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5.第七十五章 官場爭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5節第七十五章官場爭斗
吳水秀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從秦二柱身邊擦身而過,他回身看著他們,這回是徹徹底底的相信了趙楞子的話了,吳水秀果真當了別的男人的二奶了。
秦二柱一想到吳水秀和別的男人好了,心里很不痛快,別看他跟幾個女人都有曖昧關系,不過如果是他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好,他說沒關系那都是糊弄鬼呢!
長舒了一口氣,進了鎮政府門口,秦二柱就直奔老李的辦公室,卻發現辦公室里沒有人,他擔心別人懷疑他,于是就找個借口出去了。
溜達了一圈,秦二柱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鄭小剛的辦公室門前,他看見門虛掩著,就挨近走了過去,便聽到了里面有男女的對話聲。
秦二柱這個人耳朵非常靈,其中那個男的肯定是鄭小剛,至于另一個女人,一聽就聽出來那個女人不是水靈的聲音,不過依稀有些耳熟,他正要再仔細的聽一下他們談論的內容,就見馮雷從走廊的開端走了過來,于是就裝作若無其事的敲門。
秦書記,我剛到,這么巧你也是剛到啊?馮雷笑盈盈的打量著秦二柱,那種笑里不懷好意的感覺讓人很反感。
是,我正要敲門呢,怎么,馮主任也是來找鄭鎮長的?那就一起進去吧。秦二柱聽說了,喬山走后,鄭小剛就把馮雷給提拔到了喬山的位置上,不知道曾經把馮雷當成親兄弟的喬山現在知道了這個消息會作何感想。
兩人正要進去,這時門開了,鄭小剛從里面走了出來,隨手關上了門。
因為屋子里的女人說話聲音比較耳熟,所以秦二柱很好奇到底是誰,于是趁著鄭小剛開門出來的那一瞬間往里面看了一眼,結果什么也沒有看到。
秦書記,你有什么事要回報嗎?鄭小剛做了個請的手勢:那咱們一起去會議室談吧。
秦二柱點了點頭,眼睛瞄了一眼鄭小剛的辦公室,其中一定有蹊蹺,鄭小剛這是要支開他啊。
隨便扯一些話題談論兩句以后,幾人就到了辦公室門口,一進門口沒到一分鐘,秦二柱就謊稱把重要文件落在計劃生育部門了,說現在要回去一趟取一下文件,鄭小剛正期待著他走呢,所以點頭答應了,說會等他回來的。
秦二柱出了會議室,就快步爬上了最高一層的六樓,扒著窗戶朝下望去,就見遠處大門口那里有個戴著花圍巾的女子,回頭回腦的的走著,可惜她帶了口罩,加上距離遠,看不清長相,但那身形卻與秦二柱心中的一個人比較吻合。
不,怎么可能是她呢。秦二柱搖頭。
‘你從此離開將會走大運,但是會有一個死劫,你要防備著你身邊的一個女人……’在寺廟前,那個仙風道骨的老者的話宛如真人一般再次出現在秦二柱的耳邊。
秦二柱喃喃自語,眼睛盯著那個戴圍巾的女子離去的背影:不能,不能是她啊!
沒過幾天,還沒等秦二柱和老李把那些舉報鄭小剛的證據交上去,計劃生育部門那邊就鬧出了事了。
就是秦二柱身邊秘書小張透露的,說出秦二柱靠著關系欺上瞞下,讓董家莊老叔家老二媳婦超生了娃娃,還有老李家超生,后面還有數不清的罪狀,前兩件事的確是真的,不過后面那一連串的說什么秦二柱收受賄賂的事情,那可都是有人蓄意添加的了。
秦二柱被這些事情弄得措手不及,想來想去自己有些事情做的挺周密的,怎么讓鄭小剛那個混蛋先給他擺了一道呢。
想來想去,秦二柱覺得問題一定出現在內部上,知道這些事的只有他和老李兩個人,他自己當然不會傻的去鄭小剛面前說自己打算扳倒他,那么剩下的老張就不能排除嫌疑了。
調查的人員拘留了秦二柱,坐在派出所的審訊室里,秦二柱反復澄清,自己只是幫過老鐘叔和老李,其他的事情什么也沒做,但人家愣是不相信他。
眼下都是鄭小剛的人,秦二柱明白現在自己說什么的沒用了,他一沒身份二沒背景,這次又因為老李出賣自己,把揭發鄭小剛的事情弄敗露了,鄭小剛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從拘留所里,秦二柱呆到了天亮,他聽到外面警察攔著不讓張巧玲見自己的聲音了,但是他出不去,所以也懶得呼喚什么的,他想自己現在就算成為什么新聞里所報道的政治犯了,不管是誣陷還是怎么的,他都要挺胸抬頭的,不能在別人面前丟了面子。
秦二柱,有人看你。
