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1.第七十一章 撞破好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1節第七十一章 撞破好事
自喬山那次以后,就認為水靈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跟著他,于是越來越不規矩起來。
水靈跑到秦二柱那邊訴苦了幾次,秦二柱緊接著想了個辦法,很快就將喬山弄下臺。
喬山下臺以后,秦二柱也準備以后要把那些不靠譜的鎮政府的領導們一個個的拉下水,不過這需要慢慢籌謀,不能隨便就出手。
這些事以后,不知覺中就到了和鄧麗慧約好了去見大云姑娘的日子,趕上那天秦二柱也不怎么忙,就將手中的事情暫交給自己新交的副手小劉身上,然后籌備相親的事情去了。
秦二柱剛到鄧麗慧家,鄧麗慧就接到大云姑娘的電話,說什么突然有事,暫時變成第二天上午了。
鄧麗慧不想讓秦二柱跑來跑去的,問過他辦公那邊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以后,就留下他住在這。
鄧麗慧家里的保姆家里出事了,所以請了兩天假,保姆不在家鄧麗慧就決定自己親自下廚,秦二柱不好意思讓她一個人忙活,于是也去了廚房幫摘菜和切菜什么的。
你切的土豆絲還真心,真看不出來你還會這手藝呢。鄧麗慧欣喜的看著秦二柱放在盤子里切得整齊的土豆絲,滿是贊賞:你比你姨夫可強多了,他切菜的話不切到手就已經夠阿彌陀佛的了,哪能有你這兩下子。
哎,都是以前我念高中以后,去職高學的烹飪,不過我就上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只學了個皮毛。
啥,你還念過職高。鄧麗慧漫不經心的摘著芹菜,一聽秦二柱說上過職高,露出不相信的眼神。
秦二柱有些不明白了:怎么了三姨?
你可一點也不像上過職高的孩子。
怎么,我太老實了吧?秦二柱笑了,然后繼續切菜,他還當成什么事,原來是說他不像上過職高的啊。
為什么鄧麗慧說起秦二柱不像是上過職高的,只因為董家村這邊的職高和城里的職高不同。
董家村和三吉村的交界處,有個以前大老板買的別墅,后來那個老板被人綁架,撕票了,房子被充公,被私人承包下來改成了職業高中,學習什么烹飪電焊,幼師什么的。
農村的孩子只有倆出路,一個是讀書,一個是打工,讀書沒出路的想要混個證書就去念職高,不過這農村的職高一般就是個幌子,啥也學不到不說,還容易出事,一大半男孩到那里都是打架斗毆和調戲女生去了。
女生則是也接受男生的挑逗,從職高帶個孩子回家的女生不在少數,所以到后來即便是輟學的孩子,父母情愿送他們去打工,也不愿送他們去職高,這就是因為董家莊這邊的職高太亂了,掛羊頭賣狗肉,大伙都怕孩子學的更壞了。
不過秦二柱去的時候也是學到一些東西的,就是那時候他不懂男女之事,有性格風流的女生對他挑逗,又一次把他帶到了女寢室,讓他摸她那里,還問他香不香,給他嚇了一跳,從此上職高總是見女生就繞道走,最后干脆因為沒錢就退學了。
我聽說那幫山里孩子都特別野,二柱你小時候是不是那樣?鄧麗慧已經炒熟了一個菜,她看到秦二柱臉上一紅,就故意用語言試探的問:我大外甥長得這么俊,不會被那些風騷的丫頭給逗去了吧?
