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40.第四十章 再遇歌廳里的神秘女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40節第四十章 再遇歌廳里的神秘女人
移民的事都已經辦完了,這次來是交村民寫的協議的。
錢海生打開了后車門:來二柱兄弟,上次一別又是許久未見,這回來了說什么咱們都得吃頓飯去。
那恭敬就不如從命了。秦二柱也不客氣,上了車就隨著錢海生一起去飯店。
路上等紅綠燈的時候,錢海生的電話響了,他一接電話,面色變得凝重起來,說話大氣也不敢喘。
秦二柱以前看到的都是威風凜凜的錢鎮長,哪見過這樣的他,不禁好奇起來,到底是誰給他打電話,竟然讓錢鎮長這樣害怕。
沒有,我身邊真的沒有別的女人。錢海生緊張兮兮的解釋,好像怕電話里的人懷疑什么,就把電話遞到了秦二柱耳邊:二柱,你快幫我說說,我是不是打算請你去吃飯去?
秦二柱一下子明白了,能讓錢海生害怕成這樣的,當然是他的老婆了,只是沒有料到鎮長也懼內。
是,您是鎮長夫人吧,我是董家村的村長秦二柱,我和鎮長是私下里的好哥們,這次我進城,錢哥想請我吃頓飯,就我們兩個沒有其他人。被錢海生那么看著,秦二柱不敢不替他說話。
聽到秦二柱幫自己解釋了,錢海生才松了一口氣,把電話拿了回來:老婆,你看我沒有和你說謊吧,我真的是和二柱兄弟在一起呢。
也不知道電話里他的愛人說了什么,錢海生面色凝重起來,考慮了許久,又看了秦二柱一眼才說道:好吧,一會我就帶著二柱兄弟過去。
不用錢海生的說什么,秦二柱就明白了,一定是他老婆還不相信他,讓他把他帶過去證明一下。
二柱兄弟,本來我想請你去飯店吃的,但是我愛人說你好不容易來一回城里,想讓我請你到家里坐坐。和秦二柱預料的一樣,錢海生說的和他想的意思差不多,接著錢海生還有些不放心的囑咐他:兄弟,到了我家,你可千萬別和你嫂子說我和王金嬌,還有那天我們一起去快活的事。
秦二柱點頭,心里想就算要說也不會當著你的面說啊:當然,我不會亂說話的,錢哥你看我秦二柱像是個口無遮掩的人嗎?
沒多大一會功夫,車就到了錢海生家的門口,他家在二樓,走了兩段樓梯就到了樓上。
令秦二柱沒有想到的是,錢海生家的門一開,門里的女人竟然讓他大吃一驚,他怎么也不會想到世上會有這么巧的事情。
開門的女人錢海生的愛人,她開門以后看到站在自己男人身旁的秦二柱時,也是緊跟著一愣,不過她很快恢復過來,裝作不認識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來,你是海生口中所說的二柱兄弟吧,進屋坐吧。
秦二柱也收起了自己的情緒,眼睛不敢才看那個錢海生的愛人,回想著歌廳里那個和自己曖昧半宿的女人,他又不禁看了她一眼,沒錯啊,是一個人啊。
嫂子,別客氣,我自己來。秦二柱接過女人的茶水,然后就坐在了沙發上。
錢海生發覺有些不對勁,沒有往別處想,還以為是秦二柱緊張的:二柱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嫂子高玉梅。
嫂子好。秦二柱點點頭,他們哪還用介紹啊,早就在上次來城里的時候就見過面了。
錢海生的夫人也算是個太太,怎么跑去歌廳那種地方?看那天的樣子她絕對不是去找錢海生的,更不像是知道錢海生在歌廳的樣子,那么她去歌廳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秦二柱緊緊的握著杯子,杯子里的茶水有些燙,他喝了一口就放在桌子上。
秦二柱以前聽說過,城里開放,不但男人找情人包二奶,女人也包養男人,而歌廳什么地方也有一些供富婆玩樂的男人,俗稱叫做‘鴨子’。
該不會是高玉梅去找鴨子,錯把喝醉酒的自己當成了那種人了吧?秦二柱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想法能解釋當時的狀況。
錢海生家的保姆做好了飯菜,秦二柱和錢海生幾人就落座在餐桌的椅子上。
往飯桌上一看,菜色十分豐富,這放在農村的一個飯店都做不出這么高檔的菜色,而在錢海生家里卻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可見錢海生當了這么多年鎮長撈了多少油水。
沒等吃上飯,鎮里就有事情,打電話把錢海生叫了出去。
錢海生臨走時還趁高玉梅不注意,一再的叮囑秦二柱不要向她透露他和王金嬌的事秦二柱都一一答應了。
在錢海生走了之后,錢海生家的保姆也出去了,大概是去買菜了,屋里一下子就剩下了秦二柱和高玉梅兩人。
