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69.第六十九章 你說能有啥好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69節第六十九章 你說能有啥好事
眨眼間天就亮了,秦二柱正從屋子里收拾東西呢,老鐘叔就從外面進來。
老鐘叔大概是去洗手池那里洗漱去了,回來的還著急,嘴里有一口牙膏沫子還沒有吐出去。
老鐘叔,你怎么刷半道的牙就回來了。秦二柱看著老鐘叔滑稽的樣子,心想怪不得大伙說年歲大的人跟小孩子一摸一樣。
老鐘叔想要說話,嘴里還有牙膏沫子,他找了一圈紙筒,就見紙筒沒有套塑料袋子,他不好意思吐到干凈的紙筒里,擔心一會鄧麗慧看到會說他,于是一著急就咽了下去。
老鐘叔牙膏那東西可不能吃啊。
到底老鐘叔有什么話要說呢,就因為一點小事的話也用讀心術也太不值個了,秦二柱知道老鐘叔沒什么個正經事,要說的也就是廢話一堆。
我跟你說……老鐘叔神秘兮兮的靠近秦二柱的耳邊小聲說道:我剛才,就剛才洗漱的時候出來,看到你舅舅從你三姨的屋子里出來了。
你什么意思啊?秦二柱有些不樂意,看著老鐘叔那種認真的表情,心道他不會撒謊。
老鐘叔笑了:什么意思?你姨父昨天出差,你舅舅今天早上從你三姨的屋子里出來,他們兩個不是親姐弟,你說能有啥好事?
就算有,你也別回村里亂說。秦二柱叮囑著老鐘叔,怕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于是要挾的說道:你如果說出去,我就讓計劃生育部門的把你老二家新懷的寶貝疙瘩給做了。
別別別,那是我老鐘家的最后希望了,我保證我啥也不亂說行么。
秦二柱瞥了老鐘叔一眼,這才差不多。
鄧立新和鄧麗慧之間有什么事秦二柱并不在在意,他是擔心如果老鐘叔回去亂說,影響到了鄧立新的話,那相當于影響到了他,他現在還指望著這個親舅舅幫他在縣里那邊美言幾句,還有幫他撐腰呢。
話說回來,秦二柱也不指望用鄧立新當靠山,畢竟什么事都得靠自己努力才算真本事,他想的是有鄧立新在總沒有他在好得多,再說都是一家人,他不希望傳出什么不好聽的事情,即便鄧立新真有可能和鄧麗慧曖昧不清。
離開了鄧麗慧家里,秦二柱就直接去了計劃生育部門,一道那里就看到眼圈紅著的水靈。
二柱哥,你怎么才回來?打從村里回到鎮里以后,冷美人的水靈總是喜歡哭,跟淚西施似的。
秦二柱放下了皮包:我三姨讓我等舅舅回來,所以多呆了兩天。
你一點都不惦記著我,你知道嗎,我這幾天上班特別忐忑,鄭小剛他借故說你沒有上班,暫時把我調到他那里兩天。水靈一捂嘴,落下淚來:他簡直比喬山還……我在辦公的時候他偷偷看我不說,就在今天早上,他還趁著我加班累得睡著了,摸了我的胸脯。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秦二柱咬牙說道,他卻知道此刻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鄭小剛是鎮長,他現在只是個科長,想要斗過鄭小剛就需要用點計謀才行。
現在看來我只能辭職了。
秦二柱安慰著水靈,勸她不要辭職,思索了片刻后他在她耳邊說道:我有個辦法……
能行嗎?水靈問道,她雖然這么問,卻沒有一點懷疑的態度,顯然在她心中秦二柱的主意是可行的。
只要你愿意幫我,當然能行,我就是怕委屈了你。秦二柱知道水靈一定會答應了,他已經算準了水靈的心情和下一步的打算。
沒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何況二柱哥你也是在幫我,那我們就按照計劃進行。
你去吧。秦二柱在水靈走后,拿起電話撥通了他以前當副鎮長時在鎮里結交的一個哥們的電話:是老李嗎?
我是。
我是秦二柱,多日沒見了你還好吧……我現在調到計劃生育這邊了。秦二柱說出自己所在的部門,他最近聽說老李家正為超生罰">畹氖慮櫸承哪亍br />
這一年不知道怎么了,形成一股打擊超生的熱風來,不但村里如此,鎮里城里還有領導什么的,上級都嚴格的要求禁止超生,便是當官的也不好使,也不怪老李不愁了。
老李他家有三個孩子,光針對超生三個孩子的罰">罹凸灰桓齔搶鎰≌那耍撓心敲炊嗲比皇欽沼粲舨豢歟煤⒆雍拖備徑鬮韃氐模苫故敲揮新髯。降資潛簧霞噸懶恕br />
老李一聽秦二柱調到的部門是計劃生育部門,語氣里有一絲喜色:哎呀,二柱,你可出息了,那可是個吃香的部門呢。
什么吃香的部門,是吃力不討好的部門才對。秦二柱客氣的說道。
二柱啊……你不給我打電話,我也正想給你打電話呢,你別看咱們不當同事很久了,但哥們情分都在,哥這里有點事,你能幫個忙不?
