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78.第七十八章 你想知道我這個爺們有多純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8節第七十八章 你想知道我這個爺們有多純嗎
司機就離開了,夏穎看著秦二柱不停的往嘴里倒酒,心中就奇怪到底是怎么了,卻又不好問。
夏穎,我和你說,這次我脫險……我很開心……又很開心。秦二柱又拿起了酒瓶子對著嘴喝。
夏穎一把拿下了他手里的酒瓶子:什么事不能振作點,喝什么酒,你還是不是爺們?
是爺們,純爺們,你別不信啊!秦二柱已經有些醉了,說話糊里糊涂的,還伸手捏起了夏穎的下巴來,挨近了她酒氣撲鼻的說道:你想知道我這個爺們有多純嗎?想不想知道?想不想知道?想知道?走,咱們包房去!
夏穎知道秦二柱喝醉了,也不和他計較,架著他的胳膊把他架到了一個包廂里,然后就出去給他找醒酒的東西了。
就在夏穎走后,秦二柱翻身從沙發上起來,下地搖搖晃晃的推門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嚷嚷著:我還能喝,還能喝呢。
夏穎從樓上下來了,拿了醒酒湯,正好撞見跑出來的秦二柱,就又把他給拽了回去,喝了許多醒酒湯,秦二柱才稍稍好了一點,有了一點思維。
等秦二柱徹底恢復意識以后,他猛的發現自己躺在夏穎的懷里很不對勁,于是坐起身來,和夏穎保持著距離。
怎么了?夏穎見現在的模樣很好笑,之前還和自己說那些丟人的話,現在居然知道害臊了,果然酒是一件讓人迷失本性的東西,不過她還滿喜歡他喝完酒以后的樣子,很有男人味也很壞,讓她這個混跡在黑道女人也被他問得有些臉紅。
現在想想,夏穎還覺得臉有些發燙,她心里想,難不成自己對他動心了?
秦二柱用讀心術讀了一下夏穎的內心,知道了她的想法以后,他就往離她更遠的地方湊了湊。
夏穎撅起嘴來,咬牙說道:秦二柱,你忘恩負義,你忘了剛才是誰給你喝醒酒湯了,是誰照顧你了?現在酒醒了就躲得遠遠的,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點良心啊。
你看你把我說的。秦二柱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以前他可不會被她一個女人幾句話給堵回去,只是他現在實在是沒有這個心情。
虧你是個老爺們,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夏穎賭氣的說道:不知道之前是哪個王八蛋,喝完酒就不認識人不說,還和人家說叫人家見識見識什么叫純爺們,先到好,我看還不如醉酒那陣有男子氣概呢,現在醒酒了就是個孬種。
秦二柱有些生氣了:你怎么這樣說人嗯。
是你把我氣的,誰讓你躲得我那么遠了,既然你不同意和我處對象,當初就別答應我,現在弄得我什么身份也不是,既不是女朋友,又不是朋友,還有做好事還是豬八戒照鏡子兩面不是人,都不能讓人家念著我的好。
你想讓人家念著你的好?秦二柱問道。
夏穎點頭:那是當然了。
不料這個時候秦二柱已經過來到了她的面前,與她挨著的距離非常近非常近,她盡管見過很多大世面,但依舊是個女人,面對男人的接近,她的心不亂跳才怪。
城里人多半都開放,年輕輕輕的小學生在學校都處對象談戀愛的,還做那種事情,更別說夏穎了,她也不是什么處,但是她從第一眼見到秦二柱開始,秦二柱這個男人就對她有很大的吸引力,她沒有辦法抗拒自己喜歡他,更控制不住他接近自己時,自己那快跳不止的心臟。
你,你要做什么?
不是你讓我挨近你一點嗎?秦二柱本身心情不好,就想拿夏穎開開心,他名義上和夏穎處對象都已經有幾個月了,但是還沒有碰過她,他今天也沒有想碰她,就是想逗逗她玩。
夏穎皺了一下眉頭:也沒說讓你靠的這么近啊。
要是我一離開,你又說遠了怎么辦?我可不想讓別人說我沒有良心。秦二柱戲耍夏穎的說道:你不是怪某人答應了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是純爺們卻沒有演示給你嗎?那我秦二柱演示給你看好不好?
