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0.第七十章 不一定是誰廢了那玩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0節第七十章 不一定是誰廢了那玩意
鄭小剛對喬鳳姿也是一肚子氣,這么久以來他早就對她膩了,失去了興趣:你就好好的從家等我下班行了,少給我添亂,一天瞎想什么。
好我回家,我從這里給你礙眼。喬鳳姿要走,又走了回來,把手伸到了鄭小剛的面前:給我五千塊錢,我爹前天闌尾炎住院了,繼續用錢。
你早上說用三千塊買什么名品皮包,我沒有給你,現在又說你爹住院了……鄭小剛一甩手:半毛錢都沒有。
喬鳳姿真不是一個適合過日子的女人,一個星期,就已經花掉了他七八千塊錢,相當于他一個月一半的工資,現在又要錢花,照這樣下去他還真就養不起她。
你敢不給我?
以后除了那個能給你,除此之外你就別想別的了。鄭小剛挺起了腰板,他對喬鳳姿已經失去了興趣,就沒有必要在哄著她了。
喬鳳姿氣鼓鼓的看著鄭小剛,她本來想和他犟幾句嘴,后來一想自己和他什么關系也沒有,喬山也指望著他幫襯呢,就一聲不吱的夾著包走了。
走到了外面,喬鳳姿正好和馮雷撞個滿懷,她胸前的波濤洶涌撞了到了馮雷的胸口,那得了便宜的馮雷見屋子里的鄭小剛沒有追出來,還故意抱住了喬鳳姿,有一種調笑的意味,讓她怎么躲都多不出去。
鎮長夫人,剛才來找鄭鎮長來了?之前沒等進屋就傳出了喬鳳姿朝鄭小剛要錢的聲音,馮雷已經對里面的事情心知肚明:剛才你朝鄭鎮長要什么啊,他沒有給你不知道我能不能給你?畢竟我也是男人嘛……
馮雷說的‘給’另有一番深意,話音剛落,他就對喬鳳姿動手動腳起來,卻被她一手給拍下了他不安分的爪子。
就你這樣的,還想吃老娘的豆腐?換做秦二柱還行,你啊!還不夠吃老娘豆腐的資格……
馮雷被喬鳳姿破了一盆冷水,心里對秦二柱更加惱恨,他一生氣對喬鳳姿也冷嘲起來:就你這樣的騷浪樣子,人家秦二柱才瞧不上你呢……被你碰了一下,真是晦氣。
你!喬鳳姿氣得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說道:你,你給我等著!
即便馮雷是下屬,但馮雷一點也不怕喬鳳姿,原因就是,喬山是個老粗,什么都不懂,他當官多半都是靠馮雷在背后出謀劃策,如果沒有馮雷,喬山早就露餡了。
你以后想讓我上你,我都不上……喬主人最近總是辦公的時候頻繁出錯,我這次來就是向鄭鎮長回報這件事的,唉,剛才本來想和夫人你商量商量,看來現在根本都沒有這個必要了。
馮雷,你別忘了是誰把你拉上這個位子的,你若是敢對喬山不利,我聲……
馮雷笑瞇瞇的,輕輕拍了下喬鳳姿的肩膀:記得,但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馮雷了,你那窩囊廢的弟弟根本就是不我的對手,你只需記住咱們是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你好好的在鄭鎮長面前表現就夠了,另外偶爾滿足一下我的需要。
你算什么東西?
我身份已經夠資格了,你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里出來的,你不就是ktv里出來的,換句古代話說就是個窯姐嗎?馮雷看著她半露的**很是眼饞,更加肆無忌憚的欣賞起來:跟誰又不一樣,以前你包你的客人或許還沒我好呢。
喬鳳姿氣呼呼的還想要說什么,就見鄭小剛從辦公室里出來了,便不趁鄭小剛不注意狠狠的瞪了馮雷一眼,警告他別亂說,然后頭也不回的走了。
馮雷看著一走路一扭屁股,屁股搖晃有型的樣子,心中暗罵一句:**,遲早老子要把你搞到手。
辦公室里。
水靈收拾完東西,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鐘了。
晌午的時候,喬山和幾個不三不四的哥們去吃飯了,眼下也該回來了。
水靈正站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就見遠處走廊里出現了喬山的身影,她急忙回屋撥通了鄭小剛的電話,說了幾句,便匆匆掛斷。
這時喬山走進了辦公室,慌慌張張的水靈整理了下情緒,抱起裝著她物品的紙殼箱就要走。
喬山果然攔住了她:這是要去哪兒啊?
