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7.第九十七章 先發制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7節第九十七章先發制人
周四九下班回來了,看到渾身濕漉漉的秦二柱,大驚失色的說:我說秦哥,你做什么劇烈運動了,搞的渾身都濕透了……誒,你胳膊上的麒麟是怎么回事,什么時候紋的?真好看啊,太有大哥范了!
你看到這個紋路了?秦二柱驚訝的說,從周四九眼中看到欽羨的眼光,他得到了證實,果然除了他以外,現在這個紋路別人也能看到了。
四海麒麟出世,就意味著秦二柱將會不生不滅,那豈不就是像是神一樣的存在?
秦二柱樂了,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
跟個落湯雞似的還一個勁的傻笑,秦哥,你該不會是瘋了吧?周四九上前還伸出手試探了一下秦二柱的腦門,被秦二柱一下子拍掉了他的狗爪子。
還說我像落湯雞,變成落湯雞還不是因為你,若不是因為當你的替身去什么診療所我至于渾身濕漉漉的?!秦二柱一股腦把去診所的所見所聞還有路上的事和周四九講了,唯獨隱瞞了四海麒麟幫助他死里脫險的事。
聽完秦二柱的話,周四九高挑拇指,更加崇拜秦二柱了:我說行啊哥,你不但活著逃出來了還救了梁玉,你要前途無量了!
梁玉是什么人,是市長的妹妹,救了她不跟救了市長一樣,以后不升官得到優先照顧才怪。
周四九現在有些恨自己,早知道路上會出現剎車失靈落水的事,他一定自己去不用秦二柱替他,這樣救梁玉的是他,將來升官的也是他……
秦二柱拍了一下在幻想中發愣的周四九,看出了他的心思:就你這樣的,你認為你陪著梁玉去了,你會救她出來嗎?
額,這……說不定。周四九說話沒有底氣。
說不定你自己也搭里面吧。
如果那種情況下,沒有四海麒麟幫忙,秦二柱都無法保證救出自己,又怎么能救出梁玉,顯然現在周四九是在說大話。
總之哥你說你救了梁玉,以后是不是發達了。周四九岔開話題,他摟住秦二柱的肩膀,拍了拍:你以后可千萬別忘記了老弟我,若不是我不去,你上哪有這么好的機會!
秦二柱懶懶的看了一眼裝逼的周四九,接著沉著臉說道:發達了?你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我不讓我發達?早上梁玉開車接我,下樓要去見她時遇到了陳暉。
就那個三番五次總來的那個?
是,就是他,譚文現在不耐煩了,難保狗急跳墻,只怕沒有幾天安定日子可過了。秦二柱眼睛轉了轉,回來以后他又有想這件事,與其等譚文出擊,不如先發制人:所以我們要趕在他前面,先滅了他的氣焰。
周四九通過這么多事情,太了解秦二柱了,他覺得秦二柱主意多,這回一定是有主意了,所以秦二柱才和他開口。
秦哥,有什么需要我的事,你盡管跟我說,為了你我萬死不辭!
秦二柱心里冷笑,萬死不辭,只怕人家幾疊鈔票就讓他忘了他,不過他現在還用得著他:我要你出賣我!
嘎,你……你說啥?你再說一遍我沒有聽清。周四九一驚,滿臉的疑惑,秦二柱不是瘋了吧,怎么讓他出賣他。
我和你說,我的計劃是這樣的,譚文我們指定是要惹的,就算我們不惹他,他也會出手,我聽說他叔在薛陽屯開了個養豬場,明地里這養豬場是他叔開的,實際上最大的股東是他爹,而他爹的錢是哪里來的?關于這些消息,實際上都是秦二柱用讀心術讀到的,最近他的讀心術又升級了一個階段,能解讀想要解讀的人的資料。
也是譚文?他投資養豬場干什么?
