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3.第七十三章 動遷修水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3節第七十三章動遷修水庫
張巧玲受傷住院了,因為身邊沒有什么人,就給秦二柱打了電話,秦二柱立即馬不停蹄的去了鄉醫院,見到她沒有什么大事才放心。
一細問張巧玲受傷的緣由,原來她是被人打的,她在家里開小麻將館,村里人都去玩麻將,其中有個叫綽號叫大狗子打工回來的男的,就跑到張巧玲那去騷擾去,張巧玲因為心里有秦二柱就不喜歡搭理其他男人,拒絕了大狗子。
大狗子不甘心,晚上跳墻進了張巧玲的院子,敲開門就把張巧玲摁在了地上,她摸到旁邊的鐮刀打了大狗子幾下,然后大叫起來,大狗子心虛,就奪門而逃,有鄰居看到大狗子跑出去,還有張巧玲衣衫不整的在他身后叫罵,就傳了些閑言碎語。
以前張巧玲在村里的名聲不好,就這么被大伙一傳,小村又沸騰起來,尤其是大狗子還反咬了一口,說是張巧玲勾搭他到家里,因為他沒滿足她的需求所以把他趕了出來。
大狗子是寧愿被人說不舉,也不愿意在媳婦面前承認自己去找張巧玲的事情。
大狗子家的女人是個潑婦,一邊罵著大狗子,聽他的一面之詞說是張巧玲勾搭他的,氣就轉到了張巧玲身上,跑到了張巧玲家就和她扭打一起,罵她男人沒死前勾搭小叔子,男人死后就耐不住寂寞想被男人日。
張巧玲哪受得了別人這么說她,于是就和大狗子家的女人打在一起,女人打架都很兇猛,所以就掛了彩了。
秦二柱沒來以前張巧玲就已經住了三天院了,秦二柱照顧了她兩天,她就非要出院了,警方來調查事情的經過,認為錯誤在大狗子那邊,讓大狗子家賠給了張巧玲家三千塊錢,大狗子家的女人不樂意,追到醫院里鬧事,被秦二柱幾句話就堵得說出話來,悻然的離去,這件事就這么結束了。
回到村里,老鐘叔知道秦二柱回來了,就拿著一些水果糕點,煙酒什么的來張巧玲家里串門,把拿來的東西給了張巧玲。
張巧玲很歡喜的,因為老鐘叔在村里德高望重,她就讓老鐘叔和村里人說說,這次事情不是她的錯,老鐘叔一口答應。
還邀請秦二柱去他家看望他老二家生的男娃,張巧玲能照顧自己,就讓秦二柱跟老鐘叔去了。
老鐘叔他家是近些年來蓋的大瓦房,院子寬敞,老二家的和娃娃住在西屋,東屋是老鐘叔住的地方。
前不久那娃娃出生的,還是在九號呢,人們都說九號出生的孩子有福,這回可算了卻我心中的大事了。老鐘叔樂呵呵的,眉開眼笑,將自己的小孫子抱過來給秦二柱看:二柱,你看,這娃娃怎么樣?
秦二柱看那小孩才一個月的樣子,胖乎乎的,跟小米團子似的,心想自己如果早結婚,孩子怕是比這個娃娃還大了:相貌堂堂,的確是個有福相的孩子,真是羨慕死我了。
當初還多虧二柱你幫忙呢,如果你不幫忙,那這個娃娃就被像村里其他超生的孩子一樣被做掉了,那還不得要了我的老命?老鐘叔看著自己的小孫子,現在想起來還挺后怕的:老鐘叔我也算借了你的光了,當初在礦井的時候我是沒有白救你父親啊。
提那些事干啥,就算沒有那救命之恩,我也會幫老鐘叔你的,都鄉里鄉親的我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可別那么說,我老鐘這一輩子,連同我家老二和老二媳婦都記著你秦二柱一輩子的好的。老鐘叔說著,看了一眼秦二柱,忽然想到:你三姨給你介紹的那個大云姑娘怎么樣?相親了嗎?
提起這件事,秦二柱心里就不舒服,大云姑娘他也不指望著和她成,但是她卻把自己讓給了那男人婆似的夏穎了,光想著在一起外貌跟哥們似的夏穎,秦二柱就提不起一絲的興趣,別說是處對象了,可夏穎給他打電話,他又想不出什么理由來拒絕。
看到了,但她把我介紹給了她的姐們夏穎了。
老鐘叔點點頭:哦。
老鐘叔,你招呼我來,不完全是為了讓我看你的小孫子吧。秦二柱這個人鬼道,在來之前就看出老鐘叔的想法,他現在有些就算不用讀心術,對人心也是十分能掌握了,一猜就猜出是怎么一回事。
可不是又有一些事要麻煩二柱你?
