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6.第七十六章 你想要什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6節第七十六章你想要什么
這些老李以為秦二柱沒有去他家,秦二柱就會不知道呢,其實秦二柱用讀心術全都看明白了,就是有些地方因為秦二柱讀心術的級別有限,沒有讀到,但用他的聰明腦袋瓜也猜得個**不離十了。
根據這些,秦二柱看出了老張的毛病,更一步步發現了鄭小剛等人看似什么也沒有安排,卻一步步給他設好的圈套。
秦二柱沒有躲開鄭小剛給他設下的陷阱,并非是不躲,而是故意跳進去,他倒是想看看鄭小剛把這個屎盆子扣在他身上他鄭小剛要怎么往回收。
就在進拘留所以前,秦二柱把一封信交給了水靈,讓水靈偷偷放在鄭小剛辦公室的抽屜里,因為他料定鄭小剛看到那封信的內容,會親自把他給迎接回來。
信件上除了附帶了鄭小剛自認為銷毀了的他與兩女溫存的照片,還有一筆復印的賬目表,一筆筆都是他近年來貪污受賄,買賣官職的交易記錄。
有了這些秦二柱當然放心,且胸有成竹的進了拘留所,他就不信鄭小剛那個鳥人不為了那本賬目放他出來才怪。
果然一切事情都如秦二柱所預料的一樣,并且完全一直的進行著。
二柱兄弟對不起,大哥我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我一定教訓那幫小子,你是個清廉的人,怎么可能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呢!哥相信你!鄭小剛酒席上高高舉杯,一臉誠懇的說著,笑里藏刀。
大哥以后知道就行,以大哥的人品,我和您一起為官當然是時時刻刻以您為榜樣,如果我貪污受賄,那么我是大哥身邊的人……幸虧這次洗脫冤屈,是張秘書誣陷我,不然我還得牽連到了大哥你清廉的名聲。
是是是!鄭小剛臉白了一下,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白酒都干了下去,酒勁上來,臉才紅潤了一些。
秦二柱用讀心術解讀了一下,知道鄭小剛表面恭敬和他稱兄道弟,心里不知道罵得有多歡,還好最近秦二柱的忍耐性變得好了,換做以前的他早借著酒勁沖上去給鄭小剛的臉上來幾個耳刮子了。
二柱兄弟吃菜,我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啥,都是隨意點的。馮雷轉動了一下轉桌,將一道溜蝦仁轉到秦二柱前面來,用筷子夾了許多放到了秦二柱的碗里:吃吧,別客氣。
秦二柱臉色沒有異樣,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子,此時的心情簡直沒有辦法形容了。
吃吧,他們這里溜蝦仁最特色。鄭小剛也幫著夾過來一些遞到了秦二柱碗里。
秦二柱強行讓自己內心恢復平靜,拿起筷子夾起了一顆顆蝦仁送到嘴里,咀嚼幾下咽了下去,接著品評的說道:嗯,好吃,嫩滑爽口。
鄭小剛和馮雷在秦二柱沒有吃下蝦仁的時候,雖然沒有明目張膽的死盯著秦二柱把蝦仁咽下去,但還是假裝若無其事是把目光飄過來,直到秦二柱把東西吃了下去,他們表情才算輕松了。
鄭小剛和馮雷他們心情輕松了,秦二柱的心情卻沉重了起來,他草草的吃過飯,推脫掉了鄭小剛說要去ktv的邀請,就步行著朝自己住的宿舍走去。
路上秦二柱接了個電話,他本來不想接任何人電話來的,因為沒有心情,但一看是老鐘叔的,他又總是反復的打電話給他,所以就接聽了。
二柱,聽說你進去了,可把我擔心壞了,你現在怎么樣?電話那端老鐘叔焦急的聲音沒有摻假。
沒事,這不是上面領導調查了嗎,什么貪污什么的都是我的秘書小張弄的,和我沒有關系。
老鐘叔氣息恢復平穩了:哦,那我就放心了,對了,你嫂子最近怎么沒在家?還是她進城還沒有回來?
她還在我宿舍住著呢。秦二柱答道,老鐘叔知道他和張巧玲的關系,他便不想隱瞞,反正老鐘叔不會到處亂說的,告訴和不告訴都一樣,何況他一猜還就能猜到。
哦,昨天趕集,我遇到她娘家人了。老鐘叔遲疑著說:二柱啊,你還是別和張巧玲這個女人走的太近,她的身份復雜啊!
秦二柱停頓一下,下意識還是覺得老鐘叔的話有些多余:復雜?
