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3.第九十四章 這事也能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3節第九十四章 這事也能替?
第二天鄭小剛在被警察逮捕審訊的時候才知道,秦二柱根本沒有受傷,原來那天晚上秦二柱的車玻璃壞了,所以讓別人替他開車送去修理店,他則是和鄧立新一起搭李政委的車回去的。
開秦二柱車的人受了些傷,當然這些責任問題都得是鄭小剛負責了,因為他本身是官員還知法犯法,責任更大了。
鄭小剛悔不當初,早知道他就不和秦二柱爭這一口氣了,到頭來他害別人沒有害成,到都是自己遭了秧,細細想來這些又能怪誰呢,只能怪他自己,穿著拘留所的服裝,鄭小剛扒著鐵窗望著外面的天空,不知道等宣判下來,他還能不能像以前那般逍遙自在了。
鄭小剛進去了以后,譚文在董家莊動遷的事情上缺少了左膀右臂。
秦二柱在鎮里當鎮長,雖然不能說過得風生水起,卻也不說很難過,明里暗里的那些以前鄭小剛的屬下見鄭小剛大勢已去,紛紛轉投到秦二柱旗下,乖順的聽他的調遣了。
閑暇的時候秦二柱會去小廟里找劉伯清共同切磋心法的事情,也又有時候去和陳老虎喝喝酒,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
周四九整日除了泡妞還是泡妞,他上至四十歲的掃地大姐,下至十七八來鎮政府打聽工作的實習生,幾乎沒有逃出他手心的,秦二柱勸他悠著點別幾天換一個女人,那樣遲早會出問題,周四九還不信,沒想到還真就出事了。
秦二柱擔心周四九的把情況耽誤了,就非要帶著他去醫院,到了男科,周四九徘徊在診室門口,說什么也不敢進去。
秦哥,你看那個老女人不就是上次的大夫嗎?周四九看到一個大夫進去后,眼睛直了,不會這么湊巧,又趕上那個大夫值班吧。
周四九擔驚受怕的模樣,秦二柱就笑、
別笑了,秦哥,你不許笑……你一笑被人都知道我那玩意……周四九現在自己那玩意有問題了,就覺得別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勁。
上次周四九為了撈點油水,陪著劉蘭玉姐妹倆演戲裝自己那玩意有毛病了,沒想到說什么就應驗什么,果然人是不能撒謊的,一撒謊還真就應驗了,他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別老是轉來轉去的!秦二柱好不容易把周四九拉著坐下,讓他安穩一些,這時候診室里出來一名小護士。
6號周四九。小護士聲音很甜美,不過聽在周四九的耳朵里簡直是能讓他熟悉得毛骨悚然的。
秦二柱一看那護士就是上回懲罰周四九的那個,趕上今天她值班,這是說周四九倒霉呢,還是幸運了,以至于幸運到不幸了。
呵呵,兄弟,你慢慢享受去吧,我等你勝利的凱歌哦!秦二柱推了一下愣著的周四九一把。
周四九硬著頭皮過去了,那小護士看到是他:又是你啊……
因為周四九低著頭看不到小護士臉上浮現出的笑容來,不過她的笑容全都被坐在凳子上的秦二柱給看到了,他不禁為周四九捏了把汗,心說兄弟你要頂住啊,這就是你上次裝病引來的惡果,看你還敢調戲美女不了。
周四九進去以后好半天沒有出來,秦二柱也沒有聽到什么慘叫聲,所以免除了內心懷疑周四九被小護士滅口了的想法。
秦二柱優哉游哉的翹著二郎腿,手里拿著周四九的病例本看,看著看著發現上面的名字竟然是自己的。
媽的,一定是周四九那小子搞的鬼,怪不得掛號的時候他死活也不讓他過去,原來假裝把這事報在他的頭上。
秦二柱拿著病歷本,就想去找周四九算賬,可一想醫生正給他看病呢,他闖進去不好,于是他打算趕緊先去掛號那里找服務員把名字改過來才行,不然準得鬧出亂子。
拿著病歷本往前走,秦二柱不小心把一頁紙弄掉地上了,剛想要去撿起來,有一只素白如玉的手先他一步拿了起來。
梁姐,你……秦二柱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梁玉,他在一看被她拿在手里的病歷本,擔心會被她誤會,就趕忙從她手中把病歷單子搶了過來。
梁玉剛才已經看到了病歷單子上的名字,再一看秦二柱出來的方向好像是男科,臉頰微紅了一下,顯然是誤會了什么,但她什么都沒說:我來健康體檢來了,沒什么事,一檢查什么都沒問題。
