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06.第一百零六章 偷的是自己姐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06節第一百零六章偷的是自己姐姐
我說你不是和秦二柱串通一氣來騙我的吧?我告訴你周四九,如果你得罪了我,我一定讓你好看。
周四九連連順應的解釋,然后悄聲的走了出去,他感覺到身后有譚文的人盯著自己,所以也沒有做什么。
包房里,秦二柱躺在沙發上,享受著美人給他按摩,享受著這輕松的一刻。
門被人打開了,王龍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到秦二柱湊了過來:我已經接到了那女人的電話,說都安排好了。
王龍的哥哥現在還在住院,但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秦二柱給他哥哥聘用了個保姆伺候著,所以王龍才放心的過來幫秦二柱做事。
通過這些日子的細品下來,秦二柱覺得王龍這個人雖然身體上有些缺陷,但辦事一絲不茍,從沒有用秦二柱操心過的時候。
秦二柱揮了一下手,那按摩豐乳肥臀的女人就離開了屋子,他這才說道:那縣長和蔣廳長來了吧。
放了那么多餌引譚文上鉤,秦二柱可不想一條魚都鉤不上來,他要釣一條大魚,尤其是譚文這條大魚。
都來了,秦哥,一切都照你的計劃中的在進行著!
聽王龍說完這些,秦二柱放下了心,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睛里閃動著光芒,是時候了。
過了一個多鐘頭,譚文從包廂里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可是周四九還沒有回來,他正想要出去找周四九,就見他面色凝重的回來,而監視他的人面色也十分凝重。
那個譚文的心腹走到了譚文身邊耳語了幾句:蔣廳長和縣長來了,不知道是何緣故。
譚文臉色都變了,他差點想撕碎了周四九:你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根秦二柱是一伙的?
不,譚秘書長,你這是說哪里的話,我真的沒有啊!周四九嚇了一跳,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似乎事情發展的和秦二柱對他說的有點不一樣。
該不會是被秦二柱給算計了吧,周四九想到這一點,渾身都不住的哆嗦,秦二柱不是害他嗎,讓他如何和譚文交代啊。
還說沒有?是你讓我來的,說什么一同狗屁大道理,讓我帶一伙人掃黃?他媽的,秦二柱他根本沒有在會館里泡女人,你讓我掃什么?掃你嗎?譚文氣得想踢周四九一腳,結果渾身無力,一下子倒在了沙發上。
譚秘書長你怎么了?譚文的心腹急忙扶著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臉頰,結果什么動靜都沒有,就在他想站起身質問周四九是怎么回事的時候,他感覺到后腦勺被重重一擊,接著也昏了過去。
一旁的周四九看著陳老虎打暈了譚文的心腹,整個人都看傻眼了,
別愣著了,趕緊幫我把那個女人背進來!陳老虎一邊交代著,一邊扛起了被他打暈的譚文心腹走了出去。
差點讓突如其來事件嚇尿了的周四九不敢怠慢了,他跟著陳老虎出去了,在另一個房間里看到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他不認識,不過倒是從電視上看過,好像是他們這個縣縣長的老婆,記得有一次什么工程剪裁,這女人還跟在縣長身后來的。
這腿真夠白的。">醋畔爻て拍鋃倘雇飴凍齙陌狀笸齲芩木帕髯趴謁乃檔潰劬鍔姆⒆毆餉ⅰbr />
陳老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娘的是色鬼投胎還是發不完情的種馬,快點干活,不然有你好看的,你可別惹秦哥發火哦!
聽這么一說,周四九不敢怠慢了,他深知秦二柱如果發火了,準沒有他好果子吃,于是收起了自己那顆色心,扛起了昏睡中的女人,就把她給送到了譚文那屋。
為啥把他們姐弟放在這屋?周四九覺得挺好奇的,他知道譚文是縣長老婆的弟弟,秦二柱這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他怎么都不明白呢?
你不知道他倆是那種關系?
周四九還沒有明白過來:哪種?
那種啊!
哦,那也口味太重了。周四九縮了縮脖子:果然好看的女人心色著呢,連自己的弟弟都下得了手……如果我是譚文就好了!
周四九屢遭陳老虎的白眼,終于不再開口亂說了,聽到外面聲音越來越大,兩人緊忙離開了屋子。
秦二柱知道蔣廳長和縣長都到了,就迎接了出去。
客套幾句進了會館里面,見這個會館挺好,并不是像那種三流場所,蔣廳長和縣長沉著臉都漸漸恢復到自然了。
不是蔣廳長他們不喜歡休閑場所,而是彼此都不是一路人,但都來一個地方,擔心對方互相說閑話。
這時候門外傳來人們的議論聲,和領班的服務員的詫異聲:那個人真的是譚秘書長?