我已經申請調到了鄭鎮長那邊了。水靈忐忑的視線看向門口,不知道她打完電話,鄭小剛能不能及時的來。
現在的情況,就是秦二柱和水靈共同策劃的一場計謀,這一計就是為了讓喬山在鄭小剛心中得到埋怨。
什么樣的原因能讓鄭小剛對喬山失望透頂,那自然是女人,尤其是鄭小剛已經對喬鳳姿沒了興趣,轉投到了水靈身上,如果現在喬山和鄭小剛搶女人的話,那絕對是自討苦吃……
秦二柱算得準準的,可水靈卻沒有多大信心,她擔心這個計劃不成自己也栽進去,不過水靈又很心甘情愿,無論為了自己的委屈還是沉重壓力,她都為了秦二柱放手一搏了。
去鎮長那邊?喬山語氣里有些不悅:你去搭理那個不正經的男人干什么?你去了也沒有,他對你不過是玩玩,就像是對我姐一樣,男人嘛逢場作戲罷了。
你讓開。
喬山嘲諷的問:你不是和秦二柱挺好的嗎,又跟鄭小剛好上了?
你讓開!水靈見喬山逼近,越發著急起來,鄭小剛怎么還沒有過來,他再不過來,計劃落空,她就死定了。
我不擋著你去鄭小剛那邊,但是在去之前你也得和我快活快活啊……喬山自認為挺美的:咱倆搞出個孩子扣在鄭小剛的身上,以后他做多大的官,有多少錢不就都是咱們倆的嗎?你跟哪個男人不是一樣呢,我不比鄭小剛和秦二柱帥多了!
水靈心中笑道,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聽到門外有腳步聲,還有秦二柱的聲音,水靈一喜,靈機一動不再慌張了,知道自己該接下來該怎么辦了。
跟你?鄭鎮長是大英雄和男子漢,哪像你是靠姐姐的裙帶子被拉上這個主任之位的。
男子漢大丈夫,就鄭小剛那德行?男子漢大王八吧!喬山是個粗人,被水靈這么一激就中計了,他沒有考慮太多,就只顧最痛快的說道:媽的,主任怎么了,若不是有我姐擋著,我早把鄭小剛那個王八蛋的短上報到市里了,到時候誰是鎮長還不一定呢!
水靈神秘的笑了,她等的就是喬山這句話,心里還期盼著喬山這個傻大頭再多說幾句。
正好秦二柱已經帶著鄭小剛到了門口,兩人站在那里,完全把喬山的話都聽見了,而且每個字都是清清楚楚的。
喬山對于門外來人了的事情渾然不覺,還自不量力里的說著大話:既然你說他是男子漢,那哪天老子就找幾個哥們把他給廢了,你別看我當個小小的主任還是個粗人,可我認識的黑道白道的兄弟不少,就是那鄭小剛別惹我,一旦把我惹急了,我非得弄斷他的腿讓他斷子絕孫不可!
喬山一心想要討得水靈的歡心,在她面前顯擺自己有多厲害,卻不知道自己這一番答話可捅了簍子了。
水靈看到門口處鄭小剛的臉色越來越黑,心里就高興,現在終于可以教訓到喬山這個臭男人了,讓他總是調戲自己,一會不一定是誰把誰的腿給弄斷了呢,她倒是很想看看鄭小剛把喬山那玩意弄殘了,然后再把他丟給幾個女人,想做事又不能做事,硬憋著的那樣子。
你咋不說話,還是真的喜歡鄭小剛?喬山還沒有發現情況不對勁,但他看到水靈笑了,還以為她是對自己有感覺了:來,只要你跟我好,就是我讓哥們將鄭小剛弄廢了,我不當鎮長,把鎮長的位置給你也行啊,你……你就從了我吧!
喬山說著就要動手動腳,水靈閃躲著,沒等他又更猛烈的襲擊,就聽到站在門外看了許久的鄭小剛憤怒的喊道:住手!
誰,誰他媽的壞老子的好事。喬山一轉身,看到了怒氣沖沖的鄭小剛。
鄭小剛本來就因為上午喬鳳姿的事情心情不好,現在看到喬山竟然敢勾搭自己看上的女人,心里更加不舒服了,當即就決定,徹底的把喬家姐弟從自己的視線中像垃圾一樣掃走,最好是讓他們滾得遠遠地。
姐……姐夫!喬山看到了鄭小剛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之前的英雄氣概一掃而光,現在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他誠惶誠恐的盯著鄭小剛的黑臉,心中知道自己這禍給闖大了。
滾,你給我滾!
喬山答應了幾聲,就往外走,他還以為鄭小剛只是讓他出去而已。
啪嚓!鄭小剛隨手從桌子上拿起了喬山的手機,就狠狠的摔在了喬山的腳后跟不遠處,嚇得喬山渾身哆嗦了一下,站在那里,不敢繼續走也不敢轉身回來看看是咋回事。
滾,永遠都別回來。鄭小剛一句話讓喬山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但他沒有辦法,他只好快速的回家,去找他姐喬鳳姿來出謀劃策,數不知道她姐早已經在鄭小剛心中失去了地位,已經是棄婦一個了。
我要吐槽本章《70.第七十章 不一定是誰廢了那玩意》: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