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2.第九十三章 你死我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2節第九十三章 你死我活
原來你們是為了上學沒錢,所以想要遷戶口……就這樣和鄭小剛達成聯手?劉蘭玉沒有撒謊,這樣一來秦二柱到很可憐她的。
為了上學讀書不惜用自己的身子,讀書真的有那么重要嗎,秦二柱捫心自問,他就沒上過大學,不也是照樣當鎮長了嘛!所以說上不上大學都無所謂,能有什么用處,她姐妹倆怎就那么執著,為這事想不開呢。
我幫你遷戶口,那我讓你們姐妹倆幫我一件事,你們能辦成嗎?秦二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秦二柱知道像劉蘭玉姐妹倆這樣的,為了能把戶口遷回董家莊,他說什么要求都會答應。
自從上了報紙,鄭小剛下了臺,劉蘭玉姐妹倆因為是故事中的女主角,一拋頭露面就有人指指點點的,她們找不到工作,就一起來到了這家飯店后廚刷碗,本以為遷戶口這事指定辦不成了,沒想到秦二柱突然提出要給她們遷戶口,劉蘭玉愣了半天還沒有緩過神來。
你……你說什么,給我和我妹妹遷戶口?
秦二柱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話,等她聽明白了然后說道:你如果明白,就照我說的去做,我秦二柱這個人最守信用,保證會說到辦到,不但給你們遷戶口,再多給你們兩萬塊錢也可以,只要讓鄭小剛在我面前消失。
行!劉蘭玉猶豫片刻,鄭重的點頭答應了。
包廂里幾位領導聊著工作上的事情,不時也聊些私事。
鄧立新笑瞇瞇的聽著,有時候發表著意見,無意間瞄了一眼門口,發現秦二柱沖他擺手。
哎呀,服務員怎么這么慢,還沒有上菜,我去催催她們。鄧立新找個借口走了出去,被秦二柱拉到了一個角落里。
什么,你是說你要讓劉蘭玉她們和鄭小剛再……
秦二柱點頭,示意鄧立新小聲一點:你沒看到鄭小剛這是要整我,我不能干吃虧啊,一會你就當著譚秘書長說些鄭小剛和他老婆的事,我這回一點也不打算給鄭小剛再害我的機會了。
說完這些話以后,鄧立新去找服務員上菜,秦二柱先進了屋。
一見秦二柱進屋了,鄭小剛來了精神,他等了他半天,可算回來了,秦二柱如果不回來,他叫譚文請這些領導來不是白請了嗎。
我聽說李政委喜歡古董收藏,那一定是行家吧?鄭小剛對其中一個叫李政委的男人開口說道。
是,因為那些破銅爛罐沒少搭錢,不過前不久有一件瓷器真被我看上眼了,我找了專家也說是真的。
鄭小剛假裝驚訝的說:是么,哪日拿來給我們欣賞欣賞?
唉,是我朋友放我那里的,我還沒給他付全款呢。李政委搖頭嘆息。
秦二柱看著鄭小剛和李政委這一唱一和的,怎么能不明白話中的意思,偏偏他不上鄭小剛的道,什么話都不插嘴。
你一個政委委員,連這點錢都沒有?
李政委當然不樂意被人說他窮,可事實上他的確是為了買古董什么的花費了所有的積蓄:你知道什么,那一個古董單是首付款我就付了三十多萬,還省下二十多萬沒給呢,這不正湊錢呢嘛,誒,小剛,你挺富裕的,手頭上有沒有錢先借我點?