是啊,我哥在縣里上班,我曾去縣里找我哥的時候看到過他,的確是譚秘書長,至于他身邊的女人不知道是誰……一個小的聲音搭腔說道。
縣長一聽譚秘書長,就想起自己的小舅子來,擔心出了什么事情,沒說一聲就站起來出了包廂的門。
秦二柱和縣長商量商量,隨后也跟了過去,沒想到一到了人們圍住的包廂門口,除了秦二柱以外,縣長和蔣廳長都驚住了。
只見屋子里的一對男女一絲不掛,擺著一個姿勢正奮力的運動著,而那女的似乎是現在的老婆……
你,你們這對狗男女……縣長的肺都快氣炸了,手顫抖個不停,急火攻心之下一下子栽倒了,眼睛直翻白眼,還好有人給他找了一粒救心丸,才不至于讓他立即就斷氣了。
這爛攤子的事不言而喻,譚文的下場很不好。
事后秦二柱得知了縣長和譚文的姐姐離了婚,譚文被罷了官,而現在縣長因為經歷這么一件事,氣得舊病復發,無法再擔任縣長這一職位了。
蔣廳長看出了秦二柱的雄心偉略,于是就打算幫幫他,在上面為秦二柱說了幾句好話,過了一個月,秦二柱便榮升成為了縣長。
升官了是升官了,但是秦二柱不是很高興,他深知除去了譚文,還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讓他整日感覺到不安。
秦二柱即便當了縣長,手里的事情依舊不是很忙,除了董家莊的事有時候讓他有些頭痛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令他煩心的事情。
錢多的地方,就會招賊,尤其是大賊,秦二柱覺得這些日子的平靜該過去了,因為他似乎有預感,方冬貴正打算有所行動。
二柱。
秦二柱中午有些困了,靠在沙發上正想睡著的時候,聽到了耳邊傳來四海麒麟的聲音。
怎么了?鄭小剛綁架他的那件事以后,四海麒麟還從沒有出來說過話呢,今天是怎么了。
四海麒麟長嘆一口氣:劫難降至,你快家去吧,不然你就見不了張巧玲最后一面了!
你說什么?劫難不是已經破了嗎?難道鄭小剛持刀行兇,差點殺了張巧玲,難道這不是她的死劫么?還有什么劫難?秦二柱著急起來。
別問那么多了,快回去,再不然就來不及了。四海麒麟接著化作一縷金光飛上秦二柱的胳臂上。
秦二柱不敢怠慢。急忙開車回去了,到了宿舍看到張巧玲安然無恙的,他才放心了。
秦哥你也回來了?正好,我熬了桂圓蓮子粥,你也來嘗一碗。蘇琪興沖沖的去廚房盛了一碗蓮子粥,端到了秦二柱和張巧玲面前。
什么叫嘗一碗,你做的這么好,看著都有食欲,一碗哪夠啊!秦二柱拿起了匙子,喝了一匙子粥感覺味道不錯。
蘇琪緊緊盯著秦二柱喝了那碗粥,嘴邊漾出一絲詭異的笑意,只是秦二柱和張巧玲沒有察覺罷了。
見蘇琪和秦二柱語氣說話那么近乎,張巧玲心里不怎么舒服,所以喝著蘇琪做的粥,心里還帶著一股火,吃了幾口就不吃了。
秦二柱拿著碗,正想要蘇琪再盛一碗的時候,就聽到張巧玲捂著肚子喊疼,表情也十分痛苦的樣子,起初秦二柱以為張巧玲是裝的,沒想到她嘴里噴出血來,他才不得不相信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了。
巧玲,你沒事吧!秦二柱想到四海麒麟說過有關張巧玲的死劫,心里害怕極了,難道現在真的就要應驗了。
哈哈哈!蘇琪這個時候放聲大笑起來,指著痛苦得打滾的張巧玲,對秦二柱說道:不用著急,一會你們都會這樣,所以你不用怕啊!
秦二柱看看到蘇琪那詭異的笑,想到這蓮子粥是她做的,也是她端給他們的,不用問就知道這粥里是誰做的手腳了。
蘇琪,你為什么這樣做?秦二柱用讀心術去解讀蘇琪的內心,才恍然大悟,沒想到她竟然鄭小剛的妹妹鄭小惠,因為他沒有太解讀她的心里,所以才不知道她竟然有著這樣一個身份,那么她會這么做就不言而喻了。
當時讓她去找周四九的時候,她并不知道要害的就是自己的哥哥鄭小剛,否則說什么她也不會跑去找周四九。
之前敢放跑秦二柱也是因為虎毒還不食子呢,鄭小惠也知道就算事后哥哥知道了是自己放走的秦二柱,也不會把她怎么樣,所以才有恃無恐的跟著秦二柱走了。
在那個時候,她也確實是動心了,對秦二柱能力的傾心,對秦二柱有情有意的動心。
但這一切,全部截止在自己親自叫來人,害了哥哥鄭小剛。
一想到此,鄭小惠更是心痛不已,惡狠狠的對著秦二柱說道:你和張巧玲都該死,奪走了我哥哥的一切,現在還把他人都給逼瘋了,我這么做不過是想讓你們替我哥哥贖罪罷了
我要吐槽本章《106.第一百零六章 偷的是自己姐姐》: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