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0.第九十章 將計就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0節第九十章將計就計
對于周四九為了幾個錢出賣自己,秦二柱不感覺生氣,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年代連他自己都相信沒有錢不到的事,何況周四九本身就是見錢眼開的人,有人拿錢收買,那周四九是一準就會上鉤的。
秦二柱想,也許那幾個女人的美色加上錢出現在周四九面前的時候,他早就忘記了他這個發小哥們的感受了吧。
反正這事又不是經歷一次兩次了,秦二柱已經習慣了,現在問題是他要怎么辦。
拒絕鄭小剛送來的美女,如果不借這一步棋往前走幾步,真是怪可惜的,不拒絕,那放在身邊簡直是養虎為患,而且還是兩只為鄭小剛賣命的女老虎,她們即便不吃人,可比吃人的真老虎還要嚇人。
忽然秦二柱靈機一動,鄭小剛既然把她們送來,也好,他就好好的利用一下,鄭小剛有陽謀,他便有詭計,看誰能斗得過誰。
沒過兩天,周四九果然提出要秦二柱陪他去醫院,秦二柱一說拒絕,他就把什么兄弟情義,在鎮里沒有親人的事情講出來,不說倒好,一說讓秦二柱更加對他心存寒意。
秦二柱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特意請了個假陪著周四九去醫院。
診室里,小護士拿著醫用棉擦拭著周四九的那玩意,沒想到他還丟人的支起來了,一邊的秦二柱看著,都覺得為他丟人。
小護士多多少少在男科這么久了,知道有些好色的男人即便沒有病,還是裝病來這里找便宜,就那些碘酒對著周四九的頂端裝作無意的滴了一下,弄得周四九嗷嗷直叫喚的坐了起來。
大大夫過來了,手里的托盤中還拿著手術刀,周四九疼痛中誤會大夫們發現他是裝的了,以為要對他那玩意咔嚓,嚇得渾身直哆嗦,提起褲子說什么也不檢查了,就拉著秦二柱往外走。
秦二柱一邊跟他走,一邊偷著樂,心里罵周四九活該,叫他沒事找事,這下好了,差點沒有廢了他那多事的鳥。
剛才那小護士怎么不多滴他幾下,讓他廢了才好呢,秦二柱這么想著,那護士可算替他出了口氣。
看出周四九走的方向是大廳的一排座椅,秦二柱知道,有人要在他面前演戲了。
先坐一會,剛才疼死我了,現在我還覺得雙腿沒勁呢。周四九覺得幸虧自己跑的快,如果不跑還真就沒根了,誰想到他不過是那啥了一下子,小護士就這么狠毒,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正在他們這在這里休息間,周四九就看到遠處周蘭玉姐妹倆一個提著包,一個拿個報表走過來了。
張蘭玉故意坐在了秦二柱旁邊的座椅上,愁眉苦臉的拿著報表,然后長嘆一聲。
姐,你別愁爹的醫藥費,大不了咱們賣腎去。張蘭月照著之前安排好的說臺詞,女人天生是當演員的料,又是周蘭玉姐妹倆,說道這里的時候眼淚嘎達都唰的落了下來。
妹子,你身體不好,還在讀書,你別賣腎了,我聽說一個腎就好幾萬,姐把姐的腎給賣了得了,足夠爹的手術費了。
你姐倆遇上什么困難的事了,干什么要賣腎啊。周四九見秦二柱沒有開腔,就故意先搭話,好讓秦二柱也攪進去。
秦二柱知道這出戲就是演給自己看的,自己如果不說句話,還怎么讓他們這出戲唱下去,于是也開了口:就是,多大的事也不能耽誤自己的身體啊。
我爹病了,需要醫藥費,藥費需要七萬多塊錢,我們都是農村的,哪有那么多錢啊。張蘭月聽到秦二柱開口問話了,哽咽的說完之后,又哭起來,淚珠是一個接著一個,跟斷了線的珠子似的,看一眼她可憐的模樣都覺得心痛。
沒事別怕,你呀算是有運氣,看著沒?這位就是鎮里的秦書記,你爹的事你求秦書記幫忙想辦法吧,也省的賣腎了,挺好的姑娘賣腎多可惜,那可是有損身體的。周四九故意用話把事扯到秦二柱頭上。
秦二柱心里罵周四九,嘴上不說,一臉誠懇和感動的模樣,對張蘭月姐妹倆說道:這點事不算什么,我身為一個干部,一定會為你們想辦法的,不就是七萬塊錢嘛?就算政府不給這比補助基金,我也替你們給醫院,救人要緊是不。
張蘭玉‘噗通’的跪在了地上,淚眼婆娑的抓著秦二柱的手:謝謝秦書記,妹妹,快謝謝秦書記。
謝謝秦書記,我倆就是做牛做馬也報答不起你的恩情啊。張蘭月說著也要跪下,被秦二柱給攔住了,緊接著張蘭玉也被秦二柱給攙扶起來。
