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巨大的驚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19節第一百一十九章 巨大的驚喜
天哪,二柱……關鍵的時候,水靈并沒有想象中的慌張緊迫,反而很鎮定。">醇肷硎茄那囟螅⒙沓辶斯ィ舷麓蛄科鶿矗肟純辭囟降咨嗽諛睦錚約耗蘢鍪裁礎br />
仔細看了看,秦二柱身上沒有一點傷,水靈蹙緊了秀眉,疑惑的想到。似乎這里面有什么不對勁,新聞上都說了,那么大的爆炸人就算不死,也會殘廢。
但她看見秦二柱好像沒事人一樣,只是臉色有點蒼白,嘴角的那道鮮血刺眼的很,所以非常奇怪。
秦二柱走進房間,砰的一聲將房間的門關上。一句話也不說,將自己身上沾滿鮮血的衣服脫掉。又去衛生間洗了個澡,不論水靈問什么,他都不回答。
就在水靈準備將秦二柱沒事的消息告訴李梅時,她的腰被一條粗壯的手臂環住。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
水靈還來不及反應之時,柔軟的唇瓣就被人吻住。那是一種很瘋狂的吻,吻的水靈幾乎快要暈眩了,喘不過來氣。
還好在水靈翻著白眼,快要暈過去的時候,秦二柱將她放開。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水靈,給我。我要你。他現在迫切的需要女人,需要女人的陰氣來為四海麒麟療傷。
水靈羞紅了臉,立即吻上秦二柱的唇,用自己的行動告訴秦二柱她愿意給他。
劫后余生的秦二柱要比平時來的兇猛一點,他迫不及待的撕爛了水靈的衣服,褪去她下身的褲子。
狠狠的捏上她胸前的渾圓,碩大的渾圓在他的手中變換著千奇百怪的形狀。秦二柱直接將水靈壓在沙發上,身下的水靈不斷的喘著粗氣,用小手將秦二柱的褲子脫掉。
二柱,快點。">斕閼加興吆鋈幌肫鶿暮w梓氳納簦糶槿醯暮堋h舨皇墻詼擼囟己苣煙健br />
秦二柱粗魯的將水靈的內褲撕掉,水靈,我要進來了。你忍著點……水靈的下身還沒有濕潤,這樣貿然進去她會感覺不適應。
盡管在這么危急的時候,秦二柱都能考慮水靈的感受,現在這樣的男人已經不多了。">晌慫暮w梓耄囟倉荒蘢齙秸飧齙夭劍院笠歡ê煤貌鉤ニ椋囟睦鋦嫠咦約骸br />
腰間猛地用力,秦二柱粗大的兄弟挺進水靈的下身。水靈不習慣的皺起了眉頭,好痛,沒有完全濕潤的**,突然被擠滿,這種充盈雖然滿足,可帶來的疼痛也是巨大的。水靈死死咬住嘴唇,沒有發出一聲聲響。
她愛秦二柱,無論秦二柱怎么對她,她都會完全包容,完全響應,就像現在這樣。
秦二柱稍微等了一會,等到水靈完全適應了以后,才劇烈的行動了起來。今天的秦二柱跟平時真的很不一樣,水靈半睜著眼睛,仔細打量著在她身上起伏的男子。
俊逸的面孔,若是在白一點,肯定會被人笑成是小白臉的。就這張臉百看不厭,加上粗壯的兄弟,是個女人都喜歡這樣的矛盾體。
大概半個小時過后,秦二柱才將自己億萬個兄弟釋放出來,癱軟在水靈身上。而他身下的水靈則剛剛從昏迷中醒來。
在做的過程中,水靈實在沒忍住,秦二柱粗壯的兄弟一下一下的直搗她的花心,她竟然沒出息的暈了過去,直到秦二柱完事之后,她才醒過來。
秦二柱微微側頭,便看見自己肩上四海麒麟的圖案變的清晰,秦二柱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四海麒麟應該沒事了。
水靈,舒服嗎?脫離了危險的秦二柱還不忘了問身下女子的感受,這樣的場面是不是有點搞笑。
水靈害羞的點了點頭,她想起來去洗一下,自己身上粘稠的感覺。
誰知,秦二柱將她打橫抱起,兩個人一起走到衛生間,一起洗鴛鴦浴去了。
第二天就是縣里一年一度的文化活動日,縣長突然失蹤,卻也也不能影響這個文化活動的開始。
但是由于秦二柱失蹤的太過突然,給市里來了一個措手不及。所以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市長指派方冬貴代替秦二柱參加這次的活動。
秦二柱當然知道這次的事情完全是方冬貴搞的鬼,也知道市長要讓方冬貴代替他出席明天的活動。
秦二柱怎么會這么輕易的就放過傷害他的人,摟著水靈躺在床上,他閉上了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覺,補充好精力,明天好參加活動,給方冬貴副市長一個驚喜。
第二天一早,秦二柱先是去辦公室拿了演講稿。然后在打車趕到舉辦活動的文化廣場,廣場上人山人海,幾乎沒有人注意到秦二柱的存在。
他正好站在一個比較隱蔽的位置,也正好能觀察到主席臺上的情況。
現在是八點半,活動是九點正式舉行,現在的時間還很早。主席臺上一個領導都沒有,秦二柱冷笑,他只好在等一會。
他知道,今天這個領導的入場方式有點特別。就像電視里明星走秀那樣,在主道上撲上一層紅地毯,然后領導們坐著車在地毯的一段下車,然后慢慢走向主席臺。
