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2.第七十二章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2節第七十二章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秦二柱偷偷瞄了一眼鄧麗慧,果然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男的沒把她咋樣,她就差點把男的給吃了,幸虧自己還沒有真的起心思和她搞曖昧。
只要你不亂說,舅保證在縣長面前給你多美言,你不也是受夠了鄭小剛的氣了嗎?只要你不亂說,舅就幫你!為了讓秦二柱不出去亂說,鄧立新使出這招。
鄧立新其實早就有了在縣長面前推薦秦二柱的心思,只是一直沒怎么把話說死,現在說出來可以當誘餌讓秦二柱封住嘴巴,又可以落個好人的名聲,他何樂而不為。
二柱明白,我這個人實惠,你放心我什么都不會向外說的。秦二柱一副認真的模樣,心想有了這件事以后,鄧立新更能替自己賣命的辦事了,這樣的丑聞不是任何一個人承擔得起,何況城里人臉皮薄不像村里人那么無所謂。
鄧立新還是有些不放心:這關乎著舅舅的官位,以及你的前程,你可以一定要嘴嚴點。
上回老鐘叔發現早上你從三姨的屋子里出來,就懷疑你們的身份,那時候我還叫老鐘叔別亂猜,其實我合計著可能真有此事……秦二柱說完又話里有話的說道:舅舅關系著我的榮辱,我怎么能不清楚呢,我保證一定不會和人亂說的。
聽到這番話,和秦二柱的保證后,鄧立新總算才放下了心來。
相親見面地點,在一家飯店的包房里。
因為早上被秦二柱撞見自己和鄧立新的那事,鄧麗慧帶著秦二柱來的一路上,臉頰總是紅紅的,眼睛只望著別處,不敢看秦二柱看自己的眼神。
到了包房里,人家大云姑娘已經到了,她的長相和秦二柱在鄧麗慧腦海中讀到的景象完全一致,沒有什么多大的出入,今天她穿著一件披風外衣,系著一條圍巾,下身緊身褲和有白兔毛的短靴,整個人看起來比秦二柱用讀心術看到的還要美麗。
秦二柱不知道為什么,大云年齡那么大了,怎么一點也不見歲月的痕跡,若并肩和他在一起,也只會覺得年齡相仿,略帶一些成熟的味道罷了。
秦二柱略微有些心動,但什么也沒說,和她問個好以后,就坐在了沙發上,吃著瓜子。
大云姑娘,你覺得二柱這個人咋樣?鄧麗慧見他們兩人許久沒有吱聲,就問大云說道。
大云這個人眼眶高,看了很多個對象都黃了,如果這回連秦二柱她都看不上,鄧麗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這個臺。
但是如果大云說不喜歡秦二柱的話,鄧麗慧還覺得挺開心的,這樣就不用兩頭為難了。
印象挺好,不像那些外面調皮搗蛋的花心男人,看起來挺樸實的,就是不知道內在有沒有像外表那么樸實。大云淡淡的發表著想法,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鄧麗慧笑了:我這外甥是村里出來的實在的很,這大云姑娘你放心。
聽說他在鎮政府當官?
可不是么,他當官不是他舅舅提攜的,都是自己努力,可以說是年少有為吧。鄧麗慧幫著秦二柱好話,她盡管不愿意大云答應和秦二柱處對象,但還是得促成他們倆,不然萬一大云父親又把目光瞄向她兒子該怎么辦。
小濤絕對承受不了大云這么兇猛的女人, 鄧麗慧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鄧麗慧的身份,大云身邊風流韻事不少不說,還三天兩頭的身邊換男人,聽說她的身份和道上人有關……這樣的女人簡直是一條猛虎,先不說年齡,單說這一點,鄧麗慧也絕對不能讓大云和自己兒子小濤有什么接觸。
別看這會功夫秦二柱沒有吱聲,卻在吃瓜子的時候,將在場所有人的心思給讀了一遍。
先不說鄧麗慧的小算盤,單說這個大云,她似乎看到秦二柱的第一眼只是打算玩玩的心態,這個秦二柱舉得挺正常,大云是個風流成性的女人,見到他這么俊俏的男人難免會心動。
最讓秦二柱不解的是,大云身邊坐著的那個黑衣服的男人,對他產生的興趣居然比大云對他產生的興趣還要強大,這是怎么回事,難道?
別看進城不久,但秦二柱已經在鎮里當官這段時間,學的油滑了,也常和別人哥們同事什么聊天,所以得知有一號人,明明是男人不喜歡女人卻喜歡同性……
秦二柱第一次脊背發涼,今天不會是讓自己遇上了吧。
靠自己的能力進到鎮里當官,的確很不容易。像秦二柱一樣,一直沒有說話的黑衣男人忽然開口,他的聲音有些娘,聽起來有些錯以為他是女的:像秦弟這么有才干的人,怎么會一直沒有處對象呢?
