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4.第七十四章 對面樓里的春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4節第七十四章對面樓里的春景
說來也巧,進了鎮里,客車在一個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秦二柱無意的朝窗外一看,就見一個私家車里有一堆男女,男的開車,女的坐在副駕駛,看背影和打扮正是吳水秀,正當那女的要轉身時,紅綠燈變燈了,他只看到了她半邊臉,客車就啟動瞬間把私家車甩在了大后面。
想起趙楞子說的話,秦二柱心里覺得不踏實起來,他立即下定決心,就算挖地三尺也找到吳水秀,問個明白,寧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如果吳水秀真的誤會他給他引來什么麻煩的話,那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秦二柱身為官員,所以都被安排了住所,他跟身邊的人謊稱張巧玲是來鎮里探望親戚的,暫住在他那里幾天。
鎮里分給秦二柱的住所還算寬敞,大約有五六十平米,地方不大,卻很寬敞,屋子小卻五臟俱全,有兩個屋子一個小客廳,一廚一衛,以前本來這個屋子是分給秦二柱還有另一個同事趙成一起住的,誰知趙成剛搬進來沒多久,他就離任了,所以整個屋子都是秦二柱的了。
進了屋子,秦二柱走到窗臺處,一下子拉開了把屋子遮擋得昏昏暗暗的床簾,陽光立即撒滿屋子,看起來極其亮堂,仿佛能把抑郁的心情一起帶走似的,讓人心情大好。
秦二柱這個宿舍在三樓,陽光照的不太熱也不太冷,采光很好,大床上曬滿了暖融融的陽光。
張巧玲欣喜的看著,看哪哪都新奇,看冰箱,冰箱新鮮,看電視電視也新鮮,這城里真的跟村里不一樣,瞧那四十八英寸的大彩電,光看著掛在墻上就舒坦帶勁,和張巧玲在農村家里的那臺小黑白電視機比起來簡直就是檔次高了多少倍。
上廁所張巧玲還戀戀不舍的回頭,她還是第一次使用抽水馬桶呢,她心想自己當初嫁給了秦慶業真是虧了,到現在才知道城里的生活是啥也,如果這次不是和秦二柱出來,來鎮里看看,她還真就一輩子傻呵呵的在村里呆一輩子呢。
二柱,你這屋子也太好了,好的我都不想回村了!張巧玲坐在了床上,手里剝著個橘子,臉上盡是笑容,語氣里有種小女人撒嬌的味道。
秦二柱也怪可憐張巧玲的,她和秦慶業結婚那么多年,吃沒有吃著喝沒喝著,唯一秦慶業對得起張巧玲的是在撒手人寰的時候給她留下了一筆巨款。
摟住張巧玲,秦二柱吻著她頭發上殘留的清香:不想回去,嫂子就住在這里,有這層關心,還擔心他們說三道四的?再不然……再不然你就嫁給我!
少扯!推了秦二柱一下,張巧玲面頰緋紅,滿是不信任的語氣:你有那么多女人娶都娶不過來,哪還輪得著我呢!
秦二柱就喜歡張巧玲吃醋的模樣,略有幾分怒氣的樣子,他以前聽說書的說過古代幾位美人美的特點:笑褒姒,怒妲己,若是張巧玲身著古裝,絕對是勝過妲己的絕色美人,不俗不妖,天生麗質,骨子里透著那股吸引男人目光的氣氛。
晚上吃過晚飯,都打算休息了,張巧玲去拉小屋的窗簾,剛拉到一半就停住了,這個公寓,兩棟樓的間距很短,平視對面的三樓,如果沒有光線上的問題,幾乎都能看清晰,尤其是晚上。
張巧玲就是因為看了對面樓一眼,結果拉窗簾的手就頓住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看到的竟然是這樣一幕。
城里人也太開放了,這不是官員的宿舍,一般不會有女人么,怎么對面三樓不但那個中年的男人身邊摟著個美女,似乎還有著一個女子把臉埋在他的跨處一起一伏,做著讓人看了會起針眼的動作。
一看到這些,張巧玲都愣住了,雖然這些她都和秦二柱做過,也和趙芬痛秦二柱一起風流瀟灑,但這次看別人做那事畢竟是不同的,看得她臉紅心跳,忘記了轉身,也忘記了非禮勿視的道理。
巧玲!秦二柱不喜歡叫張巧玲嫂子,于是就喊了她的名字,他喊了半天都沒有反應,就走到了小屋,就看到愣在窗戶那里的張巧玲,他走上前去,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張巧玲嚇了一跳,一回身看是秦二柱,就慌忙放下床簾,擋在床簾沒拉嚴露出的縫隙那里:你嚇我一跳,怎么不聲不響的就出現在我的深厚啊。
都招呼你好幾遍了,你都不答應,所以我才來這屋的,還以為你出了什么事情,原來是站在窗口這里發呆啊。
張巧玲手背到背后,拉了拉窗簾:我就在這屋睡了,你先回去吧,什么事也沒有!
