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5.第八十五章 下面必須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5節第八十五章 下面必須濕
把衣服藏進儲物柜里,秦二柱讓吳水秀再度進了浴盆,然后又多往浴盆里灑了些沐浴露,泡沫一下子多了起來,緊跟著在于是外面的人要開門時,秦二柱潛入水中。
譚文拉開拉門,看到吳水秀正在洗澡,覺得很奇怪:大白天的你怎么就洗澡了?
多泡泡澡有助于緩解疲勞,最近我去打麻將天天熬夜……吳水秀還以為譚文會懷疑什么呢,結果他聽到她的解釋以后,沒多說一句話,就關上門出去了。
啊!秦二柱從水里冒出來,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臉上還有沐浴露的沫子,看起來滑稽極了。
瞧你的樣子。吳水秀捂著嘴偷笑,忽然門外再次出現人影,秦二柱再度潛入水中。
譚文發現這次突然襲擊沒有抓到人,心里還納悶,剛才明明聽到聲音了,他不敢說是懷疑吳水秀,就故意找些事情來問:你知道董家莊動遷擬定方案在哪里嗎?
你前天告訴我放在二樓書柜的第一個抽屜里了。吳水秀回答說,她擔心譚文再問些什么,秦二柱從水下憋不住,就催促的說:你快去找吧,我洗洗就出來,還有動遷的合同書也一并給你找到。
等譚文走了以后,秦二柱呼哧帶喘的出來,一邊罵著譚文,好端端的突然回來又做什么。
董家莊動遷的擬定方案?秦二柱聽到了吳水秀和譚文的對話,對這個動遷方案起了興趣。
吳水秀示意秦二柱小點聲,接著壓低聲音的說道:這事我本來想和你溫存一把以后再說呢,誰料到他回來了。
壞壞的擰了一下吳水秀掛著水珠的小葡萄,秦二柱曖昧的壓上她的身子,寬闊厚實的胸膛與她的柔軟緊挨著,密不可分,同時加速了兩人的心跳。
外面還可以聽得到譚文上下樓梯的聲音,而秦二柱還是不知道害怕,并不擔心被發現,就這樣控制著吳水秀想要掙扎的小手,便俯身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她的嘴角。
別這樣,你看剛才他就突然出現了,萬一我再不出去他又回來,被撞見不好。
怎么那么膽小。秦二柱笑著,感覺到她身子顫抖著,她身體可比她的嘴誠實得多得多,現在她那因為饑渴扭動的身體明確的告訴了秦二柱,她也很渴望他。
吳水秀被秦二柱引誘得心神蕩漾,有些動了心思:我不膽小,那你敢從這里要了我?
有什么不敢。說話間秦二柱的手指已經滑向她幽冥的深谷,指尖靈活的像是一只泥鰍,就沒入了她濕滑的花谷里。
二柱別這樣,會被發現的。吳水秀強忍住到嘴邊的呻吟聲,現在秦二柱給她的感覺太刺激了,他怎么就能那樣的毫無顧忌,譚文在外面,他就不擔心這事被譚文撞見。
你之前我說讓我要你嗎,水秀,我現在給你好不?
吳水秀猶豫不決,她身體灼熱,浴盆里漸漸的涼去的洗澡水都減退不了她的水溫,她舔舐了一下嘴唇,很想讓秦二柱深入的占有自己,不過她還擔心譚文出現。
秦二柱在她三角地帶的手指不斷的進出,弄得吳水秀頭上冒出汗水來,當她聽到譚文呼喊她的聲音時,她才稍微清醒,輕輕推開了秦二柱:等,等一會我把他打發走了的。
于是吳水秀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浴室。
沒有享受夠這種刺激的秦二柱坐在浴盆里,滑向自己的老二,接著閉上雙眼,手上擺弄著那巨大的物事,腦海想象著擺弄他東西的手是吳水秀的,然后……他舒服的沉在浴缸里,閉眼舒服的享受著自己的幻想。
不知過了多久,秦二柱都舒服的睡著了,他忽然被吳水秀給喚醒。
譚文拿走了動遷方案的復印件就急匆匆的走了,似乎是要去找鄭小剛談論這件事。
吳水秀又將另一份動遷計劃的復印件給了秦二柱,讓他多看看,說不定能派上用場,一打開計劃方案,秦二柱就皺起了眉頭,這計劃方案不是動遷方案,而是一份謀劃動遷以后怎么貪污的方案。
二柱,有什么不對嗎?吳水秀還沒有看過這方案的內容。
這對我們可太有用了,我們可以用它揪住鄭小剛的小辮子。秦二柱心里已經有了計劃,見吳水秀也明白過來,他便問他:你知道這份協議都有誰看過嗎?
