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3.第八十三章 叫春的母貓真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3節第八十三章 叫春的母貓真多
受不了了就用你那胡蘿卜做給我看。秦二柱沒好氣的說,這些話以前他是絕對不會和張巧玲說的,現在不同了,他實在無法原諒她對他做的事。
戲已經做到這份上了,秦二柱覺得夠了,除了折磨夠了張巧玲還擔心再繼續下去自己會入戲太深,于是將她緊緊摟著自己的脖子的手拉下去,轉身就打算走。
秦二柱,你不是人,你咋能這么對我,都到現在了,你讓我自己怎么辦。張巧玲氣急了,可她知道攔不住秦二柱,誰讓他一開始就是打著耍她的念頭才和她那什么的呢。
秦二柱看也不看張巧玲就推門出去了,緊接著她就追了出來,但已經遲了。
緊接著張巧玲聽到隔壁院子傳來開門聲,還有趙芬見到秦二柱欣喜萬分的招呼聲,張巧玲坐在院子里的木板凳上,整個人跟傻了一樣。
這時老高家養的大花貓跳上了張巧玲家的小屋房頂上,像嬰兒一般叫著,一下子驚醒了張巧玲,隔壁院里還傳來男女說話的笑聲,她一生氣撿起地上的石頭,砸向房頂的花貓。
叫什么叫,看你一副騷樣,發春了直叫喚就以為能引來全村的公貓追你屁股后面跑啊!
隔壁趙芬聽到了張巧玲的話,知道是沖著她和秦二柱來的,就不客氣的說道:有的人身后都是野男人,但最后晚上能用的只有蘿卜,唉,真不知道到冬天了她沒有蘿卜該用什么。
氣得張巧玲咬牙跺腳,卻無可奈何,為了不再聽趙芬諷刺自己,就躲進屋子去了。
秦二柱在趙芬家里吃了飯,準備留下過夜,誰知道他命不好,趕上來這一次,趙芬來月事了,這下怪弄得他挺失望的。
晚上和趙芬住進了一個被窩,秦二柱還是有些不甘心,不能占有她,就過了一把手癮,舒舒服服的摸了一宿她的大葫蘆,弄得他有些差點沒控制住,這一夜他終于不再是為了張巧玲的事心亂如麻了……
周一的早上,周四九就來到了秦二柱的辦公室。
從包里掏出一個報紙包,周四九仍在了桌子上,帶著一副驕傲的模樣:你點點夠不夠五萬。
秦二柱趕忙扯了周四九一把,然后跑去門口,打開門看了看,確定沒有人聽聲以后長舒一口氣:把東西帶上,我們換個地方談,正好請了個重要人物幫著做參謀呢。
周四九很高興,樂顛顛的把錢塞進包里,和秦二柱來到了夏穎的酒店。
一到酒店門口,周四九驚訝得合不攏嘴,他以為他以前去過的酒店就夠豪華的了,沒想到還有更豪華的。
二柱,你真夠哥們,當官就是不一樣,豪爽啊。周四九心里那叫個舒坦,之前他還擔心把錢給秦二柱了,萬一辦不成事該咋辦呢,可看到秦二柱這么豪爽,他的心真是踏踏實實的落地了。
秦二柱不喜歡別人拍自己馬屁,不過不代表討厭別人對自己說好話,他見到周四九崇拜自己的那副模樣,心里感覺特別牛逼,腰板拔得溜直:那可不,以后跟哥混,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想當官還不是小菜一碟!
就是,我以前就看出二柱你不是池中物。
我可沒看出來。秦二柱哼了一聲,正說話間,就看到陳老虎等人來了,他身邊還出現了一個新面孔,大約是十**歲左右的樣子,臉上稚氣,面色冷冰,穿著一身保安制服,一眼看上去有一種特殊的氣質。
秦哥,你來了?怎么不快請。陳老虎上來就先和秦二柱說話,把周四九晾在了一邊上。
周四九不服氣,好歹他也是秦二柱帶來的客人,怎么大塊頭都不注意自己呢。
老虎,這是我打電話和你說起的四九,我小時候的發小。秦二柱看出周四九有些不樂意,他也不嫌費事,就替他做了一下介紹。
秦哥的朋友?行,那就是我陳老虎的朋友,咱們都進去吧。一行人進到預定好的包房里,陳老虎的小弟分別給他們點了煙,喝了點茶水以后,陳老虎才又開腔,指著那個穿保安制服的小伙子對秦二柱說:秦哥,我知道你在鎮里缺人手,這小伙子沒話說,誠懇老實,你就帶回去用吧。
周四九還以為和陳老虎介紹人是和自己搶飯碗呢,正想說什么,被秦二柱拉了一下胳膊,把話便咽了回去。
我看這小伙子氣質不俗,以前在老虎你手下是做什么的?秦二柱想彈煙灰,卻沒有發現煙灰缸在那里,那穿保安制服的小伙子就立即過來,伸出手來給秦二柱當煙灰缸接煙灰。
秦二柱當然不能往他手上彈煙灰,于是就掐掉了煙,看了陳老虎一眼。
秦哥知道為什么我叫他去你身邊了吧,他除了功夫了得還有眼力見。陳老虎一臉自豪的表情,顯然為他的手下機靈乖巧感到得意:他辦事只要你信得過,就一定能放心。他以前在我開的洗浴中心當保安,后來我發現他挺機靈,辦事能力強,這不他還為了救我,前幾天險些喪命呢,這樣的人可遇不可求啊!