成!秦二柱沒有說留下,邁步就出了房門。
張小玲推了推門,確定門是關上了,就轉身再次走到窗戶前,手伸到半空,猶豫半天,她才拉開了窗簾,對面樓的好戲還在上演著,她像是一個小孩一樣,驚奇的看著,還有些擔心被人發現。
漸漸張巧玲脫離了擔心被人發現的心情,放心大膽的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心里罵著,那個男人一點也沒用,哪比得上秦二柱一點。
亂想什么?張巧玲搖了搖頭,如果和那兩個女的做事情的是秦二柱的話,她才不樂意呢。
農村電視臺很少,尤其是董家莊這個大山圍繞的小村子,能收到三兩個電視節目就已經不錯了,所以一般喜歡看電視的都守著那常年不換的三兩個頻道,看看新聞看看電視劇,盡管是黑白的還是津津有味。
不過電視臺卻不播放那些可供成人看的東西,所以才養成農村的光棍子和小伙子,打工回來沒事的時候就喜歡跑到人家有媳婦的男人家房門后聽聲,即便看不到影響,也能過一把聽覺上的盛宴。
張巧玲自然不能像男人那樣做那些事,不過不代表她不喜歡看這些東西,早先她曾背著人偷偷去大集市的露天戲臺看過二人轉,語言都是火辣辣的,記得她年輕的時候還因為特別喜歡看戲,迷上了那唱二人轉的班主,兩人還好過一段時間。
這時張巧玲看著對面樓的火辣場面已經看入了迷,沒有聽到門聲響動,一陣腳步聲,制止她的腳跟處才停下來。
巧玲,原來你在看這些玩意。
你,你咋又進來了。秦二柱的聲音給張巧玲嚇了一個激靈,她看了秦二柱一眼,臉頰就刷的紅了,然后她又看了看門:門不是鎖上了嗎?
張巧玲第一次進城,沒有住過樓房,她以為門關上了推不開就是鎖上了,其實不然,她還不知道要從屋里面鎖上暗鎖才能讓外面的人打不開。
巧玲你先躲開。秦二柱將張巧玲推到一邊,便撩開床簾,朝對面的樓望去,場面越來越加速節奏,此時那男子還在左擁右抱著,可能是太投入了,忘記了窗簾沒有拉,才大意的讓人看到了這番場面。
張巧玲看秦二柱面色嚴肅,還以為是生氣自己去看那些東西,就怯生生的退后不敢言語。
秦二柱從小屋的抽屜里翻出了相機,按下快門,啪啪的拍了許多張,然后放下了床簾,走了回來坐在了小屋的床上。
手拿著相機,秦二柱擦了一下額上的汗水,沒想到會這么巧合,幸虧自己第二次又回來了,不然還得措施一次良機。
二柱,怎么了,你看看就行了,咋還拍照片啊。
幸虧我反應快,拍下了這些照片,你知道么,這些照片對我的前途可重要的很。秦二柱握著相機,就像握住了前程一樣,這是上天給他的一線生機啊。
張巧玲是個聰明的女人,她聽秦二柱這么說明白了些:那男人有來頭?
這里是官員宿舍,對面樓住著的那個男人一定也不是個小人物,剛才她還奇怪秦二柱表情怎么那么嚴肅,心里就猜測,現在一想一定是這么回事。
可不是,你猜他是誰?
我哪能猜到。張巧玲搖頭,看那男的長得挺有官樣的,應該職位不小。
秦二柱將相機小心的放好,然后轉身對張巧玲說:就是我和你時常提起的鄭鎮長,鄭小剛。
啥,是他?
嗯,我當初想辦法爭取到這間宿舍,就是為了離他近一些,掌握他的起居情況,現在他終于被我抓著把柄了。如果是以前秦二柱想要抓到鄭小剛的把柄輕而易舉,比如他帶他去歌廳的時候,但是現在不同了,鄭小剛現在是針對著秦二柱防備的緊。
張巧玲接著問道:那你打算咋辦?
當然是好好利用這些證據了,我先回屋了,你睡吧。秦二柱說罷拿著相機就走了,沒有看到他走后,顯得膽小害怕的張巧玲,眼神里劃過一絲異樣的東西。
轉眼到了星期三,秦二柱盼著這一天到來,可算是熬到頭了。
去照相館取完相片,秦二柱就打算把這些東西交給老李,讓老李連同舉報信和照片一起投到檢察院的信筒里,沒想到還沒到老李辦公的鎮政府,就在路上遇到了一個特殊的人物。
我要吐槽本章《74.第七十四章 對面樓里的春景》: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