原來你叫秦二柱啊?高玉梅湊了過來,眼睛里透著一股光亮。
秦二柱無所謂,到不怎么懼怕了,就算他和她之間有事,誰還能往外說去呢。
高玉梅忽然棲身過來,將秦二柱壓倒在沙發上: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呢,怎么連電話都沒留,如果今天都沒有遇上的話,我還不知道我睡的是一個村長呢?
嫂子身份這么高貴,哪能看得起我這個小村長啊。
那你一個村長怎么窮得到那里當鴨子去了?顯然高玉梅是承認了自己去歌廳是找鴨子的。
秦二柱搖頭,想起錢海生那么害怕老婆,想必是高玉梅有什么能令他害怕的地方,既然如此秦二柱也就實話實說了:那天是我認識錢哥不久,他帶著我和我哥去歌廳逍遙">旎釗チ耍也幌不賭茄桶蚜礁魴〗愀獻吡耍由蝦攘說憔撲熗耍幌氳僥憬創戇鹽業背傘br />
那我問你,你跟嫂子我后悔不?
怎么能后悔呢,我后來還時常想念嫂子你,就是不知道叫啥么名字,才沒有來城里找你。秦二柱說的一本正經的。
高玉梅笑了:就算你找,也找不到啊。
嫂子,是錢哥我們一起去的歌廳,你就不生氣嗎?
生氣?生什么氣,那個臭男人做這種事情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早就懶得管了。高玉梅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反倒是她很關注秦二柱:那天你讓我記憶猶新呢……怎么樣,想不想以后跟著嫂子?
秦二柱假裝驚訝:真的可以么?
只要你想,就可以啊!高玉梅的手勾上秦二柱的脖子,香唇湊了過來。
溫香軟玉在懷,秦二柱現在又恢復成了正常男人,當然不會什么反應都沒有,起身就將高玉梅抱了起來,放在沙發上,迅速的就脫掉了自己部分的衣服。
撫弄著高玉梅的兩個雪白,秦二柱隨著觸碰她的身體,自己的身子也熱了起來。
高玉梅敢這么大膽,錢海生前腳出門,她后腳就能勾引秦二柱,那一定是有她的過人之處,但是這過人之處到底是什么?秦二柱想弄明白。
我錢哥怎么那么怕你?一邊做著手中的事情,秦二柱不忘了問這些事情,等高玉梅回答了,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暗吶怪不得高玉梅和王金嬌不是一個姓。
原來錢海生以前有個老婆過世了,那個老婆才是王金嬌的親姑姑,而高玉梅是錢海生后娶的。
高玉梅的父親是縣里的副書記,也是秦海生的上司,錢海生老婆死了以后,他就想著法的往縣里跑,用感情攏住了高玉梅,最后將她娶到了手,其實不過是為了攀高枝,這也是高玉梅結婚后來才知道的。
錢海生和高玉梅結婚的前四五年還算行,后來就開始在外面拈花惹草,因為她抓不住證據,又不忍心黃,一拖就是現在。
嫂子你真傻,你還那么愛錢哥做什么,你知道他在外面包養的情人是誰嗎?秦二柱進入迎接著他的高玉梅的身體里,灼熱感讓他汗流浹背,只好抱緊她,才感覺涼快一些。
高玉梅呻吟著,腿盤著秦二柱的腰,承受著他一次比一次更深的索取,他的巨大讓她十分滿足:我知道……二柱,給我,農村里的男人就是比城里的男人好,干什么事情都有著一股牛勁……
一聽這話,秦二柱更加賣力的耕耘著,一邊逗弄著高玉梅,一邊刺激著她的**點。
嫂子,我真是愛不夠你……因為得知高玉梅的特殊身份,秦二柱不敢怠慢,身體與精神上雙重享受著這一刻的美好。
一股股波浪襲來,最后兩人都淪陷在這驚心動魄情事里……
從城里回來后,秦二柱就繼續忙著移民的事。
轉眼間過去一個月,該搬走的都已經搬走了,秦二柱這才放下心來。
秦慶業又回到城里打工去了,張巧玲都沒有送他,緊接著過元旦節,秦慶業也只是在電話里給家人報個平安,根本沒有回來。
在磚廠和老相好朱寡婦廝守的秦康最近有些鬧心,過元旦節的前幾天,秦二柱的嬸子回來了,還帶回了一個男人,口口聲聲要和秦康離婚。
秦康巴不得離婚呢,又覺得丟不起這個人,遲遲沒有回應,秦二柱的嬸子就從磚廠到家里鬧得個天翻地覆,最后秦康只好同意離婚了。
老秦家在元旦前出了這樣的事情,盡給別人添笑話了,大伙都說是因為朱寡婦和秦康有一腿,逼得秦二柱嬸子沒有辦法才跟了別人。
我要吐槽本章《40.第四十章 再遇歌廳里的神秘女人》:

游客106.39.190.* 說:太棒了

2017-08-31 14:19 回復

游客106.39.190.* 說:真好看

2017-08-31 14:19 回復

游客106.39.190.* 說:書寫的很好

2017-08-31 14:18 回復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