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1.第八十一章 四海麒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1節第八十一章 四海麒麟
宴席上幾人聊得挺熱鬧,鄧立新借著秦二柱的光也做到了這個桌子來,他沒少暗中給秦二柱使眼色,指點他哪個人該結交,哪個人一帶而過。
因為和秦二柱聊得很投緣,蔣廳長給秦二柱留下了電話,他說自己老家也是董家莊的,所以見到家鄉人很親切,秦二柱就撿村里改變的事情和他說,聽的蔣廳長津津有味的,都忘記了吃菜了。
秦二柱也有時候也針對市里對農村改革的事情發表一些意見,給山村修路,建造工廠增加工作,減少村里人外出務工的事情,副市長沒有發表什么意見,但他的愛人卻多看了秦二柱幾眼,通過讀心術,秦二柱知道自己的談論引起了她的注意。
從官這么久,秦二柱已經養成見什么人說什么話,所以別看在座的都是高層領導,但都和他聊得來。
宴席散會了,梁玉還給秦二柱留下了一張名片,告訴他以后有事都經常聯系,這是秦二柱求之不得的。
鄭小剛見秦二柱陪著這么多高級領導,就也走過來送他們,但是因為經常有人舉報鄭小剛貪污受賄,還有作風不正的事情,他們對他的態度不是特別好。
秦二柱,你少得意,你以為吳水秀會幫著你當官?少做夢了。送走了那些高官們,鄭小剛沒有必要裝好臉色了,就氣不過的對著秦二柱來了這么一句。
秦二柱覺得鄭小剛真是好笑:不用你他媽的替我操心,你還是多想想自己的那點事兒,最近你的作風問題越傳越大了,你慎重一些吧,別對我吹胡子瞪眼的,在這婚禮上你要鬧出什么事來,老子倒無所謂,可惜的是你啊鄭大鎮長。
秦二柱你從這里人模狗樣的,等回去的!
鄭鎮長是在要挾我啊?哎呀我好怕怕啊。秦二柱嗤笑著鄭小剛,看著他生氣的模樣,他舒坦極了,這小子吃癟那是活該:可鄭鎮長你別忘了,如果你真的能輕而易舉的把我弄下去,上次你陷害我的時候,我就不會從局子里面出來的。
這些話氣得鄭小剛干瞪眼,他現在的確是動不了秦二柱,一來秦二柱有個在縣里工作的舅舅,而來最近那些上級開始有些護著他說話,官場上就怕用錢打點,秦二柱收買了那些人的人心,他更加的不好對付他了。
鄭鎮長,你先喝著,我失陪一下啊。秦二柱不再理會青著臉的鄭小剛,轉身去了洗手間。
為了陪那些酒量好的高管,秦二柱喝了七八瓶,還好啤酒度數不高,沒至于把他喝趴下。
到了外面,看著被人群簇擁著去了新房的吳水秀和譚文,秦二柱覺得自己的情緒應該比鄭小剛的情緒還要復雜,那又能怎樣呢,眼下辦了婚禮,吳水秀嫁人的事情就已經塵埃落定了,想阻止都來不及,何況他現在根本沒有阻止的能力。
下班回家,秦二柱進屋洗了個涼水澡,現在已經入夏了,天氣悶熱的很,一天不洗澡渾身都是味,為了不成為臭男人,秦二柱當然好好好收拾收拾。
在浴室里,秦二柱忽然聽到有敲門聲,他去開門,就見陳老虎帶著幾個弟兄從他家門口,手里拿著棍子,都是家伙事,看來是來找他報仇來了。
聽說你最近官當的不錯,哥幾個是給你添點堵來的。陳老虎一把推開秦二柱,進了屋子,那兄弟幾個想要打砸,被他攔下:今天打這小子一個人就夠了,而且爺我還不用你們。
夠爺們啊,上次被我打得狗吃尿,現在還有種和我單挑,不愧是陳老虎。秦二柱話里帶著嘲諷的意味,說得陳老虎惱羞能怒。
給你小子臉你還他媽的不要臉,今天可不一定是誰把誰打趴下跪著喊爺爺呢。陳老虎一伸手,就抓住了秦二柱的胳膊,設想到被秦二柱么一躲,只撕下衣服的一塊布來,但看到秦二柱的肩膀,他忽然停下了手,一副震驚的模樣。
你們都給老子我出去。陳老虎命令著他手下的那幫兄弟,等他們離開后,靠近了秦二柱,扒著秦二柱的肩膀看了半天:真的是……
秦二柱弄不明白陳老虎是抽了什么風,一會打一會不打,還有些神神叨叨的,就不樂意了:陳老虎,你他娘的老看我的肩膀干什么?