哎呀,李政委,什么借錢不借錢的,如果你真的用,我給你也無妨,不過么……經歷這么多事,我手里的錢所剩無幾了,不如你問問秦鎮長吧。鄭小剛等的就是這句話,好往秦二柱身上扯。
你秦二柱借錢給李政委就是賄賂,不借李政委不高興,總之無論怎么樣,都是秦二柱吃虧,不關他鄭小剛的事。
這怎么好意思呢。李政委嘴里這么說,眼睛盯著秦二柱,亮光閃閃的。
秦二柱正要回答,就聽到笑聲,一看是鄧立新回來了,緊接著服務員上了菜。
就李政委剛才和二柱提的那件事,小意思,只要李政委高興就行,借多少都行。鄧立新邊說邊給他夾菜:以后政委你還要多多照顧二柱,不過么他剛上任,手里沒有多少錢,就算上任久了,也沒鄭小剛當鎮長的時候有錢,但這個當舅舅的不能讓他怠慢了政委您,就是讓他回去借錢,也一定把錢給政委你拿出來。
不……不用了,我那都是玩的事,沒什么正經的,不用去借。李政委不好意思說要借錢了。
鄭小剛不死心,繼續從一旁煽風點火:鄧秘書,你這話說得我好像有錢不借給李政委似的,我是真的……
鄭副科長是沒錢,這不我聽說人事部張姐抱怨來的,說副科長出手都不如以前那么大方了,現在給她買的手機才三千多塊,換做以前怎得買個六千的。秦二柱打斷了鄭小剛的話,這一番話說得鄭小剛和李政委臉色都變了。
鄭小剛是氣得臉發黑,李政委臉色則是對鄭小剛不滿,秦二柱讀著他們彼此的心思,了解他們已經因為這一句話產生了疏離。
男人么,有個情人是正常的,只要辦公時候不馬虎就行,私底下么可以放松放松,再說小剛還是個單身呢,難免經不起女人的誘惑……譚文幫著鄭小剛說好話:女人都喜歡吹牛,小剛現在一個月工資才多少,哪能給她買什么四千塊錢的手機。
嗯,譚秘書長真了解鄭副科長啊。
秦二柱看到李政委他們都用眼睛看譚文和鄭小剛,于是語氣淡淡的說出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來:能不了解嘛,他們的關系比好兄弟還要鐵,譚文娶了小剛的前妻,處處還對他照顧有加,感情真讓人欽羨。
一句話驚起千層浪,每個聽到秦二柱這句話的人,都心里在偷著樂,一雙雙眼睛盯著譚文的腦袋,好像看到頭上戴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有的忍不住的,就‘撲哧’的笑出聲來。
譚文沒有想到只因為自己幫鄭小剛說了幾句話,就被秦二柱把這些事給都漏出來了,臉上掛不住了,他瞧了一眼鄭小剛,為了幫他,他攤上多少事,從今天以后估計還得被從背后傳閑話。
盡管譚文娶吳水秀是為了搪塞縣長,不讓縣長知道他和他姐姐的丑聞,可不管怎么說吳水秀在名義上是他的女人啊,不從名義上從實際意義上他也睡過吳水秀,這事被揭露出去的確是相當被扣了頂綠帽子,弄得他心里怪不舒服的。
一頓飯吃的都不歡暢,席上鄭小剛還總是說著說那,都被秦二柱給巧妙的擋了回去,想要害人鄭小剛沒害得了秦二柱,反而都是他自己吃癟了,除了他自己以外,其余的人哪一個不是在看他笑話、
眾領導接二連三的往外走,都紛紛去取車。
譚文開來他的車,等了半天鄭小剛也沒有出來,李政委有些不耐煩了:上個廁所也這么半天,咱們還是先走吧。
忽然飯店里一陣騷亂,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
譚文從鄭小剛讓他來飯店,就一直有不好的預感,他想鄭小剛上廁所現在還沒有回來,不會是出什么事了吧。
急忙下車,譚文走進飯店,在一間包房里看到了鄭小剛壓著個女人,他氣得上去就扯著鄭小剛的衣領,真想罵鄭小剛,也不看看什么時候就泡女人,這次鄭小剛指定完蛋了。
領導們知道里面出事了,都來到了包廂門口看熱鬧,包廂門外本來就已經有很多人看熱鬧了,加上這些領導人就更多了,人群里嘰嘰喳喳的談論個不休。
有人從報紙上看過鄭小剛,就說鎮政府都是一些什么官啊,這樣的官員屢教不改還不撤職,這是想**嗎。
鄭小剛聽著人們的議論,腦海嗡的一下子,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又中了秦二柱的計了。
在鄭小剛去洗手間的時候,他看到了劉蘭玉,然后她說要告訴他一些秦二柱致命的把柄什么的,他就跟著她去了包間里,然后她就扯著他不放,對他勾引,他很久沒有碰女人,一個把持不住就留戀了一會,誰知道就這功夫有人闖了進來。
鄭小剛,我再也不想理你這個蠢貨了,以后自己的爛攤子自己收拾吧,別再煩老子了。譚文生氣的甩下鄭小剛一個人就走了。
那些領導們都幸災樂禍的往外走,其中秦二柱還特意的看了一下鄭小剛此時的窘樣。
鄭小剛屢次擺在秦二柱的手上,越來越覺得不甘心,他知道今天晚上這件事以后,本來形象就已經不怎么好了的他,這個副科長怕是也不能當下去了。
秦二柱,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能讓你好過。鄭小剛疾步從酒店的后門出去,開車繞道了前面,追上了秦二柱的車,因為秦二柱的車是紅色的,夜幕下加上明亮的尾燈,即便沒有路燈也可以清晰的辨認出來,然后鄭小剛一踩油門狠狠的撞了過去。
巨大的撞擊聲,接著是剎車聲,小紅轎車被這一下子撞擊飛出去挺老遠,車尾巴處的玻璃都碎了……
我要吐槽本章《92.第九十三章 你死我活》: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