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20.第一百二十章 您被捕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20節第一百二十章您被捕了
不過,秦二柱也看見了他額頭上的冷汗。心中冷笑,等一下就讓你露出你的真面目。
秦縣長,您坐這吧。方冬貴身邊的李剛站了起來,主動將自己的座位讓給了秦二柱。他是文化科的科長,正是秦二柱的手下。想拍秦二柱的馬屁都找不到機會呢,現在機會來了,他怎么可能放棄呢。
好,多謝李科長了。秦二柱沖著李剛笑了笑,直接坐在方冬貴身邊。
秦二柱注意到,他坐在方冬貴身邊之后,方冬貴本能的縮了下身體。然后把椅子朝一邊挪了挪。不敢靠的秦二柱太近。
秦二柱對方冬貴的行為嗤之以鼻,在心里偷偷的罵他膽小如鼠。
主持人此時又說話了,她宣布文化活動現在正式開始。由秦二柱講話,秦二柱面帶微笑,從容的站起身,從頭到腳都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秦二柱接過話筒,從衣兜中掏出水靈早就給他寫好的演講稿。鏗鏘有力的念出來,一字一句都如錐子錐在方冬貴的心上。本來是他上臺演講,現在卻變成了秦二柱,為什么這個秦二柱凡事都愿意搶他的風頭?
方冬貴的心里又開始扭曲,眼中迸發出濃濃的恨意,絲毫不加掩飾的盯著秦二柱。連他身邊坐著的人都能感覺到。
秦二柱演講完畢,回到座位上,輕描淡寫的說道,方副市長真是不好意思,搶了你的風頭了。秦二柱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看在方冬貴的眼里是那么的刺眼,像一根長刺,深深的刺在他的心中。
秦二柱!方冬貴快要忍不住想要將秦二柱撕碎,他雙目赤紅,壓低嗓音怒吼道。
什么事啊?方副市長?秦二柱優雅的轉過頭,眼底劃過一道詭異的目光,緊緊盯著方冬貴的眼睛。
他就是要激怒方冬貴,讓他在眾人面前露出丑惡的嘴臉。現在看著方冬貴氣的抽抽的嘴角,秦二柱真是舒服。簡直比跟女人上床還要舒服。
你別太囂張……方冬貴表情扭曲,壓低聲音說道。猙獰的面孔被不少人看見,可方冬貴也顧不了太多,他已經被氣昏,就想將秦二柱殺死。
囂張?我還能比的過你方副市長嗎?秦二柱挑眉,嘲謔的看著他。下意識的舔了一下自己干涸的嘴唇,這個動作,秦二柱敢發誓,肯定是無意識的,卻被方冬貴看在眼里。成了挑釁的意思。
我要殺了你!方冬貴徹底崩潰,從衣兜里掏出一把鋒利的刀,朝著秦二柱刺來。方冬貴的理智已經在崩潰的邊緣,又看見了秦二柱挑釁的動作,所以才不管現在是什么場合。
秦二柱卻悠閑自在的坐著,一點想躲開的意思都沒有。就在尖刀快要刺到秦二柱身體里的時候,方冬貴手中的尖刀被打掉。
一個穿警服的警察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這里,牢牢的抓住方冬貴的雙手,對不起,方副市長,您被捕了。說完,不知道從哪竄出來好多警察,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方冬貴架走。
方東貴知道東窗事發了,事情肯定被拆穿了。
秦二柱,你會遭到報應的。方冬貴凄厲的喊道,可他凄厲的喊聲被歌舞聲淹沒。觀眾也沒有注意到主席臺這邊發生了什么狀況,都在一心一意的看著表演。
秦二柱依舊審定自若的坐在椅子上,面不改色。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暖笑,似乎對下面正在跳著的歌舞很感興趣。
秦二柱沒有注意到,那個衣著暴露的主持人正盯著他看。連接下來的節目都忘了報,水媚的眸子中噙滿了崇拜。她想,她是看上這個英俊瀟灑的縣長了。
一直到第一天的活動結束,秦二柱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深邃的目光看向遠方,若有所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結束了一天的活動之后,秦二柱回到自己的住所。剛想躺下休息一會,手機就響了起來。
二柱,你沒事嗎?真的太好了……嗚嗚……電話那頭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哭聲,秦二柱剛開始還沒有聽出來是誰,最后才聽出來,是李梅。
好了,不要哭了。我沒事,你放心啊。秦二柱輕聲細語的安慰著李梅,能被人擔心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好不容易安撫好李梅,秦二柱掛斷電話,心里還挺甜蜜。剛想躺下休息一會,忽然電話鈴又響了起來。
