝黑黝黑的,都是有老婆的人了,這個樣子還想泡女人呢。
女人啊一個不嫌多,兩個不嫌少,三個來了,我就抱著跑,哈哈。
秦二柱語重心長的說:小心腎虧。
以前秦二柱因為自己的長物好使,十分驕傲,這不一驕傲就掉架子了,如果不是遇上遇著那位老者,還有今天他的弟兄好起來的話,他這輩子還真不知道咋過呢,看了他以后還是需要悠著點,至少讓兄弟用在正地上。
腎虧?腎虧就補腎。秦慶業傻得呼,這么說著,忽然他湊到秦二柱跟前說道:我說二柱啊,你以后可要好好跟錢鎮長混,有前途不說,你看鎮長對你多好啊,說句良心話,他對你比我還對你好著呢!
如果不是他碰巧知道了王金嬌和錢海生有了孩子的事情,錢海生才會懶得理他這個小人物呢,記得當初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有了吳水秀的介紹,錢海生還對他帶答不理的,現在對他稱兄道弟的,還不是他有被拉攏的價值。
秦二柱心里對錢海生很不屑,嘴里沒有說。
小轎車到了村口,正好在沈桂華的小超市門口前不遠處停下,秦二柱和秦慶業下了車和司機擺了擺手,那司機就倒車離開了,車速比較快,幾分鐘的功夫,漆黑的路上就看不見了汽車的尾燈了。
兩個人回身就往家走,這時候趙楞子從超市里鉆了出來,正好碰見他們。
喲,這不是村長嘛,這么晚了是去哪里了?趙楞子這個熱情,以前都是他朝秦二柱要煙,這回難得屬鐵公雞的他自掏腰包拿出了兩根煙遞給了秦二柱他們:來,兄弟我給你們點火。
嗯。秦慶業就像是自己當了村長一樣,得意洋洋的。
超市里有一伙打麻將的,可能有人眼尖看到了秦二柱,就停下了手中的牌,走了出來。
秦二柱正在回答著趙楞子的問題:前些天我哥工地出了點事故,我去醫院照顧他來的。
啊?哈哈,那當了村長果然不一樣,還打小轎車過來的,真是成了大款了。
車不是我們打的。秦慶業替秦二柱回答:我弟弟不是簡單人你知道么,哪用我們自己打車,是錢鎮長派他的司機送我們回來的。
啥,錢鎮長?
秦慶業說實話還覺得不過癮,就吹噓的說著:他和我二柱弟是兄弟,親如手足的兄弟,這不,臨回來之前還請我們吃頓飯,享受了……你懂得,哈哈,總之你們這幫土包子就算進城也一輩子不會享受到的。
好了,我們回去吧。秦二柱平時也比較自大,但這件事上他不想宣揚太多,好不容易才把吹噓個不停的秦慶業拖回了家。
安穩了不到一個星期,秦二柱這個無事村長就接到了任務。
吳水秀因為有事沒有親自來,就讓她的秘書親自來給秦二柱送信,原來市里下通知要修一條高速公路,這條高速公路恰巧要路過董家莊,自然有些農戶需要搬家才能完成這項工程。
小山村雖然落后,但每家每戶這幾年手里也沒少攢錢,都有閑錢買一棟新房子,可問題是這些人的思想守舊,不想挪窩,這修公路即便是國家給他們再多的錢,他們只怕也不會東動地方。
吳水秀的秘書和秦二柱了兩個多小時,計劃很好,方案也不錯,怎么說是給董家莊添福利的的,如果是秦二柱個人當然愿意的很,只怕是那些被要求搬遷的村民不會這么想,所以這件差使辦好了人人敬仰,辦不好就吃力不討好了,還得惹一身腥。
秦二柱接到這個任務后就挨家挨戶的跑,盡管在村里他這個村長的位置站住腳了,卻沒有多少人愿意聽他的話,一連幾天下來他磨破了嘴跑斷了腿,才不過有三兩家愿意搬走,其他十來家還是守著老屋不動。
忙到最后秦二柱是實在沒有辦法了,守在屋子里唉聲嘆氣的,甚至后來吳水秀找他去鄉里,他都沒有時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林旺回來了,仗著自己是鎮長的身邊的人,就暗中給秦二柱下絆子,將他多日來才說動幾家的事情上報到了鎮里。
秦二柱沒有因為林旺的事情分心,他心里有分寸著呢,果然錢海生把林旺的話給擋了回來,還說怕秦二柱一個人忙不過來,就把林旺給調到村里協助秦二柱忙活一下移民的事情。
林旺是個文秘,本身論起來如果不是他在鎮里給錢海生當文秘,身份并不比秦二柱高,這下子被調到了村里,也就成了秦二柱的下屬。
雖然心不甘情不愿的,林旺還是不敢怠慢,臨被調過來的時候錢海生說過,凡是輔助著秦二柱一些,如果這次工程辦不成不但秦二柱的官被擼掉就連他這協助辦事的文秘也別相當了。
為了自己的事,林旺當然不敢怠慢,他因為上過大學所以比較有頭腦,四處幫著忙活減輕了秦二柱不少壓力。
秦二柱繼續去村里游說,講了許多移民的好處,終于有一個釘子戶被說動了,其他幾家也先后回應愿意動遷,就這樣這件事到這里暫時告一段落。
村委會開始有一些人起先都不服秦二柱,經過秦二柱辦了這么一檔子事,加上錢海生把林旺都調了過來給秦二柱當下屬,幾乎除了林旺沒有人不服秦二柱的,都圍前圍后的擁護者秦二柱。
秦二柱拿著幾家簽下愿意動遷的協議到了鄉里,吳水秀沒在,有人告訴秦二柱送到鎮里看看,于是他又馬不停蹄的進了城到了鎮政府。
協議交完秦二柱剛想回去,鎮政府大門口就進來了一輛車,在他身邊停下。
這輛車秦二柱認識,是錢海生的,此時錢海生搖下了車窗,探出腦袋笑呵呵的問:不是聽說你在忙活著公路移民的事嗎,怎么有空來鎮里?
我要吐槽本章《39.第三十九章 村官不好當》: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