有錢當然要投資,不然他貪污的那些錢都放到銀行里,萬一上面查下來,一筆筆巨款怎么解釋?秦二柱還挺佩服譚文,想到這么個掩飾自己銀行出入的辦法:所以他得賄賂都是拿現金,不入銀行,全部拿去投資,豬場只是他投資的其中一項。
周四九點點頭,心說秦二柱知道的還真多,也不知道怎么淘弄來的,以后自己可千萬別和他作對,不然吃不了兜著走都是小事,以秦二柱的手段還不得把他給廢了。
我要你去……秦二柱把他的計劃娓娓道來,聽得周四九一個勁的較好,兩人正談著,外面有人敲門。
周四九不耐煩的開了門,一看外面是譚文,立即畢恭畢敬的,把他給請進了客廳。
譚秘書長來了,快請坐,抽支煙吧!秦二柱掏出了煙盒,給譚文和陳暉分別遞了一支煙。
他們坐在了沙發上,周四九去給他們端茶水。
秦鎮長真的是忙啊,如果不是我親自來又堵到了你家門口,只怕真的就見不著你的面啊。譚文一出口就是興師問罪,不過秦二柱笑笑,什么都不解釋,譚文也不想就此事過多談論,給了陳暉一個眼神,陳暉從公文包掏出了一個文件甩在了茶幾上。
秦二柱拿起那份文件,看了兩眼,其實這份文件和吳水秀給他偷出來那份一模一樣:譚秘書長的意思我明白,不過這件事也太強人所難了,如果我和你一起做了這件事,一旦被查出來……
查出來我頂著!譚文是死了心的要讓秦二柱和他合作。
譚秘書長你話說的好聽,怕是等到那個時候,一切責任都會被推到我的身上了吧?秦二柱言下之意就是拒絕譚文了。
陳暉看了一眼譚文的臉色,轉過臉來皮笑肉不笑的要挾秦二柱:秦鎮長,那你以為你拒絕了,你就可以跳出事外?我告訴你,自從譚秘書長叫我把這件事告訴你,還有你剛才看到了文件……單憑這三件事其中的一件,你就不能是旁觀者了,我希望秦鎮長你明白,別等出事了才怪譚秘書長對你無情!
那我秦二柱和你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不是我不貪污,但是要貪污也不能找你這樣的合作伙伴,否則萬一我跟鄭小剛的下場一樣怎么辦?是,我秦二柱沒讀過幾年書,可也清楚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秦二柱把自己的意思已經說明確了,然后冷下臉來:譚秘書長沒有什么事了吧?那我還有事情要忙,就不送了。
周四九聽著秦二柱的話音,做了個請的手勢。
譚文惱火的咬了咬牙,一錘桌子,想要說什么,卻沒有把話說出口,惡狠狠的看了秦二柱一眼,就和陳暉一起離開了。
譚文從秦二柱家離開以后,不過是幾天時間,縣里就召開會議。
這場會議一想就知道來者不善,恐怕是一個鴻門宴,但秦二柱還是去了,他倒是很想看看譚文想要干什么。
會議上譚文話題總是圍繞著水庫的事情,而縣長什么也沒說,把發言的事情都交給了譚文,看樣子像是早就串通好了的。
官官相護,如果譚文想貪污,那么他上邊指定有幫著他的人。
不過秦二柱無所畏懼,因為他現在已經認識了梁玉,相比陳暉已經把這件事告訴了譚文,就算譚文惱羞成怒,頂多是為難他不會真的拿他開刀,當然秦二柱也不會給譚文讓他拿自己開刀的機會。
前兩天秦二柱親自去了薛陽屯,到了譚文從那里投資的豬場周圍便服的轉了轉,發現離豬場不遠處有個河溝,有很多污水排在里面,但是前面有很多樹,把那個河溝擋上了,只有站在山坡上的時候才能看清楚河溝的全貌。
天氣炎熱,雖然沒有風,但是那股子臭氣四處蔓延著,即便是路過的人也受不了那難聞的氣味。
秦二柱還打聽到了薛陽屯的村民,他們因為這個養豬場排放污水都已經沒有水喝了,全村全靠著送水車的自來水活著,村里代表沒少去縣里找人,奈何這豬場的后臺太硬,他們只能回來,豬場傳出的臭氣薰了他們三個夏天,眼瞅著討說法的事沒了音訊。
回來以后秦二柱針對這件事做了文章,他想如果把梁玉帶到那里去,讓她知道那里的事,會不會就會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
譚文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他忽然話鋒一轉:我和縣長商量了一下,以后各鎮就按照前面我說過的計劃去辦,至于秦鎮長,我另有安排,秦鎮長!
我一直在聽。聽到譚文喊自己,秦二柱淡淡的的答應了一聲。
董家莊歸你管,上級下過命令說讓你把其他的事情暫時放一放,先主要側重于董家莊水庫動遷移民費發放的事,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能辦好嗎?
秦二柱點點頭,心想這哪是上級命令,恐怕是譚文特意給他申請的苦差事:譚秘書長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秦二柱,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收起你那鄉野懶散的性子,給我好好回答!譚文啪的拍了一下桌面,震得他面前放著的水杯里的水泛出漣漪。
我話中什么意思,譚秘書長應該比我清楚,放心,既然上級安排了,我一定會做好,畢竟移民費發放不是一件小事,上級把這份工作交給我,是對我人品信任。秦二柱不卑不亢,他現在用不著看譚文臉色行事,他也不指望著有什么事能用上譚文:當然譚秘書長更相信我的人品,所以才向上面大力的舉薦我,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不會像某些人那樣打動遷費的歪腦筋。
我要吐槽本章《97.第九十七章 先發制人》: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