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4.第八十四章 下面都濕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4節第八十四章 下面都濕了
望著秦二柱和陳老虎走了,鐘倩雯有些怒意的掙開姚光摟著自己的手,眼睛惡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你干嘛給我添亂。
寶貝,我也不知道,這不是看你嚇到了,我才……姚光嘴很甜,知道女人心里想的什么,尤其是他已經摸透了鐘倩雯的心:你就原諒我吧,再說他不過是個小小的書記,怕什么嘛。
被姚光這么一安慰,鐘倩雯平靜許多,被姚光摟著進了包廂。
周四九進到鎮里工作,沒有住處,秦二柱就讓他住到了自己的宿舍來。
讓周四九來自己宿舍住以后,秦二柱就后悔了,丫的這小子成天沒好道,不是拐了人家科長的秘書,就是看中了食堂打飯的小姑娘,整日帶女人回來,尤其是他還住秦二柱的隔壁,弄得很多天沒有進葷食的秦二柱鬧心巴拉的。
因為鄭小剛懷疑水靈,水靈被調了回來,秦二柱求之不得呢。
這天水靈來秦二柱家里,給他送她包的水餃。
周四九對這個小姨子已經窺探很久,但沒有機會,就湊了過去,假裝不知道水餃是她包的,問道:水餃多錢一碗?
我自己包的。水靈聽出周四九的話音來,剜了他一眼。
那我也要來一碗,憑什么你只給二柱弄福利?我也要。
洗手回來的秦二柱擰了周四九的耳朵:什么的都敢要,小心我告訴你家里的老婆,看你以后咋逍遙自在。
告訴就告訴,我還怕她那個小娘們?我跟你說,別說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要是我和我鬧,我就將她揪過來……話說到一半,周四九才想到這水靈是自己的小姨子,萬一她回去說這些事,他可真就慘了,急忙把話收回來:我就把她揪過來,好好給她按按摩,松松筋骨。
然后呢,嗯?
然后,然后我跪搓衣板求饒。周四九和外面的女人胡扯是胡扯,可他明白跟自己能過一輩子的,只能是自己娶來的媳婦,所以他當然不敢在小姨子面前再說大話了。
這一句話給秦二柱和水靈都逗樂了,秦二柱剛要再說什么,他的手機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接通原來是吳水秀打來的。
得知秦二柱要去見吳水秀,水靈悶悶不樂的,可一想吳水秀是譚秘書長的老婆,對秦二柱的前途有幫助,便沒有什么不答應和不樂意的了。
趕到地方秦二柱還要些心虛,因為他不知道吳水秀到底找自己干什么,不會是要給自己擺一道吧。
他想不起來是聽誰說的,吳水秀誤會自己始亂終棄,所以嫁給了譚秘書長,之前沒有對他怎樣,應該是在等機會,而現在時候到了,她就打算動手了?
這些都是秦二柱內心掙扎的問題,可惜他沒有預知未來的本領,無法知道前景如何。
車笛聲響過,秦二柱一轉身看到吳水秀從一輛小轎車上下來,手里提著個名款包包,身上衣著華貴,花生粒大的珍珠穿成的項鏈戴在脖子上,渾身上下珠光寶氣,和以前當鄉長的時候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你比我先到的啊。吳水秀摸了一下耳邊的碎發,緩緩走過來,從包里掏出了鑰匙:我剛才去美容會館了,想著給你打個電話,沒想到你來的真快,看來我在你心里還是有位置的。
一起進到了屋里,發現除了他們兩個家里空無一人。
譚秘書長呢?秦二柱奇怪,今天周日,譚秘書長理應放假在家才是,怎么不見人影呢,還是說吳水秀為了見他特意把他打發出去了。
他啊,和他的情人去廝混去了。
秦二柱看著說得云淡風輕的吳水秀:你說什么?他有了你怎么去找別的女人。
還有你不知道呢,你猜和他好的女人是誰,就是縣長的老婆……枉費縣長對小舅子這般的好啊,他還不知道他的女人和小舅子搞那種關系。吳水秀冷笑著,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以前她從不抽煙,現在煩心的事多了就漸漸會了:我則是譚文的擋箭牌,提防他姐夫懷疑的。
那你為什么嫁給他,就為了報復我?所以把自己第二次婚姻也交給一個混蛋手上?秦二柱說道,他沒有想到大伙編造的謠言居然真的讓她信以為真,他不過是有事脫不開身沒有去見她嗎,怎么她就信他始亂終棄了。
吳水秀樂了,她現在雖然嫁到了譚秘書長這么好的家庭里,卻變得越來越瘦,臉蛋瘦成瓜子臉了:我怎么會相信那些事,什么始亂終棄?我一直信任你,二柱,因為你是在我最悲傷的時候安慰過我的男人。
那你是因為什么嫁給譚文?秦二柱不解,除了這個原因,還有什么讓她選擇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嗎?
