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03.第一百零三章 化解死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03節第一百零三章 化解死劫
好一會秦二柱見老三沒有回來的意思,他就用腳尖碰了一下昏昏欲睡的蘇琪。
蘇琪,我胳膊酸了,你解開繩子讓我緩一緩行不?秦二柱試探的說道。
蘇琪因為老三教訓過她,所以她學聰明了,警惕起來:你哪里不舒服我幫你揉揉,像昨天晚上那樣給你解開繩子我是不敢了,萬一你逃了上級還得拿我開刀。
那……那你幫我揉揉胳膊。秦二柱知道即便再說什么好聽的話,也不能管用,于是只能一點點的來。
好點沒?因為有了昨夜一夜激情的關系,蘇琪對秦二柱有一絲好感,也不忍心看著他胳膊酸痛難忍,所以幫他揉了揉。
秦二柱腦海飛快的想著主意:我腿也疼。
蘇琪去幫秦二柱揉腿,手指不慎碰到了他的敏感地帶,秦二柱哎呀了一下,她嚇了一跳。
怎么?
疼,再往下揉揉。秦二柱呻吟著,表情做出很痛苦的樣子。
蘇琪不懷疑別的,伸手揉,越揉越向下,到了秦二柱說舒服的地方竟然是他的龍根的位置,她連刷的一下紅了。
晚上的,現在不行,那老三萬一回來怎么辦!
他都知道咱倆的事了,等他回來晚上還能讓你我溫存么?秦二柱見她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引誘她上鉤:昨天晚上你都敢做了,白天怎么就不敢?過不幾天說不定我就被你那個上級給咔嚓了,到時候你想要我和你做,只怕我成了鬼來到你身邊,你也不敢啊?
瞎說啥,啥么又咔嚓的。一聽說上級會對秦二柱下狠手,蘇琪心中也不是滋味,雖然她和秦二柱相處時間很短,但是覺的他并不是什么窮兇極惡之人,她真想不到明白秦二柱到底是怎么得罪上面的人了。
秦二柱用讀心術知道蘇琪動容了,就說軟話想要感動她:蘇琪,我沒有幾天日子了,你就依了我吧,反正昨天你都給過我了……我秦二柱是個苦孩子,從小沒爹沒娘,在叔叔家長大,寄人籬下吃苦受罪的長大,叔父給堂哥吃饃不給我吃,堂哥有新的花棉襖我只能穿單衣服,堂哥娶媳婦我卻只能打光棍,好不容易熬出頭了當了個鎮長,結果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人。
是夠苦的。
我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得罪了人,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入官場了,蘇琪,我現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好好的陪陪你,不知道怎么的,我昨天看到你就對你有感情了,加上我們有了那種親密的事情更加對你不舍,也許我說這些你都不相信,但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就信我一回,我只希望你能給我一次,因為以后再也沒有一個像我這么癡情的人陪著你了!秦二柱假裝語氣哽咽。
一邊說著秦二柱一邊觀察著蘇琪的反應,她已經動心了,一咬牙一跺腳就解開了他的繩子。
二柱,不管你是騙我也好,不騙我也好,就讓我傻一次吧。蘇琪紅著眼圈,她不是相信了秦二柱所謂的對她一見鐘情,而是同情他的遭遇:我從小有爹沒媽,爹娶了后媽把我趕了出來,我為了不餓死跟了老三,五年來看遍風風雨……你走吧,我不企圖別的,只希望你對我說的每句話里哪怕有只紙片語是真的,我都感覺滿足了。
秦二柱本來還想等蘇琪給他松開繩子以后打暈她再逃跑,沒想到她竟然下定決心放他走,他就有些猶豫起來,如果他這么走了,老三那個狠家伙回來,會怎么對待蘇琪不言而喻了。
同時鄭小剛也不會輕易放過放走他的人,蘇琪是道上的人,明知道這么做是大忌,她還是放他走,為了他都把生死置之度外,他這么走了是對得起張巧玲了,但能對得起蘇琪嗎?
你跟我走吧!秦二柱仔細的想過以后,除了這個辦法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蘇琪驚住了,她沒有想到秦二柱會說帶他走:真的嗎?
