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62.第六十二章 轉運的時候到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62節第六十二章 轉運的時候到了
秦二柱的腳剛一邁出門口,就與新來的一批上香的人打個照面,人群里秦二柱看到了孫美霞的身影,心想還真挺稀奇的,像孫美霞這樣的大忙人也有時間抽空來上香拜佛?
想到老爺子之前和他說過他今天就要轉大運的話,秦二柱不禁想,今天這么湊巧就碰到了孫美霞,這自己轉大運的事該不會和她有什么關系吧。
秦二柱不打算離開了,主動上前和孫美霞打招呼,她才看到他,回以了一笑就進到寺廟里。
秦二柱想不通孫美霞對自己的態度,明明那她對自己說了那么多的話,到最后又把自己推到了一邊,忽冷忽熱的,她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女人啊。
在門口徘徊的功夫,孫美霞就從云來寺里出來了,她看秦二柱還沒走,就過來問他,秦二柱很坦白的說自己為了等她才沒走。
孫美霞臉上露出了個笑容,什么也沒說,就打算離開。
對于孫美霞來說,她很容易就掌控了秦二柱的心思,她明明對他喜歡的緊,卻想看著他因為追她受些苦惱,她現在胸有成竹的走了,正是料定秦二柱會追過來。
然而走了一段路,到岔路口的時候,孫美霞看到秦二柱往回董家莊的那條路走,心里一涼。
回停車的地方取完車,孫美霞本來想回縣城,但她想到剛才那會秦二柱一會打招呼,一會又不來追自己,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賭氣的開車朝董家莊的路開去。
沒走多大一會,孫美霞就看到前面路上正走著的秦二柱,于是停下車來,對秦二柱說道:上車吧,我帶你一程,反正我正打算去魚塘看看呢。
秦二柱知道孫美霞不想說是來看他的,也就沒有點破,他二話不說的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上,緊挨著孫美霞。
怎么不說話?孫美霞好奇起來,那天酒席以后,她見秦二柱追她追的親,就以為他會不停的找自己,誰知一個月竟然一點消息也沒有,還以為他是個膽小鬼呢,見不行就退了,她心里還挺郁悶的。
秦二柱使用讀心術明白了孫美霞的心思,弄了半天孫美霞是在擺譜啊,她早就想要他那啥,卻喜歡耍著他玩。
果然有錢人都沒事干,害的秦二柱彷徨了一個多月,如果早知道她這樣,早他娘的去找她,說啥也把她給日了。
二柱,你咋不說話!秦二柱越不說話,孫美霞就越著急,她開始忘了自己吊著秦二柱胃口的用意,不自覺的露出了她的急躁來。
美霞姐想讓我說啥?秦二柱一個反問把孫美霞給問住了。
孫美霞啞口無言,總不能說她想聽秦二柱說如何如何的想念自己,如何如何的想要她,這些話她的確想聽秦二柱說,但她更不好意思主動說出來,這樣她覺得滿丟面子的。
你從副鎮長的位置上下來,快四個月了吧。
秦二柱每當聽到別人問這些事的時候,他就不舒服,不過眼前的孫美霞可是幫他轉大運的人,他即便聽著不舒服還是語氣柔和的回答她:可不是,眼瞅著四個月了。
你想不想再當官?這一句像是一種誘惑,孫美霞微笑的說著,像是耐心等待魚上鉤的漁夫。
秦二柱可不想當那條魚,他想當漁夫釣孫美霞這條魚。
我知道你想當官,不然那天就不會來找我了。孫美霞明明心知肚明還要去問,不過是提醒一下秦二柱,他怎么還沒有做出什么行動,哪怕他真的有什么企圖,可她這個女人還是需要男人的關愛啊。
那美霞姐愿不愿意幫我?秦二柱心想這個女人為怎么總是耍人,怎么就不給一個痛快話呢,但是讀心術告訴他,孫美霞還是挺在意他的,所以他就不再說話那么小心翼翼的了。
成,我幫你,不管這是你為了接近我的目的也好,我都幫你。
車已經開入董家村的村口,她一踩剎車把車停住,然后靠到了秦二柱這邊來,摸著他寬闊結實的胸膛,點燃了一股無名的火,氣氛一下子曖昧起來。
秦二柱知道這娘們的心思,他用手一摟住了孫美霞,將她結結實實的抱在懷里。
不過,我要等你的心里有了我再碰我,我現在幫你算是把你當成朋友……孫美霞話雖是這么說,手卻不安分,她這個女強人別看平日里表滿風光,實際上心靈空虛的很。
兩人剛要有一些進一步的舉動,就見從村里的胡同中出來兩三個人。
孫美霞的車玻璃是透明色的,如果兩人真發生什么,外邊準能看見,于是興頭上的兩人只好怏怏不樂的剎住閘。
秦二柱拉開車門下了車,告訴孫美霞一聲就走了。
這不是秦副鎮長嗎?從村里出來的三個人為首的說道,話語里帶著嘲諷的味道。
秦二柱一看,這個人不是別人,是他在鎮里工作時候的同事,說話的那個人叫馮雷,在喬山的副手,那時候他們兩人總是狼狽為奸的一起想法設計秦二柱,導致秦二柱忘了誰都不會忘記他們這兩個壞東西。
喲,現在回村里還這么忙,剛才是去哪里了,去鎮上辦公了嗎?
