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4.第九十五章 別裝了,其實你想要的不得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4節第九十五章 別裝了,其實你想要的不得了
一看到那人是陳暉,秦二柱就感覺頭痛,這陳暉三天兩頭的往政府跑,他就不嫌煩嗎?
可是秦二柱不敢充滿怨氣的話說出口,只因為陳暉不是個簡單的人物,陳暉是譚文的手下,也是這次董家村動遷修水庫,負責人之一。
至于陳暉為什么來找秦二柱,不就是因為鄭小剛倒臺了,沒有人和譚文一起實行那個貪污的計劃嘛!
是啊,忙得很呢!我還有急事,我先走了!秦二柱不是把錢往外趕,也不是不貪污,畢竟官場上沒有一個人是手干凈的,他只是不想和譚文有什么牽扯。
秦二柱和譚文見面次數不多,卻可以看出譚文的智商比鄭小剛那要高得許多,是幾個極為棘手的人,弄得不好是敵人,弄得好也是敵人,這樣的人不用誰告訴,秦二柱也知道要離他遠點。
陳暉見秦二柱要走,急忙拉住他:別急著走啊,秦鎮長,我這大老遠的跑來,你不給我面子起碼給譚秘書長面子啊,上回我和你轉達了譚秘書長的想法,你考慮的怎么樣了,譚秘書長還等著我回去把您的答案告訴他呢!
譚文不會輕易的放過秦二柱,他還要貪污修水庫的錢款呢,不管鎮長是誰當,他都要拉攏,所以眼下秦二柱成了他往下進行的最重要一環,他不能親自來,就派自己的手下陳暉去,都被秦二柱以忙擋了回去,這不陳暉算這次已經來了五六趟了,還沒說動秦二柱和他一起去見譚文商量計劃上的事兒。
改天我會親自登門去見譚秘書長,只是今天,您看我真的是有事脫不開身啊。
秦鎮長,別,有什么事你先放一放,我今天必須得到您的答復。陳暉想到譚文給他下了死命令,如果這樣回去,不被斥責才怪。
秦二柱是真的有事,加上真的不想理陳暉:對不起啊,我也是不好意思讓您白跑一趟……
秦二柱!陳暉厲聲打斷秦二柱:好說歹說你都不聽,我告訴你秦二柱,別看我對你客氣幾句,你就蹬鼻子上臉,在他媽的給我拖,譚秘書長可說了,他有法子讓你從鎮長之位上下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找你有事,你也得跟我去見譚秘書長去!
秦二柱沒有說話,看著陳暉的身后,見到一個人漸漸走來,嘴角扯開一笑意。
譚文真是好大的架子,天王老子有事找秦二柱,都得讓他跟你回去?是什么事這么重要啊!
陳暉剛想罵是誰多管閑事,一轉身看到是梁玉,臉都白了,心里猜測,該不會找秦二柱出去的人就是梁玉吧,這么大的人物他可惹不起。
梁主任,我也是按照譚秘書長的吩咐行事,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過這么急應該是大事吧。
梁玉是市里的婦聯主任,本來在競選副市長的時候,有機會入選,誰知道她和她男人都同時入圍,她就主動退出了,把副市長的位置讓給了她男人。
據我所知,董家莊的事情都完成了,就算有事也應該是你陳負責人你的了,關秦二柱什么事?梁玉沉著臉,她看得出陳暉表情有些心虛,不過她懶得管,只想要秦二柱和她走就可以了:你和譚文就說我說的,甭管什么事,都不許為難秦二柱,就算是真有急事也罷,也等今天秦二柱和我一起處理完事情回來的。
行行行!陳暉連連答應,即便不甘心,還是得眼睜睜看著秦二柱和梁玉開車走了,他咬牙切齒的:你們處理事情?媽的,我看你們像是辦事去了!
陳暉罵是罵了,但他只能在人家背后痛快痛快嘴,到頭來還是得認命的回去等著挨譚文罵。
車停到梁玉說的那個診所,秦二柱一看牌匾,這哪是什么診所,而是一個叫做;美惠生活會館的地方。
進到屋里,迎賓小姐連忙把他們請進vip包房,然后就去找主治醫師去了。
秦二柱往包房里看,有張雙人床,鋪著干凈的床單,地上有好看的地毯,墻上掛著電視,靠西北角的地方有個屏風,走過屏風那邊一看,竟然是一個小型的池子,能容納一人,里面放著不斷的熱水,熱氣騰騰的,想必泡在里面會很舒服。
看來看去,秦二柱怎么看都覺得,這像是一個客房,或者是泡溫泉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診療室。
梁姐,這里的大夫真的能看病嗎?秦二柱懷疑的問道。
秦二柱從吳水秀那次婚禮和梁玉認識,就一直和梁玉保持著聯系,關系越來越緊密,被她誤會以后,她提出要帶他去看醫生,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秦二柱替周四九來這里看看,不過這里真的是給人治病的診室嗎?