嗯,留下你在這里不知道老三會怎么對待你,我就是平安度過了危難也無法原諒我自己,如果你不怕跟著我吃苦遭罪或者下場更加的不好的話,你就跟我走吧!
留在這里的結果不言而喻,跟著你或許有一線生機,我不管怎樣都選擇跟定你了。蘇琪毫不猶豫的說著,然后什么東西也不帶就跟著秦二柱走了。
政府宿舍。
樓道里,隱藏著一個帶黑帽子的男人,他左顧右盼著,每當有人上樓他就隱藏起來,當看到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以后,又出現,等了許久終于看到他等的人來了。
張巧玲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秦二柱失蹤了一夜,她也找了這么久,結果什么音訊都沒有。
她不知道秦二柱去哪里了,是不是和哪個女人在一起,這些她都考慮不上,只是一直在想著秦二柱到底是生是死,因為她心中一直有著一個不好的預感,總覺的很快就會有事發生,眼下秦二柱忽然失蹤了就是一些不好事情的征兆,所以她一定要找到秦二柱。
張巧玲上樓,因為滿腦子都是想秦二柱失蹤的事情,沒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著她上樓,而且行動怪異,更沒有回頭看一眼。
拿出鑰匙把門打開,張巧玲正在換拖鞋,忽然感覺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下,緊接著她就被推進了屋子里面。
突如其來的遭遇讓她來不及想是怎么回事,就下意識的轉過身來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那個人中等身材戴著一頂黑帽子,下方戴著口罩,看清不清長相,只露出一雙眼睛,不過單靠看到那一雙眼睛,張巧玲就已經知道是誰了,這雙眼睛太讓人她感覺到熟悉了。
好久不見啊!鄭小剛摘下了口罩,他笑瞇瞇的走過來,聲音沙啞很難聽。
張巧玲不知道鄭小剛從監獄里出來了,在知道他是鄭小剛的那一瞬間,表情都僵住了:你,你是怎么從監獄里逃出來的?
聽說監獄是銅墻鐵壁,根本沒有人能逃出來,那鄭小剛是怎么出來的?
當然是有貴人相助了!鄭小剛得意洋洋,笑容令人不寒而栗:我不是逃出來的,這個你說錯了,我是光明正大的出來的,也是光明正大的出來找你和秦二柱報仇來的,秦二柱那邊我已經抓住了,回去可以慢慢收拾,我現在來是先找你敘舊的,你等的我等的好辛苦啊!
別過來!見鄭小剛靠近自己,張巧玲急忙退后,恐慌的看著他,得知秦二柱被他抓住了,她著急起來:你把二柱給怎么了?
鄭小剛冷哼一聲:沒怎的,我能把他怎么的?我不過是請他去做客,問問他什么時候把鎮長之位還給我,還給我的時候能不能送上他的命當賠禮。
現在二柱是鎮長,如果你對他做什么,你會受法律責任的!
我現在都已經是這幅摸樣了,還怕什么?鄭小剛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他臉上獰笑著:就算是死我也要拉兩個墊背的,我看你和秦二柱正好,你下去給我暖床,秦二柱給我端茶送水,就是下了陰曹地府這筆買賣也不虧!
你!張巧玲已經知道鄭小剛打著什么主意了,她也為秦二柱的現在狀況擔憂起來。
鄭小剛不管張巧玲此刻在想什么,一把抄起了茶幾上的水果刀,就放在了張巧玲的脖子上,正打算行兇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問是誰!鄭小剛逼著張巧玲讓她說這句話,外面的回答是秦二柱,鄭小剛驚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精心的安排人看守秦二柱,竟然還是讓他給跑了出來。
鄭小剛轉念一想,也沒有什么大礙,就算跑出來,現在他不還是撞槍口上了嘛,倒不如秦二柱進來,然后他一起收拾,倒也落得個痛快,只是這樣就是便宜了秦二柱了,他不能慢慢的折磨他了。
鄭小剛移開了刀,指使張巧玲:去開門。
張巧玲聽到是秦二柱回來了,心里是又高興又擔憂,不過她還是懷揣著忐忑的心情去開門了。
開門看到秦二柱和一個女人回來了,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在家里為他這么擔心,他還有心思在外面帶女人?
