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50.第五十章 浪女人的誘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50節第五十章 浪女人的誘惑
不過話說回來,喬鳳姿著裝打扮時髦,除了那股子風塵氣讓秦二柱討厭以外,其實還蠻中看的,就是這樣的女人風騷了一點。
她上身穿著很短的衣衫,胸口領子很大,下身穿著齊屁股的短裙,黑色誘惑性的絲襪,如果她一哈腰,前面能看到波濤洶涌的兩只大**和奶溝,后面能看到她內褲的花色和細嫩雪白的大腿根,光這一身的打扮和撲鼻的香水味就知道她這個女人浪蕩的性格,還有她風騷的程度。
我哥常和你提起我?
可不是。喬鳳姿說著。
秦慶業因為有了秦二柱這個堂弟當村長,平時覺得很牛逼,所以無論是工地上還是哪里,幾乎逢人就說,以顯示他的身份也有多么高貴,當然關于秦二柱的事他沒少和喬鳳姿提起,所以她腦海里才有秦二柱這個人的印象。
不過話說回來,秦二柱真的讓喬鳳姿有些驚訝。
雖然秦慶業和秦二柱都是老秦家的,但秦二柱完全比秦慶業帥多了,他當了村長以后皮膚已經捂白了,俗話說一白遮三丑,本身他還不丑,皮膚這么一白倒是增添了他的俊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如果不是衣服土了一點不怎么時尚,或者換個高檔的地方的話,秦二柱絕對是一等一的帥哥。
二柱兄弟,你看我都有了慶業的孩子了,所為的不過是要回我們娘倆的撫恤金……而你嫂子卻不依不饒的,這叫以后孩子出生了,我們娘倆怎么活啊。喬鳳姿天生是一塊演戲的料,說著說著就哭了。
秦二柱知道喬鳳姿打得什么如意算盤,沒有說話也沒有揭穿她,只是等著她下一步的舉動。
你嫂子能照顧慶業,我也能啊。喬鳳姿摸了摸眼淚,看秦二柱還無動于衷,不由得加速了話題的進展:二柱兄弟,如果以后我陪著慶業的話,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只要你能替我說一句話就行,別說日后,就是現在……你有用著我的地方我都答應你的。
現在用得著你的地方?秦二柱見喬鳳姿露出了狐貍尾巴,就用話引導她誤會,看她下一步怎么做。
喬鳳姿放在秦二柱肩上的手,慢慢試探性的下滑,滑到了秦二柱襯衫的衣領里,摸住了秦二柱左邊心口處,指尖有意無意的碰了秦二柱胸口小丘上的點點一下,然后臉湊到了他的頸項那里,在他耳邊輕輕的哈了一口熱氣。
二柱兄弟,你心里若是有我,當然會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喬鳳姿說話的時候,因為腰彎得很低,又離著秦二柱很近,所以胸前的一片雪白正好能被他看到:我聽慶業說,你還沒有成家,一個大男人家家的身邊每個女人,每到夜晚的時候你是怎么熬過來的啊?
秦二柱扯出一絲笑意,看著喬鳳姿引誘自己的模樣,心里多多少少有絲悸動:熬不過來啊,能怎么辦,每天晚上我都想啊。
想什么?喬鳳姿巧笑著,手指徹底大膽的撫摸上了秦二柱的小丘,用手指擠壓著那顆小粒粒,看到他的表情微變,心中得意極了:想女人么?你放心,只要你幫著我,讓我們娘倆能和慶業在一起,以后我保證不讓二柱兄弟你夜里睡不著覺。
我夜里睡不著?怕是你會睡不著才對,你能架得住我那玩意?
喬鳳姿有些不屑,嘴上不說,手已經摸到了秦二柱的褲襠處,一下子就拉開了他的拉鏈:那你現在倒是讓我領教領教,到底怎么個受不住的法?
喬鳳姿往秦二柱的那里看了一下,只見他的那玩意看起來的確很嚇人,不過她沒有放在心上,為了那筆巨額的撫恤金,她這場美人計是施展定了。
你別嘴上說得痛快,到時候下不來臺。秦二柱激著喬鳳姿,果然激將法有用了,她什么話也沒說,就跨坐到了秦二柱的雙腿上。
喬鳳姿拉著秦二柱的手到她的胸口,然后又讓他的手鉆入她的內衣里,裹住那傲人的雪峰:怎么不敢,還是沒摸過?