這些話按說不是一個長輩該問小輩的,但是這個鄧麗慧水性,她見著秦二柱有種奇妙的感覺,想要勾搭他嘿咻,來滿足自己借種的想法。
秦二柱聽出鄧麗慧說的話有些不對勁,就用讀心術讀了下,果然她有別的想法。
別看鄧麗慧現在年紀大了點,但身材豐滿,要腰身有腰身,要胸脯有胸脯,若是擺出一些勾人的姿勢來,照樣能迷倒一大片男人。
秦二柱對鄧麗慧也有些動心,但挨著這層身份,他不敢越界,但他想到用話語挑逗她,引她上趕著找她不久成了嗎。
沒有,你外甥我也是這一兩年才知道女人是啥滋味,當初上職高的時候我還啥也不懂,一個女同學把我帶女生宿舍里,讓我……
咋的?鄧麗慧來了興致,連菜都不炒了,就過來聽秦二柱說的話。
秦二柱想著如何用話勾搭鄧麗慧:讓我把手伸進她裙子里,摸她那,還問我香不香,嚇得我直跑……如果換做現在,我才絕對不會傻帽的跑呢。
喲,你這小子還有花花心呢。鄧麗慧拍了下秦二柱的肩膀一下:傻小子,以后對人家大云姑娘可悠著點,人家可還是個處呢……
哪有什么處啊,三姨你是女人你還不知道,怎么還相信這個。秦二柱心想如果不會讀心術,沒有探聽到鄧麗慧的想法,他還不一定知道關于大云的事情,大云哪是個處?就是處也是被多少個男人給破過了。
你這小子,別往你三姨我身上扯。鄧麗慧心里高興,不敢表露出來,只是給秦二柱的眼神冗雜了些曖昧。
吃完晚飯,秦二柱勤快的去張羅去刷碗,鄧麗慧阻止不了,就答應了。
鄧麗慧的男人不知道怎么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外面出差,也就是秦二柱上次來的時候遇到過一次,今天秦二柱那個所謂的三姨父也沒有在家,這到讓他挺高興。
刷碗的水池子,水噴在瓷碗和碟子上濺出水聲,秦二柱正在刷著,就聽到外面有門鈴聲,等他出去,卻發現大廳只有鄧麗慧一個人。
奇怪,剛才明明聽到聲音了,秦二柱感覺莫名其妙,當他看向通往臥室的走廊時,就看到一個人影閃進了鄧麗慧的屋子。
鄧麗慧趕忙遮擋住秦二柱的視線:二柱,碗筷都刷碗了?刷不完就留在那里等明天小月回來再收拾吧,天色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去吧。
沒事,我都刷了吧。秦二柱回到了廚房,他總覺得不對勁,剛才一定是有人回來了,怎么看鄧麗慧藏著瞞著的樣子。
刷完碗筷,秦二柱走了出來,鄧麗慧沖他一笑,又催促他早點休息,明天好去見大云的時候有精神。
秦二柱現在用讀心術已經非常得心應手,他只要腦海隨意一想,想要解讀誰的想什么,就能解讀到誰想什么,于是輕而易舉的知道了,鄧麗慧內心藏著的秘密。
當得知那個秘密,秦二柱即便之前有些知道,可還是很驚訝。
記得上次來臨走的時候,老鐘叔刷完牙回來和他說的話,說看見他三姨鄧麗慧從他舅舅鄧立新的屋子里出來了。
兩個人孤男寡女的一定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好事……
秦二柱還想到了上次老鐘叔無意間調出的cd碟,里面和鄧麗慧嘿咻的男子的背影好像真的和鄧立新差不多。
再加上秦二柱剛才讀到鄧麗慧擔心他知道鄧立新回來了,秦二柱更加斷定了,三姨和舅舅之間曖昧不清。
按照鄧麗慧的意思,秦二柱回到了屋子里,呆了有半個小時,秦二柱就悄悄的推開了屋子的門,走到了鄧麗慧屋子的門前,果然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怎么我不在家,你把二柱那小子給勾到家了,是不是嫌我不夠對你好啊。聲音就是鄧立新的。
他是我外甥也是你的外甥,你亂猜個什么。
鄧立新好像做著什么身體運動,很累的樣子,喘著粗氣而且呼吸越來越急促:什么外甥,你我是媽包養的,和我還有二柱都沒有血緣,你連我都跟了,還能放過二柱那傻小子?
去,說的好像我是水性楊花的人似的。
你不水性楊花也是風流蕩婦,真愛死你在我身下的樣子了,現在的你真美,我可不希望你做對不起我的事。鄧立新耕耘的很賣力,比鄧麗慧男人更有力度,將她幾乎帶進了云端,聽得在門外的秦二柱熱血澎湃的,可惜的就是這是在鄧麗慧家,沒有女人瀉火。
秦二柱知道了這回事,也親耳聽到了,就不怎么好奇了,正打算回屋去,沒想到靠在門上聽聲太久,一回身的時候撞到了門一下,而且不巧的是這個門里面沒有鎖,他整個人一下子隨著支點不平衡闖了進去。
二柱!屋子里的男女驚叫出聲來,看著突然闖進來的秦二柱,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三姨,舅……此時的場景,叫秦二柱都說不出話來,不過他不能承認是自己偷聽來的:我燒水了,想問問三姨喝不喝茶水,結果我不知道門沒鎖,敲大勁了就進來了。
鄧麗慧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她抓住被子緊緊的蓋著自己光光的身子,盡管如此還是讓秦二柱看到了她一般的兩只大葫蘆,她身上沒有多少吻痕,聽著剛才那些聲音好像很激烈,實際上不過如此而已。
見鄧麗慧和鄧立新都吃驚的說不出話來,秦二柱就假裝尷尬不好意思的說道:三姨,舅舅,你們咋做的出這事……
二柱,你今天看到這些可別到處亂說。鄧立新穿好了衣服下了地,他下身有個短褲,一提就穿好了,上身先前光著膀子,現在披上了個襯衫,還露著胸脯,他胸脯隱約可見一些抓痕。
我要吐槽本章《71.第七十一章 撞破好事》: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