秦二柱無奈,只得再次起身,接了電話,喂,二柱,我是梁玉。對不起……又是我害了你。電話是梁玉打來的,她就在秦二柱宿舍樓底下。">醋徘囟奚崍亮說疲鷗腋虻緇啊br />
秦二柱嘴角抽了抽,其實他心里是不怪她的。自己的女人有危險,秦二柱當然會義不容辭的沖在最前面。
說什么傻話呢,我沒怪你。對了,你現在安全了吧。那個方冬貴沒對你怎么樣吧。說實在的,秦二柱還真的有點擔心梁玉會被方冬貴欺負。也許是男人的自私心理在作怪,秦二柱不想讓梁玉在和方冬貴有任何關系。
我很好,我沒事。你放心吧……二柱,我想上來看看你……梁玉支吾了半天,終于說出自己的請求,她已經在這里站了好長時間,有點冷,渾身發抖。
秦二柱微微一愣,立即起身掀開窗簾。果然看見了梁玉顫抖的身影,秦二柱頓時心疼了,急忙說道,外面那么冷。你怎么不早說呢,快點上來吧。說完,秦二柱掛斷了電話。打開宿舍的門,等著梁玉進來。
一股寒氣襲來,梁玉穿著一件黑色呢子大衣,將她玲瓏的身材包裹起來。長發順順垂下,鼻頭凍的通紅,眼睛腫了起來,像核桃一般,眼淚汪汪的就進來了,一看就知道哭了很長時間。
秦二柱心疼的將她攬在懷中,對于梁玉,他一直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那是對兩個女人的感情都放在她一個人身上。
看你冷的,怎么不早點上來?秦二柱語氣中充滿了怪罪,心疼至極。
梁玉忍不住又落下眼淚,輕輕的問,二柱,你在心疼我嗎?語氣顯得有點不太肯定,他有那么多女人,不知道在他心中有沒有她的一襲之地。
傻話,當然會心疼。秦二柱輕輕推開她,見她眼睛腫的像核桃。忍不住想要親一親,梁玉閉上眼睛,忍不住又落下。
秦二柱沒有上次那么粗魯,溫柔的吻著懷中的梁玉。他就是個多情的人,這幾個女人他都愛,注定哪一個也丟不掉。
自從方冬貴出事之后已經一個月了,秦二柱一直在等著自己升到副市長的位置,可一直都沒有消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天上午,秦二柱坐在辦公室辦公。水靈推開門走了進來,表情有點怪異,秦縣長,呃……有人找你。
是誰找我?你怎么了?秦二柱一抬頭就看見水靈的表情,像遇到什么惡心的東西一樣,秀眉緊蹙。
還不等水靈說話,房間內就響起一道男人的聲音,秦縣長,兄弟我來找你了。
秦二柱聽完這個聲音,就蹙起了俊眉,周四九……
果然,在水靈身后站著的是穿著灰色外衣的周四九,那痞痞的樣子,讓秦二柱忍不住想要揍他。還是以前那副狗屎樣……
你這小子,這段日子跑哪去了?秦二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面對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他真是又愛又恨,說不出來什么感覺占了上風。
周四九沒有回答秦二柱的問題,卻把目光停留在水靈的身上,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水靈小姨子,你可是又漂亮了。那猥瑣的目光,讓水靈極其厭惡。一跺腳,離開了辦公室。
你要死了,敢這么盯著水靈看。秦二柱怒吼一聲,要不是看在這小子是他光著屁股長大的兄弟瘋份上,他早就挖出他的眼睛喂豬去了。
嘿嘿,二柱兄弟,我錯了。再也不敢盯著水靈看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往心里去啊。周四九笑的像個哈巴狗,諂媚的笑著。
秦二柱又瞪了他一眼,擺出一副縣長的架勢,咳了咳,說吧,來找我什么事?
周四九又嘿嘿的笑了起來,露出一口大黃牙,二柱兄弟,不瞞你說,俺的媳婦懷了孩子,這不是缺錢么。想讓你幫忙找個活計,好養媳婦孩子啊。
養媳婦孩子?你小子改好了?怎么水靈的姐姐懷孕,水靈沒跟我說呢?秦二柱挑眉,戲謔的看著周四九。
周四九臉上一紅,竟不好意思起來,兄弟我當然是改好了,上次你都答應要給我弄個工作,怎么現在說話不算數了?
行了,你先回去等吧。我會盡快幫你安排的,現在風聲很緊,可能要等一段時間。秦二柱收起了嘴角的笑容,表情有點嚴肅。他不是在開玩笑,是認真的在說,現在上面查的很嚴,他一定要小心一點,免得被有心人又抓到把柄。
周四九見他表情嚴肅,況且官場上的事他也不懂。別在給秦二柱招來了麻煩,他還等著抱秦二柱這棵大樹往上爬呢。
好好好,我回去等著就是了。那你忙吧,我先出去了。周四九好像學乖了,不再像上次來的時候那么囂張了。
秦二柱點頭,用目光將周四九送到門外。
我要吐槽本章《120.第一百二十章 您被捕了》:

游客49.95.5.* 說:好

2017-12-30 17:02 回復

游客49.95.5.* 說:好

2017-12-30 17:02 回復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