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0.第八十章 有好戲可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0節第八十章 有好戲可看了
忽然門鈴響了起來,鄧嬌嬌表情有些不高興,站起來氣嘟嘟的去開門,開門一看是鄧立新,就不敢板著臉了:爸,二柱哥來了。
鄧立新一聽秦二柱來了,他就有些表情不對勁,一直以來他都和秦二柱說要推薦他到縣里什么的,但一直只是答應卻不辦事,現在秦二柱親自找上來了,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答復他。
舅舅可真是大忙人,我去你單位找你都沒找找人,所以我就來家里找你了。秦二柱帶著質問的口氣。
他被鄭小剛誣陷進局子的時候,這個平時說對他千好萬好的舅舅不但沒出現,事后也悄聲無息的躲著他,能不叫他感到生氣。
鄧立新也不怕秦二柱質問,心說你一個窮小子指望著我幫你,你也得拿錢啊。
這些話秦二柱都用讀心術讀出來了,他從手提包里,拿出了兩萬塊錢,拍到桌子上。
二柱,你這,你這是什么意思。鄧立新眼睛看著那兩摞錢,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秦二柱一眼,他就靠他那點工資,是咋弄到這么多錢的。
舅舅嫌少?秦二柱又從兜里拿出了三萬塊錢,這一舉動都把鄧立新的眼睛看直了,他是壓根都沒有想到秦二柱會有這么多錢啊。
鄧立新動心了,他以前剛見到秦二柱的時候,是想幫他,可想到走關系什么的錢都得自己花,還撈不著油水,所以他就把秦二柱這個外甥的事情給撂下了,現在秦二柱竟然拿出這么多錢來,不為別的,就為了這些鈔票,鄧立新也覺得自己不能不幫秦二柱。
咱們都是親戚,你和舅舅扯這些干啥,你放心,就是沒有這些錢,舅舅也不會不幫你。鄧立新雖然這么說,但心里還惦記著秦二柱能否再加點。
秦二柱心里冷笑,臉上笑容沒有什么變化:事歸事,舅舅你看這些夠了嗎?以后外甥官場上還得靠你指點呢!
行行行。鄧立新笑容滿面的答應下來,知道秦二柱這么有錢,當然要把他當成財神爺一樣供著,哪敢說個不字。
秦二柱起身夾起了包:那我先走了,舅舅在縣里那邊安排好了和我說一聲,總之你盡力而為,就算不給我弄到縣里去,你也好歹帶我見識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鄧立新拍著胸脯保證:一定,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下個月十六號,周日,縣長小舅子結婚,就是和以前尾水鄉的女鄉長吳水秀結婚,到時候會有很多人去,我覺得二柱你也應該參加,借此機會和縣長認識一下更好。
吳水秀?秦二柱一聽這個名字打起了退堂鼓,心里還有些疑惑:她不是他的情人嗎?
誰知道吳水秀咋那有本事,走這一步算是走對了,發達了,所以說世事難料哦。
秦二柱想了想,縣長的小舅子結婚,一定有很多人看在縣長的面子上參加,自己如果去了,一定能結識很多人,給鄧立新的五萬塊錢也就不能白花了,不過一想到是去參加吳水秀的婚禮,他的心里就跟亂麻似的,說不清是咋的才好。
那就這么說定了,周日那天我開車去接你,你穿好點的,我聽人說,副市長還要去捧場呢。鄧立新叮囑著,見秦二柱面色不怎么好看,有些擔心:二柱,你怎么的,是不想參加?
沒有。秦二柱搖頭。
秦二柱暗中罵自己,干嘛想那么多,好不容易有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輕易放過去,管他是吳水秀結婚還是誰結婚,就是自己親媽改嫁,這回他也得去,再不往上爬,他早晚得被鄭小剛那只老狐貍給算計了。
到了正日子,還沒等秦二柱收拾好,鄧立新的小汽車就停在了他家的樓下。
這年頭有錢就好辦事,自從秦二柱給鄧立新送去了那五萬塊錢,鄧立新這個舅舅反而變成了他的孫子了,凡事雖然說不能都想著他,但也不想以前那樣光答應不辦事了。
坐車到了市區內,車水馬龍的大城市街道里,遠比秦二柱工作的小鎮上和縣里要大的多,樓一座比一座高,簡直是秦二柱做夢都想不到的那種繁華。
縣長的小舅子在市中心的一家海天大酒樓舉辦的宴會,樓上樓下三層全包了,弄的特別隆重和喜慶。
秦二柱心道還真不得不佩服吳水秀,這再婚找的男人可真排場,如果鄭小剛看到了還不得把鼻子氣歪了,只怕是以后鄭小剛也沒什么好果子吃了。
這么一想秦二柱還挺巴望著看到吳水秀收拾鄭小剛的場面。
正想著,外面又來了一些車,忽然人呼啦的一下子熱鬧了起來,秦二柱還以為是什么重要人物,一回身看到那車的款型,就立即明白了,就湊到最前面等著看熱鬧。
鄧立新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就問秦二柱說道:這車也不算太好,應該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二柱,看你這樣子你好像對這車的主人挺熟悉的?