四海麒麟,果然是四海麒麟。
什么四海麒麟?秦二柱看自己的肩膀,只是干凈的皮膚,哪有什么四海麒麟,但陳老虎說的四海麒麟又是什么玩意?
你還不知道?但是我師父說已經見過你了……陳老虎說道,看著秦二柱的肩膀,還是若有所思的。
秦二柱不認識什么陳老虎的師父,但用讀心術一解讀之下,知道了那個給自己指點迷津,有時候出現,有時候不知蹤跡的老人就是陳老虎的師父。
我師父叫劉伯清,是劉伯溫七十二代傳人,上能占天卜地,下能預知未來。別看陳老虎是個道上的人,不過一提起劉伯清,滿臉都是崇拜之色。
哦,我是見過他。
我師父他們劉氏一族,世代保護四海麒麟,每三百年四海麒麟出世,時而是件國寶,時而化作器物,但是今天我看到了你,真的是太特殊了,想必師父也見過你了,應該知道你的身份。陳老虎說的一本正經的,根本不像是在說一個故事:四海麒麟現在就在你的肩膀上,你看不到他有可能是你還沒有開神之眼的緣故,怪不得上次我和你交手,總覺得什么氣息阻擋著我,讓我傷不了你,原來你是四海麒麟這一世的宿主。
秦二柱聽了有些害怕,宿主這一詞好像挺嚇人的,該不會是等這四海麒麟長成了自己就死翹翹了吧。
宿主?啥宿主?!陳老虎和劉伯清是知道這些事內情的人,劉伯清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現在陳老虎知道這些事,秦二柱當然要問他了。
是,四海麒麟現在羽翼未豐,你們現在已經融為一體,你也不算是它什么宿主,不過有了它以后你可是有大作為,前途不可限量啊。陳老虎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對秦二柱已經是一種崇敬:二柱兄弟,你要是不嫌棄,我就拜你為大哥吧。
多一個朋友,少個敵人,秦二柱當然愿意:什么大哥不大哥的,以后你少找一些夏穎的麻煩就行了。
大哥喜歡的女人,小弟當然不敢再染指了。陳老虎嘿嘿傻笑著,他這個外表上看去傻得呼的大塊頭,心思其實很細膩,秦二柱讀到他內心的思緒時才不由得感嘆,說變臉就變臉,然后還和你稱兄道弟,這樣的人以后是會用的著,但也需要防著點。
送走陳老虎以后,秦二柱點著了電視,心卻沒有注意那電視上的節目,他在想著剛才陳老虎臨走之前說的話。
‘四海麒麟和宿主同命,有了四海麒麟的宿主最高境界將會不死不滅,但要達到最高境界就要采陰補陽,用女子的純陰之氣加快修為,進入更高的境界。’
秦二柱因為張巧玲的事,對女人都有些怕了,但想到四海麒麟能輔助自己在官場扶搖直上,他也就不能再憋著自己了。
想到前兩天水靈還抱怨,他為什么不解風情了,秦二柱就準備給她打電話,這個時候電視里傳出的聲音令他停下了動作。
電影頻道播放著一部農村題材電影,故事的女主角劉燕秋是像趙芬一樣,在大山深處的留守女人,她男人早死,一來二去和鄰居李春才好上了,卻最后慘遭拋棄,進城后逐步落入風塵,到最后還是為了一個男人恢復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秦二柱把這部電影從頭看到結局,這個故事像極了他和趙芬,心想寫這電影的該不會是董家莊的吧。
這部電影秦二柱以前看過,里面香艷的情節很多,但因為熱度高,并沒有被電視臺禁播,總之里面的劇情安排的真的非常好,每到關鍵時刻即便沒有露出什么,還是很吸引人,這也就是為什么秦二柱看了很多遍,還是喜歡聚精會神的再看一遍的緣故。
想到了趙芬,秦二柱心里有了個主意,一方面他打算和趙芬重敘舊好,另一方面氣一氣張巧玲那個對自己不忠實的女人。
拿定主意,秦二柱沒有給水靈打電話,第二天就坐車回了村里。
沒等到趙芬家門口,秦二柱就遇上了個老熟人,周四九嘴里叼著個草刺,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晃晃悠悠的過來。
秦二柱?秦書記!見到秦二柱,周四九這個驚喜不已,上前拉住他的手就不撒手,甭提多親熱,一點也看不出來這小子以前怎么諷刺秦二柱。
秦二柱和他是發小,生氣一陣就過去了:叫我二柱就行了。
行,二柱,我也覺得叫二柱比較親熱。周四九是個聰明的人,一看秦二柱的路線,便明白他要去哪里:你是去找張巧玲的,還是趙芬?
我要吐槽本章《81.第八十一章 四海麒麟》: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