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67.第六十七章 我不中用,你就去借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67節第六十七章 我不中用,你就去借種
老鐘叔,屋子里怪熱的,你喝點水降降火。鄧麗慧馬上就要轉身了,老鐘叔還直勾勾的看著,秦二柱擔心露餡就遞給了他一杯水,用話提醒著老鐘,
老鐘叔見秦二柱發現了,臉紅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接過水:是該滅滅火。
來,那柜子里都是cd,白天閑著沒事的時候,你們可以看看啊。鄧麗慧說完就走了,手里還拿著幾張光碟走的。
二柱,他們別的屋子又沒有vcd,她拿那么多盤走干什么?
不知道啊。秦二柱沒有說,心里估摸著鄧麗慧拿走的盤應該是眾多cd里的精華,怪就怪她也太小氣了,還藏了起來,真是可惜啊。
老張叔不像是趙楞子那么蠢,他腦袋瓜兒挺機靈的,一猜就猜到了,于是趴在二柱耳邊問道:莫不是那種盤吧,我這輩子還是只在周四九那小子家看過一回呢。
村里電視家家有,vcd卻不常見,除了周四九家就是以前的村長家有,夏天農忙季節大家都忙農活,冬天去打麻將和刷牌,人都呆傻了,沒見過‘毛片’的你和他提這兩個字他都不知道是啥東西。
老鐘叔,你咋幫著周四九家干了幾回活就變壞了呢。秦二柱數落著老鐘叔。
老鐘叔現在偷腥偷了有一段時間了,臉皮也厚了起來:男人不都是為了那槍桿子活著,如果不是去他家,我咋能知道那么多……你還別說,四九他媳婦還是真夠騷的,他家白天讓我幫著種地,晚上還忙活他媳婦,真是夠累夠爽的。
你也不擔心四九回來找你算賬?
找就找唄。老鐘叔掐了根煙抽了起來,心里盯著鄧麗慧進去的那個屋子,這兩天他要趁她不在家把那些好玩意給找出來,仔細的研究一下,回去好用在村里那幫娘們身上。
秦二柱心里笑著老鐘叔,他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想扛槍上戰場呢,就不知道那槍桿子能不能發出子彈了,只怕都是啞炮,打不響吧?
老鐘不像秦二柱有讀心術,所以他不知道秦二柱內心在想著什么,現在他正計劃著要怎么把鄧麗慧弄到手呢。
夜晚。
鄧麗慧家里有很多個屋子,屋子里的雙人床一個人都睡不過來,所以秦二柱和老鐘叔擠在一張床上。
晚上睡了一半的覺,秦二柱就被一泡尿給憋醒了,翻了幾個身,怎么也睡不著,只好下地去廁所噓噓。
廁所靠在大廳附近,得走出挺遠,進到廁所里,秦二柱拿著那活半天才撒出來,剛才是憋大勁了,撒出來了才爽快了許多。
從廁所出來秦二柱迷迷糊糊的往自己住的那屋走,進屋他就一頭栽倒在彈簧床上,一翻身他用手摸了摸旁邊,竟然空無一人。
老鐘叔呢?!
秦二柱一下子就坐了起來?老鐘叔去哪了?
上廁所了?不,不能,他剛從廁所回來沒有看到他,那是去抽煙了?路過陽臺的時候也沒有看到老鐘叔,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倒不是老鐘叔弄出什么亂子來,可秦二柱還是放心不下,困勁都沒了,穿上拖鞋就走了出去。
二柱不敢走路動靜太大,盡量走路聲音很輕很輕的,尋找著老鐘叔的身影。
從整個偌大的屋子里走了一圈以后,秦二柱都沒有找到,他想了想,才想到只有鄧麗慧房門口沒去呢,就立即去了那里,果然見著老鐘叔蹲在那里,耳朵緊挨著門縫。
老鐘叔,你聽什么呢?秦二柱壓低聲音,拉起了老鐘叔的手:走吧,別從這里聽,萬一被發現了怎么辦?
老鐘叔笑呵呵的,眼睛瞇成了一個縫子:你聽聽,你聽完了若想走,我就跟你一起走。
秦二柱就附耳過去,聽到里面傳來高一聲低一聲女人吟叫著的聲音,他的心砰砰跳了起來,幾乎也挪不動步了,聽聲音里面激戰的挺厲害的。
你三姨穿衣服暴露,在床上也騷,這樣的女人干起來賊帶勁……老鐘叔已經不瞞著秦二柱了,暢所欲言的說著,臉上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若是騎她的是我,我一定讓她叫都叫不出來。
得了吧,你哪有個長輩的樣。
老鐘叔板了板臉:你三姨就有長輩的樣?你沒發現她安排咱們在哪個房間的時候,她臨走偷摸看了你褲襠好幾眼?
啥,我咋不知道?秦二柱知道老鐘叔就算變花了,但絕對不會撒謊:你看錯了吧?
我這眼睛哪能看錯?