哪有馮大主任這么忙,不過話說回來,馮主任這鎮里村里的忙著,你倒真是喬主任的好副手。馮雷有來言,秦二柱有去語,別看他現在還沒官復原職,可輸人不輸陣,他不是什么軟柿子任人揉捏:也是,換做是我,我也愿意四處跑跑,畢竟那會子我當副鎮長時,同樣是副手卻坐辦公室,可真叫一個閑得慌。
馮雷臉黑了,他聽出秦二柱言下之意說他個幫喬山忙活的:呵呵,是,是該多走動走動,體察民情嘛。
是,多檢查一下村民的大事小情,然后回去上報給喬主任,這樣也能讓喬主任省事許多。秦二柱嘴皮子不賴,這兩句話下來,本來牛哄哄的馮雷一下子蔫了下來。
唉,有事不能做主,是怪操心的,但好歹是個官,不能白領國家的工資啊。馮雷假裝羞愧自己的官小,實際上是在諷刺秦二柱沒有官當。
秦二柱懶得和馮雷說話,只是淡淡的說:是,那愿馮副主任早日升官啊。
借你吉言。馮雷皮笑肉不笑的說,想到一件事于是忽然問秦二柱說道:二柱,剛才送你回來的那輛車,我看著怎么那么眼熟?
孫美霞的車是品牌的,就算是整個城市最多只能找到三臺,能開這種車來董家莊的,不用猜就知道是誰了。
能不熟悉嗎,咱們市能有幾輛那個牌子的車。
是孫美霞吧?一說起這個名字,馮雷看秦二柱的眼神都有了變化,開始說起溜須拍馬的話來:還是秦副鎮長人脈廣,連孫美霞都認識,話說我雖然見過她幾次但還一直沒有搭上話呢。
什么副鎮長啊,我現在就他媽的是個普通通的農民。秦二柱用讀心術得知了馮雷想要巴結他,不由得心生厭煩:我還有事呢,下次再陪馮副主任聊天。
馮雷知道秦二柱一直就對他沒有好感,沒有好奇他為什么突然走了:那慢走啊,秦副鎮長。
秦二柱走得挺老遠了,甚至都沒有回過身去看馮雷一眼,馮雷還是不停的擺手做別。
馮雷夾著公文包,回鎮里的一路上想,這孫美霞投資魚塘的時候,童志偉就倒了臺,現在合同上因為這件事孫美霞還沒有簽字,他們想方設法的聯系孫美霞都沒有機會,吃不準她的主意,現在秦二柱看樣子和她挺熟的,就不知道能不能……
打著小算盤,馮雷一拍大腿,決定把看到秦二柱和孫美霞一塊回村的事情告訴給鄭小剛定奪,他想如果這件事辦成了,說不定真的會升個一官半職的呢。
突如其來的,秦二柱接到了鄭小剛的電話,邀請他去鎮里吃個便飯。
秦二柱一到地方,這哪是吃個便飯啊,怎么吃便飯把女人都給吃出來了,只見偌大的包廂里,除了鄭小剛和他幾個人以外,其余清一色都是姿色曼妙的女郎。
秦二柱什么也不畏懼,很干脆的坐在了椅子上。
看了一眼眉開眼笑的鄭小剛,現在童志偉下臺了,他倒是高興起來,只是他似乎還沒有漲一點教訓,對女人這方面色的很,品味一如既往的喜歡艷麗的女人。
姚燕,去服侍一下你秦大哥。
叫姚燕的女人走了過來,身上一股香味,拿起酒杯就給秦二柱斟滿了一杯酒:來,小燕我敬秦大哥你一杯。
秦二柱不以為然,這些伎倆特太他娘的俗套了,他那時候不就是用這招給鄭小剛擺了一道,但是鄭小剛卻把他當成了好人,現在他想拉攏自己又弄出這么一出,還當他秦二柱是他么?
不必了,鄭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秦二柱問道,繞圈子的事他不喜歡,可就算現在鄭小剛想和他藏著瞞著的也瞞不了,因為他秦二柱會讀心術了,就算鄭小剛不說他也有法知道他在想啥。
我要吐槽本章《62.第六十二章 轉運的時候到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