聽喬鳳姿這么一說,秦二柱心里嘲笑,卻不介意把這場戲做足一些,就毫不客氣的摸了起來,那彈性和手感還好,就好像兩個大氣球似的,也不知道她的大饅頭是怎么長的,竟然那么大那么豐滿,摸得人心煩意亂的,險些讓秦二柱入戲太深。
喬鳳姿之前還說的挺輕松,但秦二柱這么一模她的雪胸,她身子就莫名的燥熱難忍起來,心說從沒有一個男人能光憑摸一下她胸脯就這么讓她心動的,于此同時她感覺自己的幽谷隔著內內和絲襪被一個龐大的硬物給頂住,她伸手一摸,頓時臉色蒼白。
二柱兄弟,你這玩意怎么和驢子似的,我……喬鳳姿話音里有一絲顫抖,她感覺到秦二柱那東西在不斷的增長頂的她下身有些發疼。
怕了?我就說你會怕么。
怎么可能,我才不會怕呢,別看你這玩意大,還不知道能挺多久呢。喬鳳姿嘴上這么說,心里沒有底,就當她被秦二柱弄得意亂情迷,打算脫下絲襪和他來一番**的時候,忽然她被秦二柱重重的推開了。
喬鳳姿有些不解,剛才還好好的,這個男人怎么說變臉就變臉了:二柱兄弟,你咋啦,怎么?
只是覺得剛才那樣的玩法不夠過癮,你敢不敢……秦二柱趴在喬鳳姿的耳邊說了自己想要用的姿勢。
那有什么不敢。
喬鳳姿剛說完這句話,就看到秦二柱的臉色變了,劈頭蓋臉的對她說道:你果然沒有懷我堂哥的孩子,不然怎么敢那么做,孩子你就不怕弄沒了?
我……不是你說的么?喬鳳姿明知道露餡了,還想強詞奪理。
秦二柱不屑一顧,其實剛才陪著她演戲就是想為了試試她,一般懷孕的女人都是不能做這種事情的,他秦二柱上過學當然不傻,而剛才這女人的浪樣顯然沒有把做那種事會對孩子有傷害當回事,想必是根本就沒有懷孕,不過是假裝的想要來騙取撫恤金的。
他秦二柱是喜歡各種各樣的美女,但對這種女人,他真的不屑一顧,也覺得上這種女人很骯臟。
喬鳳姿看著秦二柱那種眼神,明白已經瞞不下去了。
秦二柱帶著喬鳳姿回了家,把這些事都說給了秦慶業聽,叫他用眨眼的方式回答他的問題,于是這樣就問出來了。
秦慶業和她做的事情采取了防護措施,根本不可能懷孕,喬鳳姿的的確確是來訛詐的,雖然沒有把她送到派出所,但被大伙趕走的喬鳳姿和過街的耗子沒有什么區別,而秦二柱幫助秦慶業解決了這次的危機,也讓秦慶業更加感激秦二柱。
就這樣,這件事情告一段落。
事后秦二柱才知道,喬鳳姿誘惑自己的時候,辦公室門外其實有人聽聲。
還是水靈自己承認的,她偷聽到了整個事情的過程,本來她認為秦二柱會接受那女人的誘惑,沒想到后來事情發生了那么大的轉折,她對于秦二柱挑起了大拇指,夸他至少還有個男人的樣子,并不是什么女人都上。
水靈如常的工作著,因為有了小樹林里的那件事,她看到秦二柱就忍不住想到那個場景,甚至渴望身體被他再次觸摸,不過她這個人是內心開放外表裝純的,明明想要卻不敢和秦二柱說,于是她和他一碰面就有些別扭。
在喬鳳姿勾引秦二柱的時候,水靈在門外路過時聽到了聲音,尤其是她聽到喬鳳姿說過一句,秦二柱的什么跟驢子的一樣大,她開始有些好奇,他不過是有些和女人曖昧的本事罷了,下面那玩意再大能大得過哪去,哪有那么夸張。
沒有任務閑下來的時候,水靈就想這些事,甚至有時候閉眼思索,假設秦二柱的雙手還像在樹林里那樣揉弄她胸前的玉兔,這么想著,她忽然覺得褲子下面濕透了,內內黏黏的貼著身子,很不舒服,照鏡子待臉上的紅霞退了她才敢出門,打算去洗手間去換下內褲。
村委會的洗手間有兩個,一男一女,不過年頭久了門牌不知道哪里去了,只能憑著記憶記住哪一邊是男廁哪一邊是女廁。
因為滿腦子都是那些事情,弄得水靈自己覺得別人發現了她什么,一溜煙進了廁所,卻沒有發現自己進錯了。
正巧秦二柱內急在里面上廁所呢,他剛拉開拉鏈將兄弟放出來噓噓,還有些小孩心性的想看能尿多高的時候,水靈就闖了進來,這一下子嚇得他一松手,有部分尿濺到了褲子上。
你,你怎么進女廁所了?水靈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急忙用手捂住眼睛,可是不該看到的早都已經看到了。
秦二柱也是驚愕了許久才說出話來:這里是男廁!
是,是嗎?水靈說完就跑了出去,在外面她大口大口的喘氣,好一會加速的心跳才恢復平靜。
我要吐槽本章《50.第五十章 浪女人的誘惑》: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