先前是家里窮,后來是沒有遇到合適的。秦二柱回答道,他覺得那黑衣男的看自己的目光很不自在:請問你貴姓?
我叫夏穎。
哦。名字聽起來也像女的,秦二柱覺得很不舒服。
秦二柱他看了一眼大云,究竟是誰在和他相對象啊,怎么她一句話也不說呢,連一個意見都沒有。
我怎么感覺你對他挺有興趣的。大云忽然對夏穎說,有些戲弄的味道:不如姐就把他讓給你。
鄧麗慧臉色有些尷尬,這哪有把自己相親對象讓給一個男人的。
那行,只要你舍得。夏穎來真的了,站起身來走到了秦二柱這邊坐下:秦弟,你說我和你處對象行不?
秦二柱嚇了一跳,臉色發白了一下,他很快恢復過來:別開玩笑了,咱么兩個到老爺們怎么處對象。
哈哈哈!秦二柱一句話出口,夏穎就大笑起來,大云也是抿著嘴樂。
鄧麗慧也有些懵了,這個時候夏穎笑完了,她樂呵呵說道:怎么,你們都把我認成男的了?我是女的!我今年三十二,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
秦二柱這才知道了鬧出了笑話,早知道他就用讀心術讀一下她是男的女的,怪不得她說話聲音娘里娘氣的。
鄧麗慧見大云真的有了把秦二柱讓給夏穎的打算,就不好在強求什么,就說那自己當這個大媒人,直到促成秦二柱和夏穎為止。
離開酒店的時候,秦二柱打算買單,夏穎說她請客了,讓秦二柱把電話號碼留給她,秦二柱覺得她這個人身份雖然只是個酒店經理,不管處成處不成,多交個朋友總歸是有用處的。
下午,秦二柱回到了辦公室。
秦二柱新換上的秘書小張見到他回來了,就放下手頭上的事情,走了到了秦二柱身邊:書記,有個自稱是你以前的同事的人來找你了。
人在哪里?不用猜,秦二柱就知道那個人是老李,那天在飯店吃完飯以后,他拖他辦一些事,可能是眼下有眉目了。
在接待室呢。
秦二柱聽完,就去了接待室,正好老李有些等不及,想要走呢,兩人便從走廊相遇了。
二柱,你回了了,我正有事要和你說呢……
秦二柱把手指放在了嘴唇上,看了老李一眼:噓,這里不是講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出去談吧。
行。老李為自己沉不住氣有些后怕,這萬一剛才說出來,被別人聽見,那可是了不得。
到了飯店,秦二柱點了個小包廂,服務員打發離開以后,他就問老李說道:事情怎么樣?
我按照你說的,給上級投了一些鄭小剛的匿名信,上級正調查他的作風呢,他一時半會不敢真的動了水秘書。老李想不通秦二柱也能投匿名信,為什么要讓自己代替他來發。
那另一件呢?
秦二柱之所以不能親手去發匿名信,是因為擔心鄭小剛調出自己去投信件的錄像,而老李因為有個兒子在檢察院那邊工作,他經常去那里,所以即便被調查到去過檢察院,也沒人會懷疑到他。
另外一件么,二柱兄弟,我是真心的不敢啊!老李畏畏縮縮的。
老李,你別他媽的膽小,如果把鄭小剛搬到了,你想想不只是我一人得到好處。秦二柱看不慣老李這退縮的樣子:你當這個小小的官職已經挺久的了吧?那鄭小剛也沒說提攜你什么的,我最近可聽說了,鄭小剛對你有成見,將來你這官位指不定哪天說沒了就沒了,他若是把你給弄下去了,擔心你找你兒子幫忙,你說他會怎么做?
他會找人對付我兒子?對于老李來說,他那個在檢查院當官的兒子可是他的心頭肉。
不光如此還要對付你,你說說你身為官員,知法犯法,超生不說,你的兒子還收賄賂……秦二柱對老李家那些事心知肚明,問是怎么知道的?當然是讀心術,關于老李的那些小九九怎么能逃得過秦二柱的眼角。
老李面色駭然,真的是害怕了,他抬起頭來看著秦二柱,咬牙說道:你放心,另一件事我絕對給你辦好,但鄭小剛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你認為能把她拉下臺嗎?
現在說這些一切都尚早。秦二柱神秘兮兮的一笑。
我要吐槽本章《72.第七十二章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