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02.第一百零二章 欲罷不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02節第一百零二章 欲罷不能
讓蘇琪趴下身子,他再度索取,幾乎每一次索取都能進入她身體的盡頭,弄得蘇琪香汗淋漓的。
行了,別……蘇琪欲罷不能,盡管說著不要等字眼可等秦二柱的火熱離開她身體時,她還有些不舍。
留戀的摸了一下那讓她幸福爽快的東西,蘇琪真的想再來一次,不過她聽到門外有響聲,擔心老三醒了,所以就沒有敢再來,只是把秦二柱再綁回椅子上,然后躺回沙發裝作什么也沒有發生。
但是自從發生了這回事,蘇琪的心再也不能平靜了。
睡夢中秦二柱還夢見蘇琪雪白的軀體,還有她豐滿的雪峰,轉眼間蘇琪變成了張巧玲,又從張巧玲變成水靈,接連不斷的變換著,但每具身體都那么的雪白豐滿,無論是圓挺的大葫蘆還是翹臀幽谷,那種逼真的緊致讓他在夢中發狂。
秦二柱這一覺春夢使得他不知不覺的將那股忘記注射到蘇琪身體的巖漿噴發在了褲子里,最后因為黏黏的有些不適,才從夢中醒來。
天已經大亮,秦二柱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從窗戶射進來的陽光。
打了個哈欠,困意未消的秦二柱看了一眼屋子里,發現老三正和蘇琪談論著什么。
好事不被人被人沒好事,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秦二柱總覺得有一絲不詳的預感,不會是他們那所謂的上級下了命令,讓他們研究研究怎么弄死他吧!
即便不害怕死,秦二柱也嚇得一身冷汗,他二十多歲的大好年華寧可死在官路上,也不能死在綁匪手里啊,這是他第一時間所能想到的。
正不安著忽然四海麒麟說話了:元氣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逃出去應該不是問題了。
那我現在就運用心法,我要立刻離開這里。秦二柱說道就要運用心法,卻感覺提不起靈力來:怎么回事。
是我在壓著你,你先別著急。四海麒麟說著:我預感到你將有一劫難,不度過此劫,你就算逃也是逃不出去的!
劫難,怎么那么多劫難。秦二柱一聽氣呼呼的說道,自打他去劉廟溝回來,掉進了大溝里遇到奇遇以后,他的歷程就從沒有平靜過。
因為你是……
秦二柱察覺出四海麒麟欲言又止,就急忙問道:我是什么?
不行,天機不能泄露,否則會遭天譴的。四海麒麟拒絕說出到底是什么原因,不過他卻很堅定的說:這次的劫難你不過是遇到一些挫折,還會失去一個身邊至親的人。
一聽到這里,秦二柱愣住了,失去身邊一個至親的人?他至親的人能有誰?是周四九?肖明?這些哪能是他至親而且重要的人……張巧玲!
鄭巧玲這三個字浮現在秦二柱的腦海以后,他驚出了一身冷汗,同時感覺為她擔心,她即便在鄭小剛那時候曾背叛過他,可他從不曾希望她出事,尤其是這次他被綁架的事情,還是他有意……
是不是張巧玲?秦二柱問到,結果四海麒麟不說話了,他有些惱火和著急:如果是這樣我更要早點逃出去,我不能讓她有事,更不能讓她為了我經歷死劫!
四海麒麟還是沒有說話,不過秦二柱的聲音有些大了,引起了老三和蘇琪的注意,他們走了過來好奇的看著秦二柱。
你剛才和誰說話?老三上前搜了搜秦二柱的衣服,以為他有手機等物件呢。
蘇琪出言阻止了他:我都搜過了,除了已經搜出的那部手機,他沒有帶其他能和外界通訊的東西。
老三松了一口氣,當他看到綁著秦二柱的繩子結以后,眼睛迸射出危險的光芒,回身狠狠的給了蘇琪一個嘴巴:騷娘們,媽的你搜過了?你是怎么搜的?搜到床上去了!
你在說什么?
你昨天是不是偷偷把他的繩子給解開,還和他一起辦事了?我自己系的繩子我不知道?這個扣子根本不是我打結的手法。老三一把扯過蘇琪的衣領,將她甩了過去,讓她去看拿繩子的結。
蘇琪不承認:或許你記錯了。
我是打漁的出身,常年出海系拉船帆的繩子的扣子,那種扣子除了打漁的回系,其他人根本不會,而昨天我明明系好了,但是一早上就變成這種活結了,不是你給他松綁過,難道是出了鬼了?
那你就說我被他上過?蘇琪也不想否認了,反正她對老三也沒什么感覺,和他好不過是因為他有幾個錢:還真不瞞你,我昨天晚上是被他上了,我開心我愿意怎么著?
