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46.第四十六章 讓我怎么幫你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46節第四十六章 讓我怎么幫你捂
望著這么誘人的禮物,秦二柱不由自主的答應了:行,不過你讓我怎么幫你捂?
不是說了么,你想怎么捂就怎么捂著。水靈像是一個誘惑人犯罪的女妖精,說的話讓人心里癢癢的。
那你是希望我用嘴呢,還是用手呢?秦二柱伸手捏了一下那小葡萄。
啊!水靈嚶嚀著,微微有些氣喘:輕點,你是干重活的手,把我捏痛了。
秦二柱嘿嘿一笑:那就選一種不痛還熱乎的方法幫你捂著,你答應不?
水靈沒有猶豫,點了點頭。
白吃誰不吃,秦二柱這么想著,就立即如餓狼般的撲了過去,把腦袋埋在了她的胸口,舌頭一卷就把她那凍得有些發紫的小葡萄帶入口中,一股冰靈的感覺出現在他的舌尖上,他及其享受的品嘗著,另一只手揉弄著她的另一只玉兔。
水靈靠在了樹上,挺著她那傲人的胸脯,之前她撩開衣服覺得很冷,現在被秦二柱這么一弄,反而渾身惹得要出汗。
水靈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過了,以前她和那個大學教授在一起的時候,老頭子也沒給過她這種感覺,其余的時間她都是用電腦看片子,自己弄弄,不過這一切和秦二柱的舌頭和嘴唇比起來,那簡直都不值得一提。
最初只是為了讓秦二柱保密才這么做的水靈開始有些迷戀這種感覺,不自禁的更加挺高自己的酥胸,由于一股股熱浪,使她燥熱難忍,四肢也變得無力起來,有些靠著樹往下滑,幾乎坐在了地上。
還冷嗎?秦二柱揉弄著她的渾圓說道。
水靈其實已經被這種燥熱弄得渾身冒汗了,但她不好意思說讓秦二柱別停下,于是就點頭假裝凍得直哆嗦:冷,繼續啊,還冷。
看著水靈這浪樣,秦二柱想,如果村里那幫男人如果看見了,一定會大跌眼鏡,心中女神的形象也會隨之倒塌,不過想到她是因為自己擺弄成了這副欲求不滿的樣子的,秦二柱還覺得挺自豪的,甚至比升官了還來的高興。
冷,那咋辦。秦二柱想來點刺激點的,他忽然從一旁抓了一堆雪過來,揉到了水靈的玉兔上,涼的她一個激靈,他解釋道說:越是冷的東西越能幫助你恢復體溫。
水靈想說什么,卻什么也沒說。
秦二柱一口再度含上她的葡萄,品嘗著葡萄上在他嘴里融化的雪水,那股子美味讓他陶醉極了。
弄了有一會了,秦二柱還有些意猶未盡,他甚至有些想要和水靈進行下一步的想法,就在這時他看到南邊有了電筒的亮光,就急忙讓水靈整理好衣服,他送著她到村口就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秦二柱沒有急于去村委會,而是躺在被窩里,想著昨晚的事。
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經過這么一想象,昨晚水靈的那顆小葡萄此刻宛如還在嘴里一般,秦二柱饞的口水多了起來,臉上掛著滿足的笑意,心想有機會一定再品嘗一回,然后再和水靈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才叫過癮。
屋門被張巧玲給推開,她走了過來就上了炕,鉆入了秦二柱的被窩。
誒,你什么時候來的?直到張巧玲鉆入自己的被窩里,秦二柱才發現,意識恢復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兩只大葫蘆,不禁想把昨晚的事再做一遍,雖然不是同一個女人,但至少能給他解解渴。
張巧玲推住秦二柱的腦門,一股子女王的架勢:進來好一會了,剛才看你躺在這里又沒有睡,不時還總是笑,說,是不是又在想你女人了?
沒有,怎么能呢?秦二柱不承認。
那這里怎么這樣了?還說沒有想女人,你還瞞得過嫂子我?張巧玲摸了一把秦二柱那昂揚起來的堅硬,拆穿了他的謊言,不過她已經想通了,他不是她一個女人能擁有的了的,所以也就沒有嫉妒,放寬了心了。
秦二柱支支吾吾的,最后說道:是在想女人,還不是在想你。
張巧玲伸手點了一下秦二柱的鼻子尖:別給老娘我撒謊,還想我,想我怎么昨天晚上沒有去我那屋,還得我自己……我自己憋得難受,敢情你卻找新情人快活去了,二柱,你還有沒有良心,難道你忘了當初是誰幫助你開竅的,如果沒有我,你還不知道怎么和女人做那事呢吧?
