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99.第九十九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99節第九十九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梁玉將這一切都看的明白,從跟秦二柱來到薛陽屯就知道其中一定有事:到底怎么回事說吧!
秦二柱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的表情,他清楚梁玉這個女人比不得別的女人,她太過聰明不是那么容易就蒙混過關的,但他可不能承認是故意引她來的:姐,你這是說的哪里話,好像我在算計你似的,我就是算計任何人也不能算計梁姐你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一個不知道,就推得干干凈凈,這話換做別人說梁玉不會相信,不過換做秦二柱說,不知怎么的她就選擇相信了。
這里污染的這么嚴重,可惜了美景,怎么就沒有人管管呢!
這我哪里知道,如果姐你想知道,一會我們下山就去他們這的村委會問問吧。秦二柱繞著彎說,其實所有的事情他都安排好了,就是他不說,梁玉也會被自己安排好的事情一步一步引過去的。
就在秦二柱和梁玉打算下山去村委會的時候,他們路過一片小樹林,就聽到里面有女人呼救的聲音,和男人的邪笑。
男人年紀有些大,聲音聽起來很蒼老,約有六七十歲左右:跑什么跑,你跟了我又少不了你的好處。
誰要跟你這個糟老頭子,你別過來!女人的聲音很年輕,大約二十多歲的樣子。
遭老頭子?你知道我譚耀福是什么人?薛陽屯金華養豬場的大戶,我兒子在縣里當秘書長,我一句話能少女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跟了我你就吃香的喝辣的,別他媽的不識好歹!老頭子話音里有些怒意,連威逼帶利誘的說道:過來,我讓你過來聽到沒有!
秦二柱和梁玉從樹林外聽著,心想這老頭姓譚,他兒子在縣里當秘書長,在縣里當秘書長又姓譚的除了譚文還能有誰?
原來這個造成這片區域污染的養豬場是譚耀福的啊。秦二柱假裝驚訝。
梁玉沒有管他驚訝是真是假,嚴肅著臉,她對譚文沒有什么好印象,不止譚文個性囂張還有就是他和方冬貴走的很密切。
這養豬場最大的受益人恐怕不只是譚耀福,幕后定有其人。梁玉若有所思,這恰好是個突破口,不知道先拿譚文下手,方冬貴以后會不會寸步難行了呢。
這些秦二柱早已掐準了梁玉的心思,梁玉知道是方冬貴要害死她,她一定會對方冬貴產生芥蒂,并且要鏟除方冬貴,女人一旦狠起來那是非常">膳碌摹br />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秦二柱盯準了梁玉這塊肉,他們兩人無論因為什么走到一起,最后目的都是一致的。
姐,那你說怎么辦?秦二柱試探的問,眼睛裝作不經意卻很注意她的表情。
梁玉沒有出聲,沉思片刻繼續朝山下走去,沒等他們走多遠,就見一個人急急匆匆的往山上走,跑得鞋差點沒有丟了。
你們是外地人?你們看到沒看到一個老者在山上?那人呼哧帶喘的說道,樣子很著急。
老人?沒有看到。梁玉冷冷的回答,她自己的事都愁不過來哪有功夫幫別人。
秦二柱知道那個人找的是譚耀福,如果不告訴他譚耀福的位置,那他安排的一切該怎么繼續下去,于是譏諷的說道:可不是,山上哪有一個人啊,不過我們經過上面山坡樹林的時候,倒是聽到了一對野鴛鴦的聲音,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你要找的老人!
哎呀,我的譚老板,怎么這時候了還想著那種事……那人一拍大腿,急出汗連,連歇口氣都不歇了,就繼續向上走。
回過頭秦二柱看著那人消失的身影,然后對身邊的梁玉說道:我聽說譚耀福今年都六十**了,沒想到辦些事還這么有精神頭!
哼,這樣的男人遲早鐵杵磨成針。
秦二柱臉稍稍白了一下,不過一想自己是金剛之身,就算也比喻成鐵杵,單憑這么些個屈指可數的女人想要把他變成針,怕是沒有那么容易吧。
走到山下,秦二柱和梁玉看到不少人往養豬場那邊走,手里拎著鋤頭和鐵鍬鐵鎬,氣勢洶洶的。
你們這是去哪啊?秦二柱其實心知肚明,這一切可都是他安排的,但在梁玉面前他不能表露出來,假裝攔住一個人問道。
砸了那個狗屁養豬場,污染的飼料水都弄得河套水不能用了,這讓以后俺們怎么養花澆田。那人匆匆說完,就跟上了大部隊。
梁玉對這件事起了好奇心:二柱,走,我們也過去看看。
秦二柱等的就是這句話,兩人到了養豬場以后,就看到養豬場門前,幾乎全村的人都來了,有人拉著條幅上寫著‘還我錦繡家園’,有的拿著鐵鎬咔咔砸養豬場進出車的大鐵門,里面有工人看到,嘴里罵罵咧咧的但應聲不敢拷過來。
還有的村民干脆爬上了鐵門,拎著鐵鍬就進去,逼著拿出了鑰匙,正打算開門,就聽人群中一陣混亂的喧鬧聲。
譚耀福回來了!有人喊了一聲。
秦二柱和梁玉也緊跟著回頭,看到之前他們從半山腰遇到的那個人攙扶著譚耀福小跑著過來,累得臉紅脖子粗的:都別給我胡鬧,譚老板回來了,再瞎鬧別怪我們……我們不客氣!