老三抬起巴掌想要打,剛要落下來,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本是滿臉怒氣的老三一接到電話,臉上的笑容都能堆出花來,談了好一會,他拿著手機走了過來,把手機放在了秦二柱耳邊:我們上級和你有話說。
秦二柱,想不想知道我是誰?電話里是個男人的聲音,深沉低啞。
秦二柱想不起這個聲音從哪里聽到過:想知道,你會告訴我嗎?
哈哈哈!秦二柱,你一定認為我不會告訴你吧?不,我偏要告訴你!那男人停頓了一會說道:我是鄭小剛,一個恨不得拔了你的皮,喝了的血的人,想起我了嗎?
鄭小剛?這聲音可不像是鄭小剛啊,鄭小剛的聲音秦二柱怎么能不熟悉,顯然電話里的人不是在說謊,就是有可能鄭小剛出了什么事故才造成這樣的。
想不到吧?聽不出我的聲音吧?因為你我進了監獄,你害得我失去了一切,我怎么能甘心,我要你碎尸萬段才能解我心頭之恨!所以我為了出來報復你,我用燒著了牙刷燙壞了我自己的喉嚨……
秦二柱猛的想起來,鄭小剛保外就醫好像就是看嗓子,似乎嗓子病得很嚴重,很有可能演變成喉癌。
秦二柱,你知道我為什么不讓別人打你么?那是我想親手來報復你,你要好好的享受幾天,等著我收拾完張巧玲那個賤女人在回過頭來好好折磨你!鄭小剛發狂的笑著,沙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駭人。
聽說鄭小剛要去對付張巧玲,秦二柱忍不住火了起來:你有什么沖著我來,別去針對她,我告訴你鄭小剛,你別看我現在被你的人控制著,其實這一切……
秦二柱想要說出自己的計劃的真相,卻怎么也發不出聲音了,他驚訝的時刻電話那邊又傳來鄭小剛張狂的笑。
秦二柱,現在誰也阻止不了我,別看我現在沒有權利了,但是有人幫我出頭,這一次我就算是被別人當槍使,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不待秦二柱說話,對面就掛了電話,秦二柱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他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張巧玲的安危,不過他現在被綁著,如何把這件事通知給自己的親信,讓張巧玲注意防范鄭小剛那個喪心病狂的家伙呢。
這是宿命,只能順其自然,就像剛才你不能把你想說的話說出口一樣。四海器了這時候說道,語氣里透著深深的無奈:我千萬年過來,看遍紅塵蒼生蕓蕓眾生,沒有一個逃得過劫數的。
你是說剛才我之所以說不出話,是因為有人攔著我不讓我說?秦二柱問道。
四海麒麟許久出聲:不是有人攔著你,是劫數攔著你,有些事始終要發生,你如果想要阻止劫數發生,只能憑借你自己的力量,我是不能幫你,否則不但沒幫的了你反而會給你帶來無妄之災!
秦二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的確不能凡事依靠著四海麒麟的神力幫助,既然四海麒麟都沒有辦法幫助自己,那他就自己幫自己,不管怎樣他都要把鄭小剛要瘋狂報復的事情傳遞給張巧玲。
這小子瘋了?我剛才看到他嘴唇張張合合的似乎再說話,可是聽不到說什么!老三嗤笑的說道,接著他冷眼看了一眼蘇琪:小巴那里找我還有事,你先看著秦二柱,如果他跑了,上級問起來我就說是你給放走的!
老三走了以后,蘇琪拿了個椅子坐在了秦二柱跟前,她還真的好好看住秦二柱,不然關乎著她的身家性命。
秦二柱在腦海里反復的回想著鄭小剛說的那句話,說沒有了權利自會有人幫他出頭,還即便當槍使也不怕,到底是誰有這么大的權利幫助了鄭小剛呢?
一一想了一下符合的人選,秦二柱覺得自己沒有得罪過什么人,譚文指定不可能,那么就只能有一個人了!
秦二柱一想到那個人,就不禁搖了搖頭,他和他沒有正面交鋒過,他憑什么幫著鄭小剛對付自己,還是說因為自己做的太過分了,動了他的手下譚文,所以他不甘心了?
梁玉說過那次意外她的偵探幫她查到,做手腳的人是方冬貴安排的,方冬貴為了權利和錢謀殺自己的妻子,并不代表不能為了貪污動遷水庫的移民費殺掉阻止他貪污的人,譚文又是為他賣命……一切想來,最有可能借助鄭小剛之手,推波助瀾綁架自己的幕后黑手就是方冬貴。
這個猜測真的讓秦二柱意想不到,不過光猜出了幕后黑手不能解決問題,他現在要想辦法逃出去。
看了一眼守在自己身邊的蘇琪,秦二柱微微瞇起了眼睛,沒錯,就靠這個女人,就利用她幫自己逃出去。
我要吐槽本章《102.第一百零二章 欲罷不能》: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