那挺好的啊,梁姐,你別誤會啊,我來男科不是我看病是我屬下看病,然后他這小子太操蛋,居然怕磕磣,把我的名字寫上了。秦二柱覺得梁玉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說不清楚的感覺,知道她是誤會了,急忙解釋,哪知道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說出來,反而越解釋越亂套。
哦,是這樣啊,還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秦二柱不想解釋了,既然誤會了肯定解釋不清楚,換做他也會誤會的。
沒事,姐知道個地方能治好你的隱疾,你要不要和姐去看看?梁玉覺得秦二柱挺可惜的,年紀輕輕的居然那玩意不中用了,真不知道日后的日子怎么過,于是好心的想要幫他介紹一個能醫治的地方:以前我家有個親戚也是這毛病,她女人就是帶他去那里看的,然后就治好了,我想你如果不重的話,也去試試,萬一能好了呢。
這話說的秦二柱心碎啊,難道非要把周四九抓過來,讓他親自替他解釋一下,梁玉才能信這是一場誤會。
秦二柱還想說什么,電話鈴聲響了,里面傳來周四九殺豬般的叫聲:二柱啊,快來救我我啊……
該不會那小護士真的把周四九給滅口了吧,秦二柱和梁玉到個別,趕緊回診室去找周四九,卻發現周四九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診室的床上,啥事也沒有。
怎么的了,你剛才吱哇爛叫的,嚇我一跳,你是想嚇死我還是怎么的。秦二柱怒氣沖沖的指責著周四九。
周四九一臉無辜:不是,剛才是真的,我不就是得罪那小護士一次么,算上這次她已經折磨我兩次了,就剛才她……她抓著我那玩意了……
那你瞎叫喚個啥,不正和你心意么,不能和女人那啥,有人給你安撫,你不偷著樂還打電話喊什么救命啊。秦二柱實在是想不明白周四九的思維是怎么構造的,聽著他講話,他都聽糊涂了。
她握著我那玩意,給我弄得興致起來了,卻又和上次一樣的整我,你說我能不喊救命,尤其是她手術刀子還在旁邊……周四九第一次感覺到女人的可怕,他以后再也不得罪女人了,尤其是當護士的女人,會拿手術刀的女人:萬一我這玩意沒了,跟死了有什么區別,我賺再多的錢又有什么用啊,還不得叫我老婆卷走了我的家當和小白臉私奔了去!
秦二柱嘆息著,笑了笑,就周四九這傻樣連他都看不上眼,也不知道當初水靈她姐是怎么嫁給他的。
讓周四九收拾了一下,然后他們兩人就趕忙離開醫院了,秦二柱和周四九說了梁玉介紹的那個診所的事情,周四九不想去,他害怕還和醫院里一樣,忽然他想出個餿主意來,說既然梁玉已經誤會是秦二柱有毛病了,就讓秦二柱替他先去那個診所一下,如果沒什么恐怖的事情,和兇猛的女護士什么的,他再去也不遲。
秦二柱怎么勸說也不管用,不得已答應了周四九,說替他先去看看那個診所,秦二柱交了個這么樣的損友,真是三生不幸,晚上臨睡前他自己還在不住的感嘆著。
轉眼過去了五六天了,這些天秦二柱過得真是心驚膽戰,還好梁玉那邊一直沒有來電話,這才讓他心情漸漸放松下來。
自從答應周四九當他的替身去診所,秦二柱的手機鈴聲只要一響起來,秦二柱就渾身哆嗦一下,別看他答應了周四九,可那活可不是個好差事,萬一去了真當成不中用的給看了,再遇上個庸醫什么的,給你扎幾針一銀針,從此本來好好的龍根害的不舉……為朋友兩肋插刀也不帶這樣的,代價也太重了吧?
可秦二柱想了想,又安慰自己,不能有那么多庸醫,早去晚去都得替周四九去,他只是幫看看,沒有什么大事的。
盡管秦二柱這樣響,當手機響起,他看到真的是梁玉來的電話時,也著實嚇了一跳,不過還是硬著頭皮接了,梁玉電告訴他已經開車到鎮政府樓下了,讓他趕快下樓。
秦二柱沒想到梁玉這么快,連給他一個心理準備都沒有,他走到窗戶邊,撩開一點遮擋陽關的窗簾,往樓下一看果然看到了梁玉的黑色轎車。
想了想死活不去又想要看病的周四九,秦二柱轉身就下了樓,正往梁玉的車那邊走,忽然來了一個人給他擋住了。
秦鎮長真是大忙人啊,找你幾次你都忙和不在,嗬,這又是去哪啊?
我要吐槽本章《93.第九十四章 這事也能替?》: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