秦二柱給老李打電話,就是知道他會有事求他:當然幫,我正是聽說了你家那件事才給你打電話的。
是嗎?那今天下午,不,上午一會休息,咱們去找個小飯館好好去聊聊?老李明白秦二柱找他也一定是有事求他,于是就主動開口約了秦二柱,直到他答應了以后,他才放下心來:那就這么定了。
秦二柱掛完電話,手指摩擦著電話機上的按鈕。
鄭小剛給了他秦二柱計劃生育部門這個吃力不好的職業,那他就好好利用這個職務之便,借此來拉攏人心,來自己幫助自己上位當大官。
辦公室里,寬敞明亮。
鄭小剛剛給喬鳳姿打完電話,心里煩悶的很,他歹是知識分子,讀過大學的,但被電話里那貪婪的女人氣得也學會了罵人。
要錢!要錢!媽的,一打電話準是要這要那的,也不知道他心里煩不煩。
咚咚!一陣敲門聲,鄭小剛沒好氣的說:誰?
是我。
鄭小剛聽出是水靈的聲音,表情轉變了一下,心里的怒氣都拋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水秘書啊,對不起剛才我剛給家里打完電話,被氣得,你別過意啊。
哪能呢?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鄭鎮長也不例外,有什么煩心事能方便和我說說嗎?我也好幫你分擔分擔。水靈以前對鄭小剛說話從來是冷冷冰冰的,今天卻有些特殊,不再向以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真要幫我分擔?
當然。水靈把申請調動書放到了鄭小剛的桌子上。
鄭小剛有些欣喜又有些嗔怪:你就是這么幫我分擔的?
不然鄭鎮長想要怎么樣。水靈掩飾住內心的怒火,強裝著溫柔的語氣說道,如果不是為了自己二柱的計劃,她才不會理會鄭小剛這個色字當頭的臭男人呢。
好,你調過來吧,也是,你調過來了,我就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了……鄭小剛一邊說著一邊注視著水靈的反應,見她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就大膽起來,手摸住了她的手:晚上……
水靈怕他說別的,搶先一步的說道:晚上我做東請鄭鎮長吃飯吧。
你一個小秘書還請我吃飯。鄭小剛吃的山珍海味比她見的還多:這樣,我請你吧,你去那邊收拾收拾,準備好了今天下午就來這邊接手工作吧。
我再坐一會在走。
鄭小剛很高興水靈沒有這么快就走:好好好,來,說了這么半天你口渴了吧,喝點水吧。
哪能勞煩鄭鎮長幫我倒水呢?接過鄭小剛遞過來的水,水靈面含笑意的喝了一口,有意的在紙杯上留下口紅印,然后放在一旁:我想我還是走吧,我那邊東西比較多,收拾還收拾一會呢,爭取下午能來鄭鎮長這邊上崗啊。
行。鄭小剛痛快的答應了。
水靈推門離開了。
鄭小剛回身就去取水靈喝過水的紙杯,在上面發現口紅印以后,他猜出了一二,卻還舍不得扔掉。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鄭小剛就是這種人,他認為不會有什么事,不料就在這個時候門被人突然推開了,喬鳳姿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臉上有幾分憤怒。
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神?
早上水靈故意把要申請調到鄭小剛這邊的事情透露給了馮雷,這馮雷私底下和喬鳳姿有一腿,他見鄭小剛似乎對水靈有意思,擔心水靈和鎮長勾搭上了,喬鳳姿倒臺,會對他不利,于是急忙給喬鳳姿通風報信,所以她才來的這么準當。
鄭小剛沒打算藏那個杯子:我在收拾辦公桌呢。
收拾辦公桌不是有秘書嗎,怎么用得著你鄭大鎮長親自動手。喬鳳姿剛才來的時候親眼看看到了水靈離開,心下覺得更加生氣,她好不容易攀上了鄭小剛這顆大樹,他可千萬不能被別的狐貍精給勾搭了去。
白慧忙著尾水鄉的一個工程的計劃圖,人手不夠忙,這不我就把水靈給調過來了。
哼,那個狐貍精調過來,你的魂不都被勾走了。喬鳳姿氣氛的說著,她一眼就看到了紙杯上的口紅印,心想鄭小剛磨蹭了半天都沒有丟掉,莫不是想收藏了。
我要吐槽本章《69.第六十九章 你說能有啥好事》: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