秦二柱剛想要說什么,就聽到更大一波的女人哼吟聲傳出來。
聽,里面有說話的聲音。老鐘叔拉著秦二柱一起聽門里的動靜。
屋子里面有男人的聲音,從聲音上判斷應該四十左右歲,大概是秦二柱的三姨父,
我不能生,他替我那么賣力的種地,你這肚子咋還一點動靜也沒有?
都多大歲數了,還想要老二?鄧麗慧不滿意。
那男人說:咋不想要老二,老大不是我的種,還病病歪歪的,我怎么沒有權利要老二。
那也得看你行不行啊。
我不行的話,你也得給我借種去?男人怒了。
鄧麗慧帶著嘲笑的口吻:還不是一個樣,你簡直就是阿q思想,怎弄不都不是你的兒子。
我聽保姆小月說,你總是圍著那一大一小轉悠?男人不理會鄧麗慧,岔開話題說道:你是看上那老的了還是小的了?
死樣,如果我要他們,他們早就被我勾搭上手了,還能被你這個不中用的騎?
你有本事就勾搭那小的,總比他管用,能讓我早點抱上老二。男人振奮的說著,接著傳出輕微的水漬聲。
門外老鐘叔不再偷聽了,他滿腦子回味的都是里面鄧麗慧兩口子的對話:二柱,原來他家男人被戴了帽子,還是心甘情愿的被戴帽子!
林子大了啥鳥沒有?秦二柱嘟囔著。
他家男人說的小的不會就是你吧,二柱?
秦二柱頭一次不尊重的瞪了老鐘叔一眼:她是我姨。
切,姨?你叔叔耍酒瘋的時候什么都說了,鄧麗慧又不是你的親姨。老鐘叔說著,狡猾的笑了笑,特像以前他家養的那只老貓,笑得有種計謀的味道:二柱,既然你把鄧麗慧當姨,不如就讓給我……
老鐘叔,別啥都亂想,回去睡覺去,你在這樣,過兩天我們就回家。他不去做也輪不著這老東西啊,秦二柱心里罵道,他還是第一次反感老鐘叔呢。
秦二柱轉念又一想,男人都是一個樣,見著好看的女人都麻爪,老的少的都想往上上,就是不知道老鐘叔真的上了鄧麗慧以后,那條老命能不能在了。
周日的下午,鄧麗慧不知道接到什么電話,就著急的走了,保姆小月也出去買菜不在家,這可樂壞了老鐘叔。
秦二柱發現這老頭子越來越狂躁,估計是發春了緣故,另外就是這個鄧麗慧也太風騷了點,當著他這個外甥都穿著么暴露,真讓人接受不下去。
難不成鄧麗慧真的想照她男人所說的,找他借種?秦二柱打了個哆嗦。
秦二柱是比較喜歡看鄧麗慧大胸脯和一走路就扭搭的大屁股,不過即便他們沒有血緣,他還是得管她叫聲三姨,每當控制不住去看她的時候,他就有些罪惡感,不過不看的話心里還不好受。
有些時候秦二柱倒是蠻羨慕老鐘叔的,花不說還有膽量,他可沒少聽到這兩天老鐘叔用語言挑逗鄧麗慧,這女人真是水性楊花的,還真的就沒有說什么,如果不是老鐘叔說沒有把她弄到床上,秦二柱還真得以為他們之間有事呢。
就在鄧麗慧和保姆走后不久,老鐘叔神秘兮兮的從鄧麗慧房間走了出來,拿出了一包東西來。
我就說那天她藏起來的是好東西。
秦二柱看了過去,就見包打開是幾張光盤,光盤的正面印著美女暴露著裝的圖案,還有些文字,都是讓人浮想聯翩的話,光看著光盤正面的印刷就已經夠讓人熱血沸騰的了,別說是播放里面的內容了。
二柱,你好歹在鎮里做書記,不管是管什么的,你懂的一定比我這個大老粗懂的多。老鐘叔拿著那些光盤左看看又看看,每一張都愛不釋手,好不容易從中挑出了一個對秦二柱說道:你一定會鼓搗那什么vcd吧,幫我放一下怎么樣?
秦二柱想要拒絕,一想自己也很久沒有看這些東西了,也想過過眼癮:好吧。
老鐘叔很是期待,忽然想到:對了,我還沒有插門。
說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去門口鎖上了暗鎖,然后就坐到了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有些焦急的催促了幾句,直到電視里的影像放映出來他才安穩了不少。
秦二柱也坐在了沙發上,他笑著對看得直勾勾的老鐘叔說道:一會你別看的只打飛機。
啥是打飛機?老鐘叔年歲大了,不懂得現代對那方面的一些專有名詞。
秦二柱瞄了一下他的胯下:一會看完那么火爆的片子,你下面受得了么?
受不了就等那個小保姆回來瀉火去。老鐘叔摸著他那所剩無幾的禿腦瓜頂,得意洋洋的說。
我要吐槽本章《67.第六十七章 我不中用,你就去借種》: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