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第123章 破財免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陳二狗很早就起了床,因為今天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反正陳二狗要去城里,這小靜的病情也不能再拖了,于是他跑到了田家找小靜,讓她和自己一同上路,正好去縣醫院給小靜治病。
陳二狗找到田小靜的時候,他家三口人正在吃早飯,陳二狗趁機也蹭了一口飯吃,不然這一上午的車程他可也有些受不了呢。
田叔聽到陳二狗要帶小靜進城,他還有些不放心,也不知道這陳二狗的腦子里裝的啥道道,這萬一要是帶出去了,帶不回來可咋辦呢?田叔有些不同意,他和小靜說等他不忙了帶她去城里看,小靜不依不饒。
這田叔可不知道,小靜那話兒早都被陳二狗看個遍了,而且這丫頭對陳二狗的態度也開始轉變起來,原來總覺得陳二狗這小子不著調,現在讓她覺得這小子挺有本事的,啥都懂。
爹,俺這病就不能再拖了,二狗哥說已經很嚴重了!小靜委屈地說道,而且而且,你也不懂,就算是跟俺去,也幫不上啥忙!
田叔看到小靜都快哭了,也就同意了,他從身上掏出了幾十塊錢交到小靜的手里,讓她省著點花。小靜當然知道,她爹賺錢不容易,可是她更知道,只要去了城里這陳二狗一定不會讓她花錢的。
陳二狗瞅著小靜手里那可憐巴巴的幾十塊錢心里發酸,這要是以前陳二狗一定羨慕的不得了,那個時候他可是窮的掉渣,現在就不一樣了,這小子現在有錢了,至少要比田家有錢多了。
陳二狗把小靜手里的錢搶了過來,塞回到了田叔的手里,說道:田叔,你放心好了,小靜跟我出去不會吃虧的,這次不但要把病給她治好了,回來還讓她給你帶錢!
田叔一聽到陳二狗這么說,臉色頓時變了:二狗子,你這話是咋說?可不能讓小靜干不干凈的勾當!你可要知道,她可是俺姑娘,可不能瞎胡鬧!
陳二狗一咧嘴笑了,都是男人,他當然知道田叔擔心的是啥,安慰道:田叔,你就放心好了!小靜和俺從小一起長大,俺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對不?這次進城,俺也是有事兒求小靜幫忙的,等回來一定不能虧待她,錢是俺給!
這田叔才把提著的心放下了,小靜來不及收拾東西,他倆吃了早飯之后陳二狗拽著小靜就往外走。
他倆出門的時候已經晚了,那張亮帶著王二妹早已經從興田村走出去了,這也是他倆在村口遇到韓老賴的時候,韓老賴對陳二狗說的。正如春花所說的,韓老賴的身后跟了一個男人,從外表上來看,很像春花所說的孫富貴。
陳二狗對韓老賴身后的男人說道:你是孫富貴吧,你這是要去縣里不?
孫富貴一愣,突然覺得這小子有點本事,于是問道:哎,你咋知道俺要去縣里呢?
哈哈也不看俺是干啥的!俺可是能掐會算呢!陳二狗指著孫富貴說道,瞧你這一身晦氣樣,可是要去城里找姑娘啊?
這孫富貴本來是找王二妹的,他聽說王二妹被張亮那癟犢子帶縣里去了,他可是耐不住性子要去找,這韓老賴可是一個忠實的跟屁蟲,一五一十的全都給孫富貴說了。孫富貴當然不想讓自己看上的姑娘被張亮給糟蹋了,打算追過去,這也就中了陳二狗說的找姑娘。
孫富貴楞了一下,梗著脖子又問道:你小子是有點本事,不過你咋說我這一身晦氣相呢?能破不?
陳二狗掐著手指頭,像模像樣地說道:能啊,你要是想破的話,那就直接帶俺一起去縣城好了,到了縣城俺自然會給你指點一番!
說白了,陳二狗就是因為著急,所以想借這孫富貴的小轎車用用,這樣能節省不少時間呢!說白了,這張亮已經帶著王二妹去做大巴車了,如果不能及時到縣里的話,指不定那小子把王二妹咋地了呢!
這孫富貴對陳二狗可不太了解,看他說的像模像樣的,他也是一個迷信的人,也就信了陳二狗說的話。韓老賴都沒來得及和陳二狗說上兩句話,他們三個坐上孫富貴的轎車就往縣里開去了。
這一路上孫富貴都沒閑著,問東問西的,一個勁兒想要從陳二狗的口中套出話來,陳二狗也不是傻子,這小子也是覬覦王二妹的美色,陳二狗當然也把他當成了情敵,根本不會透露給他任何消息才是!