你們這是干什么,反了嗎!敢到我譚耀福的豬場鬧事你們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譚耀福掐著腰鄙夷的看著一干人等,氣勢逼人的走了過來,然后對身后那人說了句:給小文打電話,把這幫鬧事的狗崽子都給我塞到局子里面,看他們還窮嚷嚷不了!
老板,這事秘書長好插手嗎?那人弱弱的問,心中也沒有底氣。
譚耀福橫了那人一眼:用你管那么多?
那人不敢吱聲了,只好乖乖掏出電話來,正要打電話,一下子被梁玉給攔住了。
秦二柱知道梁玉準會出手的,卻不知道梁玉該怎么利用這件事收拾譚耀文:梁姐,你這是?
我幫他給譚文打電話,看譚文該怎么辦這件事!梁玉說罷拿出了手機給譚文打了電話。
電話那頭譚文聽說梁玉知道了自己父親在薛陽屯做的那些勾當,立刻就傻眼了,別看梁玉是個女人,但人家哥是市長,如果這件事傳到了市長耳朵里,就算他背后有方冬貴撐腰,只怕也難說過去,于是急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譚文看到秦二柱也在場,不用誰說就知道這些事都是秦二柱弄的了,但他有苦說不出,誰讓這些事都是真的呢。
秦二柱做到的作用不過是推波助瀾,讓梁玉發現罷了。
上前譚文緊忙說好話,他這一低頭讓譚耀福也覺得腰桿子不硬了,在他兒子再三沖他遞眼神之下,他才恍然大悟,原來眼前這個不茍言笑的女人大有來歷。
但是譚耀福">
譚秘書長,這位老人家是您的父親?這養豬場是你家的,哎呀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早知道剛才這些村民打砸豬場大門的時候,我就替你父親攔著一些了。秦二柱惋惜的說,故意把豬場這些事往譚文身上攬。
譚文黑了臉,但梁玉在面前他又不能瞪秦二柱:豬場不是我家的,是我父親和被人合伙投資的,是個小股東。
還小股東呢,剛才你父親怎么看怎么像是大老板啊,說話那叫一個霸氣呢!
可不是,仗著你在縣里工作,就無法無天了,如果不是我和二柱恰巧路過這里,還真不知道有這么一回事呢!梁玉冷著臉看著譚文。
譚文已經解釋不了了,心想也不用去解釋了,愛怎么的怎么的,大不了還有方冬貴頂著呢,他開這個豬場也沒少給方冬貴點錢啊。
河套里有污水,到處還都是臭烘烘的,就算你要給村民搞些創業項目總該顧及一下環境吧!秦二柱說這話以后,實際上是給他暗中叫來的村民話聽,讓他們配合他一下。
污水算什么?你們還沒有看到村東那片河里還有成片的死豬呢!臭氣熏天的,我們叫他拉走,結果他們的確拉走了,卻是賣給了賣肉的老張,現在因為有人買老張的賣的豬肉吃中毒了,把老張給帶進了看守所,你說如果我們繼續容許他在這里開不法豬場,將來我們村里的人還不是得一個個死了?
梁玉把這些話都聽到了耳朵里面,心想真是上天在幫助她啊,有了這些事她就可以回去告訴她哥,然后借助這個理由來除掉譚文,一切看似都那么輕而易舉。
梁姐這些爛攤子我來收拾,你先和譚秘書長回去吧!秦二柱對梁玉說道,緊接著附在她耳邊繼續小聲說:姐放心,你說過讓我幫你,只要你有決心,我一定讓你擺脫你不喜歡的人!
這一句話點醒了梁玉,立即明白今天這一切都是秦二柱安排的,沒想到在她打算求他幫忙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幫她了,他也太有先見之明了。
秦二柱都這么說了,梁玉放下心來,安安心心的帶著譚文一起回到縣城里去了。
我要吐槽本章《99.第九十九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