在譚文那邊,他除了知道我替他保管這份協議,便只有他和鄭小剛知道了。
秦二柱點頭,只是有一點他不明白,為什么剛和譚文結婚不久,譚文就讓吳水秀替他保存這么重要的文檔呢。
我看到這份協議上寫的是草案,不是動遷方案……會不會是譚文剛才出門的時候著急,不小心把文件弄混了。秦二柱猜測著,只能是這種可能了,吳水秀現在算是和自己在一條船上,她不能騙自己。
有可能,沒想到咱們運氣這么好,你說能用它抓住鄭小剛的小辮子,怎么抓?
秦二柱露出神秘的一笑,看著吳水秀說道:我們不如安排一個讓他們狗咬狗的局,既然只有他們兩個知道這貪污計劃,就借助這件事讓譚文對鄭小剛產生猜忌,從而把他連根給拔了怎么樣?
你有主意還問我?秦二柱的點子吳水秀放心的很,她摟住了秦二柱有些留戀不舍的說:可惜一會縣長要帶譚文姐姐來這邊晚上一起聚餐,我們就不能在一起那什么了……
那下次我彌補你。秦二柱吧嗒的在吳水秀臉上親了一口,贊美的說道:你知道嗎,我身邊的女人就數你最好,長得漂亮還溫柔體貼,尤其是你信任我。
少夸我了,你快去吧,我聽說這份協議定下來,下周動遷開幕式以后就要實行了,你得趕在他們前面安排好才是。
聽了這話,秦二柱才戀戀不舍的離開,手里拿著那譚文和鄭小剛擬定的貪污計劃書,他腦海在想著,要什么樣的計劃才能不牽扯進去還能做的滴水不露,忽然他想起了一個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李慧。
眼看著頻臨董家莊動遷的日子,秦二柱正焦急呢,接到了喬鳳姿的電話,沒想到這么快她就把魏局長給搞定了。
魏局長說要找那個幫他過村里女人,而且在鄭小剛的促使下,秦二柱不得已打了保票說為他找到那個村里女人。
秦二柱到了劉廟溝,多家打聽,知道內情的人都說那女人是個寡婦,因為那天下雨,道路泥濘,她去給丈夫上墳回來遇到了魏局長,她臉上戴著口罩和圍巾,誰料這樣也被魏局長給看上了。
可算打聽到那女人的住處,秦二柱一敲開她家的大門就傻眼了,那女人如果看身材,那是一等一的引人垂涎,但是往臉上看,眼睛以下的位置有一大片鮮紅的胎記,如果這樣的女人晚上放在旁邊,趕上個打雷下雨的天,睡一半覺醒來準會在電閃雷鳴中把她錯認為鬼。
秦二柱不能回去告訴魏局長,他看上的女人是個丑女人,只怕說出來魏局長也會不信,還得說他秦二柱找不到他的意中人就污蔑他眼光不好,那樣秦二柱可就真的落入鄭小剛的圈套了。
所以在劉廟溝回來以后,秦二柱就去夜總會去找在那里坐臺的喬鳳姿,因為他在腦海搜素,可以和那女人身材相比的,就只有喬鳳姿這個火辣熱爆的尤物。
于是秦二柱想,男人的思維都是女人身材好不好,臉蛋漂亮不漂亮,在床上能不能用的舒坦,像魏局長說對村婦一見鐘情的事,那多半是他看中了人家的身材,至于一樣身材的女人,換做誰他都會喜歡,果然秦二柱把喬鳳姿推舉過去以后,魏局長表面雖然有些不樂意,但卻在事后卻不停的夸獎秦二柱會辦事。
這些事鄭小剛都知道了,接二連三的,他的女人都嫁給了比他官位還高的男人,真讓他壓力大,他清楚秦二柱推舉喬鳳姿到魏局長那里是為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喬鳳姿和秦二柱也有仇,不能幫著秦二柱辦事的,可沒想到,在喬鳳姿的枕頭風下,秦二柱得到魏局長的欣賞,而他鄭小剛在此之后怎么巴結魏局長,都不被人家領情了。
鄭小剛只巴望著這次動遷,和譚文商量的計劃能順利完成,然后他就可以再度風光一下。
到了舉辦開幕式那天,眾人在董家村前搭了個大臺子,一切關于開幕式的安排,鄭小剛打算交給秦二柱去做,這樣秦二柱辦好辦不好,他都可以想著法的挑錯。
秦二柱不蠢,他當然不會去接這檔子爛攤子,趕上馮雷想要出風頭,沒等秦二柱拒絕,馮雷就樂顛顛的去了鄭小剛面前攔下這個任務,弄得鄭小剛看著馮雷這蠢貨就來氣,導致白白喪失了一個整秦二柱的機會。
鄭小剛拿著馮雷遞過來邀請官員的名單,看到一半,他倒抽了一股冷氣,怒斥著問道:魏局長你怎么沒有請?
我要吐槽本章《85.第八十五章 下面必須濕》: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