沉著的想了想以后,張巧玲想還是等秦二柱向自己解釋以后再說吧,她現在不能誤會他,畢竟現在有些事情比這個還重要!
二柱,你回來了,怎么昨天晚上一夜沒有回來,可把我著急壞了。張巧玲這樣說著卻沒有讓秦二柱進屋:你昨天不是說去薛陽屯嗎?那我讓你去你劉二嬸家帶的碧螺春你帶了嗎?那可是招待貴可用的,這不指不定家里哪天就有貴客臨門!
張巧玲用暗語提示著秦二柱。
碧螺春?哦,劉二嬸說碧螺春的茶沒有了。秦二柱明白了張巧玲的意思,也知道是誰來了。
在薛陽屯秦二柱根本就沒有親戚,而秦二柱平時不喝茶,家里也沒有客人來,他一向用來款待客人的是煙,這些雖然張巧玲后來,但她比誰都清楚,因為秦二柱在老家的時候做事也都是這樣。
秦二柱加上想起張巧玲說指不定哪天貴客登門,就知道張巧玲口中的貴客指的是鄭小剛了。
東西忘買了這可怎么辦,你別說,我還真就想起來下午就要來客人了。秦二柱給身邊的蘇琪使了個眼色,他壓低聲音對她說道:去鎮政府治安大隊找周四九,你就說有急事!
蘇琪明白過來,答應一聲急忙下樓去了。
張巧玲見秦二柱要進屋,就一個勁的給他使眼色,接過他視若無睹,弄得她干著急。
二柱!張巧玲正想說什么,秦二柱就已經走到了客廳里,鄭小剛拿著水果刀沖了出來。
秦二柱一個閃躲,鄭小剛刺空了,他又對著秦二柱刺去,就在秦二柱閃躲不了,千鈞一發之際,秦二柱猛的踹了一下鄭小剛的腹部,就空手奪下了他的匕首。
鄭小剛不甘心,和秦二柱滾打起來,水果刀啪的掉在了地上,鄭小剛給了秦二柱一拳,趁著這個空檔他再度拿起了水果刀,然后就要刺秦二柱,秦二柱一翻身,他連連刺空。
氣急敗壞的鄭小剛見刺不中秦二柱,就該換了目標,拿著刀對準了張巧玲,這一瞬間太快了始料未及,秦二柱立即站了起來,沖了過去,想要推開張巧玲已經來不及了,他只好賭一把,結果賭贏了,他憑借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水果刀,雖然割破了手,但總歸沒讓張巧玲受傷。
二柱,你沒事吧!張巧玲著急的沖了過去,握住了秦二柱流著鮮血的手,心痛的說道:你怎么這么傻,手受傷了不知道疼嗎?你干嘛救我!
張巧玲心里滿是感動,她從來不知道秦二柱對自己可以有這么深的感情,她果然沒有選錯人,他才是值得她依靠托付終身的好男人。
這時鄭小剛又想要加害秦二柱和張巧玲,不過門被人打開,周四九帶領治安大隊的還有警察把鄭小剛給抓了起來。
臨走鄭小剛還七不服八不忿的,他狠狠的看著秦二柱,大吵大嚷的說:秦二柱,別以為我不收拾你了,就沒有人收拾你了,很快了,秦二柱,很快你就知道什么是報復了!哈哈!
秦二柱怔怔的看著鄭小剛離去的背影,許久沒有出聲,他流著血的手,血滴答滴答的落到地板磚的地面上,濺開殷紅的血跡,那耀眼的紅色似乎預示著一切事情并沒有就此完結。
隔了幾天以后,秦二柱有意的打聽了一下鄭小剛的事情。
鄭小剛沒有被送回監獄,但是被送到了精神病院,經檢查他換了嚴重的精神分裂,這一輩子都只能在精神病院里度過了,秦二柱得知這件事情以后才稍稍放下心來。
四海麒麟提醒秦二柱說他至親的人會有一場死劫,這次算不算躲過了呢,秦二柱安慰自己鄭小剛進了精神病院永遠出不來了,那么就沒有事情了,因為沒有誰比鄭小剛更恨他和張巧玲。
我要吐槽本章《103.第一百零三章 化解死劫》: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