為了你。
為了我?秦二柱不敢相信,他用讀心術讀了一下吳水秀的內心,她內心所想和她說的一樣,這便是沒有摻假。
吳水秀抱住了秦二柱,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開始哭泣起來:也許對于你來說,在我難過的,你不過是給了我幾句最普通的安慰,但那是我一輩子最開心的事情……我嫁給譚文不單單是為了報復鄭小剛那個殺千刀的,也是為了給你當官的路途修橋鋪路,讓你一帆風順的走下去,也算報答你對我的片刻溫柔了。
你怎么這么傻?秦二柱以前和吳水秀保持關系的時候,也不怎么接觸,就算和她在一起,不過是想利用她去當官,怎么她還對自己動情了呢。
這些事都不要再提了……吳水秀緊緊的摟著秦二柱,然后抬起頭來,她伸手撩了一下秦二柱的頭發,眼睛里的淚水滾落下來:你一個人對付鄭小剛實在太難了,所以我要幫你一把。
秦二柱感覺吳水秀憔悴了許多,臉色是那么的蒼白,這樣的女人給秦二柱一種安心的感覺,他什么也沒有吩咐她去做,她就一切都為他想好了,能這樣為他做的人,一定是對他動了愛意的。
今天譚文和他姐在一起,怕是晚上不回來了,二柱,我想你了。
想我的什么。秦二柱故意逗她開心,手隔著衣服撫摸著她胸前的柔軟,多日來他都沒有好好的碰過女人,今天可算可以解解饞了,而且還是和她這么個風韻的女人。
吳水秀破涕為笑:你還是像以前一樣不正經,不過我喜歡。
喜歡我還是喜歡我的兄弟,我蠻想知道的。秦二柱認真的說道。
都喜歡。吳水秀不再多說一個字,熱情的樓上秦二柱的脖子,扯開了他的領帶,吻著他的脖子,秦二柱將吳水秀抱了起來,想要去臥室,不過他想到了更能激發兩人感情的方法,便改走向了浴室。
被秦二柱抱到浴室的一路上,吳水秀已經把自己的衣服脫得干凈,除了下身還有個裙子沒有脫完。
秦二柱給浴缸里面放上了熱水,灑了一些沐浴露,然后也開始脫起衣服來。
不等秦二柱脫完衣服,吳水秀就已經邁入了浴缸,她秀美的大腿不時的伸出浴缸,美足足尖精巧動人,隨著她抬腿,沐浴露的沫子半遮半掩的蓋住她一些敏感的部位,有一種朦朧的美,看的秦二柱的弟兄熱血沸騰。
秦二柱邁入了浴盆,壓在了張巧玲的身上,與她糾纏的吻著,他的舌頭進入的她口中,吮吸著她嬌嫩的唇瓣,靈活的帶領著她的舌頭與他一起共舞。
嗯,二柱。吳水秀虛弱無力的在浴缸里,水位在她的胸脯那里,肥皂沫沫中,隱隱可見那兩顆在雪山頂端的紅棗。
俯身吻上那顆紅棗,秦二柱揉擠著她的雪山,好讓紅棗變得更加鮮艷,他的舌尖不停的舔舐逗弄著,美味無比。
在秦二柱的腦海里,回味著每個和他一起有過這種事情的女人,但覺得她們各領千秋,各自有各自的不同,比如水靈的雪白柔軟似小白兔,趙芬的像是玉峰,高玉梅的圓潤,葡萄有黑有紅,酸甜滋味也都是不一樣的感覺。
秦二柱閉著眼睛品嘗著,仿佛品嘗到了各種口味,抬起頭睜開雙眼的時候還有些意猶未盡,愛死吳水秀她那雙傲人的雪峰了。
二柱你別光顧做這些,也不快給慰勞慰勞我,我下面都濕了……吳水秀享受完秦二柱的服務,發表著不滿足的意見。
我不得做足前戲嗎,要不然一會進不去,受罪的還不是我?秦二柱將手伸入水里,摸到了她三角地帶茂密的草叢,因為她身子泡在水里,所以無法知道她濕的有多嚴重,但是放在那一會,就感覺她的幽谷里有著迎接他的東西流出。
秦二柱待戰的昂揚正準備進入,忽然聽到外面有說話聲。
吳水秀從水里坐了起來,她低聲驚叫著:譚文回來了。
把衣服藏起來。秦二柱現在出去已經不趕趟了,不過只能就地想辦法,蒙混一時是一時
我要吐槽本章《84.第八十四章 下面都濕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