秦二柱找到了介紹領導的主持人,出示了自己的證件之后,讓主持人改變了一下接下來的流程。
他說過了,要給方冬貴一個驚喜,這樣才對的起方冬貴為了他精心策劃的爆炸案。時間慢慢的推移,秦二柱躲在人群中,盡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等一下他會驚艷全場的。
他穿著一身黑色休閑服,看起來很厚重,殊不知他還穿了一套衣服,里面是黑色西裝,是等一下見方冬貴時穿的。
時間過得很快,秦二柱剛安排完一會兒的細節,活動就要開始了。
九點整,人群有點騷動的跡象。秦二柱踮起腳尖抬起腳也看了看,第一輛車里下來的是縣里的專管文化活動這塊的領導。
隨著領導下車,主持人便介紹起來。讓百姓都能看清各位神秘的領導長什么樣子。
秦二柱知道,一共會有五輛車,一臺車上坐著兩位領導。他被安排在最后出場,那就說明,方冬貴也是最后才會出現。
秦二柱冷笑,好戲就要開始了。
好,下面請讓我們歡迎市里來的領導,方副市長!主持人大聲的宣布著,人群沸騰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真的政府領導,都覺得有點好奇。
方冬貴笑瞇瞇的從車上下來,左右揮揮手,裝的像模像樣的。秦二柱躲在人群中,冷笑著看著他。鷹眸中迸射出一道道冰冷的寒光,似乎要把方冬貴偽裝的衣服剝下來。
方冬貴坐定之后,按照接下來的流程應該是主持人宣布文化活動開始。但等了兩分鐘,卻沒見主持人宣布。
方冬貴心中略有不安,他看了昨天的新聞,也知道秦二柱消失不見。他還以為秦二柱是被哪個過路的好心人救走了,就算是救走活了下來,他現在也在床上躺著,對他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脅。
所以他看了一眼主持人,清了下嗓子,示意主持人接著進行下面的情節。
主持人當然明白方東貴的意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拿起話筒咳了咳,繼續說道,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的縣長,秦二柱!
此話一出,人群頓時騷動起來,都爭先恐后的想要看看這傳奇的縣長長什么樣。還有不少人在竊竊私語,都看了昨晚的新聞,還有的好心人為秦二柱祈禱,祈禱他能脫險。
方冬貴更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紅毯上那個穿著黑色西裝,笑的如燦爛陽光的男人,秦二柱。
這個巨大的轉折讓他非常震驚,秦二柱!?這怎么可能?!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呢?方冬貴雙手緊緊的扣住椅子,這才勉強的鎮定下來,不讓自己出丑,也不讓別人看出他的異常。
昨天,他明明看見的是秦二柱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樣子。怎么今天他就完好無損的站在他面前?這根本不可能,除非……除非昨天受傷的那個不是秦二柱!
方冬貴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他明明看見的就是秦二柱,根本不可能是其他人。要是連自己的仇人都認不清的話,那他還混個屁啊。
那眼前這個男人是誰……方冬貴覺得自己有點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秦二柱為什么會沒受傷,還趕來參加活動,他應該是死了啊。
方副市長,方副市長?耳邊傳來秦二柱有些沙啞的聲音,把方冬貴從失神中喚醒。不知不覺中,秦二柱已經走到他面前。方冬貴嚇了一跳,滿臉驚恐的看著他。
你,你是秦二柱?方冬貴顫抖著身體,壓低嗓音輕聲問道。他不小心把自己的心事暴露了,是做賊心虛的具體表現。
秦二柱精致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方副市長不認識我了?小弟正是秦二柱啊,難不成方副市長昨晚沒有休息好,精神恍惚了?媽的,嚇的就是你。不嚇死你,老子就不是秦二柱!
認識認識,秦縣長請坐。方冬貴裝作若無其事的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盡量不讓自己出丑。
方東貴,這個驚喜送給你,你喜不喜歡啊。
秦二柱是真的佩服方冬貴的心里素質,真是夠強硬。要是換做一般人,此時早就露陷了。">燒夥蕉蟛喚雒揮新斷冢谷緩蕓旖郵芰慫揮興賴氖率擔谷嚷緄陌鎪靡巫幼隆/div>
我要吐槽本章《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巨大的驚喜》: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