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89.第八十九章 吻得心癢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9節第八十九章吻得心癢癢
前些日子我總帶女人,身子就不舒服,去檢查了說我在哪啥,很有可能就得沒根的病……可是男人總有需要,我說二柱你比我更了解吧,那時候在村里,你沒少自己打飛機。
那你就弄了個娃娃?秦二柱看過城里有人,有些人不敢去外面找女人,又忍受不住,就弄這個娃娃瀉火。
因為醫生的一番話,周四九是徹底的怕了,他哪有想到尋花問柳還得承擔斷根毛病的風險:不然咋整,我可怕那些女人給我拐帶出毛病來。
誰讓你什么女人都跟,也不知道挑挑揀揀。秦二柱說話間要關上門,看著一臉著急上火的周四九,覺得好笑極了:慢慢和你的美人共同溫存吧。
秦二柱拉著張巧玲回了大屋,關上了門。
周四九是一日沒女人都不行,也不知道是咋的了。秦二柱嘲諷著周四九。
張巧玲曖昧的看了秦二柱一眼,嬉笑的說著:你別說人家,人家那是正常男人,當然有需要。
你這話是啥意思?
二柱,你別看我是村里女人,但我啥都懂得。張巧玲湊了過來,單手摟住了秦二柱脖子,一雙眼睛盯著秦二柱,溫情點點的:你沒聽說過一個笑話,一個男的和她女朋友去旅店投宿,因為沒有房間了就住在一張床上,女人劃了一條界限,對男的說你如果晚上越線你就是禽獸,結果那男人真的沒有越界,早上起來女的就罵那個男的連禽獸都不如……二柱,我都回來好幾天了,從你身邊都躺了這么久,也沒有給你畫什么界限,你咋都不碰我?
秦二柱聽出張巧玲話音里有著怨婦的味道,就摸著她的腰肢,一點點滑向她的豐臀,在翹臀上不輕不重的捏了一把:你說我咋不碰你,還不是像你說的,我比禽獸還不如了!
咋的,你那玩意不中用了?
一會你不就知道中用不中用了。秦二柱撫摸著張巧玲細嫩的皮膚,翻身把她壓在身下,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嘴角,然后是一陣熱吻。
二柱,別吻了,吻得我心癢癢,還是趕緊辦正事吧。張巧玲滿面紅暈,她與秦二柱糾纏的時候,已經急不可耐的扯開了自己的衣領,她感覺自己每一寸肌膚都渴望秦二柱的觸摸,此時已經完全為他而淪陷了。在村里的時候,張巧玲無時無刻不是想著秦二柱,有的時候她自己一個人,寂寞難忍的時候就會用蘿卜代替,但怎么著也不如秦二柱在身邊,給她帶來的那種舒爽的感覺。
修長的腿展開,裙子被張巧玲撂到了平坦的小肚子上面,下方茂密的森林帶著晶瑩的露珠,耀眼奪目,
最近辦公室里總是忙,加上防著鄭小剛,所以在這上面沒心思,本來我想和你說,就怕你誤會我,沒想到你還真就誤會我了。秦二柱俯在她的頸項間,一路細密的吻著,她的皮膚像是嬰兒一樣,雪白細嫩,一點也看不出來年紀比他大。
過了這么久沒女人的日子,秦二柱也有些忍受不起了,何況他還滿喜歡張巧玲的,當兩人坦誠相待的時候,自然不由得想要更進一步的發生美妙的事情,而且在秦二柱內心不斷的涌出一個念頭,那就是越快占有她就越好。
張巧玲的身體實在是美麗,身高勻稱,雙腿修長,神秘的三角地帶草叢遮擋這幽谷,透著讓人探索的**,她上神短袖布衫只有胸口部位的扣子開著,露出了兩邊各一半的**。
把頭邁入扣子開了的部位,秦二柱用嘴撕開她的衣服,因為扣子眼比較松,輕輕一拉扣子就全開了,露出了里面的兩團粉嫩。
張巧玲穿著蕾絲罩杯很大的文胸,將兩顆小葡萄藏在了里面,脫下她僅剩一件的遮羞布,秦二柱不客氣的品嘗起來,誰讓她這么引誘他,和邀請他去品嘗她這頓美味大餐呢。
真美。秦二柱發自己內心的感嘆著,自從他開竅以來,就發現了原來‘真美’這個詞形容女人的時候,最應該用的地方,就是女人沒穿衣服的時候,就比如現在的張巧玲。
伸手在張巧玲柔軟的大腿上撫摸著,漸漸越摸越離她的神秘地帶近了,甚至挨近芳草的手背都沾到了她的露珠。
張巧玲也沒閑著,她都手從秦二柱的胸口移動到了他的胯下,摸到他那堅硬的物事,臉上一喜,去除了眉間的憂慮:還好。
