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68.第六十八章 夫妻那點事也錄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68節第六十八章 夫妻那點事也錄出來
啥時候你又打上了我三姨家保姆的主意了?秦二柱真后悔帶老鐘叔一起來,早知道他成了一匹老狼,他就該給他留到村里。
老鐘叔看出秦二柱有些諷刺自己的目光:你小子別那么看我,到我這個歲數你也會想女人……再說了,你這么大小歲數不也在村里搞了幾個女人了嗎?
那你也別盯著我三姨家的啊?
三姨叫的挺親的,你八成也看中那個女人了吧?老鐘叔接著說:我聽你那酒鬼的叔叔還有村里人說,你和你嫂子還有一腿……像鄧麗慧這種風流的尤物,我都看上她了,你這個毛頭小子還不更得……嗯?
秦二柱臉沉了,他第一次覺得老鐘叔這么討厭,不過他說的也沒有錯,他的確對鄧麗慧有些動心了,動心也不能,她好歹是他的長輩啊。
老鐘叔不在出聲了,他盯著電視看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電視里出現的男女竟然不是碟上印刷的圖案,而是好像是監控視頻,女的是鄧麗慧,另一個男的始終在她身上背著臉看不清楚模樣。
城里人也太開放了,夫妻那點事也錄出來?老鐘叔雖然這樣說,卻興奮不已,看得都呆住了:她沒穿衣服的時候身材可真好。
秦二柱按下遙">仄韉陌醇幌倫泳徒縭癰氐裊耍」芩裁揮鋅垂黃永锏死齷勰欠崧杖說納硤澹傷膊荒莧美現郵寮窳吮鬩巳ァbr />
你這小子。老鐘叔氣得直指秦二柱的鼻子,他正看在興頭上,他卻給他關掉了,真是讓他十分惱怒。
門外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老鐘叔停了下來,仔細的聽了聽,然后將那些光碟呼嚕到一起:二柱,你先慢點開門,就算開了門,你也拖住一會,我把這些碟放回去。
秦二柱點頭,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打開了門。
怎么門鎖上了?鄧麗慧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老鐘叔去外面抽煙,回來的時候關門不會關,所以反鎖上了吧?秦二柱撒著謊,偷眼觀察到老鐘叔已經從若無其事的走了過來,就假裝問道:老鐘叔,是你把門反鎖上的嗎?
老鐘叔也很會裝:啊,我不知道啊,我下樓溜達一圈,回來的時候擰了那個小圓的,難道是給反鎖上了?
下樓遛彎?二柱說你是去抽煙了啊?鄧麗慧有些懷疑,進屋以后,問了幾句就沒有再多說了。
秦二柱和老鐘叔怕鄧麗慧再問什么,就一個說累了休息會,一個說去洗洗澡,各忙各的去了。
鄧麗慧看到了電視的紅燈還亮著,就點了一下遙">仄鰨胍憧院蟠擁縭喲涌嗇搶鐫詮匾幌攏峁壞憧吆哐窖降納舸順隼矗縭永鎪肷衩嗇兇右黃鹱瞿鞘碌氖慮榫筒チ順隼礎br />
慌忙按下開關,鄧麗慧急促的喘息著,她很快就想到了是秦二柱他們放的碟。
鄧麗慧錯認為老鐘叔不會去她屋子里翻東西,一定是秦二柱干的好事,不過她不怎么生氣,心里是一種復雜的感覺。
收起了光碟,鄧麗慧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關上房門她把光碟收了起來。
那個老頭子不會也看到了吧?想到家里還要個老鐘,鄧麗慧不由得擔心,秦二柱一個人看到倒是沒事,如果被那老頭子也看到了就怪吃虧的。
奈何鄧麗慧也找不出什么證據來,被看了就是被看了,也是,都怪那誰喜歡和她做那啥的時候錄這些玩意,害的她下不來臺。
你是惦記那個老的還是那個小的?