坐在后排座上的小靜東看看西望望,她上次進縣里的時候還很小,那個時候是因為她娘生病才去的,這么多年過去了,小靜都快忘記縣里啥樣了。現在社會變化這么快,別說好多年不進城,就算是一年進城一次都感覺跟不上時代的變化呢!
剛到了縣里,小靜的眼睛就看不過來了,尤其是這街上穿的花花綠綠的男女老少,可是讓她瞧花了眼了。
小靜突然萌生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二狗哥,他們穿的咋都這么漂亮,像電視上的明星一樣!你說,俺要是穿成這樣的話,俺爹會不會不認識俺了?
孫富貴噗的一下子就笑了出來,他從倒試鏡上這才仔細看了看小靜的臉蛋。說實在的,這姑娘長得也不差勁,雖然沒有王二妹那么漂亮,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可要比一般的姑娘長得標致多了,而且這身材玲瓏有致的,要是在床上開個苞啥的,可是挺帶勁的。
陳二狗和小靜在一起的時間長了,根本沒覺得這姑娘有啥不妥,她說出來之后陳二狗才知道,原來小靜穿的衣服早就過時了,他一會兒可要帶小靜好好逛逛商場,給她換兩身衣服去。
孫富貴剛才腦子有點短路了,剛才看到小靜一下子把王二妹的事兒給忘了,等陳二狗說要去酒店的時候,他才想起王二妹的這個問題來。孫富貴直接把陳二狗和小靜帶到了縣酒店,小靜還是第一次到這么豪華的地方來呢!
田小靜一下車都蒙了,這么高檔的房子,她只有在電視里才看過,真沒想到自己也有機會住進來。孫富貴一下車就拉著陳二狗的胳膊問:你快告訴俺,俺這身上的晦氣咋才能破了?
陳二狗避免讓這小子再纏著王二妹,于是下了狠心說道:唯一能夠破解的辦法就是三天之內不能和女人交合!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而且是對于一個好色的男人來說,不能和女人交合是多么惡毒的一個咀咒,何況這次孫富貴來就是為了王二妹的事兒,他這次不但要攪局讓張亮做不成,還要讓王二妹變成他的女人,把生米煮成熟飯才行的!
這個不行這個不行,能不能有其他的辦法?孫富貴好像還挺相信陳二狗的話,竟然把它當真了,要不然讓俺破財也成啊!
陳二狗的眼珠子一轉,這孫富貴果真就是想占王二妹的便宜啊,不過既然他想破財,陳二狗可不能錯過這么好的一個機會,恰好這小靜身上衣服的錢還沒著落呢!
陳二狗轉念說道:你這根源就在女人身上,你若是能現在就為一個女人掏出一千塊錢的話,那你這個災也就算是擋下去了!不過這一千可不是小數哇,男人嘛,忍兩天就過去了!
孫富貴當然不會在乎這一千塊錢,可這隨便給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他還真的是有些舍不得呢!他有些猶豫,陳二狗在旁邊煽風點火地說道:你若是現在不給,和女人交合之后那就不是這點錢能解決了的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陳二狗拉著小靜就要走,孫富貴一把抓住了他,說道:好,一千就一千!這一千俺就給這個漂亮妹子了!話音剛落,孫富貴把一沓子錢放在了小靜的手里,可是把她給嚇壞了。
二狗哥,這錢俺不能要!小靜一個勁兒的把錢往外推,快給你快給你!
小靜可是怕遇上像羅翔那種男人的人,她可是被嚇壞了!陳二狗看到小靜呆若木雞的樣兒,把錢拿了回來塞進了她的懷里,說道:你這是在幫他做善事,幫他破災呢!收著吧!
然后陳二狗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符,這還是白老頭硬塞給他的東西呢,這次總算是能找到人送出去了。
你把這東西收好了,最好放在貼身的地方,就可以幫你擋災了!說完,陳二狗回頭領著小靜就走了,他這心里可是笑開了花兒,沒想到這孫富貴這么傻,分分鐘就沒了一千塊!
孫富貴掐著手里的符走進了酒店,他這心里還美滋滋的呢,本以為這是個好事兒,其實他不知道,陳二狗早都已經把他算計在自己的計劃當中了。
陳二狗眼瞅著孫富貴轉身進了酒店,他的心也跟著飛了進去。今天他來縣城的目的就是攪和張亮和王二妹的好事兒,現在連孫富貴也參與進去了,他就更加不能袖手旁觀。
這萬一要是讓孫富貴得逞了,他所有的準備都泡湯了嘛!
田小靜還在旁邊,陳二狗也沒辦法脫身,為了能夠安心去找張亮,陳二狗只能委屈了小靜,把她先安置給白老頭,等回頭在來接她。
陳二狗把小靜送上了出租車,然后給白老頭打了一個電話,讓白老頭去小區的門口接小靜,然后他走進了酒店去找張亮那小子。
我要吐槽本章《第123章 破財免災》: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