還好什么?還好我的玩意沒讓你失望?還是說真的信我的玩笑話,以為我真的不如禽獸了?秦二柱借著那個笑話和張巧玲打趣的說著。
張巧玲臉一紅,這秦二柱哪是不中用啊,簡直是中用的很,他胯下的東西,她一手難以握住,摸著摸著她臉紅心跳的,欣喜若狂的期待著。
大男人家家的,怎么小家子氣,我不過是隨口一說你就當真了。
秦二柱讓自己的兄弟靠近她的入口,一個挺身,兩人同時舒服的發出聲音來,他們彼此都感覺到了互相的灼燙。
和張巧玲許久未在一起了,秦二柱覺得她變得很緊致,把他的老二給吸的牢牢的,如果沒有她的花露滋潤著,他怕是還得備受煎熬不能從她的身上奔馳了,還好前戲做足了,張巧玲也是個很能被帶入的女人,所以秦二柱進入了她,如魚得水一般的自由自在,很快把她帶入了**。
挺身把灼熱的白漿釋放她的體內,秦二柱渾身上下就跟水洗了一樣,再一看張巧玲也是渾身是汗,傲挺著的大葫蘆上面,紅暈圍繞的小紅棗也掛上了水珠。
秦二柱伏身舌尖一卷,就把紅棗上的水珠舔進口中,香甜得跟蜜水一樣。
下回你要是都能這般待我,我還會說你?張巧玲汗淋漓的,被秦二柱這么一下子,又弄出了一聲嬌喘,可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和他那啥了。
秦二柱還沒有要夠她,掐著她的腰讓她坐到了自己的身上,見她有些阻擋便說:不用你配合我,只要你享受就行。
誰知道一享受,又是一個小時的時光,這一場溫存下來,真的累得她連走路的勁都沒有了。
張巧玲盡管累成這樣,但躺在秦二柱的臂彎里,她覺得極為滿足。
不知怎么的了,鄭小剛又是沒有了動靜。
這回秦二柱可不會在任由他欺負了,他不找他,他就找他,給鄭小剛添點堵,是他非常樂意為之的事情。
晌午秦二柱去找周四九,想要和他合計合計一起算計鄭小剛,沒想到到了四九辦公室門外,就聽到里有女人的聲音。
哎呀,快點,你可別得寸進尺,我倆可是要伺候秦書記的。秦二柱透窗戶看到里面一個女人坐在周四九的懷里,一雙圓潤的**被他揉弄在手里。
周四九樂顛顛的,臉上洋溢著得意之色,他手里揉弄著一個女的渾圓還不夠,還去扯另外一個冷臉美女的褲子,啪的被那女的給了一巴掌。
你們,臭娘們,是你們求老子辦事,還敢打老子,你是不想辦事了是不是?周四九氣急了的說道。
少給我們擺官架子,誰不知道你是靠秦書籍提拔上來的,現在還有臉擺譜,看你的長相也沒有當官的福氣。張蘭玉諷刺著周四九,心說他真是喂不飽的狼,讓他沾了那么多的便宜,他還貪婪無厭。
張蘭月也有些不樂意,躲開了周四九摸著自己胸脯的手,皺著眉頭問道:你別仗著自己當點官,就耍流氓,快說,我姐倆托你的事你辦了沒有?
辦了,為了幫你們,我還花了不少錢買了個仿真娃娃,就是為了讓秦二柱相信我被醫生診斷有點那種病了。
哼,看你死樣,找這么整下去遲早是被斷根了的男人。張蘭月咒罵著,從兜里掏出了錢甩到周四九的眼前:快說,你到底怎么安排的,咋讓我和我姐認識秦書記?
這不嘛,過兩天我就說去檢查身體,讓秦二柱陪我去,你們到時候就說父親沒錢治病,打算賣腎什么的,秦二柱心眼好,準會把錢給你們。周四九接過張蘭月的錢,那叫一個眉開眼笑,他仔細的點了點,足足有五千多。
張蘭玉惱怒的說道:廢話,我們要的又不是錢。
知道你們要的不是錢。周四九把錢放在了兜子里,然后摟住了張蘭月,又被她給推開了,怏怏不樂的說道:只要你們會魅惑人,是男人都會忍不住吧……可是有一點,他給你們的錢,你們要給我,你們不是說只是托秦二柱給你們遷戶口嗎,你們可別白了我這給你們牽線搭橋的人啊。
秦二柱從外面聽著,想要立即推門進去,卻忍住了。
周四九他也太他媽的不夠意思了,為了點錢,就幫著兩個不知道來歷的女人演戲給自己看,這傻子都看得出來,那兩個女人來者不善,恐怕是誰指使來給他用美人計的。
秦二柱就說嘛,鄭小剛怎么老實了,一直沒有動靜,還表面上和他挺友好的,原來私底下一直沒有閑著,人家是改變了戰術,從明轉暗了,想要換著法的整他啊。
我要吐槽本章《89.第八十九章 吻得心癢癢》: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