當然能看病,我干嘛要騙你啊!
沒有,我沒有懷疑梁姐騙我,不過是隨口問問,姐你別當真。秦二柱可不能讓梁玉生他的氣,見她生氣板著臉的樣子,急忙賠禮道歉:都是我不好,姐你笑一個……
撲哧。梁玉被他笨拙的哄人方式逗笑了:哪有你這樣的哄人方式,說讓笑一個就笑一個,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在……
話到嘴邊,梁玉又吞了回去,都怪她太隨意了,差點說了不該說的,不過這都怪秦二柱,誰讓他給她的感覺很親切,讓她很信任他,甚至什么話都想和他說呢。
以為我什么?秦二柱打趣的問,然后湊到了梁玉身邊:那姐你不還是笑了嗎?這算是被我調戲了嗎?
別不正經的。他們之間盡管認識不多長時間,但是梁玉對于他說這些話,卻一點也不反感。
秦二柱正要說些什么,迎賓小姐就帶來了主治醫師。
主治醫師是個女的,年紀大約二十多歲,年輕漂亮身材高挑,膚色凝白如脂,身材要多好有多好,和電視上s身形的女模特似的,雖然穿著衣服,不過光用目測那大大的胸脯就讓人一手難握。
秦二柱還真替那個主治醫師慶幸今天來的是他,不然換做周四九,哪管她是大夫不是大夫,就會直接撲上去,然后……
在腦袋里想著女主治醫師脫下了衣服,躺在大床上搔首弄姿,然后周四九撲上去瘋狂吻她的樣子,估計以她這小體格都吃不住周四九那餓虎撲食似的架勢,還好周四九現在是只病老虎了,就算過幾天他真來了,最多也只是動手動腳,做不了什么解饞的舉動。
你好,我叫春英,是會館里最好的醫師。春英說罷伸出了手,意識要和秦二柱握手。
伸出手來和女醫師握了握手,那雙小手皮膚嫩滑的跟雞蛋皮似的,讓人握住就不想撒手,還好秦二柱夠理智,片刻就松開了手,雖然他心里有點怪舍不得的。
隨即在起呢
那梁女士你先出去吧,我給這位先生看看。
梁玉的親戚家就是從這里看的病,即便心里對這個會館有些疑惑,但她沒有懷疑到別的上面去,就走出去了。
屋子里關上了門,剩下了秦二柱和春英兩人。
大哥,你先到屏風那邊洗浴去吧。
秦二柱很好奇,她怎么一會喊他先生,一會喊他大哥的,搞的他莫名其妙的。
去小型浴盆泡了小半會,出來的確感覺渾身上下舒服許多了,他正要從浴盆里出來呢,就看到了春英從屏風那邊過來了,嚇得秦二柱急忙拿過毛巾蓋在身上。
你,你怎么過來了?
不過來怎么給你看病……春英說著就過來,邁入了浴盆里,緊接著拉開衣服的拉鏈,把那層外衣脫了下去,里面竟然沒有穿任何衣物,只穿了一個蕾絲邊的情趣內衣和三點式。
秦二柱胯下的玩意可沒有病,看到這樣養眼的軀體,他簡直差點噴出鼻血來。
春英兩腿分開跪坐在秦二柱身上,一哈腰盤上了他的脖子:別怕,你們男人都假裝正經,其實心里想要的不得了。
我說,你們不是看病嗎,怎么看到身上來了?秦二柱真搞不明白,他想梁玉應該不知道是這種情況,否則她絕對不會帶自己來的。
身上的病,當然在身上看。春英伸手摸向了秦二柱的胯下,被秦二柱一把給握住了手,她又用她滑滑的小手撫摸秦二柱的胸膛,俯身伸出舌尖去舔舐他凸起的小點:來這里你不是來享受的?不過無論你是裝病還是真病,在我們會館出去的男人都是會雄風再起的……
秦二柱聽明白了,敢情這里就是那種地方,不過有些男人來的時候就裝病,一來二去傳出去,大伙都道是治病的,就把隱疾的男子送來……在這么火辣的尤物的伺候下,隱疾不好才怪呢。
春英的雪白的玉峰就近在咫尺,因為距離近,看得更加清晰透徹,他的心也越來越亂,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想要對那對冰山探秘一下。
指尖碰到了一只白兔,秦二柱的心就狂跳不已,緊接著手指向下滑,離白兔頂端的紅櫻桃越來越近,此時秦二柱仿佛能聞到春英身上傳來的陣陣芳香,那種芳香像是一種誘惑,使秦二柱的心差一點就為之迷亂。
再一看春英含滿春色的眼睛里有著點點笑意,帶著邀請的架勢將兩只玉兔壓在了他的胸脯之上,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近在咫尺
我要吐槽本章《94.第九十五章 別裝了,其實你想要的不得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