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122.第一百二十二章 原來他們是親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122節第一百二十二章 原來他們是親戚
喲,這不是秦縣長嗎?真是巧啊,在這里碰到了。梁玉提著她的名牌包包,直接奔著秦二柱和水靈的桌子走過去,說是碰巧遇見,換了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的。
梁姐?秦二柱側頭,便看見梁玉怒氣沖沖的看著他。秦二柱是怎么樣也沒有想到,梁玉會到縣城來找他,眼底噙滿了震驚。
水靈心里咯噔一下,梁玉她是認識的。市里的婦聯主任,前副市長方冬貴的老婆。愣是把自己副市長的位置讓給了她男人,這種勇氣可嘉。
水靈還以為梁玉是來找秦二柱的茬的,畢竟是因為秦二柱的關系,方冬貴才被抓了起來。水靈渾身戒備起來,梁玉又誤會了,還以為水靈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不高興了呢。
是我啊,真是巧啊,沒想到在這里碰見秦縣長了。哦?這位小姐是……梁玉故意裝作剛看見水靈,秀眉挑了挑,挑釁的意味十足。
秦二柱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不知道該怎么介紹水靈。已經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異常了,都在竊竊私語。
秦二柱不想把事情鬧大,他是領教過梁玉吃醋模樣的,如果她發起飆來的話。估計明天早上他們就要上報紙了。
她是我女朋友,水靈。秦二柱硬著頭皮介紹道,他怎么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水靈看著梁玉臉上氣憤的表情,頓時明白了一切,原來她也是……
二柱,我吃好了。就先回去了,你和梁姐還有事情要談吧。水靈乖巧的站起身,在得到秦二柱眼神的默許之后,拿著自己的皮包就走出了西餐廳。
梁玉眼底劃過一抹震驚,她真的不知道水靈是看出來還是沒看出來,竟然就這么走了?難道她不害怕她把秦二柱拐跑?
現在可以說了有什么事這么著急找我了吧。秦二柱無奈的笑了笑,輕輕的說道。他可真的是個賤人,就喜歡看梁玉或者說是張巧玲吃醋的樣子,百看不厭。
梁玉瞪了秦二柱一眼,壓低聲音說道,說,除了這個叫水靈的,還有多少女人?張巧玲自從借梁玉重生之后,早就看開了,但是一看見秦二柱身邊的女人,她的心情還是很不舒服。
秦二柱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在心里嘀咕起來,要是發生過關系的都屬于他女人的話,這是個手指頭好像都不夠數。
沒,沒有了。好小玉,你快說找我什么事啊?秦二柱拉著梁玉的手,熱絡的說道。他不想把話題一直停留在這件事上,有點尷尬。
梁玉瞪了他一眼,負氣的將手提包仍在一邊的椅子上,當然是重要的事,要不然我能趕來見你嗎,還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梁玉嘟起嘴,顯得有點不高興。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秦二柱為了能安撫住梁玉的情緒,不惜賣起萌來。
梁玉被秦二柱這無賴的樣子打敗,最終還是說出了她這么急著找秦二柱的原因。
幸虧你告訴我了,要不然我被方家的人滅掉都不知道。秦二柱收起無賴的樣子,難得的正經了一回。
你以后可要小心了,我先回去了。雖然我現在和方家沒有關系了,但還是少和你接觸,要不然會給你帶來麻煩的。梁玉鄭重的說著,臉上沒有一絲開玩笑的表情。
秦二柱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等以后解決了這些瑣碎的事情,我一定讓你名正言順的當我的女人。
秦二柱俊眉緊緊的皺著,表情異常的凝重,他也覺得這件事有點難辦,不過他會小心的。
送走了梁玉,秦二柱坐在西餐廳愣了一會神,腦中不斷想著梁玉剛和他說過的話。
梁玉告訴他,新上任的副市長是方冬貴的舅舅。不算太親,但是也有親戚。方冬貴下去了,方家的人自然會把秦二柱視為敵人,無論是誰都不會放過他的。
梁玉就是怕他有危險,所以才這么著急找他。
秦二柱又呆了一小會,就離開了西餐廳。回到宿舍,水靈已經洗完澡,正在沙發上看電視,修長的**抵在沙發前的茶幾上,充滿了誘惑人犯罪的感覺。
二柱,你回來了。聽到開門聲,水靈就立馬站起來,乖巧的幫秦二柱脫衣服,拿拖鞋。
這宿舍有了水靈之后就是不一樣,不僅干凈了,而且到處都散發這淡淡的清香,讓人一聞就感覺心情也好了很多。
恩,回來了。你在看什么?秦二柱環住水靈日漸豐滿的身子,輕輕的問道。
瞎看唄。水靈臉上一紅,垂下了頭,露出白皙的脖頸,散發著淡淡的玫瑰花香。秦二柱將腦袋放在她脖頸處,貪婪的問著玫瑰花香。
