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右側設置區域可設置閱讀字體大小、背景顏色..等。勾選“翻”:滾動后自動翻頁;勾選“夜”:切換至夜間閱讀模式;

第九章 內褲濕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更新時間:2013-10-05
清晨,華威院子里面的老楊樹上,一年四季都常住在上面的麻雀嘰嘰喳喳個不停。
幾縷陽光透過木片拼接的窗戶縫隙處,揮灑在房間的床上。
昨晚喝多了火燒子的華威猶在熟睡,已經顯得略顯成熟的臉上,掛著一種意猶未盡的表情。
“嘖嘖”
也不知道這個正值青春的小伙又在做著什么美夢,嘴里不斷的嘖嘖有聲,時不時的還會做出一種相當猥瑣的笑容。
“王老師,不要亂動啊!對,就是這個姿勢。”
夢話間興許是嫌蓋在身上的被子礙事,就用腳給踢蹬到了床的另一頭,整個只穿著內衣的身子都裸露在了床上面,在陽光的照射下,本來還有點黑的皮膚這會顯得非常白皙,身體上的肌肉分布均勻,不過并不算是太過突出,雙腿間更是隆起一團直挺挺的帳篷,腿上濃密的腿毛纖毫畢現。
“嗚哇嗚哇”
從床底下傳來陣陣狗叫聲,已經褪去絨毛的小家伙身上披著一層淡淡黃色微卷毛發,這會正在房間里用鼻子嗅著轉來轉去,時不時的爬到床頭的地方叫上幾聲。
正睡得香甜的華威被小家伙的叫聲吵得睜開了眼睛!還沒清醒就從床上爬起后對著下面的小狗大聲怒罵:“你個狗日的,我正做著好夢呢,這下全都被你給打斷了,信不信今個我把你給燉吧燉吧熬湯喝了?”
不能不怪華威發火,想一下多不容易啊,夢中的自己正與王欣恩恩愛愛,親親熱熱的,這姿勢都擺好了,就差最后狠狠的戳進去了,沒曾想,在這么一個關鍵的時刻,卻給驚擾醒了。
“不行,繼續睡,看還能不能接著回到夢里。”華威知道自己算是白罵了,就算自個累死下面的小狗也聽不懂,伸手拉起床頭的被子就把頭蒙了進去。
剛躺下不久,他感到身子下面有著黏糊糊的感覺,特別是內褲里面更是覺得難受。
于是拉開被子觀個究竟,才把目光移到上面,就見華威當即面紅耳赤,整個內褲的中間部分好像是被尿濕了一樣,一大片的水印痕跡清晰可見,其間更是能聞到淡淡的腥臊味。
“這是”
“不會吧,這咋還沒夢到正題呢,就已經搞成這樣了?“華威對于發生這樣的狀況感到很是不解,嘴中更是小聲的嘀咕,。
“記得上次發生這事,好像是李鵬那熊貨結婚的時候吧?當時莊里人逗新媳婦,把自己扔到李鵬新床上去了,沒成想剛好壓在他新過門的婆娘身上,回家后第二天早上也是這樣,不行了!看來自己這兩天老是碰到王欣,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害的大清早的就這么霉氣。”
眼看著是沒法再睡下去了,華威只得把下面擦拭干凈后重新換了一條。
從起床到換完衣服,折騰了大半天,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感到腳板被什么東西給艮了一下,彎腰撿起后才發現,地上的東西原來是昨晚上王欣在茅房里面扔出來砸他的玩意。
昨晚只顧盯著眼前的絢麗春光,那還管她用啥砸啊!順手接著后也忘記丟了,估計是回屋爬床上時才掉地上的。
左右無事,華威就把玩著手中的物件,本來他以為這東西不是石子就是坷垃蛋子之類的東西,想想也是,地頭那個不知道蓋了多少年的茅房屋里面能有啥?無非就是這兩樣。
當他仔細的掂量著看了一會,發現這東西更像是一個小鐵球,重量又比這么大塊的鐵重點,上面一層黑兮兮的東西看著甚是不起眼,如果不是發現這東西拿在手里,有一種溫溫潤滑的感覺,他早就扔了出去。
只見上面除了黑色的表皮外,樣子更是挫到極點,東一個斑西一個點,就跟在莊里到處翻食的脫毛狗一樣,用手擦了一下,沒見到一點變化,就算是沾著口水再擦也是一樣,估計是天然的長成這樣。
秋高氣爽,華威想著昨天下午只顧著逮魚了,院子北邊還剩下一大半的雜草沒清理干凈呢!
反正手里的東西自己一時半會也搞不清到底是啥玩意,就隨手給扔進門口用來裝魚的大缸里,跑到河邊對著冰涼的河水隨便劃拉幾下臉,用袖子一抹就干凈利涼。
進屋灌了兩口溫開水算是先墊吧一下肚子,扛起鐵鍬就準備去清理雜草,還沒出門呢就被小家伙給銜著褲腿。
華威這才想起,貌似從昨天逮魚回來就沒喂過這小家伙,難怪大清早的就趴在床頭叫喚,原來是餓著了啊!