如果秦二柱不知道內情,還真就會被她們逼真的演技給騙了呢,誰能想到這么兩個嬌羞可愛的美女,居然是兩個騙子,而且還放浪風騷的任由周四九摸過胸脯。
真是水靈靈的外表,骯臟的內心,這樣的女人是討厭極了,秦二柱強忍住厭惡的心情,繼續和顏悅色的和她們交談著。
什么當牛做馬的,將來以身相許吧,我們秦書記還沒搞對象呢,我也沒搞對象呢,干脆你們兩姐妹嫁給我們兄弟倆吧,這就不用報恩什么的,那多費事。周四九說著,假裝也去攙扶她們姐妹,在秦二柱看不到的位置,偷偷的碰了一下張蘭玉的圓潤,害的他被她給擰了一下,疼得周四九想要咧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情況的秦二柱以后,他又忍了回去。
其實這些事秦二柱已經通過讀心術知道了,他還是裝作不知道的模樣,然后留下了她們姐妹的電話,便帶著周四九回宿舍了。
幾天以來,秦二柱思來想去,張玉蘭姐妹倆個的確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于是寧可朝張巧玲借了七萬塊錢,就和周四九一起送去了。
周四九回來的時候,臉色喜悅,嘴里還哼著小曲。
此時張巧玲已經出去買菜去了,秦二柱就不用防著外人,直截了當的拉過周四九把這個事給談開了。
四九,挺高興的嘛?有什么事讓你這么春風得意啊!秦二柱嘴里叼支煙,看著周四九這幅嘴臉,見他還笑嘻嘻的,裝作什么事也沒有的樣子,他一拍桌子:媽的,少給老子我裝蒜,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拿錢還拿的挺心安理得的啊!
周四九被突然發怒的周四九嚇得渾身一哆嗦,可還是死鴨子嘴硬:秦哥你說什么呢,什么吃里扒外,你說得我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你兜里鼓鼓的是什么?那兩個騷娘們真的把錢給你了?秦二柱沒好氣。
秦二柱覺得交了周四九這個朋友,真是倒霉,不過他也早料到他會這樣了,這樣的人用得好是你的兵器,用不好就會傷了自己,不過秦二柱不打算給他傷害自己的機會。
周四九是個多通透的人,聽出了秦二柱的意思:秦哥你咋知道的?
哼,你做那點事能瞞住誰?就算秦二柱沒有偷聽到周四九與劉蘭玉姐妹倆的對話,他照樣可以用讀心術探知周四九的小算盤。
算我錯了成么。周四九自覺的把錢拿了出來,合計他導演了這場戲,忙來忙去還是白忙活了,也怪他傻,以秦二柱這么聰明的人,怎么會看不出來。
秦二柱拿回那些錢,放回了抽屜里,他看著戰戰兢兢的周四九,臉色緩和了一下:我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幾乎,下回你若是再像這樣幫著鄭小剛整我,我非得廢了你不可!
啥,你是說那兩個娘們是鄭小剛派來的?
所以說你有時候看起來比猴子都精,有時候豬腦子一個,聽我說,現在彌補還為時不晚,我想出一個主意,只要你好好配合我,等鄭小剛倒臺了,少不了你的好處。秦二柱看著周四九臉上有些害怕的神色,就嚴肅的說道:我告訴你,你先現在就是想要逃避是不可能的,你可別忘了,動遷會議的時候,你幫著我攔著鄭小剛勸酒來的,你當他傻了不知道你是我的人?
那秦哥,你說吧,要我怎么做。秦二柱這么一分析,周四九害怕了,跟著秦二柱混說不定扳倒了鄭小剛,他會鬧個一官半職的,如果真的繼續吃里扒外幫著鄭小剛,只怕秦二柱一倒,他這個副隊長也做不長了。
秦二柱趴在了周四九的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后嘴角拉開一抹笑容,周四九愁著的眉頭也舒展開來,連連點頭,答應秦二柱一定把事給辦好。
沒過幾日,辦公中的秦二柱接到了劉蘭玉姐妹的電話,話中一再表達什么深深的謝意,非要請秦二柱吃一頓飯,秦二柱想要誘敵上鉤,所以不能答應的這么快,一再推脫不去。
晚上下班的時候,秦二柱一出鎮政府門口,就看到劉蘭玉姐妹倆站在大門口等他,他打開車門讓她們上了車,
在車上劉蘭玉非要提出請秦二柱吃飯,秦二柱說要請就別去晚點,去她們家吃點便飯吧,此話正中劉蘭玉下懷,說話嘮嗑間,車開到了她們家。
進了屋劉蘭玉姐妹倆沒有嚷著做飯,而是給秦二柱倒水,然后一邊一個的坐在了秦二柱兩旁。
我要吐槽本章《90.第九十章 將計就計》: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