秦二柱昏昏欲睡,就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忽然聽到那個之前對他奚落多遍的冷面警察在他耳邊喊道。
睜開朦朧的雙眼,秦二柱還以為是鄧立新或者是鄧麗慧他們,沒想到來見自己的竟然是夏穎。
你先出去吧。夏穎好像和那個警察很熟,說話很好使,那警察就下去了。
怎么,聽說你幫助多家超生,受賄十萬塊錢?夏穎坐在秦二柱的對面,口氣平淡的問道。
秦二柱冷笑了一聲,鄭小剛就是用這條罪名把他給送進來的,他還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時候做的安排,又是如何一步步把他引入陷阱的。
那十萬塊錢,對于我來說能比我的官位重要嗎?我怎么可能為了區區的那么一定點錢,就斷送了我的前程。
我相信你。夏穎嘆了一口氣:所以我才來找你,即便我知道,從你我認識以來,你就只是一直把我當哥們看待,但我還是來了。
你怎么進來的。秦二柱剛見到夏穎的時候,認為她是一個酒店經理,后來慢慢覺得她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了,尤其是現在,她怎么能弄走鄭小剛買通了的人呢。
夏穎捻了捻手指頭:這年頭沒有這個辦不成的事。
你倒是挺聰明的,不過你花那么多錢,見我這個把你當成哥們的人到底是為什么啊?
我的心我自己不清楚,難道你也不清楚嗎……我的確有這個能力把你弄出去,不過以我的身份還不好幫你,我相信你是個聰明的人。夏穎目光盯著秦二柱,她眼神里透著一股考究和考察的姿態,有一種另樣的欣賞:你一定早已經預料到一切了吧!
秦二柱只是笑,卻并沒有出聲。
夏穎點點頭,然后默默的與秦二柱相視一笑,轉身就離開了。
秦二柱被派出所拘留三天以后,鄭小剛就派馮雷來接他了,說他身上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經調查完全是秘書小張做的,誣陷到了他的頭上。
馮雷一路替鄭小剛向秦二柱賠禮道歉,說什么都是檢查時的疏忽才導致了這些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下不為例,一定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聽著馮雷不停的說這說那,秦二柱心中冷笑,對他和鄭小剛冠冕堂皇的話語充滿不屑。
如果不是秦二柱早有準備,只怕他此刻就不是享受著被鄭小剛派人接回他的待遇,而是面臨法院裁判的待遇了。
鄭鎮長特意為了向你賠罪,今天推掉了一切宴會和會議,專門辦了一個酒席給你接風洗塵,去掉蹲看守所的晦氣,你說怎么樣!
秦二柱點了支煙,心情不好,有些悶悶的:好,鄭鎮長親自向我這個小書記賠禮道歉,我怎么能不領情,不過說到洗洗晦氣,可就是咱們兩個人的了,馮主任!
此話從何說起?
我聽老李說,你不是曾經也受過這樣的誣陷么,但你后來還是原諒喬山了,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副手,只可惜我沒有那么好的忍耐力,誰敢他媽的放狗咬老子,老子然也也會放蛇毒死他,大不了娘的來個兩敗俱傷。秦二柱越抽煙越覺得心煩,一把把煙頭從車窗扔到了外面。
馮雷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強扯出一絲笑來:你別提老李了,就因為這小子沒事總是從鄭鎮長面前瞎得得你的不是,這不,一調查出實情,鄭鎮長就立即想給你出氣,但礙于老李歲數大,有個兒子又在檢察院,所以就只是輕處罰了一些,讓他回家養老去了。
說話間車已經到了酒店,秦二柱下了車,就被熱情迎上來的鄭小剛給請了進去,看模樣真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似的。
秦二柱對鄭小剛的作為鄙夷不已,不過身在官場,這就是官場的套路,不是鄭小剛太虛偽了,而是他秦二柱沒有跟上官場的腳步,從今天以后,他可要好好跟這些老油條學一學官場之道啊。
這不,這回時間就是鄭小剛給秦二柱上的深刻的一堂課。
在這件事沒有發生以前,秦二柱就預感到了不妙。
老李很膽小,但卻沒等考慮多久,就答應和秦二柱辦這么大的事,剛開始秦二柱沒有懷疑,不過漸漸的察覺出事情的蹊蹺,這老李最近家里收到了不少錢,他媳婦還買了一件貂皮大衣,家里的孩子也喝上了洋奶粉。
我要吐槽本章《75.第七十五章 官場爭斗》: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