沒辦法,只得又跑進灶屋拿了一個昨天剩下的干饅頭扔在了小金面前,想了想,又從缸里用網兜裝了些昨天放進的魚蝦,提到河邊倒了進去,既然決定要養那只大老鱉,也不能虧待了人家不是?河道口都被漁網給堵了,只能通水,就算是外面的魚想進來都難。
忙完手頭的事后,才算是安心的向長滿雜草的北院走去。
秋吃蟹黃,冬打棒雞。
這是華威莊子里的一句俗語,正好他家后面只要走過四五個地頭,就已經算是進了湖邊,秋天的時候正是螃蟹橫行,體大身寬的時候,更是經常能從蘆葦蕩子里飛出成群野雞。
華威這會正在清理后院雜草時,就聽到一陣的撲棱聲,也不知從哪冒出一個野雞,身上灰不溜秋的,越過華威家低矮的土墻胚子就飛了出去。
等華威反應過來,這玩意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使得他只看到一根還在空中徐徐落下的雞毛。
“狗日的,這么大一只野母雞,夠改善兩天的伙食了,整天吃魚吃的嘴里說話都帶著魚腥味。”這貨還在盯著雞毛滿腹牢騷的自言自語。
野雞公的母的,在農村待過的人一眼就能認的出來,城里人都認為野雞長的都是五彩斑斕想象的鳳凰似的,純屬扯淡。
野雞一般都比家里圈養的雞小上那么一圈,不過它的滑翔和飛翔能力可以把家雞甩開好幾條街遠。
母野雞的顏色特像家里的土胚子色,比較有隱蔽性,而且要更小一點,公的則相當有賣相,渾身上下就像用畫筆點上顏色一樣,頭部紅艷艷的,脖子細長有的還會帶點白色的頸圈,主要是尾巴后的翎羽看著很像畫里出現的鳳凰尾巴,長得長(chang)的有30到40厘米左右,看大戲的時候那些唱戲帽子上插的翎羽,大多都是用野公雞尾巴做的。
這東西在這個季節身手相當的靈敏,要想逮著頗費一番功夫。
如果到了冬天,特別是下大雪的時候,這玩意就跟死了一樣,順著經常出現雞爪子印的地方擺弄上夾子,再在旁邊撒些苞谷籽放上一夜,第二天絕對一逮一個準。
要是還不想麻煩,就找幾個人帶上自己的狗,滿山地里圍堵,因為這個時候都是野雞肥胖臃腫的時期,而且大雪對它細細的小爪子來說也是障礙,只要你看到那個雪堆凸起,或是上面有倆小孔,那就直接開挖,就算不是野雞也是野兔子的。
野雞肉比家雞的結實多了,要是炒熟了吃,絕對有嚼勁,就是炒出來的顏色有點黑,油水少了點,剛想到野雞肉,華威感到嘴中更不是個滋味。
“不行,再找找,說不定里面還有呢,就算沒剛才的大,總要留下個小的吧?”華威想著又拿起鐵鍬鏟了起來,不過這次他的動靜小了很多,兩只眼睛更是不時的對著草叢里瞄來瞄去。
人要是有了動力總會干活比平時快上很多的,華威這會就是拼了命的向外翻草鏟地,以期能再在雜草里面找到小雞仔,晚上也有好有個下酒菜。等他把整個剩下的雜草部分徹底的折騰一遍后,除了碰到一些個蚯蚓嘰玲子和一大片雞屎鳥糞外,毛都沒撈到一根。
等他扶著腰站起來后,整個人累得跟狗喘一樣,可看了一下地上那些已經打成一捆捆的雜草,在環顧一下整個大院都感覺寬闊了許多的視野,滿足感是砰然而發。
趁著歡騰勁還有剩余,這貨兩手各提著一大捆朝門外走去。
莊里已經吃過早飯的老少爺們們,基本都三五成群的蹲在外面聊天,秋忙季節過去了,大家伙一下子都空閑了下來,小家伙們重復著華威以前過的日子,在河邊坡壩或是自家門口跳皮筋,崩彈子,推火車玩摔炮。大人們有的搬著椅子坐在河邊悠哉哉的釣著魚,有的干脆就玩起五子棋。這不,華威剛出來沒走多遠,就看到賀運中和賀五倆人對著象棋又開戰了。
“走馬,抽馬將軍。”
“飛象,看你怎么將。”
兩個年紀加起來都過百的老爺子這會是殺的難分難解,互不相讓的。
“威娃子,你過來看看,你運中叔這貨玩不起,這老臉都擱下了給我耍賴呢,”賀五看到華威拎著草走了過來,就想著讓他當個見證。
“我說老叔,你這說話也恁不講理,誰耍賴了?明明是你耍賴,我這都將軍了,你的象還被馬在象眼里堵著呢,還能飛上來?”賀運中用手裹著下巴的三寸山羊胡聚力力爭,寸步不讓,牌場無父子,就算是爺們也不行。
“來,威娃子,咱倆下會,你五爺現在就是一個臭棋簍子。”運中才說完賀五,就要攔著華威來上那么一盤。
華威看著這兩個老大不小都抱孫子的老爺子,人家都說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說的估摸著就是這個情況,都是吃了一輩子苦的人,老來抱孫,經常帶著孩子漫天地里轉悠,不是當馬騎就是扮猴子逗小家伙開心,自己也能樂呵樂呵。
不是有句話說嘛?人是越老,心態越小。活的久了,對生活感慨的就越多,跟小輩在一起待久了,有了個童心在所難免。
=======================================
【ps:基本鋪墊已經完畢了,野夫心里也大大的嘆了一口氣,畢竟如此沉敘的開頭部分,壓根就沒有吸引人來關注的地方,現在終于完成了,再也不用如此壓抑,讓看書的大大們感到不耐煩了,下面野夫的設定是,給大家一個輕松愉快的閱讀。】
我要吐槽本章《第九章 內褲濕了》:
設置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