秦二柱問道:什么事?
你還不知道?老鐘叔挺驚訝的:就是咱們村里傳這里要修水庫的事。
哦,是這件事啊,聽說了。
我聽村里的風聲,我家有一片地要算到前任王村長家里,二柱你可要幫我想些辦法啊,那王村長這不是明搶嗎!老鐘叔一著急一激動,他懷里抱著的小孫子可能因為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個我也不管理那些事情啊……這樣吧,我幫你托人看看。老鐘叔這個人也不壞,秦二柱還是挺想幫他的。
聽了這些話,老鐘叔放心了許多,皺著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
情緒穩定了以后,老鐘叔問秦二柱道:這下子二柱你前途更加好了,官場上有你舅舅鄧立新幫你,彩禮方面——這次修動遷,你那棟花萬吧塊錢買的房子要下來不少錢呢吧?
唉,這玩意哪有準,但越多越好唄。秦二柱對即將動遷這件事情很是期待,現在的他的確需要些錢,一旦有了錢,官場上面疏通什么的就好辦了,畢竟鄧立新只是在婦聯給王欣做些業務,并不是直接是縣長身邊的人,秦二柱還需要花錢打通一些關節,才能扶搖直上啊。
秦二柱留在了老鐘叔家吃晚飯才走,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他沒有去自己家,而是去了張巧玲家,路上他看到了趙楞子從張巧玲家門口出來,心里奇怪,張巧玲受傷以后就不從家里擺麻將局了,趙楞子還來做什么。
趙楞子正站在門口抽煙,大老遠看到了秦二柱,就小跑著過來:二柱,我就知道你得來張巧玲家里。
你咋知道?
就你倆那事,雖然沒有道破,村里人誰不知道……趙楞子說完停到了這里,擔心秦二柱發火:我和你說點事,你猜我今天去城里送貨看到誰了?
誰?秦二柱漫不經心的。
吳水秀,吳大鄉長唄!就,就你那個老同學,和她老公離婚以后就不當官了的那個。
秦二柱不以為然:你看著她又怎么了?
怎么了?趙楞子嘖嘖的說道:你絕對想不到啊,她墜落到了什么地步,竟然去給人家當二奶了。
怎么可能,你的滿嘴跑火車,誰能信你的話。秦二柱不怎么相信,他是很久沒有和吳水秀聯系了,但也不能相信她不當官以后改去當別人的二奶啊。
當的還不是一般人的二奶啊!趙楞子點了支煙,故意把話的尾音挑高,以此來表示他知道的內情有多么多么,見秦二柱不怎么感興趣,他有些不舒坦了:你可別不信我說的,反正你自己也在城里工作,遲早你是會看到的,她跟的人不是別人,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劉縣長有個小舅子,就是他啊!
秦二柱眼睛看了一眼說得吐沫星子四濺的趙楞子:她愛跟誰跟誰,你和我說這么多干什么?
怎么?你還不知道?大伙都說吳水秀是為了你離得婚,而你又為了別的女人始亂終棄了,難道你一點都沒有耳聞?
秦二柱驚住了,這事他可是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話他早就制止這些傳言了,難道說是自己很久沒有聯系吳水秀導致她誤會了?
吳水秀雖然作風上有些那什么,不過聽說跟你好了以后,她就沒傳出什么緋聞來,我聽說有政治手腕的女人心腸都毒辣,她如果真的認為是你始亂終棄不要她了,那么她現在巴結上劉縣長的小舅子,還當了他的情人,那目的可是對你不利啊。趙楞子吧嗒完煙,拍了拍秦二柱的肩膀:我是滿嘴跑火車,但說句不中聽的話,我再他媽的嫉妒你這小子好命,也不能眼看著你這個靠山倒了,我還指望著哪日你徹底的發達了,沾沾你的光呢!
目視著趙楞子走了很遠,秦二柱才抽回思緒,拿起手機,他立即給吳水秀撥了個電話,這叫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誰料長期沒有打電話,這吳水秀的手機號碼已經停機了,使得秦二柱因為這件事變得有些惴惴不安。
吳水秀,吳水秀,秦二柱因為心里有了這件事情,整晚都沒有睡好。
張巧玲好了許多以后,秦二柱就打算回鎮里上班了,畢竟那里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辦呢,結果張巧玲也收拾起東西來,死活的要和他一起去,他再三叮囑她去了以后不要和別人亂說話,她答應以后他才稍稍安心的帶上她上了去鎮里的客車。
我要吐槽本章《73.第七十三章 動遷修水庫》: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