水靈身體異常的敏感,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呼吸立馬急促起來,她感覺到秦二柱有心事,便岔開話題,輕輕的問道,那個梁姐找你什么事啊?水靈純屬好奇,真的只是單純的問問。
秦二柱微微嘆了一口氣,將梁玉跟他說的話一字不差的告訴水靈。水靈聽完了之后,驚呆了。她也沒有想到,新來的副市長竟然是方冬貴的親戚。
那你打算怎么辦?水靈覺得情勢有點嚴峻,臉上的表情簡直和秦二柱如出一轍。
秦二柱將水靈的身子扳了過來,目光深邃,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邪魅的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不來惹我,我就不去招惹他。說完,還不等水靈說話,棱角分明的唇便附上水靈的唇,深情的吻了起來。
鼻息間盡是彼此的味道,秦二柱忘情的吻著水靈,沒有**,就是單純的想吻她。
方冬貴被診斷出有精神分裂前兆,和鄭小剛一樣被關進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秦二柱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并沒有太高興,而是靜默了良久,什么話也不說。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秦二柱無論是在官場還是在情場上,都是一帆風順,沒有波瀾。秦二柱在想,也許方冬貴的親戚不想為方冬貴報仇,只想平靜的在副市長的位置上呆到退休。
水靈,李梅,梁玉,這三個女人彼此都見到了。水靈和李梅以前見過了,也默認了彼此的存在。梁玉也認清事實,平靜的接受了水靈和李梅存在的事實。
她們還在打趣,說讓秦二柱哪天再領回來一個,說不定就能湊成一桌麻將,到過年的時候就能湊到一起打打麻將了。
秦二柱有點尷尬,要是把所有和他有關系的女人都叫來,兩桌麻將都夠了。不過那些人秦二柱都沒有放在心上,也好久沒有聯系過了。
她們也都商量好了,對外就稱水靈是秦二柱的女朋友,她們兩個都沒有異議。李梅和梁玉的身份都比較特殊。都是政府的人,不好和秦二柱走的太近,怕被別人說閑話。
秦二柱真的很佩服這些女人,真正的愛上一個人。真就不在乎他的一切,秦二柱可真的體會到了,也覺得自己很幸福,能遇到這么多好女人。
還有周四九,秦二柱給他找了個治安大隊隊員的職務,讓他先干著,到時候有好的職務在幫他調。
周四九真的變了,這要是放在以前,他可定會不高興,不滿足。誰知道當秦二柱把這件事告訴他的時候,他竟然都沒挑,滿口答應下來。
秦二柱懷疑的很,也不知道水靈的姐姐給他吃了什么,能讓那丫的回心轉意。似乎一切都像看起來的那樣正在慢慢步入正軌。
可四海麒麟似乎嗅出點什么異常來,時刻小心秦二柱要小心,似乎有更大的麻煩在遠方等著秦二柱呢。
秦二柱自己也知道,他要是想在官場上有更多的作為肯定會經歷不少的磨難。他都是有心里準備的。
很長時間不聯系的陳虎,忽然給秦二柱打來電話。說好長時間不見要和他聚聚,正好秦二柱有點無聊,就答應了陳虎。
帶著水靈按照陳虎說的地方找來了,是一間ktv,對于這里,秦二柱并不陌生。他沒少來啊。
由于自己帶了女伴,秦二柱就沒有叫小姐。">鑾夷切┬〗愣疾皇撬牟耍衷詰那囟皇鞘裁磁碩忌系摹br />
二柱,身后這美女是誰啊?真漂亮……一見面,陳老虎就毫不避諱的夸獎水靈。不過他不像周四九那樣,用猥瑣的目光一直盯著水靈看。
秦二柱能感覺出來,他是真的在夸水靈好看,是我的對象。秦二柱捏了捏水靈的臉蛋,十分的寵溺。
陳老虎了然的點了點頭,殷勤的幫秦二柱倒酒,來,二柱,好久不見了。咱們得喝一杯。
秦二柱微微挑眉,眼底劃過一絲戲謔的目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秦二柱的話讓陳老虎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二柱看你說的,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陳老虎說完這句話,下意識得看了一眼水靈。心里泛起了嘀咕,怎么還帶了對象來?那一會……
哼,看你那樣就不像沒事的。秦二柱冷哼一聲,端起面前的酒杯揚起頭,一飲而盡。
水靈掩唇偷笑,默不作聲的將秦二柱遞過來的酒杯拿在手里。聰明的水靈怎么會不明白陳老虎的意思,他總是偷看自己。應該是沒有想到秦二柱會帶她一起來吧。
支扭一聲,包房的門被打開。走進來兩三個衣著暴露,胸脯碩大的小姐。秦二柱微微挑眉。不是已經叫了小姐嗎?這進來的這幾個是干什么的?
我要吐槽本章《122.第一百二十二章 原來他們是親戚》: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