你也聽說過吧,張巧玲沒有嫁給你堂哥之前,和一個人好了,還有了孩子……剩下的話在老鐘叔斷斷續續的敘說中講完,當秦二柱聽完老鐘叔的話以后,臉色徹底變了,全然沒有了戰勝了鄭小剛,讓鄭小剛吃癟了的喜色,而是變得很沉默和傷心。
掛斷了電話,秦二柱繼續朝宿舍走,卻希望這條路再漫長一些,可還是再遠的距離始終都會有終點……
按完門鈴,張巧玲就給秦二柱開了門,她一見到是秦二柱回來了,立即抱住了他。
然而秦二柱卻推開了她,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這個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怎么了,二柱,怎么用這種目光看我。張巧玲顯得很無辜,接著她又恢復本性,在秦二柱的胳膊上擰了一下,看到他齜牙咧嘴的喊疼了才松開手:你不知道我為你的事情擔心死了,得知你沒事我有多么開心,而你回來卻給我擺著給臭臉,我到底哪里對不起你啊!
哎呦呦,嫂子別掐了,疼!秦二柱進了屋,防備著張巧玲再掐自己。
張巧玲生氣的說道:你還知道疼?那你知道我為你擔心,心里有多疼嗎?
聽到這話,秦二柱換做往常一定會欣喜不已,只是今天,秦二柱對這種再次涌上心頭的感動感覺惱火。
秦二柱,你他媽的別兒女情長用事,秦二柱在自己的心里罵著自己。
張巧玲見秦二柱沒有什么反應,就氣鼓鼓的走了過來,抱住了秦二柱,將頭靠在了秦二柱的懷里:你怎么了?還是說你在鎮里久了,見多了女人,真就在心里連給嫂子的一席之地都沒有了?
巧玲,我給你在我心里留的豈止是一席之地?從我懂得男女感情以來,你是我第一個女人,也是唯一牽扯我所有感情的女人,就像你說的,我的心你從來都不懂嗎?秦二柱不自覺的說出了內心的話來,他感覺還是在村里的時候好,至少不必像在鎮里這么偽裝,真的是太累了。
秦二柱以前在村里的時候,家里是他的避風港,盡管秦康不是他爸爸,秦慶業是他的堂哥,張巧玲明著是他嫂子暗地是他女人……那時候有煩惱有,有艱辛,和現在比起來那就是天堂一樣,叫現在的秦二柱如何也回不到從前了。
秦康和秦慶業死后,就剩下了張巧玲一個人,秦二柱就決心好好的保護她,進到一個男人的責任,但他沒有想到,自己對張巧玲的感情從假變真,而張巧玲對他的感情卻從一而終沒有變化過。
這讓秦二柱頭一次覺得這樣傷心和難過,而且還是為了一個女人。
二柱,你啊不是以前的你了,我才不相信的你的話呢,我還是比較想念什么也不懂時候的你,你還記不記得第一次,你還進錯了地方,當時好……張巧玲這么一抱著秦二柱,胸前的兩個柔軟就擠壓到了秦二柱的胸脯上,那兩顆敏感的小葡萄有些堅硬起來,頂著胸口,盡管隔著衣服依舊能彼此清晰的感覺得到這種異樣。
上回去上早香,臨走時你不還念念不忘的要福利,后來我住院你去照顧我,你因為心疼我也沒有碰我,現在嫂子彌補你好不?張巧玲伸出她那丁香舌,她身高和秦二柱差不多少,她一抬頭正好舔舐得到秦二柱光潔的下巴。
張巧玲她的手摸著秦二柱的腰,逐漸摸到了他的屁股處,在向里摸時就被秦二柱給抓住了她不安分的手。
感覺到張巧玲緊緊的抱著自己,還有她那緊貼著自己胸口的柔軟胸脯,秦二柱緊繃的神經卻怎么也提不起興趣,看著她自己忘我的表演著,她卻不知道自己眼前的男人一點也沒有動心。
二柱,你想要什么福利,嫂子這回都給你,你怎么不動坑,還是不想要了?
我看是嫂子想要吧!秦二柱一語點破了張巧玲心中的想法。
張巧玲已經脫去了外衣,甚至將里面淡薄的襯衣的衣領解開了扣子,半隱半露的露出一小片雪白,誘人的葫蘆露出冰山一角,這樣引人不禁猜測,是否她的衣領再往下拉一下,就可以露出那成熟誘人的葡萄來供看客觀賞和品嘗。
說了是給你的福利。
秦二柱摟住了張巧玲,讓她坐在自己的身上,手撫摸著她的腰身,然后如同蛇一般靈活的游走在她的胸前,尋到一個凸起的小點,捏住擰了一下。
痛。張巧玲說疼卻沒有躲,眼睛去看秦二柱停留咋自己胸前的手:你的手勁還是向從前那般一樣大,剛才那一下子真的是……
嫂子,舒不舒服?
嗯……你小子少套我話,嫂子是讓你爽呢!張巧玲嘴硬不想說出自己很享受。
秦二柱松開了手,這下張巧玲有些著急了,她的情緒已經被引上來了,這做到半道停下來,還不得憋出內傷來。
我要吐槽本章《76.第七十六章 你想要什么》: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