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7.第七十七章 嫂子除了想要這個還要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7節第七十七章 嫂子除了想要這個還要啥
你這小子咋這么缺德,你是想咋的,白給你福利你還不要了?
那巧玲說,你想要啥?秦二柱看著張巧玲憋紅了的臉蛋,愣是面不害臊的問了這么句話,他就是想要聽聽張巧玲要怎么回答他。
張巧玲話到嘴邊不好意思說,她在村里和那幫男人開放慣了,什么葷話沒說過,但面對秦二柱么問,她卻抹不開怎么吱聲了。
我想要啥你還不清楚?
秦二柱還是假裝不明白:那是要啥?
那個!張巧玲一著急就不顧三七二十一了,一股腦的說出口:要……那個。
哪個?秦二柱抱住了張巧玲,隔著她的襯衣,用舌尖舔舐上那成熟的葡萄,陰濕了葡萄位置的一小片衣服。
張巧玲呻吟出聲來,她有些不滿足這些,想要秦二柱給她更多,于是就伸手想要拉開衣襟,卻被秦二柱給制止了。
巧玲,你知道我為什么在秦慶業死后就不喜歡管你叫嫂子了嗎?秦二柱說道這里,稍稍停頓,他有些話不知道該怎么說:因為我對你,不再是單純男女之間身體上的關系,而是心靈上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嗯,明白。張巧玲還打算撕扯自己的衣領,她現在**難忍,克制不住自己的想要去脫衣服,和秦二柱坦誠相見共赴**。
可惜現在秦二柱想的不是這些。
巧玲,之前我問你想要什么,那都是些玩笑話,我現在想問你,除了男女那種事情,你還想要什么?秦二柱看著張巧玲,這些話他早就想問清楚了,他希望她給的答案不是令他失望的。
張巧玲忽然起身,在秦二柱嘴唇上吻了一下:想要你……要我。
她在秦二柱的耳邊哈了一口熱氣,以為這些曖昧的舉動,能成功的撩撥起秦二柱的**,不過她沒有料到,秦二柱今天真的一點興致都沒有。
秦二柱對于張巧玲說的真是很失望,如果是男女身體上的那種關系,他一定會很喜歡女人對他說這些話,可是自從這這些天來發生的事情,還有老鐘叔電話里說的事情,秦二柱忽然發現,自己對張巧玲的感情并不只是在身體上,而是在心靈上對她也很需要。
那時候那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和秦二柱說,要提防一個女人,秦二柱以為會是哪個鶯鶯燕燕,在趙楞子和他說了吳水秀和劉縣長的小舅子好了,秦二柱還認為對自己不利的女人會是吳水秀,但現在看來,全都不是……
別看秦二柱現在身體倍棒的,小時候他經常病痛纏身,他幾乎從出生到十四五都是藥不離口的,后來慢慢好了,還是長期服用一些藥物,其中有種藥物里面維c的含量很多。
秦二柱以前上過學,知道些化學反應……今天鄭小剛和馮雷在酒席上總是給他夾蝦仁,與他不時服用的藥物融合起來是殺人無形的劇毒。
沒人知道秦二柱吃藥,除了他身邊最近的人。
除了我要你呢?秦二柱期待著張巧玲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
嗯……那我要你愛我。張巧玲面對了一個嚴峻的考驗,不過她已經想好了對策。
在張巧玲眼里秦二柱還是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伙子,心眼哪能有她多,就是這樣一個小伙子卻很讓她依戀,不過她只承認自己對他在床上有感覺,不承認有什么感情。
秦二柱從和張巧玲談話開始,他一直沒有用讀心術,就是怕知道張巧玲的內心以后,心里會難過,但仙風道骨的老人曾告訴他,多用讀心術看看身邊的人,他卻唯獨一直或略的了張巧玲,說來也是他的錯。
秦二柱見張巧玲說話說的勉強,心里就更加起了想要知道她真正想法的**,便狠了狠心,使用了讀心術來解讀她內心的真實想法,這一解讀,果然答案很讓他失望,也是他預料到的那樣。
松開了抱著張巧玲的手,秦二柱拉起了她,嚴肅起表情來:巧玲,我想和你說些話。
說什么,盡管說吧?張巧玲還對之前的激情意猶未盡,看秦二柱現在表情這么認真,她也就不好提起繼續剛才沒做完的事情了。
我想說,其實你想要的,是我的命吧!秦二柱直截了當的說了,看到了張巧玲的表情有了一絲變化:大狗子調戲你,是你引的吧,然后借此一步步的安排,讓我去照顧你,試探我對你的心意,然后再跟著我來鎮里,替鄭小剛沒扳倒我前監視我。