是啊。秦二柱點點頭。
二柱,你看我這事咋辦呀。周四九沒有眼力見,見縫插針就岔開了話題。
秦二柱接過了那五萬塊錢,放到自己的包里:我正想和你說這事呢,鎮里的治安大隊需要個副隊長,你就先到那里工作吧。
才一個治安隊的副隊長?
陳老虎看不慣周四九嫌東嫌西的樣子:一個副隊長怎么了?好歹是鎮里的官,現在當個村長都搶破頭呢,你小子托了我秦哥的福直接進到鎮里工作,還當個管事的,你咋就不知道知足。
周四九聽說過陳老虎的名號,見他都聽秦二柱的,為秦二柱辦事,便不敢在多說什么。
一頓飯下來,周四九算是被陳老虎給幾杯就灌趴下了。
秦二柱則是又接連喝了好幾倍,還是沒啥事,心說當官以后沒想到連酒量都長了,緊接著又是幾杯,喝得他有些胃不舒服了,擔心一會萬一吐了到丟臉,就想出去一趟洗洗臉精神一下。
從洗手間回來,秦二柱看到了一對勾肩搭背進到隔壁包廂的男女。
秦二柱覺得那女的那身衣服好像從哪里見過,就走到了包廂門口,正好服務員進去送菜單,門開了的時候,秦二柱看到了里面女子的臉,立即就想起來了,這不是蔣廳長的小媳婦鐘倩雯嗎。
兩位你們誰點餐?服務小姐問那對男女說道。
那男的穿的很時尚,長得俊俏白凈,像是風流的花花公子哥,他摟著鐘倩雯的肩膀,一伸手從服務員手里接過菜單,翻開和鐘倩雯一起看,然后語氣膩死人的問道:寶貝,你想吃什么,盡管點別客氣,今天我請客。
還挺會裝風度的,還是和以前一樣我請客吧,服務員,這菜單上最好的我都要了。鐘倩雯交代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就推門離開,從門口看到了秦二柱:先生,你是找不到你的包廂了嗎?
噓!秦二柱做噓聲的手勢,奈何服務員已經把話說出口了,里面的人也已經聽見了。
鐘倩雯聽到外面有人聽談話,慌張起來,趕緊和那帥氣的男人保持距離,然后站起身走到門口,她心里祈禱著千萬別遇到熟人,一看到秦二柱,她才稍稍松一口氣,可沒有完全放心。
我沒記錯的話,您是……
我是秦二柱,上次譚秘書長結婚咱們一桌吃飯,我就是那個在鎮上當書記的那個。秦二柱說道,看到屋子里那個男人也走了出來,心里已經明白他們兩人是一對勾肩搭背的狗男女,但不能說出口,為了化解鐘倩雯對自己的猜忌便裝作不知道的問道:這位是你的弟弟?
不,不是我弟弟。鐘倩雯真的是沒有弟弟,如果有的話,她更容易撒這個謊了:他是我女兒的家教老師。
秦二柱挺驚訝,鐘倩雯有孩子了,蔣廳長都那么大歲數了怎么能生,該不會是別人替他撒種施肥的吧。
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孩子了。
是,我孩子今年六歲了,在學鋼琴,姚光是我的大學同學又專攻音樂,我就請他當家教了。鐘倩雯掩飾內心的慌亂:這不,他愣是不收學費,說喜歡我家孩子,但我覺得過意不去就請他來這里吃頓飯。
哦,是這樣啊。秦二柱暗笑,你當我秦二柱是傻子嗎?
鐘倩雯點頭,只有她自己知道,手心里都是汗水,秦二柱官很小,換做別人她可以不在乎,不過不知怎么的秦二柱給她一種壓抑感,讓她害怕和擔心。
譚庭長沒有來?
沒有來,他今天出……出差二字不等鐘倩雯說出口,就看到出來找秦二柱回去的陳老虎過來,她嚇了一跳,姚光下意識的將她摟在懷里。
陳老虎本來找到秦二柱想要說些什么的,一看到這一幕,眼里劃過一絲竊喜。
走,回去喝酒吧。秦二柱知道撞破人家的**不是一件好事,于是接著陳老虎來找自己,就借個臺階下。
我要吐槽本章《83.第八十三章 叫春的母貓真多》: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