舅,你就看著吧,馬上好戲開演了。秦二柱賣關子,沒有解答鄧立新的問題。
車上的人推開了車門下了車,有些人早已經預料到了,沒有什么驚訝的,有些人則是悄聲議論著什么,但都不敢太大聲。
鄭鎮長,沒想到你也來參加這次宴會啊,快請進,一會接親的車馬上就到了,我們好站在最近的地方看新娘子,我可聽說新娘子特別漂亮。秦二柱熱絡的迎了過去,拉著鄭小剛的手,好像親兄熱弟一般。
只有明白人,在聽到秦二柱對鄭小剛說的話時,捂著嘴偷偷的樂,都知道鄭小剛肯定無法接下句。
在來參加吳水秀婚禮的前一天,秦二柱就聽到水靈說,吳水秀也給鄭小剛下請帖了,這可樂壞了秦二柱,那時候還擔憂鄭小剛不能來呢,后來一想有縣長這層關系,副市長都給面子來參加了,別說鄭小剛這個小鄭鎮長,鄭小剛是不得不來,也不敢不來啊。
呵呵,是,早就聽說譚秘書長的新娘子很漂亮。鄭小剛皮笑肉不笑,這次來參加婚禮,他真是啞巴吃黃連,只能任由別人看自己笑話。
好,一會多喝幾杯,再去鬧洞房去。
鄭小剛胳膊搭上秦二柱的肩膀,裝的也十分親切,卻咬牙切齒的說:二柱兄弟這么開心啊,難怪,老同學結婚了,嫁了這么好的人家,你是該替她好好開心啊。
是啊,最開心的還得是你啊鄭大哥,說到關系近,你們倆的的關系可不一般啊……
鄧立新從一旁聽話音就聽明白了,一邊忍住笑,一邊想自己的外甥也夠損的,人家鄭小剛被迫來參加自己前妻的婚禮就罷了,你還這樣挖苦人家,傷口上撒鹽,這些也不愧是一項好戰術,以后鄭小剛怕是要一蹶不振了。
人群里熱鬧起來,因為接親的婚車回來了,站在門口外面的人緊忙點起爆竹,喧鬧聲中迎進了一對新人。
新娘子漂亮,新郎也不賴,天作之合啊。秦二柱發表著感言,說實在的,他看到吳水秀和別人結婚了,心里著實不好受,不過想到她能有她的幸福,他感覺挺欣慰的,但愿這個譚秘書長別像鄭小剛這樣的小人才好。
吳水秀和譚秘書長穿越人群的時候,她目光越過了鄭小剛首先看向了秦二柱,然后又收回了視線,臉上的笑容很牽強。
鄧立新把秦二柱從鄭小剛身邊拉開,把他帶到一個大伙不注意的地方,指著遠處一個人說道:你看到了嗎?那是縣長,站在他身邊的那個是副市長方冬貴。
那那個年紀大的女人呢?秦二柱覺得方冬貴挽著的那個女人倒是比方冬貴更顯得氣質不俗。
呵呵,說起她啊,嘖嘖,這可話長了,她是市長的妹妹,叫梁玉,因為不能生孩子所以嫁不出去,三十五了才結婚。
秦二柱點了點頭,又發覺有些不對勁:可那方冬貴好像……
可不是比她整整小十六歲呢。鄧立新看秦二柱一副驚訝的模樣,又指向一對正在交禮單的一男一女說道:那算什么,你看那蔣廳長,今年六十,眼看著要退休了,還娶了個二十**的漂亮女人呢,這年頭有錢有地位什么都好使。
在心里一一記下這些人的長相和職位,秦二柱逐漸心里有了底,他現在官職太低微,估計根本都不能和副市長他們搭上話,于是他就把目標放在了那個蔣廳長身上。
開席了,秦二柱走到了蔣廳長那桌,沒想到說這邊這個桌子要安排給副市長,一圈人除了蔣廳長夫妻其余人都走了,秦二柱也正想撤退呢,就見陪著副市長愛人一起來的吳水秀喊住了他。
二柱,你留下吧,你姐夫酒量不好,你替你姐夫陪著各位領導多喝幾杯。吳水秀交代著,將打算要起身離開的秦二柱按下肩膀,意思讓他坐下別動。
秦二柱心里納悶,這吳水秀不是誤會自己對她始亂終棄了,才找了譚秘書長相好的嗎,現在按說她應該處處打壓自己才對,怎么反而又提點自己的意思呢。
女人的心是沒法猜測的,不過既然吳水秀讓他留下,他就留下,正好他還不愿意走呢。
我要吐槽本章《80.第八十章 有好戲可看了》:

游客14.215.161.* 說:別拿符號代替文字還有很多錯別字

2017-12-05 20:07 回復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