你發現了,鄭小剛和兩個女人一起曖昧,你其實是內心在傷心,卻在我發現的時候假裝是在偷看他們之間那種事。秦二柱不等張巧玲說話,繼續說道:你發現我拍下了鄭小剛和那兩個女人的照片,你害怕照片傳出去影響鄭小剛,于是趁著我去找老李的時候偷走了相機里的底片,并且送到了鄭小剛的辦公室,那時候我不巧在門外聽到了你們的一小段談話,你怕被我發現,就讓鄭小剛將我引開,然后你在逃離。
二柱,你是在學破案片里的偵探啊,你說的都是什么啊,我可是你嫂子也是你的女人,你說的這些我都不知道。
沒錯,這是一個偵探游戲,一個現實版的偵探游戲,而我是這個游戲里的失敗者,因為我入戲太深,從沒有懷疑過我身邊的你。秦二柱聲音略有些顫抖:你是我的嫂子沒錯,但是你在嫁給我堂哥秦慶業之前,你那些風流韻事村里人有目共睹……一直以來村里都傳你曾和別人懷過孩子,后來墮胎了嫁給了我堂哥,因為我以前不在乎你,所以從沒有想過和你有孩子的那個男人是誰,直到剛才,直到剛才有人告訴了我真相。
張巧玲一句話不說,就那樣看著秦二柱,她看出秦二柱是真的動感情了,這大大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秦二柱明明有那么多的女人,他身邊有數之不盡的鶯鶯燕燕,哪個都比她漂亮,哪個都比她年輕,哪個也都比她有錢,為什么他會對自己有感情呢?
就是因為她是他第一個女人?
原來那個人是鄭小剛……秦二柱話音越來越低,到了話音最后幾乎聽不到聲音。
路上老鐘叔就是和秦二柱說了這件事情,因為老鐘叔也覺得有些事情很蹊蹺,為什么張巧玲一去鎮里了,秦二柱就出了事情。
秦二柱內心很是掙扎,他對自己說不可能,不可能,尤其是在鎮政府六樓看到張巧玲背影的時候,他還是選擇相信她,但現在,顯然已經沒有什么好相信的了。
秦二柱相信世間人心險惡,卻沒有想到家人和自己的女人也要一起防備著,張巧玲為了老情人出賣了他,老李為了官職出賣了他,他秦二柱自己因為對張巧玲的感情出賣了自己,讓自己一再的選擇相信張巧玲,選擇一個得不到滿意答復的結果,現在他終于死心了,徹徹底底的死心了。
巧玲,如果是你要我這條命,我可以給你,但是你為了別人要我這條命,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秦二柱握緊了一下拳頭,咬牙讓自己把話說出口:我明早,我送嫂子回家。
張巧玲聽出了秦二柱刻意咬重了嫂子二字,不知為什么,她的心也很酸,對秦二柱有很多的不舍,她還想要說什么,但秦二柱已經拿起外套打開宿舍門離開了。
空蕩蕩的屋子里剩下了張巧玲一個人,回想起和秦二柱有關的日子里,開心的場景,張巧玲想,為了曾經拋棄過她的鄭小剛去傷害真心喜歡她的秦二柱,這真的值得嗎?
秦二柱走到街上沒地方去,就想到了上次去過的夏穎的酒店,就打了個的士,坐車去了。
夏穎的酒店還沒有打樣,外面閃亮的霓虹燈高掛,大老遠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燈光閃耀奪目之下給人帶來一種朦朧的感覺。
下了車秦二柱都忘了付車錢,就直奔酒店內。
的士司機沒有料到秦二柱會忘了,一回身就發現秦二柱人沒影了,于是下車就追進了酒店。
秦二柱剛到吧臺,點了一瓶酒,鉆入酒店的司機就一眼看到了他,上前拉住了正在喝酒的秦二柱:你這個人,坐車怎么不給錢!
老子喝酒,別煩老子,沒給錢?諾,這些夠不夠,這些夠不夠?不夠都給你,都拿走吧!秦二柱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把錢包里的兩千塊錢全部都給了司機。
這司機一個月都賺不了這么多錢,他過是來要車費的,還以為秦二柱是坐霸王車的,剛想要問他要錢不給的話教訓他兩下子,誰知道秦二柱一下子給了他這么多,倒是把他嚇了一跳,拿著錢包不敢動地方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往秦二柱手里塞他還不要,這可真的愁死他了。
秦二柱你瘋了。這個時候夏穎接到服務臺的員工電話,就急匆匆的放下了其他的事情趕過來,一看這里的鬧劇,就有些惱怒。
夏穎從司機手里拿過錢包,從里面翻了張面值最小的零錢:這些夠不夠。
夠了夠了。司機可算解脫了,這下終于能拿錢走人了:還多了一些呢。
多的不用找了,走吧。
我要吐槽本章《77.第七十七章 嫂子除了想要這個還要啥》: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