鄧麗慧耳邊仿佛響起了她男人的話,她嫁給她男人后才知道他不中用,無法讓她生個孩子,于是她就和別人那啥生了老大,誰知老大總是病病歪歪的,她男人又讓她去借種,她試過了一個人沒有效果,不如換個人選……
秦二柱就是最好的人選,鄧麗慧露出了笑容,但一想她現在的身份是秦二柱的三姨,怎么超越這種身份來把他弄到手呢。
鄧麗慧費了很多腦筋,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能讓她如愿以償這么久以來的期盼。
一晃就到了星期二了,鎮里計劃生育部門那邊給秦二柱打電話一個勁的催,他不得不打算回去了,便最后留在鄧麗慧家一天。
老鐘叔有些不情愿回去,這幾天城里的生活讓他過的舒服自在,他哪還想回到他家那幾間破瓦房里去住,但是不想走也沒有辦法。他想趁著留在這里的最后一天把鄧麗慧給上了,不然他回到村里后,以后怕是不能再來了。
鄧麗慧的男人今天出差不在家,這給了老鐘叔機會,他正要有所行動的時候,湊巧的是秦二柱的親生舅舅鄧立新回來了。
二柱,還記得我嗎?鄧立新一回來就到秦二柱面前,上下打量了一會他點了點頭:你真像姐姐小時候,一點也不想你那酒鬼的父親,還好你現在有出息了,算是姐姐在天有靈保佑你沒隨了老秦家的根。
舅舅?秦二柱從來沒有喊過這個詞,頭一次喊還感覺有些張不開嘴。
鄧立新長得挺有當官的樣子,梳著一個背頭,摸著味道很好聞的發膠,身穿黑色西服系著領帶,一雙名牌好皮鞋擦得非常亮,他提著一個公文包,很有架勢。
哎,好孩子,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你現在和你小時候一樣乖,不過現在你可長成了大小伙子咯!
老鐘叔見鄧立新穿的這么氣派,就好奇的問道:上回她三姨來村里我沒有打聽全,他舅舅你現在是從哪里高就?
老鐘叔一本正經起來,說話根本看不出毛病來。
在機關工作。鄧立新坐了下來,說是謙虛語氣透著股子驕傲勁:不大的官。
到底在機關做什么啊?秦二柱正想要問,老鐘叔先說了出來。
鄧立新笑呵呵的,停頓了一會吊足了眾人的胃口才說道:在縣里給婦聯主任王欣跑跑腿。
你這個大老爺們怎么跑婦聯去了?老鐘叔仗著自己年歲長,就不怕惹事的說道,說完發現鄧立新表情有點不對勁,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就急忙哈哈笑著改正:開玩笑的,現在男女平等,在哪個部門做事的都有,不一定婦聯都是女的。
嗯。鄧立新表情這才好點。
秦二柱這個人有眼力見,在鄧立新和老鐘叔說話間,就取來了茶水給他們二人倒上。
鄧立新很滿意:二柱,聽說你也在政府工作?
呵呵,是。秦二柱穩當的坐在了一邊,眼前這個人是他的親舅舅,還是在縣里工作的,他一定要取得好的他的歡心,來幫住自己更上幾層樓。
在哪里工作來著?
這不是鎮里已經連著換了兩個鎮長了,在童志偉當鎮長的時候我是副鎮長,后來犯了點小錯誤被免了官,前不久才回到鎮上來,剛開始當科長,現在在計劃生育部門當書記。秦二柱說完嘆了口氣:沒有身份背景不好當官啊!
鄧立新喝著茶水,身為男人都喜歡出頭,于是拍了拍胸脯說道:以后有舅舅在,你放心當你的官,沒人敢動你,下回我會囑咐一下鄭小剛關照你的。
謝謝舅舅了。秦二柱欣喜不已,幸好他今天沒有走,不然就遇不到這個職位挺高的舅舅了。
那二柱啊,你要好好努力,別辜負你舅舅的心呀。老鐘叔一旁附和著的說道。
秦二柱連連點頭答應:那是一定。
晚上直到凌晨,秦二柱沒有睡著,老鐘叔更加是翻來覆去的。
二柱,你這下子是飛黃騰達了。老鐘叔翻了個身,對秦二柱說道:說不定你過些日子就不從計劃生育部門工作了,明天你一回去上班,就把我求你的那個事兒給辦了。
秦二柱沉默,算是答應了,他鼓搗了一下枕頭,再舒服的躺下,有些八卦的問道:老鐘叔,我問你個事兒,你家老二媳婦懷的到底是誰的孩子啊?
孩子家家的問個什么,能是誰家的?當然是我們老鐘家!還能是你的?老鐘叔一聽這話變了臉色,說明他心虛了。
就是問問,大伙都說你家老二媳婦懷的不是你的孫子而是你的兒子……
去去去,少胡說。老鐘叔又翻了個身,給了秦二柱一個后背。
秦二柱清晰的讀到了老鐘叔此時腦海放映著他和老二媳婦的片段,呦,如果沒有這讀心術還真就不知道這些內文呢。
安靜了一會,秦二柱還讀到老鐘叔心里說:‘管它是誰的娃娃,只要是個男娃就行。’
假裝睡覺的秦二柱扯開嘴角,怕笑出聲來,就伸手捂住了嘴。
老實的人變得不正經起來比正經的人還要瘋狂,就比如老鐘叔這樣的,為了給家里要個男娃,自己的老婆不能生了搞不大肚子,就搞兒媳婦的,就是不知道他兒子如果知道了會拿他這個花老頭子怎么辦。
我要吐槽本章《68.第六十八章 夫妻那點事也錄出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