當初張巧玲的確幫助了秦二柱,所以秦二柱沒有反駁,他嬉笑著抱住了張巧玲,因為她最近想開了,他就大膽了起來,不再對她隱瞞了。
唉,什么事都瞞不過你。
張巧玲推開秦二柱摸著她大葫蘆的手:說,是誰,是哪個娘們這么有福氣勾搭上你這個大村長了?
是……秦二柱不想說出是誰,所以說了一半的話被他收了回去:嫂子,你昨天不是寂寞了一宿么,既然來這屋了,你就別再憋著身子了,二柱我給你想要的不好么?
你啊,真滑頭,不說就算了,我也懶得管,不知道更好,不知道省得我看到和你好的女人就心煩。張巧玲襯衣脫下,故意用兩只大葫蘆磨蹭著秦二柱的胸膛:喜歡么?
秦二柱因為早上想了許久昨天的事,早就饑渴難忍,何況張巧玲的身材本身就很好,擺在眼前讓他享用,他也就不多說什么,一雙手就抹向了那兩只巨大的山峰。
喜歡。
那昨天跟你的那個女人的好,還是我的好。女人就是喜歡比較的動物,張巧玲也不例外,不過她從秦二柱貪戀的表情上就知道,自己的更勝一籌。
秦二柱比較了一下張巧玲的和水靈的,兩個人各有千秋,一雙是柔軟乖巧的玉兔,一雙是高聳入云端的山峰,比較起來還真難分高下,各有各的妙處,一言難盡,總之他都喜歡。
含住張巧玲山峰上的黑棗,秦二柱的巨根從下面擠入她的草叢,將從水靈那里憋來的火發到了張巧玲的身上,一時間渾身上下輕松了不少,再加上張巧玲的確很讓他受用,一番動作下來,他簡直是滿意極了。
二柱,用力……嫂子喜歡你這把子勁。
秦二柱驚奇的發現張巧玲的雙峰似乎比以前他看到的還要豐滿許多,那彈性和手感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她的容貌上也更加的水靈,滿是情意的秋水剔透無比,櫻唇嬌嫩,鼻梁高挺,多日他沒有仔細看過她,這么一看,她的變化有些讓他意外。
嫂子,你最近怎么變得這么好看。秦二柱賣力的耕耘著,一邊好奇的問,這樣突然出現變化的事,他已經看過兩回了,一個是在高玉梅的身上,一個是張巧玲的身上,怎么兩個女人會有這樣的變化呢。
不知道,莫不是二柱你把嫂子弄年輕了?哈哈!!張巧玲哼哼著,說出話來最后笑出了聲。
張巧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從上幾回和秦二柱做完那事以后,她的容貌就會有變化,變得越來越漂亮,肌膚也好了許多,本來她還納悶呢。
我哪有那本事。秦二柱將信將疑,他沒有把張巧玲的話當成玩笑,因為他的兩個女人有這樣變化了,不能說和他沒有關系,但這真是他弄的么?
那說不定,不都說女人像花,男人是水嗎,像我這樣缺少澆灌的花被你這水一澆,當然會精神煥發了。
秦二柱樂了,心想也有可能就少這個理,就把自己的巨大放入她的身體的深淵里:那嫂子,那我會時常給你澆水的,你缺水了也告訴我哦。
嗯嗯……二柱,你真壞,輕點。張巧玲被他弄得舒舒服服的,開始有些承受不住,還是強挺著。
嫂子,我到覺得像是你再給我澆水。
張巧玲明白秦二柱說的是什么,臉有些紅潤,話音里帶著一絲喜悅的說道:那還不是因為你才有的水么。
秦二柱一摸褥子涼涼的,原來被張巧玲泛濫成災的洪水給弄濕了,但卻不敢笑她,仍舊無動于衷的朝她進攻。
溫情過后,秦二柱才要夠了張巧玲,終于心滿意足的躺在了炕上。
張巧玲躺在秦二柱的臂彎處,臉上盡是緋紅。
二柱,你今年都二十多了……往年家窮,倒是不敢說什么媳婦,加上董小潔那次黃了……張巧玲猶猶豫豫的說,她有些不情愿,可最終還是開口勸說道:現在你當上了村長,還和鎮長是好兄弟,有權有勢的,你就不想娶個媳婦過日子?
秦二柱當然想要娶個媳婦,卻不敢當著張巧玲的面說,怕她傷心:娶什么娶,我不是有嫂子嘛!
你難道要打光棍一輩子?這不還得更讓村里人傳閑話?張巧玲嘆了口氣:只要你不忘了嫂子就行,我哪敢跟你堂堂正正的在一起,二柱,那天你帶回五萬塊錢的時候,我看到了,既然連錢都有了,你就去說房媳婦吧,真的,我不介意!
我要吐槽本章《46.第四十六章 讓我怎么幫你捂》: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