你!你!夏穎不好意思說想看,又不想說不想看。
媽的,敢調戲老子的女人是不是活膩了!包廂的門忽然被人踹開,一個剪著雞冠子發型的男人走了進來,手上戴金表,身穿名牌,一半臉上還紋著一個半面老虎的團,看起來猙獰嚇人,他身后還跟著一幫小弟。
夏穎一見這個男人,本來是笑臉的,一下子崩了起來:陳老虎,你少他娘的胡說,誰是你女人。
陳老虎?秦二柱念叨這個名字,他聽說過這個名字。
在市里有個大型的黑道幫派,叫虎頭幫,里面的二幫主就是綽號叫陳老虎,除了因為他有半面臉紋了一個猙獰的老虎頭像,還因為他做事狠毒,決斷,打起架來跟玩命似的,所以就得了這個陳老虎的綽號,叫來了以后人人都知道有陳老虎這個威猛的人物了,輕易的是沒人敢惹他。
陳老虎原名叫陳威,說起來還和秦二柱有些緣分,都是老家是尾水鄉的,聽說以前陳老虎沒有進黑道之前還在三吉村的大集上賣過羊,那時候誰也沒想到當時的陳威成了為了陳老虎以后會有這么大的威力。
秦二柱還很好奇,這個夏穎怎么認識陳老虎的,還有這個陳老虎怎么說夏穎是他的女人,該不會又要惹上一場麻煩了吧?
正要想走,秦二柱轉念一想,輸人不輸陣,他啥也沒做怕個什么,別說是一個陳老虎來了,就是來他十個八個陳老虎,再加上虎頭幫的老大來了,他秦二柱有理走遍天下,說什么也不怕他,大不了就干一仗,他也不是吃素的。
知道我的名諱還敢和我叫號,誰給你小子這么大的膽子。陳老虎趾高氣揚的說道,他已經對夏穎窮追很久了,怎么反而沒追上,還讓眼前這個小子撿了便宜,于是越看就越不順眼。
都是大老爺們,如果是為了怕什么活著,還不如把臉蒙到褲腰里。秦二柱把擋在自己身前的夏穎推到身后,上去就給了陳老虎一下子。
陳老虎做大哥很久了,哪個不是對他恭恭敬敬的,唯獨遇上了秦二柱不怕的,也來了精神,兩個人甩開膀子扭打一團。
起初秦二柱敗下陣來,因為他個子沒有陳老虎高,身材也沒有他那么壯實,不過幾個回合以后,秦二柱看出門路,知道陳老虎是個只會拼力氣的花把勢,便利用自己的靈巧腦袋瓜想了個主意,假裝去打他的肚子,卻實際在他向前撲來的時候絆了陳老虎一跤。
陳老虎的手下見自己的大概第一回吃癟,都笑成了,被陳老虎狠狠的瞪了一眼,全都不吱聲了。
夏穎感覺很感動也很興奮,她明面上是個酒店經理,實際上和這些道上的人也有不少牽扯不斷的瓜葛,以前都是她護著別人,這么多年秦二柱還是第一個把她護在身后的男人。
記住,今天老子打你打的解氣,所以放過你,不然非得打得你喊爺爺不可。秦二柱干敗了陳老虎好幾次,得意的望著掛了彩的陳老虎說道,借著酒勁,他也沒顧上他是什么身份,就伸出手來翹起大拇指然后讓拇指沖下,朝著陳老虎晃了晃。
陳老虎一抹嘴角,留下一句讓秦二柱等著的話,就帶著那幫小兄弟走了,他之所以單挑秦二柱,也是礙于夏穎的面子,不然換做別人,他早就叫人一起上了,但看著剛才秦二柱打了雞血似的架勢,怕是一群人都不是對手,尤其是和秦二柱交手的時候,陳老虎感覺秦二柱身上發出一種無形的阻力,讓他無法靠近他的邊。
又是一年春天,春暖花開的,到處是一片生機。
而秦二柱身邊的好事,就如這復蘇的春花一般,好事連連的,主要是他通過過年開年會的時候,結識了幾個領導,其中有縣里的高書記,還有秦秘書。
這秦秘書和秦二柱最為交好,秦二柱和秦秘書說,姓秦的五百年前是一家,就認他當了給大哥,秦秘書很高興,關鍵是偶爾能從秦二柱這里撈到油水更讓他高興,于是在和副縣長他們說了些好話,可算讓秦二柱從計劃生育部門解脫了,正式在鎮里稍稍扎下根來,當了個鎮政府名副其實的書記。
弄了這個頭銜除了要盯著鄭小剛不搗亂,還得給那個秦秘書塞錢,雖然姓秦的是一家,可秦二柱心中真他媽的想罵那個秦秘書,他給他塞了那么多票子,才給他弄到這個位置上。
秦二柱最近右眼皮總是跳個不停,老話講左眼跳財右眼跳災,怕是鄭小剛他們又坐不住了。
果然早上一到辦公室,水靈就悄悄跑過來,告訴秦二柱,她有些察覺出鄭小剛正打算算計他。
現在鄭小剛懷疑起水靈了,加上他最近又迷上了個叫女人李慧的女人,那女人比水靈風騷的多,他當然選擇能吃到嘴里的肉,不會在搭理水靈了。
我要吐槽本章《78.第七十八章 你想知道我這個爺們有多純嗎》: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